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要嫁,也是我的亲妹妹嫁!/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贤妃一听,唐黛早已是太子一帮的人,太子又多了一个得力的助手,气得花枝乱颤,将手上的满杯茶水,朝那禀报的人砸了去,顿时滚烫的茶水撒了那人一身,殿内也撒了一地,那人没敢擦了身上茶水,任由贤妃继续大声怒骂。

“找稳婆的人呢?有消息没有?”

“禀娘娘,依然没有,人就像在十几前平空消失了,属下猜想,会不会已经死了。”

“废物,猜想有什么用?要拿出证据出来,我才会相信。其他盯紧的地方呢,是什么情况?”

“大学士府自上次查探无果后,似乎放弃了,没再有动静。只有将军府里,将军夫人被大小姐郑月气病了,卧病在床,郑将军向神医县主下了帖子,就在我进宫时,神医县主去了将军府,为王夫人看诊去了。”

“什么?!快去将军府,告诉魏姨娘盯紧事情的发展,让你们的人也盯紧了,随时来向我汇报情况。你们这帮废物,他们已经在行动了,你们一个两个还蒙在鼓里。”贤妃气得不知道如何骂了他人才解气。

满脑子都是县主去了将军府,神医去了将军府,十几年前的事要暴露了。

“是,属下这就去。”那太监模样的人,立即逃出了贤妃的宫殿,往将军府飞去。

将军府中,围着一碗清水的三人,几分钟的时间如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郑国在眼睛瞪得快酸了的的时候,突然看见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原来渐行渐远的三滴血,却突然又全部融合在一起,变成了大大的一团。

“合了,合了,合了!”

郑国又惊又喜的大叫了三声,王夫人急睁开了紧闭着的双眼,看着清水里的三滴血凝聚成了一滴血,全身抖动,不知作了何方应,唐黛看着融合在一起的血,心中则长叹了一声,果真是,果真是啊!

“儿啊,儿啊,我的儿啊……我苦命的女儿啊!”

唐黛叹息声未停,突然几声惊天动地的声音响在自己的耳旁,唐黛已经被王夫人抱在怀里,接着是王夫人悲怆的嚎啕大哭。都怪她啊,都怪她啊,都怪她鬼迷了心窍,装什么贤慧,当初要听了爹爹的劝,不给夫君纳妾,她的女儿不会流落在外十几年啊!也不会将仇人的女儿精心的养在身边,她就是养了一条白眼狼啊!

她替仇人养大了女儿,她让仇人的女儿占了自己女儿十几年的宠爱,占了女儿一切的一切,王夫人想到这里,哭声更是悲痛万分。

“妹妹……”郑国听了母亲悲伤的哭声,知道她在后悔,在心痛,心中也酸酸的,红了眼,伸手将母亲和妹妹同时抱入怀中,哽咽的叫了声唐黛。

“女儿啊,是娘亲对不起你啊!都怪为娘没用……啊,啊,啊……”王夫人痛哭着大声嘶吼了三声后,似要将心底所有的恨意,所有的怨气吼去出。

“娘,娘……”唐黛看到王夫人晕了过去,一急,竟自然而然的喊出了两声娘亲。

心中不由得又有所感,这身体的血缘关系真的是无法割舍的,哪怕是她这换了灵魂的躯体都不例外。

“妹妹,娘晕去过了,我将她抱到床上去,你替她看看。”郑国忙弯了腰,将王夫人抱上了床,唐黛知道王夫人是大喜大悲引起的晕厥,忙从医箱里拿出银针,替王夫人施了针,又给她把了脉。

“妹妹,娘怎么样了?”

“没事,娘是太激动了,我给她施了针,大约一刻钟左右就会醒了。”

唐黛放下了替王夫人把脉的手,一双丹凤眼还是没有离开王夫人的面容,心中五味杂陈。你可是知道?你的女儿其实早已不在这人世了!王夫人要知道当时的不谨慎,导致女儿丢了性命,应不仅仅是后悔与自责了。

“妹妹……”郑国双眼上下的打量着唐黛,看也看不够,原来这才是他的亲妹妹,他的亲妹妹是那么的出色,那样的乖巧惹人怜爱,下意识的又叫了声妹妹。

“恩?大哥有事?”唐黛从王夫人脸上收回眼光,扭过头问叫她的郑国。

“没,没事,就是想叫叫你。”郑国挠了挠头,讨好的对唐黛笑了笑。

“噗……是不是心里想把以前十几年未叫的妹妹都叫了回来?”唐黛看着威严的大哥,瞬间变成了憨大个,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逗他,她可是知道京城人都叫他宠妹狂魔的。

