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章 二人合伙干坏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国积压在心里的愤怒,此时化作厉言厉语,将假郑月和魏姨娘说教了一番。

魏姨娘受了郑国的呵斥,不敢了说了什么,低了头,眼露厉光,带着假郑月回了自己的院子。然后准备进宫,将府中的异常向宫里的嫡姐汇报,看今天郑国的态度,应是觉察到了什么。

唐黛等郑国将她送到将军府门前,不让他再送了,叮嘱他回去保护好王夫人。真相在慢慢浮出水面,不管是牛鬼,还是蛇神都要现了原形,被她慢慢的收拾干净。

唐黛回到府中,立即吩咐影子传了信息给凤容若,让他有时间来一趟唐府,有要事相商。晚上,唐黛正坐在灯下看书,凤容若来了。

“黛黛,今天去护国将军府是什么情况?”凤容若信步走到唐黛面前,面对面的坐下问她。

“一切如我们所料,将军府里的才是我的亲生爹娘!而且,那王夫人,我娘也被人下了毒。”唐黛看着凤容若,恨恨道。

“那你现在有什么计划和打算?”

“等我娘到了,还有那襁褓到了,就同郑小将军,也就是我大哥,一起商量,正式认亲,揭穿那些人的面目,揭穿假郑月的身份。不过,我在想,我们手中证据不足,最多只能是治了那魏姨娘,那幕后的人无法治罪。不知那个稳婆你查探到什么消息没有?”

“那稳婆我师父去找了,原本是想等找到人再跟你说的,既然你问了,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就是在接你娘亲到京城来的那天,我师父他老人家来了,他说他认识一个轻功极好,又会接生的女子,我们怀疑当初就是她救了你,将你抱到了长安县的。但至今日,还未收到师父的消息,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什么情况?!”

“哦,能找到最好,找不到,我们得做了两手准备。凤容若,我想在正式相认亲前,干点坏事。她不是当年将我换了,让我娘承受了失女的煎熬,我也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你想怎么做?我绝对的支持。”

“派人将那假郑月掳走,让她在外面吃吃苦头,也让那魏姨娘煎熬煎熬,而且还得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又不是她的女儿,她能说了啥?她一急,说不定还能露出狐狸尾巴,将她背后的人露了出来。”

“好,好主意。我的小丫头就是不能惹啊,哈哈……”凤容若一听,开心的笑了起来,他的小丫头就是只小毒狐狸,谁招惹了谁等着倒楣吧。

“还有,我娘身上的毒,肯定也是她们的手笔,我明着查不到什么,那我就暗着来,哼,只许她们来阴的,就不许我来了?我刚刚配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粉,在空气里只停留一刻钟,一刻钟后,什么痕迹也没有。但是这一刻钟里只要有人吸入了一口,就会全身发痒,痒得挠得身上出了鲜血才会停止,等出血处结疤了,又开始痒,反反复复,无穷无尽,脸上,身上都会这样。没有我的解药,没人治得了。”

“那先给谁用?”凤容若听了唐黛的描述,仿佛已经看到了某些人的惨态,身上抖了抖,问唐黛。

“先给魏姨娘用,宫中的那个,哼,慢慢来,慢慢来才有意思,我要慢慢玩死她们。凤容若,现在,你就带我去,会不会不被他们发现,就看你的了。”

“好,现在这时辰,人都睡了,走吧。”

唐黛将那瓶专为魏姨娘调的药粉,揣入了怀里,跟着凤容若出了唐府。凤容若将唐黛抱在怀里,在夜色中往护国将军府跃去。

“小丫头,你这些时间吃了什么好吃的?你可是越来越肥了,再肥下去,我都要抱不动你了。”凤容若抱着觉得有些沉的的唐黛,低头瞅了眼小丫头,逗她。

“我哪里肥了?就我这瘦鸡样,还肥!”唐黛在凤容若怀里噘了嘴。

“呵……不肥,不肥,我的小丫头再肥也是我的小丫头。不过啊,我的小丫头以后可是要将我这老好人带坏咯,每到这杀人放火天,就带着我干坏事。”凤容若轻笑了起来。

“切,你还老好人?老狐狸还差不多!就你这黑心鬼,假仙儿。哈哈……”唐黛突然想起欧阳清一直叫凤容若黑心鬼,假仙儿,在凤容若怀里哈哈大笑起来。

“嘘……小声点,小声点,你要是将下面睡着的人吓醒了,那些人还以为是来了个好看的笑仙呢。”

“……”唐黛。凤容若编起瞎话,可是一点也不逊色于她,还好看的笑仙?!

