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 回凤北去吧/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爹爹,爹爹,就算我不是夫人亲生的,可我还是你亲生的啊!爹爹,我求求你帮帮我,我不要退婚,我要嫁给凤世子。我做不了正妃,可是我可以做侧妃。爹爹……呜,呜……”假郑月也不管多少人在,也不管皇上在场,踉踉跄跄的跑到郑柏面前,向他跪下,哭着求他。

“来人,将二小姐拉下去,送到魏姨娘的院子里,禁足院中,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她现在所住的地方,本将军要重新整理,给本府的大小姐,真的郑月神医县主居住。”

今天从头至尾发生的事震得郑柏回不过神来,没想到自己纳了条毒蛇在身边,还是个吃里扒外的,他都还没想好怎么处理这吃里扒外生的假郑月,她竟然敢厚着脸皮来求他。为了她的赐婚,被人家算计得将军府损失了十万兵马,为了寻她,又动用了自己的十万兵马,岂是她区区一个庶女承受得起的。

再看看神医县主,这自己与夫人生的女儿,是多么的出色懂事,哪有像她这么任性无知,一天到晚就想着嫁人,不知羞耻!

“爹爹,爹爹……娘,娘,你救救我,救救我啊……我不要退婚,我不要退婚……”假郑月被下人押了下去,声音渐渐消失在远处。

魏姨娘已是自顾不暇,听了女儿的苦苦相求,除了心痛得泪流满面,别无他法。若是当年没有做那换女之事,她的女儿是将军府的庶女,但也还是会过得好好的,嫁个好人家吧。

“好,若儿平身。我择日再重新下了圣旨到安王府和将军府,为你和神医县主赐婚。”凤千君爽快的点头答应了,神医县主救了若儿,又是郑府的嫡大小姐,配得上他的侄儿。

“谢皇上隆恩。谢皇伯。”

凤容若谢过后起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眼光去寻了唐黛,坐在位置上的唐黛也拿眼偷偷去瞅他,皇上终于答应为他们二人赐婚了,二人的眼光碰在一起,唐黛朝凤容若龇了一嘴大白牙,凤容若嘴角勾起,脸上浮了笑意,才别开眼光。

二人的互动落在郑国和王夫人的眼里,郑国和王夫人愣了一下明白了,眼中也浮起了笑意,刚刚凤容若求赐婚时,他们还怕唐黛会不高兴,认为赐给假郑月的,又重赐给了她。现在这情形看来,二人早已是郎有情,妾有意了。这样也好,该是月儿的东西,总是要慢慢还给她的。

半个时辰后,右相魏忠匆匆来到了将军府,心中忐忑不知皇上寻他是何事。然后当他一走进议事大厅,看到摊到在地上的魏姨娘,还有跪在那不敢动的贤妃,心中就明白了。

“臣拜见皇上,皇上万安。”魏忠心下虽是明白了,但依旧脸上不动声色,脑中很快就做出了决定,跪到凤千君面前请安。

“万安,我可是一点也不安,这大年初一的就要处理你们做下的这一摊子破烂事。”凤千君恼怒的斥责魏忠。

“皇上恕罪,臣惶恐。不知臣何事惹恼了皇上?”

“哼。我可没那个力气与你说一个长长的故事。贤妃,将今天这发生的事,详细的与你爹爹好好的说一说,你要是多了一句,或是少了一句,明天你就搬到冷宫里去住住。”

魏忠与贤妃二人一听,二人同时脸色难看起来,贤妃更是脸色惨白,皇上这是在警告她,她若是在此事上处理不好,就会下了她的妃位。于是战战兢兢的,跪走到自己父亲魏忠面前,将从她走进议事厅,看到到,听到的,发生的事,全部原原本本的向魏忠再次详细说了一遍,果真无一点偏差,连听着的唐黛,不禁惊讶贤妃的记忆力。

但同时心中对她又增加新的一层认识,这女人必须小心应付,不是个简单的,是个劲敌,不似魏姨娘那样是个没脑子的蠢货,别人怎么说她就怎么做。

“皇上,请皇上恕臣当年一时糊涂,心疼女儿,听了她的相求,派了人相助她换了郑家的嫡大小姐,臣有罪,请皇上责罚。”

魏忠听贤妃说完,知道今天自己逃不掉了,这人证物证样样齐全,他若是分辨,反而惹了皇上大怒去彻查,会牵连到宫中的女儿和二皇子,只有自己和庶女承担起这个罪名,才能保得宫中的二人,树叶长青,绿水长流,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宫中的二人保住了,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哼,责罚,当然要责罚。夺人之女,欲害其命,又以庶女充嫡女,骗得朕赐婚,哪一样都是大罪。我若是责罚轻了,如何还了护国将军府的公道?如何偿了被丢落在农家十几年的神医县主所受的苦?又如何偿了王夫人,郑将军与亲生骨肉相离十几年之苦?”

