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不安份,就休回魏府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气急攻心?忧思过重?国儿,刚刚发生了什么?导致你娘亲气得晕了过去?!”郑柏自是听明白了府医的话,问郑国。

“是……是月儿说了些难听的话。”郑国犹豫了一晌,还是没敢向爹爹撒谎。

“府医,那现在怎么办?”郑柏转过头问府医。

“再等一晌夫人就会自己醒来。我去抓副安神的药来,让夫人服了,静养两天,就没事了。”

“那就好,那你快快去配了药来。”

府医转身了出了小院,郑柏从儿子郑国怀里将王夫人抱到床上,让她躺着,给她盖了被。

“月儿呢?她娘亲被她气成这样,她人呢?”郑柏拉了脸问郑国。

“去魏姨娘的院子里了。”

“来人,将魏姨娘,还有那孽女给我叫到这里来。”郑柏黑了脸,吩咐下人。

下人立即去了魏姨娘的院子,将郑月和魏姨娘叫到主院里来。

“将军,你寻我有何事?”魏姨娘进了院子,见了郑柏立即纤腰扭动,风情万种,娇滴滴同郑柏见了礼。郑月在来时的路上就听了府中的下人说王夫人被她气晕了,躲在魏姨娘身后,不敢抬首看自己的爹爹。

“你二人给我跪在院子里,夫人未醒,不许起来。”郑柏看也没看魏姨娘那一脸风骚,冷着脸道。

“爹爹,我又没说了娘什么,关我什么事?还让我跪下。你还疼不疼月儿了?”郑月一听,要在院中跪着,不干了,朝郑柏撒娇耍泼。但对于郑柏来说,他再疼女儿,王慧慧才是他逆鳞,郑月碰了他的逆鳞,他也不会心疼郑月的。

“你个逆女,你到现在还没有觉察到自己的过错!你忤逆你娘,将她气晕了到现在还没醒,你还说关你什么事?我怎么生了你这个不知事的。这些年,你娘白疼你了。”郑柏气得直喘粗气。

“将军,你别生了大小姐的气,她还小,不知事,我们跪,我们跪。”魏姨娘一看不好,朝郑月使了个眼色,在院中跪了下来。

“还小?都是快出嫁的人了。还有,魏氏,这些年看在你当日生了孩子吃了苦头伤了身子的份上,我对你一直包容。但是,我得警告你,你要是教坏了大小姐,我就休了你回魏府。”

“将军,不敢,妾身怎么有那么大的能力,教坏了府中的大小姐。”

“你不用狡辩,将我当傻子蒙在鼓里。我且问你,当日用我将军府十万兵马向皇上求赐婚的主意,是不是你撺使了月儿,出了这主意,让她去求了国儿?”

“将军,冤枉啊。妾身并没有唆使大小姐这样做。大小姐,你快快向将军解释清楚了,要不,以后,魏姨娘我真是不敢亲近了大小姐。”

“爹爹,那是我自己的主意,是我去求了哥哥,你不要怪到魏姨娘身上。魏姨娘自己生不了孩子,够可怜的了,她对我好,我与她亲近,也没什么不好,只是又多了一个心疼我的人而已。爹爹,你又为何想了那么多呢?”

其实,当日魏姨娘出了这主意,就想到郑柏发现了,肯定会怀疑到她的身上来,所以说的时候就与郑月串了供,若是她爹爹发现,就说是她自己的主意,郑月只要能嫁了给凤容若,早就晕了头,答应了,所以现在郑柏问她,回答得甚是自如,滴水不漏。

“魏氏,不是你就好,你要是让我知道了是你在背后搅乱了我护国将军府,我立即休了你。你最好是安安份份的,没有别样的心思。”郑柏又警告了魏姨娘一句。

“将军,妾身不敢。”

