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要推荐国师/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母妃,儿臣听说凤北国与大华国都有自己的国师。而我凤南国除了有自己的钦天监,父皇并未设置国师,我有一日在宫外,巧遇一朋友,向我推荐了一高人,听说此人的玄学之道,并不比那鬼僧差,能知上下五千年,预知国家大事,我有意向父皇推荐此人。母妃意下如何?”

“噢?烨儿竟能遇到如此高人,当是我儿之福。只是你向你父皇推荐此人可还有别的用意?”

俗话说,知子莫如母,贤妃听凤容烨这么一说,知他肯定还有他意。

“母妃,你附耳过来,待儿臣与你细说。”

贤妃立附耳,凤容烨轻声与母妃耳语了一番,听完凤容烨的打算,贤妃直了身子,抚掌大笑。

“好,好,好!不愧是我儿,这主意甚好,母妃赞成。去吧,去向你父皇推荐此人,只要他有真本事,你父皇必会重用。”

“是,母妃。儿臣告退。”凤容烨得了贤妃的赞赏,笑容满面的同贤妃告辞,志得意满的出了宫殿,贤妃则也一改凤容烨来之前的疲惫颓废之态。

唐黛一行,在路上行了十日,安然无恙的回到了长安县,因为现在身份已不同往日,唐黛一行轻车简行,未惊动任何人,悄悄经过长安县,回到了唐家村。

唐黛被封为神医县主的消息,且长安县就是神医县主的封地,早就传便了凤南国的每一个角落,唐家村的村人也老早就知道了,只是唐家一家人都不在家,也没地方道贺去。这唐黛一行一到了村口,马上就传进了村里,哗啦一下,全村人都来看他们的县主是何种模样,仿佛唐黛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唐黛,而是又另长了一副面孔似的。

唐有望知道了,忙从家里出来,带了村人来到了村中的路上,恭迎县主。见了唐黛的马车远远的行来,唐有望带了众人跪在路上行君臣之礼迎接。

马车中的唐黛掀了马帘子,远远就望见前面乌丫丫的跪了一片人,不禁眼嘴抽搐,这古代,真让她无语。以前,她是怕她跪了别人,现在,她又怕别人跪了她,真是太麻烦了。

马车来到众人面前时,唐有望高呼:恭迎县主。众村人也跟着高呼,声音特大,震耳欲聋,震得唐黛恨不得拿了手捂了耳朵。最后无法,只得让小白停了马车,她自己下了车,亲自将村长爷爷唐有望从地上扶起,又叫众人快快起身,大家都是村中的邻居长辈,以后见了她都不必行如此大礼。

唐有望起了身,后面的村人见村长唐有望起来了,也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众人间,唯有一人却是极不服气的,比她长得丑的那么个小丫头片子,是凭什么被皇上封了县主?!看向唐黛的眼神,复杂中又带着丝丝的恨意。

她作主让她小姨嫁给了爹爹,现在她的日子越发难过了,那李竹看着为人和气,内里却是个不省油的灯,又护着她那宝贝儿子。现在连爹爹都听了她那狐媚子的话,痛那小贱种,不疼她了。现在唐小妞这撑腰的回来了,她的日子是要更加难过了。

唐黛站在众人围绕间,敏感的感觉到了有一双不善的眼神瞅她,等她回头去寻,又没有寻到。而那差点被唐黛发现了的唐菊香,心中怦怦直跳,忙收了眼光,低了头,藏在村民中间,同别的村民般,装作低眉顺耳的模样。

同众人打过招呼后,唐黛又回了马车,众人让了路出来,小白驾着马车回了久别的家。唐黛下了马车后,急急的跑进了家门,狠狠的抱了抱两只毛球,毛球一见是主人回来了,高兴得恨不得又学了狗摇了尾巴,表示他们非常欢迎她回家。

马车赶进院子,一众人都进了家门,唐黛放开两只毛球,跑到家中的大厅里半躺下,高声感叹,还是家中舒服,她以后都不回京城了。李氏则嗔了她一眼,你亲生爹娘在京城,凤容若也在京城,怎么会让你一辈子就住在了唐家村。不过,心中则是欣喜,小妞还是同她亲近,恋着这个家呢。

王小敏在院外听说她们回来了,赶紧小跑的回了屋子,给大家倒水沏茶。贺柱子,贺柱子家的,唐大贵,没有跟着唐绝去京城的贺仁,也急急的从地里赶了回来。这个时候正是育辣椒苗的时候,他们都在地里忙活着。远远的望见路上,一堆的人在迎接一辆马车,知道是小姐回来了。

