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被争抢的桃罐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好吃就好,这东西的确是老少皆宜,犹其夏天吃最好,止渴生津。妖孽,你不是说要做其他的生意吗?眼前就是!”

唐黛双眼一亮,想到这一点,做水果罐头哪种水果都可以做,一年四季都能做,而且还能带动水果的栽种,销量,在哪个国家都适合。

“你是说我们专卖这种水果罐头?”欧阳清也眼睛一亮,他就知道小妞的主意多,点子足。

“对,水果罐头的做法简单,成本不高,物以稀为贵,我们可以将价格提高卖。而且,我们有冰,便宜的冰,夏天将冰砸碎摆在这水果罐头中,散着一杯杯的卖,一定赚钱。其他的季节,我们就这样整罐子整罐子的卖。”

“好主意!小妞,决定了,就这个,等你有空我俩再好好计划,到底要怎么要去做。”欧阳清欣喜若狂。

“好!就这个。”唐黛也高兴的点点头。

“小妞,你多给我几罐子,我除了留些给我娘亲,我爹爹吃。我准备送一些到凤北国和大华国去,让那边的人也尝尝。”

“你骑马还是坐马车来的?”

“坐马车。”

“那行,我现在就让下人一起去搬,给你多搬些。”

“多给我,你不是没得吃了?”欧阳清关心的问了句。

“嘿……你不用担心我,我这留几罐子就行。我再想法子做些。”唐黛想到凤容若的无名山谷里,那许多的桃,让凤容若再安排人多给她摘些来,她再做。

“哦,好吧。”

欧阳清有些狐疑的看了唐黛一眼,这大冬天的,小丫头哪来的许多桃,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朋友间也应该有自己的秘密,不是什么的都得知晓个遍。

最终唐黛就留了十罐子,其他的都让欧阳清拉走了。自己留的,五罐子等娘亲她们来了吃,还有五罐子等会送到宫中去,给太子凤容莫,皇上凤千君尝尝。

唐黛自国宴后,一直纠结,没敢去了宫中,怕皇帝凤千君问东问西,那次太子凤容莫,欧阳清,皇埔冰三人争着要娶她,要不是她及时的晕倒了,可是得给凤千君添了大麻烦。

幸而凤千君并没有怪罪,这些时间知道她在府里休养,也没有传了旨,让她进宫觐见,但她毕竟是他亲封的县主,总不能一直藏着不见。

欧阳清走后,唐黛想了想,换了县主装,让小青驾了马车,带上五罐子桃罐头去了宫中。进宫后,因为皇上还未下朝,就先去了凤容莫那。凤容莫一听唐黛来看他了,忙出了殿,将唐黛迎进宫殿。

“唐小妞,你身体好些了吧?我没法出宫看你,你总算自己来了。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护国将军府的小将军郑国。”

走进殿内,唐黛就见到还有一位英气勃发,俊逸威武的年青公子坐在那。凤容莫将唐黛带进殿后就指着郑国,向唐黛介绍。

“郑小将军好。”唐黛朝郑国微施了礼,淡然的问了好。

“神医县主好!这是我们的第二次见面了,幸会幸会!”

坐在那的郑国,没想到他刚刚进宫,准备找凤容莫介绍他认识唐风唐大人,却等到唐黛来了,心中甚是高兴,忙站起回礼,打了招呼。

“好多了!谢谢你的挂念。好奇宝宝,我今天给你带了好吃的来,你要不要现在就尝尝?”唐黛示意身后的小青,将给凤容莫的两罐罐头呈上来。

又因与凤容莫二人习惯了,没有顾忌的互称了小名外名,听得一旁的郑国惊奇不已,看着唐黛一脸的笑意。

“哎呀,唐小妞,你送我好吃的,我是高兴。可是我现在大了,你以后叫我凤容莫就行了,别好奇宝宝,好奇宝宝的叫我了,让别人听了笑话。”凤容莫瞥了眼郑国脸上的笑,有些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向唐黛抗议。

“切,你不让叫,我还不叫呢。让你的宫女多拿一副碗筷来,也让郑小将军尝尝好不不好吃。”

“哦。”凤容莫立即听话的叫了宫女去拿了两副碗筷。

等宫女拿了碗筷来,唐黛亲自启了罐子上的封口,一阵香气溢了出来。

“哇……好香,闻着就好好吃的样子。”凤容若莫了吞口水,一双眼目不转睛的盯着唐黛在罐子中盛到碗中,生怕一眨眼就没了似的。

“是,好香!仅是闻着这香味,就让人食欲大开。想不到神医县主慧质兰心,不仅会种水稻,会医术,这做吃的也甚是拿手。若是我有你这么一个妹妹,我娘亲可是要开心死了!”

