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一切尽在掌握中/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将军,妾身告退。”那魏姨娘得了郑柏的许诺,稍定了心,起身出了小院,再也没心思进宫去寻贤妃说将军府内的事。

宫中的贤妃则已经收到郑月失踪的消息,她没想到对方手脚如此之快,竟然已经朝郑月下手了,虽然心中恨得滴血,又发了一通脾气,无奈将手中的人派出去暗中寻找郑月的去向。

这将军府,贤妃的宫殿里是闹翻了天,唯有唐府,则是安安静静的,在唐黛的带领下,有人煮桃,有人装罐子,在做那香香甜甜的桃罐头。

“小姐,小姐,夫人们快到了,刚刚楚陌传来消息,说是刚刚已经进城门了。”小青从外面跑了进来,高兴的告诉唐黛李氏一行已经到了。

“啊?这么快啊,我还以为要明天才会到。既是已是进城了,我们在家等着,就不去接了。”唐黛本想今天做好罐头,明天等娘亲到时,去城门那接她们呢。唐黛边说,边加快了手上的动作,让府中的下人手上也快点,好早点做完,她能安心的陪家人。

等唐黛,宁未雨,小青带着下人将所有的桃罐头做完,门房的人跑进来禀报,说是大人的娘亲到了,三人立即小跑了出去,到府门处去迎接几人。

“娘,三哥,静儿……”唐黛见了几人高兴的迎了上去,将众人迎进府内,宁未雨,小青也同几人打了招呼。

“小妞,你这次出来时间咋这么长啊?让娘亲在家等得急死了。”李氏一见唐黛就唠叨。

“娘……我没回去不是发了信给你啊。再说,不是还有三哥和静儿在家陪着你吗?”

“你就别提他们两个了,我们出发来京城的前一天到家的,再晚一天,他们就赶不上了。”李氏埋怨。

“三哥,静儿,你们去哪了?那么久才回唐家村?”

“师姐,三哥带我跑了大半个凤南国了,外面真的很好,我可是增长了不少知识。”

听了娘亲的责怪,小妹的问话,唐绝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倒是李静出来回了唐黛的话。

“恩,那就好,出去并不是为了玩而玩,而是为了增长知识,开阔眼界的。”

“也就你,支持他们到处瞎跑。”听了唐黛肯定的话,李氏嗔了唐黛一眼。

“哈哈……娘,到了,这里就是大厅,快进去喝茶,说说话。”

这次护送的人,凤容若的两个影卫,两个暗卫在李氏一行到了唐府时,已经被凤容若召回去了。但大厅内还有小白,楚时,八个小家伙,李氏……顿时,大厅内满满当当的都是人。

等众人喝了茶,歇息了一晌,唐黛将几人房间全部安排了下去,让他们去沐浴休息,这长途跋涉的,劳神劳力,大家都累了。

晚上,唐黛亲自下厨,做了很多菜,犒劳犒劳大家,让大家好吃好喝,又为小五看了伤,看的确是皮外伤,才放了心。晚上,等大家都睡着了,小白悄悄来到唐黛的房间,将那件襁褓给了唐黛收着。

唐黛收好襁褓,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向娘亲开了口,李氏要知道她寻到了亲生爹娘,心里为她高兴的同时,应该会很难过失落。一个晚上,唐黛都在床上辗转翻侧,没有睡好,第二天又顶着个大熊猫眼起了床。

李氏到了京城,休息了一晚,身上舒服了,心里也舒服了,因为孩子都在身边了。又悄悄拉着宁未雨的手,问她肚里有没有动静,将宁未雨问得是满脸通红,说相公的药还在吃,得等药停了才行。

李静则是跟唐绝吵着要去看京城的景色,唐绝只好同大家打了声招呼,带着她跑出去逛京城去了。唐黛,唐风问李氏要不要也出去逛逛,李氏说不愿意去,说路上累了,过几天再去。唐黛心里则是希望她现在就能去,能安心的走一走,看一看,等她知道了自己要与将军府相认的事,肯定没心思玩,娘亲说累了,她又没什么办法。