“郑月,你进来,跪到你娘床前去,向她请罪,求得她的原谅。”郑柏想想,将郑月叫进了王夫人的房里。郑月看着躺在那的王夫人,不情不愿的跪了下来,等王夫人醒了,再请罪。

郑月跪着,郑国,郑柏父子两个坐着,等着王夫人醒来。大约再过了一炷香的功夫,王夫人悠悠的醒了过来,看着跪在那的郑月,厌恶的转了头,不看她。

“娘,你醒了?娘,对不起,是月儿不对,乱说了话,让娘你伤心了。”郑月看见王夫人睁开眼,看了她一眼,别了头,不看她,也知道自己今天是真将娘亲气坏了,忙道了歉。

“慧慧,你醒了?月儿向你道歉了,你就原谅她的嘴快。怎么说,她都是你的女儿,你还能真置了气?!”郑柏听到动静,走到床沿边坐下,拉了王夫人的手,劝她。

“你带着她下去吧,我想静一静,国儿留下来陪陪我。”王夫人没说原谅或是不原谅的话,吩咐自己的夫君。

“好,府医的药已经配好了,下人已经在熬了药,一会让丫鬟端了来,你喝下好好的歇着。我带月儿下去,你也不要生了她的气。好吗?”郑柏再次轻声细语的劝了王夫人。

“好,我知道了。月儿,你起来,陪着你爹爹下去,娘想静一静。”王夫人拗不过郑柏关切的眼神,违心的叫了郑月。

郑月站了起来,放心的跟在爹爹的后面出了小院子。那魏姨娘听着王夫人醒了,起来走进屋子,假意劝慰了王夫人一番后,扭着腰,心中得意的走了。

是正室又怎么样?还不是为我养了十几年的女儿,现在女儿可是什么话都听我的,同我亲近,将你气得起不了床,哼。

见众人都走了,王夫人起了床,将下人都遣了出去,并让两个贴心的心腹守在院门口,不让人进来,听了她与儿子的谈话。郑国见娘亲的模样,有些疑惑。是什么事,妹妹与爹爹都不能听的?!

“娘,你这是要与我说什么,这么谨慎?”

“我要说的是关于你妹妹的事。”

“娘,月儿今天的确说话过份了,但是她毕竟是我的亲妹妹,你的亲生女儿,你就原谅她吧,不要再生她的气,好吗?”

“国儿,你不觉得月儿不亲近娘,反而亲近那魏姨娘,这其中是有什么原因吗?”

“娘,你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别想多了,月儿是个孩子,还不是哪个向着她说话,她就觉得谁好。她怎么会不亲近你呢?”

“国儿,娘不是瞎想,娘怀疑她就不是我亲生的女儿,也不是你的胞妹。她就是魏姨娘跟你爹爹的女儿!”

“娘,你可别吓我,你是怎么啦?怎么突然有了这奇怪的想法?”郑国一听,一脸紧张的瞅瞅外面,见有人守好了,才松了口气。娘这话要是让爹爹知道了,爹爹准得责怪了娘。

“孩子,母子连心,母女也是连心的,月儿自小就与我不甚亲近,与那魏姨娘比与我更亲近几分。那时娘的想法也与你一样,我认为魏姨娘自己没孩子,将月儿当作自己的孩子看待,才使月儿对她亲近。可是,自从我见了神医县主,我的想法就变了,我还让你外公去查过神医县主的身世,但是没有查到什么。现在娘又没有想出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来证实我的猜想没错,娘都快被自己逼疯了。国儿……娘这些时间过得是好累啊!”

“娘,怪不得你这些时间跑外公家跑得比以前勤快了,而且,今天对月儿的态度,也让我奇怪。原由就是在这里?娘怀疑那神医县主才是我的亲妹妹?”郑国是见过唐黛的,所以听了她娘的想法,并没有大为震惊,心里反而觉得是可以接受的。

“是啊!在没有真正的证实以前,我又不敢与你爹爹说。今天娘实在是被月儿气倒了,心里也快憋疯了,才留了你下来,同你说。不管我的感觉是对是错,国儿你都能谅解娘这种想法的,对吗?”

“娘,你应该早点同我说才对,怎么能一个人将心思藏着,都藏出病了来了呢?我是你儿子,你不与我说,你与谁说?如若此事是真,我必定坚定的站在娘这边,保护娘和那未相认的妹妹。如若此事是错,我也会坚定的站在娘的背后,默默的守着这秘密,依旧对现在的妹妹月儿好。你放心吧,娘。”

“好,好,这才是我的国儿!娘有你,心里踏实了许多。只是,这后面怎么才能去查了那神医县主?接近了她?”

“娘,这事你教给我,我来办,你就在家好好的休养身体,等我的消息。行吗?这样你能安心了吗?”

“好,国儿,娘相信你!这事,我就交给你了。”

“娘,那我走了,我让丫鬟端了药进来,你喝了再睡觉。”郑国出了娘亲的院子,咐咐丫鬟好好侍候王夫人喝药休息,脚步又有些沉重的回了自己的住处。想着娘亲的话,皱了好看的眉头,怎么样才能接近那神医县主呢?

神医县主现在住在唐府,这是大家众所周知的。唐府,唐风,唐大人!有了,唐风年纪比他稍小一些,但也没有年龄隔阂,他可以先与他交往交往,等熟悉了,去了唐府,自然就能接近那神医县主了。

想到这的郑国,眉头松开了,大步出了将军府,去宫中寻太子凤容莫去了。通过太子认识唐风唐大人,再通过唐大人认识那唐姑娘。就这么办!

