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对上,谋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县主,我千里迢迢来到这就是为了他,可是现在连我自己的这份心意他都不知道,我真的不甘心就这样回去啊,真的不甘心。”

“你不甘心你又能怎么办?他已经有未婚妻了,你一国公主难道去给他做妾?或者说,你去告诉他,让他知道你的心意,并让他喜欢上你,你有把握他能为了你将他的未婚妻退了?如果你能做到,我不拦你,但是你做不到,我奉劝你就不要继续再执迷下去。在这偷偷伤害自己,他可是一点也不知道。你是公主,应该多从大局着想。我将公主你当作朋友,才会多说这么多,如果公主不听,我也没办法,公主好自为之。我走了,我要去向皇上禀报你的病情。”唐黛说完,起身准备出了轩辕至丽住的宫殿。

“县主,如果有人喜欢上你的未婚夫,你会怎么样?你会退让吗?”轩辕至丽咬咬牙,还是出了口试探唐黛的态度。

“公主,感情是自私的,我也同样。如果我的未婚夫喜欢我,我也喜欢他,谁来了我都不会主动退让!除非我的未婚夫告诉我,他另喜欢上了别人,那很好,我会走得远远的,不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他的生活中,成全了他。”

唐黛听了轩辕至丽的相问,停下了往外的脚步,心中瞬间明白了,轩辕至丽喜欢的人就是凤容若,她这是在试探她退让的可能性。转了身认真的回了轩辕至丽,然后大步走出了宫殿,去向凤千君禀报轩辕至丽真实的身体状况。

轩辕至丽眼神复杂的看着唐黛远去的背影,眼里的光亮黯淡了下来。然后,这里发生的一切,被有心人看在眼里,去向贤妃禀报了去。

唐黛向凤千君禀报完轩辕至丽身体真实的情况后,就立即出了宫回了唐府,心里则大骂着凤容若,一天到晚给她招桃花,见了他非得让他跪跪搓衣板才解气。

正月十六,官府开印,大理寺在凤千君的授意下,对魏忠,魏姨娘进行了审理,最后按律判了魏忠发配边疆,魏姨娘死刑,秋后问斩。郑府众人听了消息后,除了那假郑月,心中皆出了一口恶气。

宫中贤妃则是闭殿不出,不去向凤千君求情,也不去牢中探望老父亲和庶妹,皆避了嫌,以免牵连自己和自己的儿子。就连魏忠被押解上路时,都没有去相送。

唐黛见此事已经尘埃落定,跟着娘亲王夫人去了趟大学士府,与外祖家相认后,就准备返回长安县。家里马上又要种辣椒,育稻苗,很忙碌,她这离开了这么久,心思早就飞回长安县,飞回唐家村了。

正月二十六,唐黛在郑府小住了两日,告别了郑府的爹娘,大哥,同李氏,唐绝,李静几人收拾好行礼出发了。唐风的药也已经停了,唐黛告诉他,再过两个月,让大嫂就可以备孕了。宁未雨依依不舍,让她将家里事情处理好后,马上再回了京城。

凤容若虽不舍唐黛离开,但知道她回去有自己的事,也不好挽留了她。只叮嘱唐黛在路上小心自己的身体,要照顾自己,不要让马车行得太快。长安县的事情办好就马上回京城来,他在这等她。唐黛走时,骑了马送到京城外,送出很远很远才歇了,立在马上看唐黛的马车远去,直到马车不见影了,才打马回了京城。

马车里的唐黛,掀了马车帘子,探头朝后望,见凤容若白色的身影,一直立在那望着她,不肯走,鼻子酸酸的,朝他使命的挥着手,让他回去,可凤容若除了也朝她挥了挥手,并没有听她的话,定定的立在那,直到她再也看不到他俊逸的身影,在风中飞舞的墨发。

宫中,贤妃殿内,那太监模样的人又悄悄出现在她的宫殿里。

“娘娘,那一行人,已经出发了。我们要不要动手?”