“臣认罪,请皇上责罚臣,臣无二话可说。”魏忠除了认罪就是认罪,态度极其好,整个人都趴在了凤千君的脚前,只看到脑袋和背,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认罪就好。来人,魏忠身为本朝右相,不忠不仁,罢了其相位,与其女魏姨娘一起打入天牢,待日再审。回宫!”

凤千君宣布了对二人的惩罚后,厅外立有禁卫军走了进来,将二人押出将军府,送往天牢。凤千君自己也起了身,带着众人回宫,累死他了,今天哪里是他来看戏,这完全是来唱主角的。

又拿眼瞪了凤容若一眼,感觉到皇伯眼神的凤容若,难得的狗腿了一次,对着凤千君笑得是一脸的灿烂。凤千君一看,气全消了,他这个冰山脸侄儿,他可是了解的,恐怕一辈子也就这样能对他笑个一次两次的,而且还必须是他给他解决了大难题换来的。

凤千君带着他带来的人出了府,将军府的众人恭送他出府后,才又回了议事大厅复坐下,那稳婆对着王夫人和唐黛又双脚跪下。

“王夫人,请你责罚我吧,若不是我懦弱,十几年不敢来告诉你们真相,你与大小姐也不会骨肉相离这么久!”

“你快快起来,若不是你,换了别的稳婆,我的月儿早在当年就死了,哪还有幸等到现在我们找到她与她相认。”

王夫人忙将那稳婆扶起。

“阿婆,你不用自责,这一切都是命,命中注定我与亲生父母得相离了这些年。当年若不是你的轻功好,在大雨夜护着我出逃,哪还有我的小命在,你对我有恩,快别说了责罚的话。”唐黛也出言相劝,虽说十几来稳婆没敢说出实情,但也是为了保护原主,想让她平平淡淡的生活。

“能得了夫人和大小姐的原谅,我这心下轻松了。大小姐,夫人,告辞,我要回我的地方去了,从此在那心安的了此余生。”稳婆向二人告辞,随着凤容若派来的人一起,走出了议事大厅。

众下人也纷纷离开了,厅中就剩下了护国将军府一家,小青,李氏几人在。

“李夫人,谢谢你这些年用心抚养我的女儿,明知不是亲生的,却视作亲生的一样的养大,疼爱。我女儿那日离开将军府后,若不是碰上了好心的你们,也不能长大了来认我。我这做娘的太失职了,将仇人的女儿当作亲生女儿教养了十几年,想想我这心就痛,就后悔莫及啊。”

王夫人拉了李氏的手,真心的向她道谢。

“夫人不用谢我,要谢就太生份了。小妞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们一起痛她。”李氏忙向王夫人摆手,小妞真像她娘,怪不得长得那么好看,原来她娘就长得好。

“好了,两个娘就别客气了,以后,你们俩都是我娘,我一样孝敬你们,啊。”唐黛笑着看了二人说道。

“月儿,你还没叫过我啊?!”郑柏眼巴巴的看着唐黛,小神医是他的女儿啊,他心里美得都要冒泡了,以后,看谁敢惹了他,她就让女儿弄了药药死他,再来求他。

“爹!”

唐黛看了郑柏可怜巴巴的眼神,笑着也叫了句。只是他可不知道她的这个新便宜爹爹的心理活动,要是知道的话,保证要说“幼稚!”,医术是她拿来救人的,不是向人显摆的。

“哎。月儿,你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院子,爹爹吩咐人给你准备去,你以后就住到家里了,这样,爹爹和娘就能天天看到你了。”郑柏欣喜的应了声。

“爹爹,我暂时还不能回府中长住的,我还有事要回长安县,那里可是我的封地,这皇上封我县主都这么久了,我还没回去过,就算我不亲自管理长安县,我也得寻了人替我管管吧。但爹爹你放心,我答应过娘,等事情处理完了,我再回府中陪她,替她去了身上的毒。”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啊?!”郑柏有些无奈,有个能干的女儿也不好,这认是认回了,可是却不能长在府中住,不能天天看见她,弄得她像个小子一样在外跑。