郑国真心的赞叹唐黛的手艺,却又试探的说了句,眼睛却盯着唐黛的脸色变化。唐黛听了郑国的话,听出了话音,郑国这是在试探她,手微顿,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微笑了起来。

“郑小将军哪里的话,谬赞了。我听说郑将军可是有位聪明活泼的妹妹,全家甚是宠爱她,我羡慕都羡慕不来呢!……来,凤容莫,这碗是你的。郑小将军,这碗是你的,你尝尝,希望不辜负了你的高度赞美。”

唐黛笑着回了话,将盛好的桃罐头,一人面前放了一碗。

“恩,好吃,好吃……不错,不错!唐小妞,我就说你做什么都好吃!不行,我得去找了父皇,让他赐婚,将你赐婚给我,你就可以天天做好吃的给我吃了。”凤容莫一边吃着罐头,嘴里还嘟嘟囔囔。倒是郑国接了唐黛递给他的罐头,道了谢后,就安安静静的吃,不说话。

“凤容莫,太子殿下,你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你娶太子妃就是为了给你做饭的?就你这点出息,我瞧不上。”

“嘿嘿……唐小妞,你会的那么多,做我的太子妃正合适,我哪里没出息了?你瞧不上我,那你瞧得上谁?告诉我,我替你说和说和去。”凤容莫话又开始多了。

“你话真多,吃都堵不住你的嘴!你吃不吃?不吃,我全带了回去。有得吃还不行,还话唠。”唐黛可是一点也没给凤容莫的面子,在郑国面前照样呵斥他。

“……”凤容莫一听唐小妞要将这好吃的东西带走,忙闭了嘴,乖乖的吃东西。

一旁的郑国已经吃完了自己碗里的,放下了手中的碗,看太子殿下在神医县主面前,乖乖的样子,不由得又笑了起来。看着唐黛那极似母亲的面容,想着要怎么样才能更接近了她。

“神医县主,太子殿下,郑国有个不情之请,还望二位能答应。”

“哎呀,郑国,咱俩谁是谁,有话直说,要那样子咬文嚼字说话干嘛。你就说你要干啥。”凤容莫抬起了埋在碗上的头,挥了挥手。

“哦,是这样的,我娘亲这两天身体不是很好,吃饭没胃口,我见县主这吃食做得甚是新意。我想带些回去给我娘亲尝尝。不知道太子殿下,县主同不同意给我一些?”

“哎,哎,郑国,你竟然跟我抢吃的!可是,你是为了娘,我不给了又不好。怎么办呢?唐小妞,怎么办呢?我不舍得啊。”凤容莫心痛的直嚷嚷,一边是好兄弟,一边是美食,呜,呜,呜 ……好难决择!

“怎么办?你求我不就是让我想办法的!吃独食,你。别心痛了,我那还有,一会我出宫后,让人送了两罐去将军府。”唐黛看着凤容莫一副不舍的心痛样,朝他翻了个大白眼,恨不得上前揪了他的耳朵。

“嘿嘿……还是小妞懂我!谢谢小妞。”凤容莫一听吃食保住了,嘻皮笑脸的同唐黛道谢。

“谢谢县主!太感谢了。”郑国忙起身再次郑重的向唐黛道谢。

“郑小将军不必相谢,我也是看了你孝心一片,而且不过是两罐子罐头而已,小事。不知将军夫人何以身体不舒服?可有碍?”

“呵……话说家丑不可外扬。但这里就太子殿下和县主在,我也不隐瞒。是家妹与家母因事吵了起来,家母被家妹气得病倒了,才卧床不起的。府医已经看过了,让家母休养两天就行,并无大碍,谢县主的关心。”

“原来这样,家人间偶尔的摩擦也是有的,算不得什么家丑。凤容莫,郑小将军,你们继续聊,这时间皇上应是下朝了,我去看看皇上回来没有,要见见皇上,也给他送些吃的。”

“哦,小妞,今天父皇说有事要议论,应该还没回。你除了给父皇送吃的,可还有别的事?”太子凤容莫瞅了瞅殿中的沙漏,同唐黛道。

“没有,就是送点吃食。既然还有一会,我也就不等了,还有三罐子我也拿到这儿来,凤容莫你替我送给你的父皇,可不能偷着吃了哈。”

“唐小妞……你竟然只给我两罐子,给我父皇三罐子,不行,我要三罐子,只给父皇两罐。”

“你……里面有一罐子是给桂公公他老人家的。两罐子还不够你吃啊?这大冬天的,吃多了可不好,贪多嚼不烂,懂吗?”唐黛对凤容莫无奈道,又让小青将另外三罐从殿外也搬进了殿内。

“好了,我懒得跟你说了,我走了。我说的,你可是听到了?三罐替我转给你父皇,你要让我知道了你偷偷留下来吃了,你以后别想吃我做的东西。哼。”