“此次我们不动手,对方,还有皇上已经在注意我了,我这时候必须低调。通知诛魂阁,让他们看着办,这次我不给他们限定时间,只要结果,只要给我弄死那个小贱人就行。”贤妃疲惫的坐在那,两眼红红的,显然是刚刚哭过。

这一次她这边损失太大了,庶妹要赔了性命,爹爹被发配边疆,魏府一时陷入低迷,哥哥们撑不起这堆大摊子。而且,为了保住自己和儿子,她还得冷了心对爹爹的事不闻不问,一想到这,她就恨郑府,恨凤容若,恨那狗屁的县主,都是她,才让她落到这样的被动,当年她怎么就一时心软,没有亲手掐死她呢?!她好恨。

“是,属下明白了,我这就去通知诛魂阁。”那太监模样的人得了命令,闪出了殿内。

殿内,贤妃则坐在那沉思,她要怎么样才能扳回这一局,她不能坐以待毙。十多年的计划失败了,她得重新为了烨儿坐上那位置谋划,她手上还有人,这次虽大伤,但并未伤了她的元气,她要给对方予以狠狠的一击。

“去,叫二皇子来我宫殿一趟。”贤妃苦想了半日,突然想起凤北国公主那她的眼线禀报给她的那件事,吩咐身边的宫女。

五日后,唐黛一行已走了一半路程,一家人在马车里说说笑笑,甚是和谐,没有因为唐黛认了亲人而改变什么,在李氏心里,小妞一辈子都是她的小闺女,在唐绝心里,小妞一辈子都是他的妹妹,什么都不能改变。

她们这儿和谐了,诛魂阁内却不和谐了。

唐黛千里迢迢赶赴河间府救了凤容若凤世子,然后上京城被皇上封为神医县主,后又传出她是将军府失散多年的嫡女郑月,并被皇上赐婚给凤世子,以后就是安王府世子妃的事,诛魂阁上下都知道了,江野知道了,江曦(阿夕)也知道了。

就在阿夕为唐黛担忧,开心,然后又失落时,诛魂阁接到了上面人的命令,对唐黛的刺杀是不死不休的死令。因为阿夕知道凤容若被阁中视为大对头,小妞被赐婚凤容若,那小妞也就站在了阁中的对立面,所以,一直不怎么关心阁中事的阿夕却特别的关注着这事,偷听到这条密令后,与自己的爹爹江野大吵了起来。

“爹爹,我说过,你谁都可以动,但就是小妞和小妞的家人,你不能动。你为什么要接这条密令?你退回去。”阿夕胀红了脸,眼神恼怒的盯着江野。

“曦儿,你这小子怎么就这么倔强呢?你听爹爹说,这是我与他们从开始就达成的协议,我助他们登上皇位,他们给我们江家在凤南国第一的尊荣和职位。只要是他们吩咐下来的事,不管对方是谁,我都必须做,否则就违背了当初的协议。曦儿,爹爹都这个年纪了,我这不也是为了你着想吗?”

“爹爹,你为了我着想?你这是为了我着想吗?你这是要我背上忘恩负义的骂名啊。你想想,小妞救了我,小妞的家人视我如同亲人,反过来我却要去刺杀他们。我不管你们当初的协议如何,这是我的原则,你若敢下了命令去刺杀她们,我现在立即出阁去保护他们。你要杀她,就让你的属下先从我的尸体上走过去。”

“爹爹,再退一万步说,你就认为你上面的人一定能成功吗?我看未必。只怕爹爹到时是要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了。”

“曦儿,你有没有想过你未来的路怎么走?”江野听了阿夕激烈的言词,沉默了一晌,决定换了方式,不与儿子正面对上争执。

“想过,既然你接我回阁,教我武功医术,我就接了你的手,将诛魂阁继续经营下去。但是,爹爹,做为一个男子,如果连自己喜欢的女子都不能护了她一世的安全,这诛魂阁的阁主我以后不做也罢。我不会像你那般无情,我会有我的处事原则。”

“夕儿,你现在还小,还只是在爹爹的羽翼之下生活,不知世事艰难,你能说出这般热血的话。但是,等哪天爹爹老了,你真正的接手诛魂阁,你就知道了,世事并非你所想像的这般容易,非白即黑,非此即彼,你会有做出无奈选择的时候。而且,爹爹在这个位置,不仅仅是替自己着想,还要替江家,替阁中的众人寻了出路,寻了活路。”

“爹爹,我明白你的话,但是,阁中难道只有这唯一的一个办法,只能同那些人绑连在一起吗?这样的话,太危险了。他们胜了,我们跟着平步青云,他们失败了,我们则跟着要被另一方围灭了。我劝爹爹还是早做打算,我还没有见到过同小妞对上的人,会嬴过她的。还有,我再重复一次,不许接了那密令对小妞动手,否则我立即出阁去。”阿夕说完再也不理江野,出了屋去。

江野见劝了儿子并无用,无奈看着他远走的背影,心中五味杂陈。想了想,又扭过头吩咐追魂。

“去,把宁念野给我叫了来。”

宫中,二皇子凤容烨被自己的母妃叫到她的宫殿里秘密商量大事。

“什么?母妃,你这是病急乱投医吗?你明明知道那凤北国的公主留在宫中是为了谁?你还要我去招惹她,娶她!我不要。”

“烨儿,你外公现在不在高位,你没有地方可靠。而且将军府与我们已是彻底对上,你在凤南国已经寻不到靠山了。凤北国的小公主是凤北国皇上最疼爱的小女儿,你若娶了她,凤北国就是你的靠山,那位置离你就近了。不就娶一个女人而已,你管她心在哪里?”