“好了,爹爹,你不要这样催妹妹了,妹妹又不是那个庶妹,一天整日的无事,除了想嫁人,就没有别的事。妹妹的事情多着呢,你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郑国一听,这个宠妹狂魔立即出言护上了。

“……”郑柏。

唐黛和李氏,小青在将军府吃完了饭,还是照旧让郑国用马车送了她们三人回了唐府。王夫人除了身上的毒,身体全好了,春风满面的走在府中,下人都知道夫人认回了亲女儿,嫡大小姐回来了,还是个大有本事的神医,夫人正高兴呢。

以后府中,他们这些下人,也不怕生了重病,怪病的,只要去求了神医大小姐,她那箱子里倒出一些瓶瓶罐罐,捣鼓捣鼓,就能治好了,大小姐肯定不会收了他们的黄金。今天大小姐之所以收了魏姨娘那么多金子,原来是因为魏姨娘害了她,她在报复魏姨娘呢,真解恨。

第二日,将军府的事情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都骂那魏府和魏姨娘真是丧尽天凉,竟然想出这样的毒计,朝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动了手。现在被皇上扒了官,打入了天牢,完全是罪有应得,皇上太圣明了。

要说赐婚,这次皇上做得太对了,神医县主是个菩萨般心肠的美丽女子,嫁给凤世子这样俊美无双的佳公子,当真是绝配。可是,京城中的其他闺阁女子听了,则都是芳心碎了一地,又在家不想吃饭了。

欧阳清也听到了消息,虽然心中失落,但还是屁颠屁颠的去了唐府向唐黛道喜,顺手又拉走了唐黛做好的桃罐头,和唐黛画的藏红花的样子,到其他两个国家做他的生意,顺便寻药材去了。唉,情场失意,那就让他在职场得意,多多的,多多的赚了银子。

安王妃在家听了消息,喜得眉梢眼角都是笑意,在府中走路带着风,若儿说话就是算话,以后神医县主就是她的儿媳妇了,可是一想到唐黛刚满十三周岁,还得等了两年才能及笄,又急死她了,这闺女咋年龄这么小呢?!要是今年就是满了十五周岁,立马就可以与容儿成亲了,那该是多好啊。

住在宫中的凤北国小公主,再次听了这个赐婚的消息,病倒了。不知是因为水土不服,还是因为得了相思病,在宫里茶饭不思,迅速的瘦弱下来,她贴身的丫鬟禀报了凤千君,凤千君派了太医去为她诊治都没有见起色后,没有法子,只得宣了唐黛进宫,让她去为小公主轩辕至丽治了难治的病。

正在家里与李氏商量着什么时候动身回了长安县,听了凤千君有宣,无奈只好进了宫去。唐黛为小公主诊过脉后,发现她没有什么病,只是水土不服加上心思过重而已。

“小公主,你初到凤南国,不习惯这边的生活,如若你自己不将自己的心思放宽,整日不思茶饭的,接下去你的性命可就危险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是要引起凤南国和凤北国之间的嫌隙,甚至是战乱,百姓遭了罪,生灵涂炭,你做为一国公主,是绝没有资格这样任性的。请公主为了两国的百姓珍惜你自己的生命。”

唐黛看着轩辕至丽,极其严肃的批评她。

“县主,神医县主,我这里很不舒服啊,我日思夜想的人,我无法嫁给他。你知道吗?我自小就喜欢他,一直希望自己快快的长大,可是等我长大了,我却无法嫁给她,我这心,好痛好绝望啊。”轩辕至丽摸着自己的胸口,眼里含着泪。

“你喜欢就去争取啊,在这折磨自己算什么?”唐黛并不知轩辕至丽心中喜欢的是凤容若,有些鄙视她的懦弱,激她道。

“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他不喜欢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他,我没法子争取的。”轩辕至丽摇了摇头。

“既然是这样,你又没有勇气去争取,那你就只有彻底的放弃,试着去忘记他。你年龄还小,应该重新去寻那个属于你的缘分,别害了自己,也烦恼了他人。小公主,我不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但是你留在凤南国,就说明你喜欢的人在这。以小公主目前的身体状况和你所说的情况,我劝你还是离开凤南,回你的家乡凤北去,那里才是最适合你的地方,那里有疼你宠你的亲人,更有大把的俊美男儿等你挑选。如若你嫁在凤南,等你将来老了思念家国时,想回去你也没有那份力气回到凤北了。小公主,为什么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呢?回去吧,回凤北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