在家中正在等着娘亲李氏进京的唐黛,并不知道将军府的人却是正在绞尽了脑汁接近她,正和宁未雨一起带着下人,在收拾空着的房间,等李氏她们一到就可以直接住进去了。

“嫂子,这院子家人全来的话,就显得拥挤了些,你们二人住着倒是正好。我在想,是不是得在附近另去找座大的院子买下来,家人全进京时,可以在那住,离你们这近,想来就来了,也不影响你与大哥过二人世界。”

“小妞,家人全来的时间少,挤一挤就可以了,这没多久就过年了,年后你满了十三周岁,就十四了,得留着银钱给自己办嫁妆。就凭你县主的身份,嫁的人家哪能差了,那可是得准备一大笔嫁妆呢。”宁未雨一听,劝了唐黛,小妞一心一意的心里全是家人,处处为家人着想,就很少为自己想。

“呵……嫂子,我就是嫁人,也不会带那么嫁妆去的,他要是为了看中我的嫁妆,我还不嫁呢。”

“哈哈,那是,黛黛,你要是嫁我,我不要你一文钱的嫁妆,我的全是你的!”欧阳清随着唐风走了进来,听了二人的谈话,逗笑道。

“咦,妖孽,你咋来了?不是说这些时间忙嘛?走吧,去大厅喝茶说话,这里正在打扫,都是灰。”唐黛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我不是听说你今年准备在京城过年,李婶子他们也要来,就过来看看嘛。”欧阳清笑着,跟在唐黛的身后,回了待客厅。

“今年长青酒楼的生意怎么样?这时候应该账都结完了吧?”唐黛亲自为欧阳清沏了茶,递到他手上,问他。

“很好,自你的辣菜系开发后,年年如是,收入只涨,不降,我可老早是凤南国的首富,超过那江家啦。”

“看你得瑟的,你可别忘记了,那收入可不是全是你的,还有我的一部分呢。”唐黛白了欧阳清一眼。

“记得的,小财迷,只要你需要,立即双手奉上,不拖欠一文。反正你放我在,我给你存着,等你嫁人时,全部拿了出来替你置嫁妆。”

“罢了,罢了,我才多大,你们一个两个就在为我谋划着嫁妆,弄得我有多恨嫁似的。是我刚刚在想,是不是在这附近再置一个大点院子。家人来时,不用全挤在这。在这置个大院子,得不少银钱,所以才关心关心一下你的收入情况。”

“附近的大院子?这个得去牙行转转,平日里没有买院子的想法,也就没有注意打听。要不,现在我带你出去转转?”

“今天就算了,不急在这一时,你后面帮我留意着点就好。我又做了一样好吃的,我去拿来给你尝尝,你等着哈。回去时,带两罐子给你公主娘亲尝尝。”唐黛说完,起身去了院中,抱了一只罐子回来。

“嘿嘿,小妞,还算你有点良心,记得想着我呢。”欧阳清一见唐黛抱回个罐子,刚启了封口,就一股甜香味扑鼻而来,知道是好的,开心的笑着道。

“切,妖孽,你这话说得不就对了啊,我什么时候没有想着你?吃的,喝的,用的,甚至是生意上,对吧?我说过嘛,你是我的好朋友,我自然事事记得你的。”

“仅仅是好朋友啊……”欧阳清其实在心中已经接受了唐黛心中只悦凤容若的事实,但还是禁不住嘀咕了一句。

“对啊!好朋友,没别的。”唐黛也无所忌,坚定的点了点头,欧阳清不是个心眼小的,会因为心中想法达不到,反目变仇人,她和他永远都是好朋友。

“好吧,不说这了。小妞,经过这几年,我的生意已在凤国南站稳脚跟了。等年后,我就想把生意扩大到其他两国去,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给我?”欧阳清没有纠结在二人间感情上的那点事,问唐黛。

“你不是已经将长青酒楼开到凤北国和大华国去了?怎么?效果不显著。……来,吃吧,味道很不错的。”唐黛给欧阳清盛了一碗桃罐头,放到他面前的桌上。

“是,在那边仅靠酒楼有些单调了,我想以酒楼为基础,再发展酒楼以外的生意。……恩,恩,好吃,好香好甜!黛黛,我等会是得带些回去给我娘,她最喜欢吃这种甜甜香香的点心了。”欧阳清吃了一口桃罐头,喝了一口凉凉的甜甜的罐头水,大声称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