第238章 听师父讲过去的故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别小心眼。走,去我书房,徒儿正好有要紧事问问你。我答应你,等我见了唐姑娘,再带她来见你,并让她给你做其他的好吃的,好不好?”

“你小子说话算话?!”

“算,算,必须算!”

凤容若哄好了师父,同父王母妃告辞,带着师父武神回了自己的书房。

“师傅,来,我陪你下一棋,咱们师徒二人好久没有好好的下一棋了,要是唐姑娘在,师父就要输咯!”

“你个臭小子,三句不离唐姑娘,你是不是准备让她做我的徒弟媳妇儿?”

“是,师父,你总算聪明了一回,徒儿是要娶她的。”

“恩?还真是?人咋样啊?可不能只是那会了点啥,就扭扭捏捏的主,你师父可不喜欢这种的!”

“师父,保证你见了她会喜欢她的!我接下来要说的事,就是有关于她的事。……”

凤容若边同师父下棋,边将他与唐黛之间的事,以及唐黛本人的事,都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

“听你这么一说,为师觉得倒是个不简单的,配你配得上!”仙僧听了,欣慰的点了点头道。

“师父,我现在正在为她身世的事,在到处查探,我想问你的,就是那个当年抱了孩子远离京城的稳婆,不知师父可是有听说过,或是知道,有这样的能接生,轻功又好的人。师父,你想想,能在几日内抱着孩子从京城到庆安府的长安县,轻功稍差一点的人都做不到。所以,我怀疑这个稳婆应该是隐在红尘中过平淡日子,不露真面目的高手。”

“恩,你分析得不错,有这样一个人,而且巧的是,师父我还有恩于她!”武神听了凤容若的分析,心中已经有个大概了,对凤容若点了点头道。

“真的?师父,此人是谁?”

“不着急,你先听我讲一个关于三十年前的故事。”武神不急不忧,缓缓道来。

“在三十年前,凤南国还是刚成立不久。那时候的江湖上,有一对亦正亦邪的夫妻,二人均使剑,轻功极好,他们双剑合璧时,威力无穷,武功在天下屈指可数的,所以别人都称他们为邪剑夫妻。但是,就是有一个弱点,二人不能分开用了剑,分开了,剑的威力就大大的削弱,达不到二人同时使剑威力的一半。”

“二人又因为行事诡异,亦正亦邪,所以在江湖上结了不少的仇家。有一年,为师下山时,正碰见那夫妻中的女的,大着肚子,似要生产了,但是却是孤身一人,被仇家追杀,我本对他们二人并无好感,不想管了这闲事,就准备绕路而行。不想,那女子发现我的路过,用极好的轻功奋力摆脱追杀的人跑到我的面前,向我跪下,求我救她母子。我见她大着肚子实在是可怜,而且她肚里的孩子也是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就出手帮她赶走了那些追杀她的仇人。”

“师父,那后来呢?”

“后来,她被我救了后,我听了她的述说才知道,她的丈夫因为她肚痛发作要生产了,单独出去为她请稳婆来,遇到那些仇人,已经被仇人杀害了,那些人还不放过她,找到她,并追杀她,她为了肚里的孩子,奋力反抗,才得已支撑到我路过救了她。”

“我本着救人救到底的想法,我去帮她请了稳婆来,她顺利产下一男婴。我没想到我的做法感化了她,她告诉我,她会将丈夫的尸骨送还家乡,然后将孩子平安养大,她说她此生不再动剑,隐姓埋名后,再学些微薄的本事,以养活自己,以及报答在凶险时,救了她母子的我和那好心的稳婆。”

“后来我再在一个偶然的机会碰到了她一次,她真如她所说,将孩子和丈夫送回了她丈夫的家乡,并请族里的人抚养孩子,不让他陷入父辈的仇恨,远离仇家,平平安安的长大。而她自己则学做了稳婆,接生技术也很好,为其他的妇人接生,去除危险。她说她独自一人虽是孤单,但是不碰剑后她过得很安心,很淡然,并感谢我给了她第二次的生命,给了我一个信物,说是我如果有需要她帮助的时候,尽管去寻她。第二次见面到现在已是十几年了,那时你还在山上,没有出师下山呢,也不知她还在不在她所说的地方。”

“师父,听你所说,你能寻到她?”凤容若有些激动的问师父,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没想到师父跟那个稳婆,竟然有这样一场机缘。

什么叫做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就是!