“是,是有这想法!嘿嘿。”郑国有些不好意思,又傻傻的干笑了两声。

“月儿,月儿,我的女儿……”

在二人说话间,王夫人已经醒了过来,嘴里念叨着女儿的名字,却叫的是唐黛,不是魏姨娘的女儿,占了唐黛身份的郑月。

“娘,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好些没?你别动,我先替你取了针。”唐黛坐在床沿关切的问王夫人,见王夫人想动身起来,忙阻止了她,又手脚麻利的将王夫人身上的银针取下。

“哎……娘知道了,娘听你的,让为娘好好看看你。”

王夫人听了唐黛的这声娘,犹若听到天籁之音,欣喜,激动,乖乖的躺着不动,任女儿给自己取针。

“好了!娘,你现在可以动了,没事了。”唐黛将银针取下,对看着她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的王夫人道。

“月儿啊,你才是我的月儿啊!”王夫人又坐了起来将唐黛拥入怀里,不知道说什么好,嘴里反反复复的就这一句。

“娘,你能说说以前的事吗?怎么会让人将月儿给换走了?”郑国问沉浸在认回女儿幸福中的娘亲。

“那是十二年前的大年初一,离现在,已经是十三年才差几天了,所以,月儿过几天满了十三周岁,就是十四岁的大姑娘了。那年大年初一,天气很反常……”

王夫人伸手慈爱的摸了摸了唐黛的头,向二人诉说着十几年前的事,她自己也沉入了对往事回忆中。

等她说完,唐黛也终于明白了当时为什么两个孩子,就一个孩子留在了将军府,却十几年谁也没发现这秘密,那些人的计划当真是天衣无缝,若不是出现了自己这个异数,那假郑月可就是真正的要替了已在唐家村摔死的郑月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家人的宠爱,还有将军府嫡女的身份。

“娘,当初那些人肯定是趁你晕过去,爹爹又不在家,我又小,将妹妹换了。我敢肯定,这背后一定还有幕后黑手在,那魏姨娘一个人绝对不敢这么做,也做不了。而且,我猜测还有更大的针对我们将军府的阴谋,妹妹当时的失踪,娘亲你的中毒,都是有计划的谋划。”郑国听了娘亲的述说,气愤道。

“大哥,你说得对!那些人都是有备而来的。但,我们将军府也不是任人欺凌的,我们一定要狠狠的回击回去。”唐黛接了话头,眼放冷光。

“对,狠狠的回击回去。妹妹,你有什么打算和计划?你且说说。”

“大哥,给人最好的报复就是将他们想要的东西,慢慢的夺了来,让她眼睁睁的看得到,却得不到。还有,就是他们用什么办法对付我们,折磨了我们,我们就以同样的方法报复回去。”唐黛幽幽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好,大哥支持你的想法,我们狠狠的报复回去。替娘亲出口恶气,也替你在外受的苦收回一些利息。”

“大哥,一会我就要回去了,我在府中来往,暗中的人对将军府肯定有监视,我走后,你首先要保证娘亲的安全。院子的周围多派些高手护着,娘亲这,不要接受府中府外任何人的拜访,特别是魏姨娘和她的女儿,不要让她们进院子。对外就宣称娘亲病重,需要静养。”

“好,大哥知道了。”郑国郑重的点头。

“娘,你听到了吗?这段时间就称病休养,一切有我和大哥,你不用操心。到了时候,你只要看那些人作恶的下场就可以了。而且,你要保持心情愉快,你这毒,最怕的是你的心情起伏。我会去寻了那味药材,为你调出解药出来,你放心,一切有我。”唐黛又扭头叮嘱王夫人。

“好,娘亲知道了,都听我女儿的。”王夫人又是高兴,又是悲伤,朝唐黛点头答应。

她替人家养了十几年的那个女儿从来没有知道这样关心过她,只要不在外惹事,她就阿弥陀佛了。可是这个与她血脉相连的女儿,却像个小大人似的叮嘱她,关心她,还能救她的命。

“孩子啊,你这些年在外是不是吃了很多的苦?”王夫人见唐黛异于别人成熟,想到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心痛的拉了唐黛的手,问她。

“娘,我要说苦,你定会心痛;我要说不苦,你肯定不会相信。所以说,娘你就别问了,知道我现在过得很好就行,你看,我现在又是神医,又是县主,多好。”唐黛笑着拍了拍王夫人的手,试图安慰。

她这小小的亲昵的动作,却又让王夫人眼泪流了出来。

“孩子……我可怜的孩子!十三年了,你终于回到娘亲身边了。”

“娘,你别哭了,不哭啊,我回来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娘,我答应你,等我和大哥处理好那些对付我们的人,我就回将军府住些时间陪着你,为你看病解毒,然后给你讲我小时候的事,好吗?”

