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小狐狸骗黄金/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的,娘,我就算认回了他们,你永远都还是我娘,哥姐也永远还是我的哥姐,只不过,我又多了心疼我的家人而已。”

“小妞,闺女,你的亲生爹娘在哪里?你们相认了吗?”李氏摸了摸唐黛的头,问她。

“娘,他们是护国将军府的护国将军郑将军,王夫人。我们还没有正式相认,总得通过娘你的同意不是。”

“将军,将军夫人?孩子啊,这些年你落在我家,受了多少苦啊,没想到你的真实身份是将军府的小姐。”李氏一听唐黛的身份,叹息道。

“咦?小妞。那王夫人是护国将军的正室夫人,他们膝下,只有一对儿女,她的女儿不是那郑月吗?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缘由?”

唐风在京中多年,自然对京中的朝廷重臣多有了解,又加上上次在国宴上,皇上将那郑月赐给凤容若做世子妃,更是对将军府关注,所以不由得疑惑的问出了口。

“大哥,这其中的缘由,让我慢慢的与你们说。当初,我一出生就被抱出了将军府……所以,我与凤世子,将军府的郑小将军商量,在大年初一去护国将军府相认。”

唐黛将自己在将军府被人换了抱走,然后被便宜爹爹捡回,到京城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慢慢的与众人说完后,又将自己的打算也与大家说了。

唐黛说完,众人都陷入沉默,没想到她这朵将门之花落到他们农家,却是有这些曲折和内幕,几个人觉得是在听了天书,又暗叹高官权贵间的争斗血腥,哪怕是后院中的女人,竟也是如此的心狠手辣,夺人性命,防不胜防。

就像这次进京遭遇的刺杀,若不是有那么多人相护,他们这些赤手空拳之人,哪禁得起那些人的一剑?!

“孩子,你不用顾忌我的想法,娘支持你,我去给你做证。那些坏人必须给他惩罚,你亲生的娘亲真的可怜,要是我,我都想喝了那些人的血,吃了他们的肉。”李氏坚定的表态要支持唐黛,唐黛心下松了口气,她还真怕娘亲哭哭兮兮的。

“对,小妞,我们都支持你。”唐风几个也异口同声。

年终于到了,几家欢乐几家愁。

大年初一这天,当京城的人还沉浸在过年的喜悦中时,凤容若给唐黛传来了消息,让她按着计划进行,不要担忧,也不要害怕,一切有他,关键时候他会出场的。

而郑国则一大早起来,让爹爹要求府中的所有人,主子下人都不要离开,他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布,郑柏虽不知道具体的是什么,但见夫人这天也一大早起来了,知道是重要的事,就一切按照王夫人和儿子的要求,闭紧府中的大门,所有的人不得离开。

然后郑国驾了马车去唐府,接唐黛,李氏,小青主仆三人。因为家人都知道了唐黛今天是去将军府相认,宁未雨,小青一早起来就给唐黛收拾了一番,穿上了那次去参加王府时准备的那套精美衣衫。

郑国看着妹妹今天的穿着打扮,不觉眼前一亮,这样的妹妹更有母亲当年的风采了,让人移不开眼,不觉嘴角勾起,从今天始,他的亲妹妹就正式回到将军府这个家了。

而皇宫里,凤容若正大剌剌的坐在御书房里,邀请凤千君出宫踏春。

“若儿,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啊。不用我宣你,大年初一就主动来到宫里,还邀请我出宫踏春。说吧,要我去哪儿?”凤千君今天心情很好,他这做皇帝的一年忙到头,今天终于有天时间可以清闲清闲,放松放松了。

“皇伯,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我不进宫,你说,我这进宫,你也说。既然知道是我难得邀请你,你就给侄儿个面子,走吧,出宫走走去。”

“行,行,给你面子,出去。但是你得跟我说说,到底去哪吧?”

“去护国将军府,请你看场大戏。”凤容若淡定的脸上升起了笑意,回禀了皇上。

“呵……就知道你这没这好心,还请我出宫踏春。我估摸你这大戏也不是唱给我一人看的,不过是要让我做个见证而已,对吧?”

