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进将军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将军!”那丫鬟见郑国出来了,不再拦着郑月。

“大哥,你替我教训教训这些狗奴婢,她们眼中没有主子。”郑月一见郑国,叫嚷道。

“是我的吩咐,她们做得对,我为什么要教训她们?你是母亲的女儿,将军府的大小姐,明明知道母亲需要安静休养,你却在这同婢女们大呼小叫,像什么样子?!你就是这样做女儿的?”郑国一脸严肃的盯着郑月,问她。

“大哥……我……大哥,我没有。大哥,你也不喜欢月儿了吗?你也觉得月儿错了吗?”

郑月听了郑国的一番教训,愣了半晌,眼泪出来了。无论她怎么任性,闯祸,大哥都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可是今天大哥却教训她了。她真的做错了吗?

“月儿,母亲生养我们,沤心沥血。你到现在还认为你自己没错?你太让大哥失望了!而且,这是母亲的丫鬟,话说打狗还得看了主人,你凭什么来教训母亲的丫鬟?你可又将娘亲放在眼中了?”郑国声音低哑的问郑月。

听了妹妹郑月的话,发现她竟然到现在都还认为自己没错,不心得由中痛了一下,这些年,他们太过宠她了!

“大哥,你们都嫌弃我,都讨厌我,我做错了什么?我不就是想进了母亲的院子,我不就是打了一个奴婢一巴掌?你居然不骂奴婢,反来骂我。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们了!我讨厌你们,我恨你们,呜,呜,呜……我走,我走。”郑月大声的哭着跑走了。

“月儿,月儿!你……,还不快跟上大小姐!”郑国见郑月发了脾气跑了,焦急的喊了两声,却没得得到回应,忙吩咐还傻站着的郑月的两个贴身丫鬟。

“是,小将军。”两个丫鬟应了,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

“你也去,看看大小姐去了哪里,是不是安全,再回来禀我。”郑国又吩咐了自己的贴身小厮。

然后才缓步回了娘亲的房间,看着自家娘亲不好看的脸色,知道她也听清楚了,没敢吭声,叹了口气,坐在娘的床前,前面二人的开心一下荡然无踪了。

“国儿,娘亲不想再等下去了,娘亲的心好痛啊,去跟你爹爹说,就说我对府医没信心,让他去请神医县主来替娘亲看病,等见了县主,为娘我再见机行事。”

“娘,我看那神医县主,心地善良,人也和气,不是那恃才清高傲慢之人,让爹去请她来替你看病,也不是不可。可是,娘,你难道直接就说你怀疑她是你的女儿,我的亲妹妹,让她与你滴血认亲吗?你这样直接,会让那县主怎么想?她是不是又会答应娘亲你的请求?我听说县主可最是护短的,将家人看得极重,而且唐家村她的娘亲健在,她会不会觉得娘亲你很荒唐而斥责你。到时,娘你的面子往哪搁啊?”

“国儿,我不管,我不管面子不面子的,我下决心了,我哪怕是跪着求她,我也得与她确认了,若不是,我向她道歉,我收她做我的义女,以后她就是我将军府的嫡大小姐,比月儿更尊贵。再说,国儿你也说县主心善,她一定不会怪了我这个做娘的一片苦心。你看看你妹妹月儿,现在都被养成什么性子了?忤逆我,打我的下人,她眼里还有我这娘亲吗?啊!”

“娘……”

“小将军,大小姐去了魏姨娘的院子,正在找魏姨娘哭诉,说是小将军你为了个下人斥责了她。”

郑国的贴身小厮走了进来,向郑国禀报郑月的去向,打断了郑国接下来要说的话。

“好,知道了,你到院门那守着,我与夫人有话说。”

“国儿,你看看,你看看,这还是我的女儿吗?你的亲妹妹吗?好像我们有多少虐待她,好像她又有多委屈,竟然不顾自己大小姐的身份,去找一个姨娘哭诉。就算她真正是我亲生的,等她回来,我定得打死她,这个孽女!我白养了她十几年,你也白疼了她十几年,我的生养之恩,竟然比不上一个姨娘浮于表面劝慰的几句话。你说,这算什么,算什么?!”王夫人又气得浑身颤抖。

“娘,你别气,别气,气坏了身子就难好了。你刚刚喝了药,快躺下歇息,我去找了爹爹,让他去请神医县主,听爹爹说,他那次在皇宫请求赐婚回来,在路上摔下了马,腿给摔伤了,当时正好遇到那神医县主,是她替他治好了腿。所以,爹爹下了帖子去请,光明正大,她一定会来的。”