唐黛哼了声,同凤容莫,郑国告辞出了宫。郑国也立即出了宫,回家等着唐黛送两罐子罐头到将军府,娘亲吃了病定会好了大半。

唐黛回了唐府后,果真立即派了小青亲自送了两罐子罐头到将军府,并叮嘱小青亲自送到郑国的手上,她做的东西可不想便宜了一些不相干的人。又叫了影子出来,让他去告诉凤容若,再给她多摘些桃来,她的罐头吃完了。

郑国前脚回了将军府,后脚下人就来禀报,说是县主派人来送东西给他,要他亲自出去接。郑国立即跟着下人到了府门前,见了小青,知道是唐黛身边的人,接了小青手上的罐子后,忙又谢过。

小青调转了车头,回唐府。郑国则一手抱一只罐子,往娘亲王夫人的院子大步走去。到了院内,进了房间,只见王夫人正在丫鬟服侍下半躺在床上,皱着眉看着一大碗的黑乎乎草药,实在是喝不下去。

“娘,怎么了?怎么不喝药?”郑国将两罐罐头放在桌上,问娘亲。

“小将军,你回来了?!夫人嫌药苦,不想喝。”侍候王夫人的贴身丫鬟道。

“娘,你这可不行,府医开的药,你得吃。”郑国走到王夫人的床前,劝她。

“你上午走时才喝的,这才多久?又要喝。太苦了,不喝,端出去倒了。”王夫人来了脾气。

“你们都下去吧,我来!派两个人守住院门,谁也不许进来。”

郑国吩咐下人,众人听了都退了出去,派了两个人守着院门。

“国儿,你劝我,我也不喝。”王夫人一扭头,不理郑国。

“呵……娘,你这是又耍小脾气了。好,好,现在不喝,一会儿你再喝。不过啊,娘你不喝药,我这从神医县主那要讨来的吃食,可是不给娘亲吃了。”

“县主?国儿,你见着她了!她说什么了?”王夫人一听,顿进两眼晶晶亮,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把抓住儿子的手问他。

“恩,我见着她了。刚刚我去了宫里,在太子殿下那碰到她了。她去给皇上,太子殿下送她做的新鲜吃食,我给娘要了些来。”

“哦,哦,是什么好吃的?快拿来,我尝尝看。”王夫人急切道,她马上就能尝到女儿亲手做的吃食了。

“娘,你别急!我让人去拿了碗筷来,那吃食是甜的,正好你喝了药后吃两块甜甜嘴。”

郑国等娘亲王夫人放了拉他的手,起身走到外面,吩咐下人去院里的小厨房拿了两副碗筷来。

他自己则学着唐黛的样子,将罐子上的封口启了。

“好香啊!是桃子的香味……这个吃食是桃子做的吗?”王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散发出来的甜香味。

“是的,娘,你稍等,我就给你盛来。”

郑国拿了下人送来的碗,盛了三块桃,几勺水。县主可是说了,好吃不能多吃,娘亲身体不舒服,不能让她多吃。

“来,娘,你先将药喝了,然后再吃这个。”

郑国将药碗端起来递给王夫人,王夫人二话不说,接过那一大碗黑糊糊的药,灌了下去。苦得直皱眉也不吭声,就着儿子郑国的手,吃了他夹来的一块桃罐头,顿时,桃的甜味,香味溢满了王夫人的口腔,直甜到心里去了。

“恩,好甜,好香,好吃,好手艺!”王夫人吞下桃,眉头舒展开来,说了几个好。

“好吃吧?娘!呐,你自己端着夹着吃。县主说了,好吃不能多吃,你一次少吃点。等晚上你喝药时,你再吃些。”

“好,你也盛些吃,尝尝她的手艺。”王夫人接过儿子手中的碗,听说是县主说的,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又让儿子也尝尝。

“我在宫里已是尝过了,是县主亲自盛给我的。嘿嘿……不过,我也没吃够,太子殿下当宝一样,我不好意思多吃,我再盛两块尝尝。”

郑国一脸的笑容在娘亲面前得瑟是唐黛亲手为他盛的,又拿了碗,去盛了些,吃了起来。只是二人刚吃完放下碗筷,郑国正准备将罐头封好,收起来,院门口却传来一阵争吵声,听声音,是妹妹郑月的,皱了眉,往外走去。

“大小姐,你不能进去,小将军吩咐了,任何人都不能进去。”守门的丫鬟捂着被郑月打了一巴掌的脸,坚持道。

“瞎了你的狗眼,我是任何人吗?这是我娘亲的院子,我为什么不能进去?你们这些狗奴才!放肆!大哥,大哥……我是月儿。大哥……”

------题外话------

感谢:凌海雪微小仙女的9张月票

fang9444小仙女的4张月票

英英湉馨小仙女的9朵鲜花,3张月票

开心的亚美小仙女的1张月票

以及用微信登录的id小仙们的月票!感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