“小小姐,夫人,小公子,你们可回来了!”贺柱子一进门就惊喜道。

“是啊,夫人,小小姐,小公子,你们让我们好挂念啊。你们不在家,过年都没味儿。”陈婆子也喜洋洋道。

“小妞,二弟妹,小娃子,你们回来了就好,就好。我们一直担心你们来回路上的安全,李竹,小富也一直挂心着。”唐大贵也高兴的附和道。

“哈哈……大家好,大家好。这个家有你们在,我和我娘才会放心,离开多久都不担心。谢谢你们的挂心,谢谢大家。等会儿,你们每个人都有礼物。”唐黛看着家里的一切,都觉着亲切,见大家都说担心她,开心的大笑道。

“小小姐,就你老要心挂着我们,我们要什么礼物,每次都要礼物,那可是要花银钱的。”陈婆子笑着回道。

“大家都坐,都坐,别站着。小青,将我们带来的礼物,给大家分一分,人人有份。”

“是,小姐。”

小青立即从一旁拎了个大包袱放到桌上,给大家一一分发,女人的是首饰,簪子,镯子,耳坠子,男的是烟斗子,玉佩等。大家拿了礼物,纷纷向唐黛道谢,高兴不已。

贺仁拿了自己的礼物,一块玉佩,放在腰上比了比,只是因为上面没配钩和绦子,无法带,于是眼神向王小敏瞅了又瞅,心中想王小敏给他结了绦子,又怕她拒绝。一旁乐呵呵的唐黛却是看见了贺仁看自家表姐的眼神,脸上立即不厚道的笑了,决定逗逗二人。

“贺仁,你老瞅我家小敏表姐干啥呢?”

“啊?啊!没,没瞅啊……小小姐。你看错了,我没瞅她。”贺仁被唐黛的出声,吓得手一抖,差点将手中的玉佩扔在地上,出言否认。

“咦?你还没承认了,像什么男子汉,我明明就见你瞅了。”

“哈哈……”顿时大厅内的人都笑起来,王小敏满脸通红的瞪了唐黛一眼,贺仁更是脸红得滴血,想找了缝隙钻了进去。

“小,小姐……我是想这玉佩没有绦子和佩钩,想找人替我弄一个,我好戴上。所以,就,就多看了小姐的小敏表姐几眼。”贺仁不敢撒谎,结结巴巴的回了唐黛。

“早说嘛,这有什么好害羞的。小敏表姐,你替贺仁配了佩钩和绦子。”

“哦,表妹说了,那你就拿给我吧。”王小敏红着脸看了眼同样红着脸的贺仁道。

大家看贺仁将玉佩递给了王小敏,王小敏害羞接了过去,不敢瞧了他,不由得都抿嘴笑了,孩子们都大了,是该有归属啦。

就在众人欢声笑语时,李竹带着小双进了门。

“大姨,表姐,表哥……”小双一进了门就同每个人脆脆的打着招呼,叫人。

“大姐,小妞,小娃子……”李竹也笑着同众人招呼了一圈。

“小姨,双儿来啦,你们也坐。”

唐黛笑着也同二人打了招呼,唐黛看了看李竹脸色挺红润的,小双儿的脸上也是白白净净的,看来小姨嫁给大伯后,大伯对她和双儿都很好,一家人过得很幸福。

唐黛又笑着给小青一个眼神,小青又将二人礼物拿了出来,李竹推辞了几次后,只得谢过唐黛接下了。小双儿看着自己的小礼物,则笑眯了小眼,开心的谢过表姐,立即让娘亲给他戴上。

“小姨,今年送双儿去镇上学堂没?”唐黛看了一眼笑得开心的小双儿,想他到了该上学堂的年龄了,便问李竹。

“没呢,他太小,怕他不习惯,在镇上是要住在学堂里的。”李竹笑了笑,回了唐黛。

“到了念书的年龄了,不小了,三婶家的小郎不是在那吗,也可以照顾照顾的。今年就送他去,过几日我正好要去了镇上,咱们一起,虽是有些晚了,我与那的老夫子熟识,与他讲讲情。双儿,你想不想去学堂念书?”