“好,好,你快去找了你爹爹,让他现在就下帖子,一次不行,就下两次,两次不行就请三次,让他必须给我请了来。我听你的,我睡一会,跟守门的丫鬟吩咐一声,不要让那孽女进了我的院子,我不想被她气死。”

“好,儿子知道了,你放心吧,我这就去。”郑国扶王夫人躺下,替她掖了被子,才出了门,吩咐下人守好了门,再往父亲的书房走去,此时父亲应该下了朝,在书房内。

小青这时也回了唐府,跟唐黛说,东西亲自送到郑国的手里了,唐黛才放了心。

“小姐,这都快要过年了,小白有没有传消息来?他们什么时候能到京城?路上安全吗?”小青看着唐黛,小白现在直接与楚陌那边联系,所以她不知道情况,只能问小姐。

“影子刚刚回来说,路上安全,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估计还得四天左右才能到。”

“那就好,路上安全就好。”

皇宫里,那太监模样的人又出现在了贤妃的宫殿里。

“娘娘,唐家村那边的人有动静了。”

“什么动静?”

“神医县主的家人,她娘亲李氏,她的三哥,还有她第一个师父的女儿,她的师妹,全部出发来京城了。我们的人偷听到他们的谈话,说是县主让他们来京城过年的。”

“这是个好机会,为什么不截了她们的人,好好问清楚。”

“娘娘,恕属下无能,属下原也有这份心思,但是却没法截,我们准备动手时,才发现她们身边竟有十几个高手相护,我们的人别说动手,连接近都不敢接近,怕被发现,只能远远的监视。”

“十几个高手?她是哪来的那么多的人!去,传信给诛魂阁,让他们的人试探试探,看这些高手是谁,我们不能什么都不知道。”

“娘娘,只是试探试探他们的身份,还是对他们真动了手?”

“试探!只要试探出来保护的人是什么人,就可以,不要伤了县主家人的性命。你上次说得对,事情未明,我们不能从一开始便把县主放在了我们的对立面,她是个不简单的,不但本事多,而且别说她自己身边,连家人身边都派了十几个高手相护,我现在不想跟她对上,结了仇怨,会对我儿将来坐那位置不利。”

“是,娘娘思虑周全,我这就发了消息给诛魂阁。”那人立即出了贤妃的宫殿。

两天后,唐黛同时收到将军府发来的帖子和凤容若传来的消息,这次是凤容若亲自来找唐黛的,因为事发突然,他怕小丫头担心。

“你说什么?又是刺杀?我娘亲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唐黛听了凤容若的话,紧紧的盯着他,生怕是自己听错了,两天前还是平安的消息,今天却突然变了。

“丫头,别急,别急,你娘亲他们都好,都平安,也没有受伤。就是你收留的孩子里,那个小五,还有我的一暗卫受了伤。”凤容若拉着唐黛的手,安慰她。

“他们二人伤得严重吗?又知道是谁的人吗?为什么要朝我娘动手?”

“不重,二人都是皮外伤,你不用担心。消息说,来人都蒙着面,但从武功路数上看,应该又是诛魂阁的人。”

“又是诛魂阁!他们为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付我们?”

“诛魂阁与宫中暗中有联系,一直是他们的爪牙。应是宫中上次派人去唐家村查探,没有查探到什么,这次见你娘亲他们进京,有可能是认为路上防护薄弱,好动手。也或是试探保护你家人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会是哪一方的人,试探你的底细。宫中那人不是蠢的,没有摸清你的底细之前,为了他儿子,不会正面与你对上。”凤容若分析给唐黛听。

“我刚刚接到了将军府的帖子,请我去为王夫人看病,听小将军郑国所说,王夫人的病并不严重,我觉得请我去看病目的不在看病。你说我去还是不去?”