“哈哈……皇伯就是皇伯!”凤容若哈哈大笑着默认了。

“既然是有戏看,那我就去瞧瞧。这大年初一众人在宫中也无事,就让大家一起去凑凑这份热闹吧。小桂子,去宣贤妃,二皇子,太子……让他们随我出宫踏春,告诉他们,不用多带宫人和随身的物品,轻装就可以了,很快就会回宫,大家立即在宫门外集合。”

“是,皇上。”

桂公公听了皇上的吩咐,立即转身出了御书房,去宣众人随皇上出宫踏春。

护国将军府门前,唐黛一行已经下了马车,由郑国带着进了将军府。将军府的下人一见小神医又来了,知道是来给夫人看病的。只是小神医后面怎么还跟着一个村妇?看架势又不像下人。

郑国带着唐黛几人到了家中的议事大厅,并未去了王夫人院中,又吩咐下人去请了夫人和将军过来。王夫人听说唐黛一行已经到了,心内激动,站在铜镜前照了又照,问贴身的丫鬟,她今天的装扮可是还整齐,还合适,听了丫鬟肯定的回答后,才放心的由了丫鬟扶她走出了自己的院子,往自己女儿所处之地行去。

护国将军郑柏听了下人禀报,说是小神医又来了,儿子叫他过去,忙也在小虎的陪同下走出了书房,往议事大厅走出,只是心中奇怪,小神医给夫人看病不是在夫人的院中么?国儿为啥给换到议事大厅去?那里又大又冷,夫人的身子骨怎么撑得住?等会得说了他。

王夫人与郑柏先后进了大厅,而府中的魏姨娘,大小姐郑月,另一个左姨娘,她生的一子一女,还有大部分有头有脸的,在府中,在各房中侍候的下人,也全被郑国派人通知,陆陆续续的到了议事厅。

走进议事厅的魏姨娘,看府中该到的人基本上都到了,虽然不知是什么事,可是看这隆重的架势,心中则升起了强烈的不安,隐隐感觉到了不妙,想要发信息通知魏府和宫中,已经是来不及了,议事厅的人被郑国派了人守着,只许进不许出。

而那被吓破了胆的假大小姐郑月,被下人扶着到议事厅后,未朝王夫人问安,而是走到了自己大小姐的位置上默默的坐着,不语,紧贴她的身旁的另一个位置则是魏姨娘的。魏姨娘想伸手安慰女儿,但在众目睽睽之下又不敢。

王夫人则恨恨的扫了一眼那二人,别开了眼光。厅内的一众人皆不出语,空气凝重。一晌后,郑柏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忍不住开口问了儿子。

“国儿,你这将爹娘和众下人召到大厅中来,又为何不说事情?再说,这小神医还在这等着替你娘看病呢,这厅中甚凉,可别冻到了你娘。”

“爹,儿子考虑到了,娘手上有暖炉,我也命下人已经将厅中的炭火全升起了,厅内一会就暖和了。儿子还要等两个重要的人来,应该快到了。”

那魏姨娘听了郑柏对王夫人的关心,手上的帕子快要被她扭断了,自她身上有了这莫名其妙的皮肤病,约定的将军一个月歇在她房间里的两天时间他都没来,他心中就只有那个贱人。

恨意横生的魏姨娘,看着稳稳坐在那的唐黛,突然想着这是个机会,她去求了将军,让小神医也给她看看。府医就是个吃饭干不了活的饭桶,治了这么久都治不好。

“将军,妾身有件事求您。”魏姨娘出了自己的位置,跪到郑柏的面前。

“什么事?说。”郑柏瞥了眼魏姨娘,又忙将眼光别开,免得看了她那鬼样心中不适。要不是府医说不会传染人,他老早将她发落到城外的庄子上去了。

“将军,妾身这病,求了我那嫡姐,宫中的贤妃娘娘请了御医来替妾身看过,开了药也不见好。今天,幸逢小神医在这,妾身斗胆求将军让小神医看看妾身这病,到底是怎么回事?!给妾身治治。”魏姨娘流了眼泪,哭着求郑柏。

郑柏看她哭得可怜,而且脸上那一脸血疙瘩,让他也实在感觉有些恶心,就把眼光看向唐黛,不知道出语相求,还是不出语。小神医能来给夫人看病,已经是给了他的面子了。

唐黛则嘴角冷笑,装作没有听到魏姨娘的相求,也装作没有看见郑柏的眼光,想她救她,也不是不可以,但得拿了诚心出来,跪到我面前来,好好的求一求才是。只是,恐怕等不到她给她治了病,就不必治了。

“小神医就在那,你自己去求她吧。”郑柏见唐黛并不领会他的眼光,知道她是不愿意了,可是这一脸血疙瘩的女人,跪在他面前,心里烦闷,还不能表现出来,便出语让她自己去求。