一晃眼两天过去了,唐黛同郑国约好的时间到了,郑国来到唐府门前,让门房禀报,唐黛立即带着小青出了府,并未邀请郑国到府中小坐,府中现在人太多,不太方便说话。

“大哥,我们出去谈,家中人太多,不方便说话。”唐黛带着小青,上了郑国的马车。

“哦,好,那就到我的别院去吧,那里隐秘,除了几个下人在,没有他人,好说话。”郑国建议。

“行。”唐黛点了点头。

郑国吩咐贴身的小厮,驾了马车,往自己的别院中驶去。大概半个时辰后,马车在一处院前停下,唐黛下了马车,拿眼打量了一番。

“大哥,你这院子不错。”唐黛笑着同郑国道。

“是吗?你喜欢吗?喜欢大哥就送给你。反正我要也没大用,偶尔有事才过来住一住。”

“呵……现在还是算了吧,等我回了将军府再说。”唐黛嘻嘻一笑回了郑国,心中则是感叹,有个土豪哥哥就是不一样,这么好的院子她就赞美一句,就说要送给她用。

“对,等你回了家,家里的东西都有你的份,你想要啥都行。”

二人说笑间,到了小院中的书房,下人已经上了茶水过来,郑国吩咐那小厮在外守着,唐黛也吩咐小青守着房外的门,又召了影子出来,让他速联系凤容若,到这小院来一趟。

郑国看着唐黛居然用了影卫,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影卫极其难培训,也就皇宫的皇子,太子,还有王府才有,明显这影卫是凤世子派给妹妹的。不过一想,妹妹救过凤世子的命,二人有联系也正常。

“妹妹,你与凤世子的关系很好?”郑国小心翼翼的问了句。

“恩,他帮过我许多,当然,我也帮过他。”唐黛毫不迟疑的回了郑国的话。

“哦。妹妹,将军府里这两天发生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对,我说过,我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怎么样?那魏姨娘现在是不是破了相?还要担心了她那女儿?是不是在大哭啊?哼,她眼泪得省着点用,让她哭的还在后头呢。”

郑国一听真是妹妹做的,心里感觉爽快的同时,不禁抽了抽嘴角,暗自庆幸,自己是她的大哥,不是她的仇人,否则此时哭的人怕是自己咯。

“那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

“双管齐下。”

“哪双管?”

“你那,凤世子这。你那,由你和娘亲去找皇上,状告魏姨娘,魏府当年偷梁换柱,谋害将军府嫡女郑月。凤世子这,以假郑月不是真正的将军府嫡女为由,请求退婚,并状告魏姨娘,魏府以庶女充嫡女骗婚。”

“妹妹,这当时将孩子互换,并没有证据在,最多魏姨娘能得惩罚,让皇上惩罚魏府有些难。”

郑国想了想,分析道。

“大哥,我知道,所以我和凤世子一直在找证据。我现在只有能证明我身份的一件当年包裹我的襁褓,还有我唐家村的娘亲,再加上当众滴血认亲,也只能证明我是当年那个孩子,是将军府的骨肉,并证明不了别的。但是,这事,有点脑子的人必定能想到,就凭魏姨娘当时也是一个虚弱的产妇,她能在将军府的人一点也不知道的情况下,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孩子换了,而且还抱出了将军府?我们要查,查了魏姨娘幕后之人,魏姨娘和魏府,还有宫中的那位,你说他们会弃了谁?又保了谁?”

“好,大哥明白了,妹妹的小脑袋瓜子就是灵活。”郑国笑着,欣慰的摸了摸唐黛的头。

“大哥,你别夸奖我。妹妹我可是要批评你和爹爹了,将军府的护卫太薄弱了,以后得加强。要高手,知道吗?高手。”唐黛说到最后,再次强调了高手二字。

“大哥接受你的批评。这次你弄走了魏姨娘的女儿,又给魏姨娘下了毒,已经让我警醒了,大哥我知道了。”郑国认真的表示接受妹妹的批评。

“呵……大哥,你说,我回家正式与爹爹,与你们相认,定在哪个时间好呢?”唐黛轻笑,并问正严肃着一张脸的郑国。

“妹妹,我觉得就定在年后的大年初一,如何?”

“为什么要定在那一天?”

“因为妹妹当年在大年初一这天离开了将军府,离开了我们。我要让那些暗中的小人看看,让那些害了你,害了娘亲的人看看,我的妹妹又在同一个时间回来了,回到了将军府,回到了我们的身边。在那天与你相认,也宣示了我们将军府与他们正式走向了对立面,夺亲之仇不共戴天。”郑国说出这番话时,难过的红了眼,妹妹离开他们整整十三年,十三年啊!人的一生有几个十三年?!