唐黛听了凤容若的分析,想了想,想起那次对凤容若的刺杀,那是下了重手的。这次就两人受了皮外伤,娘亲都安全,说不定这次还真是在试探她的底细,眼光瞥到桌上刚接到的护国将军府郑柏下的帖子,问凤容若。

“去,这是个机会,不用我们主动的去找他们,你去了见机行事。是真看病,还是假看病,去了才知道。再说,现在我们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你就是将军府的骨肉,那是你的亲生爹娘,迟早要相认的。”

“好,既是迟早的事,我去。”唐黛点了点头道。

“路上你娘她们那儿,你放心就是,再有两天的路程就到京城了,他们不敢再有新动作。还有,谷里的桃子,今晚就会去摘好,明天一早给你送来。”凤容若笑着伸手摸了摸唐黛的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安慰她。

“哦。”唐黛瞄了瞄四周无人,应了凤容若,也在他的脸上啄了口,喜得凤容若笑眯了一双俊眼。

“我先回王府了,还有事要忙。你今天去将军府,还是明天去?”

“今天吧,明天你的桃送来了,我得做桃罐头。后面,我娘亲她们到了,就没时间了,许多事得忙呢。”

“好,那我走了。”

凤容若站起身,抱着唐黛在她的嘴唇上偷亲了一下,又迅速放开她回了王府。唐黛看着凤容若远走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噘起了嘴,一脸的不高兴,假仙儿竟然又偷亲她,哼!

凤容若走了,唐黛让小青去套了马车,自己亲自收拾好医箱,拎着坐上了马车,往将军府而去,帖子上说,唐黛什么时候去将军府,派人告知一声,他们会派人来接,唐黛不想麻烦,她习惯现代的简单高节奏的生活,不想啥事都要摆了架子。

唐黛与小青到达将军府时,门房让二人稍等片刻,跑着进去禀报,护国将军郑柏没想到唐黛来得这么神速,虽然知道她为人谦和,但以为她至少得稍摆摆架子,明天才会来。郑柏忙起身出了书房,都不叫自己的属下小虎出去迎接,亲自跟着门房到府门口迎接唐黛主仆二人。

“小神医,我们又见面啦!本将军没想到神医来得这么快,都没同门房招呼声,让你久等了,怠慢,怠慢。”

“护国将军都亲自来迎接,这还算怠慢?我这性子比较急,听说有病人,在家里也坐不住,所以接了将军您的帖子就跑来了。”唐黛半开玩笑,半认真道。

“小神医,请,我带您去内人的院子。”郑柏听了唐黛的解释,心中更是敬佩她的医德,忙请唐黛主仆二人进府,并亲自带着二人往王夫人的院子里去。

“小将军,那小神医来府中了,刚刚大将军亲自出府迎接去了,这正带着那小神仙往夫人的院中去呢。”

郑国的贴身小厮,因为被郑国吩咐了时刻关注府中的动静,一旦小神医来了,立即来禀报他,所以这小厮一听到唐黛到府中的消息,立即跑到郑国的住处向主子禀报。

“真的?来得好快!快,走,去夫人的院中。”郑国一听小厮的禀报,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往外走去,那小厮跟在他后面,要小跑着才能追上。

此时,郑柏已经带着唐黛主仆二人进了王夫人的院子。

“小神医,这就是我的内人王夫人,她近期感觉身体不舒服,食欲也不佳,请了府医配了药也无作用,本将军想起上次治好我脚的小神医你,所以请了你来。小神医,你医术好,请为我夫人诊断诊断,本将军先行谢过。”

郑柏带着唐黛来到王夫人的床前,向唐黛介绍王夫人的情况,床上的王夫人已经是激动的半坐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唐黛的面容,强忍了要流泪的冲动。

“好,请郑将军放心,我定会尽力。”唐黛点了点头,她已经觉察到了王夫人见她进来后,情绪激动。于是,不动声色的回了郑柏,走到王夫人的床头。

“夫人,请你伸出手来,我替你诊脉。”

“好,有劳小神仙了。”王夫人强自平息了内心的激动,憋回了眼里的泪,朝唐黛伸出了手。

“爹,小神医到了?!”

唐黛的手指刚刚按上王夫人的脉搏,就听一男子的声音响起,原来是小将军郑国也到了。

“是的,国儿,你来啦!小神医正在给你娘诊脉,别说话。”郑柏回了郑国一句,又让他噤声。

房间里安静了下来,唐黛屏息凝神,替王夫人看诊,唐黛把完左手后,皱了眉,又换了王夫人的右手诊断,就这样交替数次后,越到后面,唐黛的脸色越黑,心中莫名升出一股异常的愤怒和恨意,并且额上开始冒了细汗。

她知道,这是原主身体的感觉,不是自己的,原主见了亲生的娘亲也被害,起了怨念,唐黛赶紧在心中默念,请你安心,我定会为你,为你娘亲报了这仇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