跪在地上的魏姨娘听了郑柏的话,知道将军是同意了,但是能不能求得唐黛的出手,就靠她自己了,咬了咬牙,起身跪倒在唐黛面前,求唐黛给她治病。

唐黛拿眼淡淡的扫了一眼已经跪在她面前的魏姨娘,沉默不语,不说治,也不说不治。半晌后,就在大家以为她不会同意时,启了朱唇。

“魏姨娘,是吧?我这人有个坏毛病,我替人看病,可不是谁都可以请得动我动手的。实话告诉你,我今天一见你的脸,就知道你生了什么毛病,你的病我能治。但是,这治与不治,不在于我,而在于你要治的决心和诚心了。”

唐黛不急不缓的说完,还从自己的医箱里拿了银针,剔了剔指甲缝隙,仿佛那里面有许多脏物需要她清理,看得一旁的郑国抽了抽嘴角,王夫人则是一脸宠溺的笑,李氏则是微微的摇了摇了头,小妞这丫头可从来都是别人被她欺负的份,眼前这和她有深仇大恨的女子怕是要被她修理惨了。

郑柏听了唐黛的话,则是诧异的看了唐黛一眼,小神医不是她嘴里说的那种人啊?难道是她对魏姨娘不喜,所以故意刁难了她,还好自己没有出语相求,否则此刻被打脸的就是自己了。

跪在地上的魏姨娘,一听唐黛的话明白了,小神医则是在要好处,暗示她啊。

“小神医,若是你出手替我治好了这病,我一定以重金酬谢。”

“重金酬谢啊?!恩,听起来好像还不错,我就喜欢这黄白之物。不过魏姨娘只是将军府中的一个小小的姨娘,你能有多少重金呢?哦,我差点忘记了,你还有一个魏府可以伸手要一要呢。说来听听,魏姨娘,你打算出多少金请我出手?看值不值我出了这手,救了你的绝症。”唐黛依然是淡淡的,不急不缓,手上拿着银针剔啊剔啊,仿佛指甲内的脏东西永远也清理不完。

地上的魏姨娘一听了唐黛嘴里吐出的绝症二字,浑身就发软,哪里听出了唐黛话里的话,浑身颤抖着,向唐黛磕头。

“小神医,请你一定要救救我,救救我啊,你要多少金我出多少金,只要你能治好我的病,救我一命。”

“好,既然你如此诚心,我就开了价,只要你能付起这诊金,我定会治好你。魏姨娘,你听好了,我要十万两黄金的诊金,少一文我都不会出手。”

唐黛此话一出,大厅内所有的人倒吸了一口冷气,瞪眼看着唐黛,十万两黄金啊!而唐黛则收了手上的银针,依然悠然自得的擦试干净,收进了医箱,等魏姨娘的回复。小样,看我慢慢玩死你!

“十万两黄金!你怎么不去抢啊?!”

地上的魏姨娘还未出语,坐在那椅上的郑月则先忍耐不住了,高声喝斥唐黛。

“月儿,不得无礼!”郑柏立即出语阻止郑月的话。

“爹爹,她明明是刁难魏姨娘嘛!十万两黄金,就是我们整个郑府也不是随意说拿就能拿出来的,更何况魏姨娘她只是个姨娘啊!爹……她没那个本事治不好就说没那个本事,要故意这样抬了自己的身价,还刁难别人,算什么神医?!”郑月气怒,并不听了郑柏的出言相阻。

唐黛不由冷笑,真是有什么娘亲生什么样的女儿,扶不上台面的东西!并不睬叫嚣着的假郑月,只拿眼淡淡的看着地上的魏姨娘,等她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魏姨娘,你怎么选择?本神医的性格急,耐力有限,我再给你几息时间思考,过时不候,我前面的话作废,就算你拿二十万两黄金来,我也不会出手。到时,你可别怪我见死不救。”

“小神医,我选,我选,我出,我出这十万两黄金,只要你能治好我。”魏姨娘想到魏家答应她的东西,咬咬牙道。要没了这副面孔,没了性命,她还能坐上那个位置,享受荣华富贵,在将军府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

“好,魏姨娘爽快,是现在治,还是过会儿再治?这样吧,为了让你放心,也免得别人说我装神弄鬼,徒有虚名刁难你,你现在付一半的诊金,我替你诊治一半。后面的等你诊金付完,我给你这病再全部治好,如何?这样,我不算过份?也不算刁难了你吧?”

唐黛满脸的替魏姨娘着想的模样,其实心里则是在想,现在能骗多少是多少,等会滴了血认了亲,就再也骗不到手了。等认了亲后,要你心痛得滴血,哼。

------题外话------

谢谢飞吧鸽子小仙女的9朵鲜花,感谢:精灵格格,压力,小竹板,bingziwei,tangming等小仙女们的月票和评价票!谢谢大家的支持。

还有以微信登录的小仙女们,也感谢你们投的月票和评价票,谢谢!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