“好,好……娘不哭,娘高兴,娘是高兴的,高兴的流泪了。”王夫人停了哭泣,带着泪笑了起来。

“大哥,我走了,今天我不能在这呆时间长了,免引起暗中人的怀疑。还有,两天后,你到唐府来找我,我们再好好的商量接下来的动作,在我与你们公开相认前,我要让魏姨娘,还有幕后人,吃了苦头才行。”

“好,哥哥知道了。你稍等等,我先把这个处理了,再回来送你。”

郑国将桌上的碗端了出处,寻个隐密处,将里面的血水倒了,然后再将碗洗干净放回原处,擦干了手,才回到房间里。房间里的唐黛也将地上和桌上的血迹清理干净,一切恢复原样。

“娘,我走了,你好好休息,将身体保养好。”

唐黛同王夫人打过招呼,拎了医箱,走出了屋子,院中守门的小青见唐黛出来了,立即走了上来接下她手中的医箱。郑国将院中的下人吩咐了一番,严令不许任何人进去打扰了夫人的安静,然后护送唐黛出府。

刚刚走出院外不久,就见那魏姨娘穿得花枝招展的,手上挥着一条帕子,一扭一扭的朝小院走了来,她身后则跟着她的女儿,假郑月,一脸的傲意瞥了唐黛一眼,不就是个小医女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还劳大哥亲自送。

“哟?是小神医啊!小将军,这神医都来了,夫人的病没事了吧?”

二人走到唐黛和郑国面前,停了下来,魏姨娘假惺惺的问道。她身后的假郑月却是连问都没问一句,耸拉着眼皮,看都不看郑国和唐黛,看得唐黛皱了眉,王夫人在院里躺着,她也不知道关心问一句王夫人怎么样?最起码她现在的身份还是王夫人的女儿,府中嫡小姐,还真是养不熟的白眼狼啊!郑国当然也看到了假郑月的反应,心里像泼了一盆冰水,冰凉泌骨。

“你们二人回去吧,小神医说我娘的病,怕吵,怕累,需要静养,你们这些时间就不要去打扰她了。”郑国不冷不热的下了命令。

“这……小将军,我们也是好心,关心夫人而已。我不去也就罢了,怎么连大小姐都不让去呢?”魏姨娘想再争取,以达到打探到消息的目的,就将假郑月推了出来。

“她没这个资格!从开始,就是她将娘亲气病的,最后还不真心的认了错,跑到魏姨娘你面前诉了委屈。我想问问,我们宠了她十几年,她有什么好委屈的?她一日不想清楚了这事,我娘一日不会见她!”郑国冷冷的扫了眼假郑月,又冷冷的回了魏姨娘。

“大哥,我也是娘的女儿,我可以向她道歉,她为什么不肯见我?而且,她不见我,她病在床上,谁替我置了嫁妆去啊?我什么时候才能绣了嫁衣,嫁到安王府去啊?大哥,你们怎么都变了,变得不关心我了?难道就连这个什么神医县主,我都比不上她亲吗?她可以见娘,进娘的院子,我是娘的女儿,都不让我进,你们还讲不讲理了?!”

听了假郑月这番话,唐黛在心里呵呵了,不管自己娘亲的死活,还想着她生病了不能为她自己置嫁妆,这心性是该有多薄凉,多自私无情!

“你别扯上县主,县主是替娘亲看病,你能替娘亲看病吗?你说你道歉,那我问你,你知道你自己错在哪里了?又怎么向娘亲道歉?见了娘你会说什么?你若是能说出,我现在就带你去见娘亲。”郑国也不理她话中嫁不嫁妆的话,反正亲妹妹就在自己身边了,要置嫁妆,也是给她置,要嫁,也是她嫁。

“我……我……”假郑月被郑国一问,吞吞吐吐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大小姐,你向小将军说……”魏姨娘见自己的女儿说不出什么,一着急,就想教她说话。

“你给我闭嘴!魏姨娘,我们客气,叫你一声姨娘,不客气,你就是我们家一个下人而已,是谁给你的权利与胆子,来教主子说话?信不信,我告诉爹爹去,定你一个唆使府中大小姐之罪,给你休回魏府去。滚,回你自己的院子,安安份份的呆着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