“想,我想去。”小双儿朝唐黛使劲的点了点头。

“小妞,只是又得麻烦你了,我到时跟你一起去。”李竹见小外甥女这么热心,自己儿子也说想,忙答应了。

“好,我去的时候来喊你俩。”唐黛想着很久没有看到小腊八和白姐姐了,要去镇上看看二人,顺便同老夫子说说,将双儿送进学堂去。

第二天,唐黛经过一夜的休息,路上的劳累消散,精神上恢复了。唐绝,贺仁,楚时三人又急急的赶回了惠山书院,唐绝要准备明年的三年一度的秋闱,再也不能在外面游学,要专心下来准备他的学业,向他的目标,中上状元,努力了。

李静被唐绝在外带着游走了大半年,心胸开阔了,眼界也提高了,失去双亲的悲伤也被时间慢慢抚平,决定留在家中,跟着师姐好好学医,在村中好好行医治病,将爹爹的医术继续发扬光大。三哥说了,等他们二人长大了,如若双方都没有遇到让自己更加心动和合适的人,他就娶她,他会等她长大的。

在各个辣椒坊跑着的小舅舅,听说唐黛回来了,赶紧来了唐家村,小妞不在家的这些日子,可是忙死他了,这回来了可就好了。

书房内。

“小妞啊,你总算是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小舅舅可是要上京城将你拽回来了。”李小富一见着唐黛就嚷嚷道。

“哈哈……小舅舅的能力,小妞我还是相信的。小舅舅就不要谦虚了,说得挺吓人的,要上京城去拽我。这些时间,你看不是管得很好嘛,作坊没出大事,正常经营。业务这块,人员也没有流失,销量也没下降,收入在稳步上升,这收入账也做得明了清晰。我看舅舅啊,就是个做生意的料子。以后,这块我继续全权委托小舅舅管理啦!”

唐黛翻着手上李小富带来的各作坊的进出记录,业务部的销量,收入,本本清楚,简单明了,全是按她教的现在的记账方法来记的,一眼就能看明白,没带点花哨,高兴的夸奖自己的小舅舅。

“哎呀……小妞,你就别夸小舅舅了,小舅舅是因为你不在家,没法子才接手的,简直是赶鸭子上架,生怕将事办砸了,整天战战兢兢的,觉也睡不好,饭也吃不香。你小舅娘可是说我了,说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心翼翼的,像变了个人一样。哈哈……”

李小富听了小外甥的夸赞,有些开心,又又些惭愧。他以前就看小妞整天的忙着,看似很轻松,似在不经意间,小妞就将事办成了。自己一接手,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看花容易绣花难。

“小舅舅,刚开始经商,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不在这些时间你已经锻炼出来了,做的真的是很好,我非常看好小舅舅你,以后这一块的事就麻烦小舅舅继续替我操心了,你操了心,小妞我绝不会亏待你的,你放心。”

“小妞,一家人别说两家话,你相信小舅舅我,我非常高兴。说什么亏待不亏待的,那年在上徽府若不是你救了小舅舅,小舅舅的性命早不知去哪了呢。你是真的要将辣椒坊的生意交给我管?”

“是的,小舅舅,我是说真的。小舅舅,你也知道,现在我是长安县的县主,全长安县得多少事要我去管,我是真的没法子分心管辣椒坊这摊子的事了,小舅舅你就放手去管吧。而且,我以后也没法像以前一样常呆在唐家村了,京城有我的亲生爹娘,我总得抽时间去陪陪他们,我娘的身体不好,也得等我去给她治好呢。”

“好,既然是这样,那这一块小舅舅就替你管着,你放心,我依然会像这段时间一样,认认真真的替你管好。”

李小富听了唐黛说她的难处,知道小外甥女是真的相信他,想将事情交给他来管,豪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谢谢小舅舅。呐,这本书,小舅舅拿去看看,会对小舅舅有些启发的。”唐黛起身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是她凭着脑中的记忆默写下来的,现在正好给小舅舅看看,让他学习学习现代的管理知识。

“企业管理?什么是企业?”小舅舅接了书,书面上的四个大字让他觉得很是惊奇,但是看着企业二字,他就不理解了,为难的问唐黛。

“小舅舅,这里面的有些词汇,你肯定不会理解,但不要气馁,拿去慢慢看,慢慢琢磨,不懂的地方,自己标注出来,然后来问我,我会向你解释的。还有,企业管理的意思是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进行计划,组织,……这意思,内容书中都有介绍。所谓企业,我说得浅显一点,像我们经营的辣椒坊,县城里的长青酒楼,各种商铺都是企业的一种,都可以称之为企业。”

“我有点懂了。好,好,好!小妞,这书好,小舅舅回去一定认真看,认真学,不辜负你将这样的好书送给我。”李小富听了唐黛通俗浅显的解释,又翻了翻书中的内容,觉得这就是一本宝书啊,一脸兴奋的同唐黛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