“大哥……”唐黛心中感动,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就在大年初一吧,不辜负大哥的一番苦心,也正好陪着唐家村的家人好好过这在唐家的最后一个年。等与将军府的爹娘一相认,以后陪他们的时间就少了。

“郑小将军,黛黛。”

这时,凤容若走进了书房,同二人打招呼,打破了有些伤感的氛围,郑国忙起身同凤容若见了礼。

三人在房中,又将接下来的计划详细的探讨了一番,凤容若提出了一些二人没有考虑到的建议,以及一些好的想法,三人商量完才各自回了府。

三日后,将军府的士兵在京城的某条无名的小巷中找到了已经是一身脏臭,头发乱蓬蓬的郑月,当然,还能认出她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也是暗中有人相助的。

找到的士兵将郑月送回将军府时,魏姨娘顶着一张血疙瘩的脸冲到郑月的院中,当时就心痛得哭晕了过去。郑柏看女儿总算有惊无险的回来了,松了口气,这几天,他可是动用了十万兵马,才找到她的。但看着魏姨娘的反应,又想起那十万兵马换得赐婚的事,眼神变了变,皱起了一双剑眉。

回来后的郑月在床上昏睡了三天三夜后,终于清醒了过来,想到那噩梦般的经历,就全身发抖,若惊弓之鸟,晚上再也不敢一个人睡觉,房间里整夜的灯火通明,有人相陪才敢睡下。

王夫人为避人耳目,也装作来她院里问候了两回,每次来时,都能看到魏姨娘顶着一张满是血疙瘩的脸在那陪着假郑月,心中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你女儿离开几天,你就心痛成这般模样,同为女人,当年你丧尽天良的换了我的女儿,怎么就没想到我也会心痛?!

郑国则是干脆称忙,没有去看过一回,他这么反常的行为,让府中的众人感觉到奇怪,就连郑柏也感到了异样,叫了郑国去书房问话。

“国儿,你以前是那样的宠着你的妹妹,可是为何这次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反而没有去看过她?”

“爹爹,凡事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爹爹你认为我为何不再宠她?”

“是因为你妹妹顶撞你娘亲,让你娘亲生病的事,让你寒了心?”

“爹爹,这仅是原因之一。她做为我将军府的嫡女,不说为将军府争光,为将军府着想,到处招事惹非的,这次竟然惹得被人掳去的地步。你说说,我们要再宠着她,任由她的性子来,以后招祸的不仅是她自己,而是我们将军府的上上下下也要被她连累了。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我为什么不去,爹爹你等到过年后的大年初一这天,你就知道了。”

“过年后的大年初一,何事?”郑柏有些惊讶,竟然还有其他的原因让国儿不喜了月儿。

“对,离那天也没几天了,爹爹等着便是,我现在暂时不告诉你。当然,我要隐瞒这几天,是事出有因,爹爹不用乱想了什么。”

“好,那我就耐心的等几天。”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过年了,要告诉李氏和家人,关于她的决定,找到了家人要认亲的事,唐黛拖了拖再拖,再也拖不下去了,这天晚上,唐黛将家人全部召在了一起,而小白,小青他们则听了唐黛的吩咐,将整座唐府保卫的是水泄不通,鸟也飞不进,别说是偷听的人了。

“娘,大哥,三哥……今天将大家召集到一起,是有件事要告诉大家。”唐黛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顿了一下。

“恩?小妞,啥事让你这么慎重?你有啥事说呗,一家人有什么好吞吞吐吐的。”李氏瞅了瞅小闺女的神情,回了唐黛。

“娘,我……我找到我的亲生爹娘了,你别怪了我,我也不是有意要找的,只是没有办法。”唐黛艰难的将话说出了口,却似一声惊雷炸响在众人的头顶,嗡嗡直响。

“啥?亲生爹娘?小妞,你这啥意思?”唐绝回过神来,从坐着的椅子上惊得跳了起来。唐风,宁未雨二人没说话,则也是被唐黛的话震到了,半天也反应不过来。

“找到了好啊,找到了好啊!孩子,恭喜你,你终于见到他们了。”

李氏随着唐黛的话出了口,顿时脸色苍白,半晌后,怀着复杂失落的心情又为唐黛高兴了起来。孩子在她的爹娘有生之日能寻到他们,那是他们的缘分,她应该为他们高兴。

“娘,对不起,我以为我以后能一直陪着你的。可是我亲生的娘也是个可怜的女人,我不能明明知道她在寻我,还装作不知道,我做不到那样的绝情。”唐黛走上前抱着李氏,向她道歉。

“傻孩子,既然找到了他们,你必须认。娘知道你的心性,就算你认了他们,你也不会不认我,不认你的哥姐,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