“我能寻,但是你不能抱太大的希望,你还得按照你们的计划走,不要因为我打乱了你们的计划。但,不管是寻得着,寻不着,我都得去一趟,谁叫你是我徒弟呢?真让人操心。我没下山吧,不知道,也就啥事也没有,我这一下山,你就屁事多。你再让我吃两碗那叫什么罐头的,我立即就出发去将她寻了来,关键时候为你们做做证。”

“师父……你真是我的师父!徒儿难道是不舍得?不过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罢。你还真拿了这个做条件。”凤容若放下手中的棋子,无奈的看着师父。

“对,就这条件,我想吃,吃了才去!”武神也放下手中的棋子,坚定的看着凤容若。

于是,书房内,上演了一老一小,瞪眼大作战的游戏。但是到最后,却是凤容若败下阵来,没办法,谁让是他有求于人呢?!

“楚陌!”

“世子,有何吩咐?”楚陌已经将接李氏进京城的事安排好,回了王府,候在书房外。

“你去寻了我母妃,将我带回来的罐头,倒了两碗用火烫一烫,端到这来。就说是我吩咐的。”

楚陌听了凤容若的吩咐,忙去寻了安王妃,倒了两碗,用火烫好,端来书房请武神吃。只是,武神吃了却嫌弃没有凉的口感好,说是还是要吃冷的,气得凤容若恨不得拎了师父送回山上去。

“师父,走,我带你去寻了唐姑娘,让她给你弄好吃的。”凤容若当即决定将这搞不定的师父,让唐黛去整整,也只有小丫头能想出些馊主意,将人整得服服贴贴的。

武神一听是要去见未来的徒弟媳妇儿,忙屁颠屁颠的跟在凤容若的身后,出了王府,坐上凤容若的马车,往唐府驶去。

“哎,徒弟,若儿,你那未来的媳妇儿,是不是很凶啊?”武神想着那个追着他满世界的跑,追了他一辈子的凶悍女人,他对女子就有些心有余悸的害怕,拿手捅了捅凤容若,问他。

“厉害不厉害,要看是对谁了,对我就不厉害!对别人,哪样厉害哪样来。”凤容若嘴角勾起,得瑟的对师父说。

“那,那我算不算是别人?”武神小心翼翼的问凤容若。

“本来嘛,你是我的师父,不算是别人。但是,为了你徒弟媳妇儿的事,你跟你徒弟我讲条件,那你就是别人了。所以,我不能保证她会是以什么样的态度对你。”凤容若威胁自己的师父,他发现小丫头真的厉害,师父还没见着她,就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他得将师父吓走,先去将那个稳婆寻来。

“若儿,那师父不吃罐头了,不吃了。为师先走一步,将那个女子替你们寻来,我再来见我的徒弟媳妇儿,她对我不凶了,我才好与她说话不是。”武神话音一落,就消失在凤容若的马车里,寻人去了。

凤容若看着空空的在风中晃动着的马车帘子,抽了抽嘴角,特别想哈哈大笑,他的计谋得逞了。

“楚陌,调转车头,回王府。”

护国将军府。

“娘,我是不是该开始绣嫁衣了?月儿怎么觉得你这些时间不关心我啊,经常往外祖家去,也不带着我。”郑月坐在榻上,将头靠在同样是坐在榻上的王夫人的肩上。王夫人那边的肩膀顿时僵硬了起来,半晌,才放松了身体。

“月儿,你是护国将军府的大小姐,你就得有大小姐的样子,不能丢了将军府的脸。你现在离及笄还有两年的时间,不需这么早就绣了嫁衣。其他的嫁妆,爹娘自会为你置办的。”王夫人平息了自己面对郑月有些烦躁的心情,缓了语气劝她。

“娘,自我记事起,你一直就这样,总是嫌弃我这样,嫌弃我那样,就连这嫁衣的事,你都不替女儿着急操心。你还是不是我娘?是,女儿没你多才多艺,女儿没你长得漂亮,可是我有什么办法?我难道不是你亲生的吗?”郑月听了王夫人劝她,任性的性子又上来了,语气尖锐,这倘若是在往常,王夫人听了也只是生一场气,感叹自己将女儿宠坏了,报应来了。

可是今天却不同往常,这此时间自心里有了想法,很可能现在的郑月不是她的亲生女儿,而是魏姨娘所生,占了她亲生女儿十几年的将军府大小姐的位置,占了她和国儿十几年的宠爱,她心里看她就觉得发堵,甚至是疑神疑鬼,看到郑月有一点点表露出来像魏姨娘的地方,她就心如被猫抓,恨不得马上去找了那神医县主,向她确认,将她带回将军府,将自己余生的宠爱全部给她。