“母妃,就算我愿意,父皇一直偏疼太子哥哥,削弱我们的力量,你觉得父皇会同意我娶她吗?”

“只要你让那凤北国公主对你动了心,甚至是生米煮成熟饭。凤北国的皇上心疼小公主,定会出面向你父皇相求,为了两国的关系,你父皇想不同意都不行。”贤妃眼里闪过一丝阴狠的光,皇上现在已经阻断了烨儿的路,她是不是该向他下手了?

“母妃,这事不好办,不是儿臣对自己没信心,而是那凤北国公主为了那人都茶饭不思了。要让她喜欢上我,不是一日两日之事,咱们等不起。若是用了非常手段,不但得不到助力,我们还会反目成仇,又会多了个对手。”

“办不成,那就利用了她,让她做我们的利刃,刺向对方的心脏。”贤妃眼神狠毒,恨恨道,她仿佛看见了一把利刃已经插在了自己所恨之人的胸膛上。

“母妃的意思是?”凤容烨没有理解了贤妃的意思,有些疑惑。

“她不是喜欢凤容若吗?那天眼线报我说,她试探将军府认回的那小贱人,想要她退让,但小贱人没有答应。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矛盾制造出更大的矛盾,让她与小贱人对抗,甚至是出杀招。她伤了小贱人,凤容若会放过她吗?不会。那么接下来就好玩了。我们只要坐山观虎斗,看一场恩怨情仇的大戏,然后坐收渔翁之利。”

“姜是老的辣,还是母妃聪明,你这计策甚好。说不定到最后,凤北公主对凤容若伤了心,转而投了儿臣的怀抱,然后母妃的第一步计划就这样完成了呢。哈哈……”凤容烨说到最后,得意的,猖狂的大笑了起来。

太子有什么能耐?不就是比他幸运了点,生在了皇后的肚皮里,且比他早生了一年吗?要论才华,他比不过他,论武功,他也比不过他。事事不如他,还霸占着太子的位置不放,他早该让贤了。凤容烨想到这里,脸上露出了必得的神情。

“我会让我们派到她身边的人,在她耳边多吹吹风,趁护国将军府的小贱人回了自己封地这些时间,让她多去接触接触凤容若。人呐,越是得不到,这心呐越是痒痒得难受,让她多看看凤世子那诱人的脸和身姿,她的心就丢了,丢了心脑子也就糊涂了,脑子一糊涂就会乖乖的听了我们的话。”

“哈哈……”

凤容烨听了,再次大笑起来。贤妃也缓缓的露了笑脸,以为给她致命的一击,她就会认了命,不可能的,只要她没死,她就要为烨儿争那无上的位置。除非连她也死了!

“母妃,你偷偷派出去跟着外公的人传回消息没有?外公年纪大了,受不起那长途跋涉的折磨啊。”凤容烨笑过后,想起右相魏忠,表示关心的问了声。

“刚刚来了消息,还不是在咬牙往边疆走。皇上为还护国将军府所谓的公道,这次可是下了狠心,母妃不敢插手,除了派人在路上偷偷护卫,没有别的法子。”

“母妃,你放心,等儿臣坐上了那九五之尊的位置,继承了大统,第一件事就是以护国将军府的鲜血,为我铺路,再将外公从边疆接回来,重启为相,我定会为他报了这次的大仇。”

“烨儿,母妃没有白为你操心一场,有你这份心意,母妃心满意足,你那庶小姨,魏姨娘也不会白白做了牺牲。说到魏姨娘,母妃想到一件事,就是你那表妹,魏姨娘生的女儿,早在计划这件事时我就答应了她,如若计划失败,不能嫁了凤容若,就让你纳她为侧妃。母妃那庶妹虽是愚蠢,但也算是守了诺言,为魏家,为我们做出了牺牲,而且也没有将我们母子二人供出来,为了能对得住她的死,我们就守了这承诺,如何?”

“一切仅凭母妃安排,烨儿并无异议。”凤容烨眉头未皱一下,立即就应了。不过是府中多了一个女人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