二人说说笑笑,可没有一点是去害人,干坏事的自觉。腹黑的假仙,再遇上一只小毒狐狸,二人一联手,那些人就等着倒楣吧!

凤容若带着唐黛到了护国将军府,如入无人之境,非常利入干活,但也让唐黛皱了眉头,倘若再有一个凤容若这样的高手,是对护国将军府不怀好意的呢?她得提醒提醒大哥,要加强护国将军府的高端防卫。

二人跃入魏姨娘的院子,下人和魏姨娘都睡熟了,为免影响无辜的人,唐黛将药粉悉数撒出后,凤容若双掌凝气,将药粉全部罩在魏姨娘的屋子内,一刻钟后,二人无声无息的又离开了将军府,回到唐府。

“黛黛,那假郑月今天也得去掳走,免得今天的事让他们的人警醒了,不好下手。”凤容若站在唐黛的房中想了想道。

“好,这样也好,速战速决,找个乞丐窝,将她扔了进去,或者找个远点的地方扔了,让她自己寻了回来,没有银子没有代步的马车,看她怎么走回来,算计着,三天的路程就可以了。不管是哪种,都派人暗暗守着,必要的时候出手帮一把,不要让她死了,我的目的只是让她受受罪,让那魏姨娘心痛,毕竟发生当年的事,她也是个婴儿,她没有做了造孽的事。”唐黛声音有些冷。

“我知道了,那我走了,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给你摘的桃子就送来,你就在家做做桃罐头,等我的消息便可。”

第二天一早,果然唐府的院中又出现了十几筐大桃,比上次还要多,惊得宁未雨又是咋咋呼呼的来同唐黛说,唐黛笑着说,是她让凤容若送来的,宁未雨才无奈的朝她翻了个大白眼,静做吓人的事,有桃送来,早和她说声啊,弄得她还以为家里总来神仙,专送桃来了呢。

于是唐黛又带着小青,宁未雨,一众下人又将桃削了,去了核,切成块备用。带着小青上街买其他材料时,顺路跑了好几个医馆,都没有找到她要的藏红花,心中觉得奇怪,难道凤南国没有这味药材?幸甚的是王夫人的毒是慢性的,要不然此刻她得抓狂了。后又寻了几个医馆,还是没寻到,唐黛只得作罢,想着欧阳清经常在外跑,得找他帮忙在外面寻,凤南国没有,就到其他的国家寻去。

二人装了一马车的瓶瓶罐罐,糖等材料准备回家,突然发现街道上的人都在议论着啥,唐黛想着昨晚干的坏事,心下一动,装着好奇,凑上去听听众人议论什么。小青只知道昨晚凤世子带着小姐出去了,并不知道二人出去干了啥,见小姐又是一副爱八卦的样子往人堆里凑,抽了抽嘴角,立即跟了上去保护她。

“听说护国将军府今天可是暴出个大消息呢,一夜之间,在房间里睡觉的大小姐郑月突然不知所踪,现在将军府的人可是全城在找她。”一个老头模样的人说。

“将军府防守那么严密,不可能是有人敢去将军府劫了她,我看啊,应该是这大小姐不喜那凤世子,跟喜欢的人偷偷的私奔了。”另一个年纪轻一点的人接了句。

“怎么可能私奔?那凤世子可是京城四公子之一,长得是俊美如仙,全京城闺阁中的女子都想嫁给他。这将军府的大小姐,还不是托了有个宠她如命大哥的福,拿十万的兵马向皇上求了个赐婚,她还逃?私奔?我是不相信。”基中一个穿着秀才衣袍的人,得意洋洋的说,显得自己比旁人好似多知道那么一点点,是个有学问。

“既然不是私奔,那她又为什么在有士兵防守的将军府里突然失踪了呢?”那老头问那秀才。

“像他们这种权贵之家谁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说不定是被武功高强的采花大盗给掳了去呢!”

“那倒是,听说那郑大小姐,可是长得花容月貌,又是闻名京城的四大美人之一,如若被江湖人盯上了,也不是不可能的。只是,这一来,那郑大小姐就算是将军府给找了回来,不也失了清白,到时还能嫁给安王府那凤世子吗?”那年轻的人点点头表示赞成那秀才的话。

“那肯定是不能嫁的,安王府岂能要一个身子不清白的世子妃。这一来,那些已经失望了的京城小姐,又有机会咯。”那秀才依旧得意洋洋,觉得自己又比别人看得远了一步。

听到这里的唐黛,悄悄的退出了人群,回到了马车上,看来昨晚凤容若派出去的人已经得手了。

“小姐,你说他们说的是真的吗?那郑月突然失踪了?我们昨天不是还见到她了?!”