“郑月,你说的是什么畜生话,我不是娘,谁是你娘?啊!谁是你娘?”王夫人语气严厉,一改以往的温柔,大声斥责。

“你就不是我娘!在赐婚的事上,你都没有魏姨娘为我操心,为我出主意。也没有哥哥心疼我,能舍将军府十万的兵马,为我求赐婚。更没有爹爹宠我,亲自三番两次求皇上。你敢有脸说你是我娘?做娘的是你这样做的吗?谁像你这娘,除了嫌弃我不好,你还会什么啊。”从未受到过家人,受到过娘亲这般语气严厉斥责的郑月,也跳了起来,口不择言的指责自己的娘亲王夫人。

“月儿,不得忤逆娘,跟娘道歉……”郑国正好来娘亲院里寻娘亲有事,听到妹妹月儿又在无理取闹,竟然还大声指责娘亲,忙出声喝止。但不想他的声音,却被一记响亮的耳光打断。

“娘,你居然打我?!你竟然舍得打我……呜,呜,呜……”

王夫人气得浑身颤抖,用全身的力气甩了郑月一个大大的耳光。

“你,你,你个不孝女,这些年为娘白教养你了……竟然敢对娘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你真认为家人宠着你就是应该的?”王夫人手指指着正用手捂着被打了脸的郑月,抖拦索索的说话。

“月儿,今天是你的不对,你知道你刚刚说的是些什么话?若是你这番话被外人听了去,传到安王府,你还能做了世子正妃?”郑国痛心的看着妹妹,这些年来他一直宠着她,他认为她只是任性了些,从不在意,今天才发现,妹妹的性子被他们养歪了。

那郑月听了大哥郑国的提醒,脸色瞬间白了起来,退到一旁,坐在小榻上,不敢说话。

“娘,你别生妹妹的气,你不是不知道她的性子,向来鲁莽,别气坏了身子。”郑国走到王夫人面前,挨着她坐下,搂住她的肩,安慰娘亲。

“国儿……娘亲我……这个不孝女,太让娘亲失望了。我只说了她几句,她就如此大发怨言,这些年,无论是你爹,你,还有我,对她差了吗?她要是还是这性子不改,一味的自私任性,只管了自己,等嫁进安王府,总有一天要惹了祸事,连累将军府。那安王妃是皇后的姐姐,最是注重礼仪之人,就她这样,进了府能让她喜欢?!”

“娘,儿女自有儿女的福,你不要过多的担心,妹妹现在还小,等她及笄后嫁进去了,也就会学着懂事了。”

“等那时再知道,已经晚了!唉……”王夫人在郑国的劝慰下,平息了心情,看着一边坐在那不吭声的郑月,红肿着的半边脸,又有些心痛又有些厌恶,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

“月儿,你听见娘亲说的吗?娘亲说你,是为了你好。你一旦嫁进王府,就不似在家里这般自在了,处处要为安王府着想,为凤世子着想。你的言行举止,事事关系到安王府的颜面。你让王室丢了脸面,就是让皇家丢了脸面。快向娘亲道歉,过来,跪下。”

“我不……我没有错。大哥,我只是想早点嫁进王府,想早点绣了嫁衣而已。为什么你们要说得如此之多,扯得那么远,还打我……呜,呜,我找爹爹,找魏姨娘去。只有她能懂我的心思!”郑月站起来,一跺脚,跑去了院子,去魏姨娘的院子寻魏姨娘去了。

王夫人的心则似被人狠狠的用力揪扯了一下,痛得她倒在榻上,果真不是她亲生的,现在居然母子连心的感觉到魏姨娘亲,魏姨娘对她好!

“娘,娘,你怎么啦?娘……来人,快,叫府医,夫人晕过去了。”王夫人一阵心痛,满头大汗的晕倒在榻上,郑国见了大叫了起来。

外面侍候着的丫鬟听了小将军的呼叫,赶紧的叫府医的叫府医去了,叫将军的叫将军去了。一晌后,随着一阵脚步声,府医和郑柏同时到了小院。

“慧儿,慧儿,你这是怎么了?府医,快,来给夫人看看。”郑柏焦急的看着晕倒在儿子怀里的王夫人,叫着她的乳名。

府医走到王夫人身边,伸手给她把了脉。

“禀报将军,小将军,夫人是气急攻心,又加上近些时日忧思过重,才会发了心绞痛,导致痛晕了过去。”府医放开王夫人的手,向二人禀报诊断的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