小青缓缓的驾着马车,问车内的唐黛。

“当然是真的,她替别人享受了十几年不属于她的荣华富贵,总得付出点什么。”唐黛淡淡的回了小青。

小青一听,立即明白了,昨晚小姐与世子出去是干啥去了,闭了嘴。怪不得小姐刚刚往前凑,感情就是她的手笔啊,没办法,谁让你不招惹别人,偏偏招惹了咱们家的小姐呢,你就等着哭吧!

而此时哭得不是别人,正是那魏姨娘,魏姨娘本想着一早就进了宫去见自家的嫡姐,可是,早晨起来后,突觉身上,脸上全身瘙痒不止,一痒就想挠,而且感觉越挠越舒服,一舒服就忘记控制了手上的力道,结果挠得满脸,满身的都是血疙瘩,手指甲里都是血丝,吓得魏姨娘赶紧叫了府医来看,府医说魏姨娘可能是吃了什么让皮肤过敏了,他开点药,外涂内服就可以了。

听了府医这样说,魏姨娘才放下心来,可是这心还没完全放下,就听了院子里的下人来禀报,说是昨晚大小姐突然失踪了,现在将军正派人到处寻找,连全京城都派了兵搜寻大小姐。听了汇报的魏姨娘,身子晃了晃,第一念头就是她的报应来了,当年她换走了别人的孩子,现在有人来抢走了她的孩子。

在丫鬟的扶持下,头晕脚软的魏姨娘摇摇晃晃的往郑月居住的院子里走去。此时,王夫人的小院里,郑国,郑柏全都坐在那,等外面查得的消息。郑柏是真心的焦急,郑国和王夫人二人则在郑柏面前不动声色,暗暗在心中感叹,想不到小丫头的手脚如此之快,昨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昨晚就动了手,今天假郑月就失踪了。

小丫头可是说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肯定是她做的,但他们也相信小丫头是有分寸的,等某些人受了失女的煎熬,那假郑月就会回了府。

魏姨娘到了郑月的院内,院中除了跪了一地的丫鬟,没有郑月的半点身影,更没有其他人,侧转身,心急如焚的往郑柏的书房走去,到了书房听了小虎说将军去了夫人的院子,等大小姐的消息去了。

才又急急忙忙的往王夫人的院子里寻去,只是到了院门口,却被下人拦着,不得让进。已经急得是六神无主的魏姨娘,哪里顾得上自己不适宜的身份,在院门口跪了下来,朝守门人哀求放她进去,她要去见将军,见夫人,救救大小姐。

“谁在外面吵吵闹闹的?成什么体统!”郑柏本就心情不佳,听了院外的争吵声,怒气冲天道。

“我去看看。”

郑国立起身,出了院门,见是魏姨娘跪在那请求见爹爹,心中思忖了半晌,妹妹劫走郑月的最终目的,估计还在这人的身上,于是吩咐下人让她进了院子。魏姨娘一脸泪的爬起,也不给郑国见礼,慌慌张张的就进了王夫人的房间,朝坐在那的郑柏跪了下去,忘记了脸上的血疙瘩,一副娇弱的模样,脸上全是泪,梨花带雨的抬起了头。

“咦,魏姨娘?你脸上这是怎么了?还有,你见我何事?”

郑柏扫了一眼魏姨娘的脸,唬了一跳,平日里那白晰的肌肤上,全是血疙瘩,密密麻麻看得人心里发麻,强忍住心里的不适,问她。

郑国和王夫人此时也看到了,二人对视了一眼,同时想到了那个始作俑者,眼神在无人觉察处,露出了满满的宠溺。这定是小丫头在报复下毒之人的动作,十几年了,明着查不出,就暗中弄死她们。

“将军,妾身因听了大小姐失踪了,也顾不得自己的容颜,吓到将军了,请将军恕罪。将军,大小姐这么听话,这么乖,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会不会是心恨我们将军府的人,将这仇这怨报到了大小姐的身上啊。我可怜的大小姐啊,苦命的大小姐啊……呜 呜,呜。”

魏姨娘说完,趴在郑柏的面前哀哭了起来。

“好了,难为你的一片担心,起来吧,我已经派了几万士兵全城去寻了,就是将这京城翻了过来,我也要寻回我的女儿。你不用担心,回自己的院子里去,等消息就好。在这里吵闹影响夫人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