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章 恭迎县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小舅舅现在对自己有信心了吧?!我说你是这块料子,你还不信呢。呐,账册带走,书带走,回去继续替你外甥我管着。”唐黛见小舅舅如获至宝的可爱模样,笑着将账册又全推给李小富。

“嘿嘿,好,那我走啦。”李小富将书藏入怀中,又将桌上的账册抱起,同唐黛招呼声,就往房外走,他得赶紧回去研究这本宝书。

“小舅舅!”

“恩?还有啥?”走出书房门外的李小富,顿了脚回头看唐黛。

“没别的事。我是说你那驴车该换换了,事情多,要全县的跑,驴车太慢了,换辆马车去,买马车的银子我来掏。别被人家说了我这小外甥这么抠门,小舅舅管着一大摊子事,马车都舍不得买一辆,还以为我给你的工钱少了呢。”

唐黛想起小舅舅还是驾着驴车来的,笑着提醒他,现在的他是她作坊的头号管理人员,相当于现代企业的总经理了,哪能还驾着个小驴车呢?!

“啊?啊!哦,我知道了,我回去就换。小舅舅我有银子,不用你出。”李小富听了唐黛的话,忙答应着,又抬脚跑了。唐黛笑着摇了摇头,小舅舅肯学,肯钻研是好事。

等李小富走了后,唐黛又找了贺柱子,唐大贵,同他们二人仔细的聊了聊,同样交待好二人各自管好自己手上的事,为她减轻肩上的负担,明天她得去了县里,接手长安县的事务。二人听了唐黛的安排,都向唐黛表示,会一如既往的管好田中地里的所有事情,不让她分心。

次日,唐黛着了县主正装,在小青,小白的陪同下,驾了马车往长安县去。

“小姐,你的身份已是不同,我先去通知唐县令,让他出城迎接。”小青坐在唐黛对面,同她商量。

“不用那么麻烦,别去了,我们自己进了县衙便是。”唐黛摇摇头,不赞成。

“小姐,我知道你待人随和,但是不所有的人都会同你这么想的。你不想摆了架子,别人不会认为你是平易近人,而是认为你没有威严,没有县主的样子。以后你来去要怎样,小青随着你,但是今天这是你第一次,你必须得将县主的架子端足了,才好接手了这长安县。”小青自小生活在凤南国,自是深谙这等级森严的古代要怎么做才是最好。

“行,听你的,那你先去通知他们,让他们出城相迎,这是我县主的牌子。”

唐黛听了小青的分析,想想她说得对,便给了她代表县主身份的玉牌。小青接过牌子,闪出马车厢,往长安县城飞去。唐贾孝听了小青的通知,心中一惊,忙带了县丞,钱粮师爷,捕头……县衙的一众人前往县城门外接县主,临走时,又派了几十个县衙的衙役骑快马飞往长安县下的各镇,通知所有的镇长接到通知当即赶到长安县来,拜见神医县主。

唐贾孝在年前就收到了消息,听说唐黛因为治了瘟疫,救了凤世子,被封为神医县主,长安县被皇上赐给了她。想着她在家对自己老娘的看重,吓得再也没敢表面上为了应付民言,敷衍着孝敬三奶奶,而是身传言教的带着自己的夫人,带着孩子真心的对老娘。

并警告自己的夫人和几个孩子,夫人不真心待老娘就休回娘家去,孩子不真心对老娘,就送到军营里去吃苦头。于是,三奶奶的日子又开始好起来,想去女儿那住住,唐贾孝就陪着她,送她去,生怕老娘不开心了,县主一回来就得找他出气,将他撵出长安县。若是撵出去,他在凤南国的这官也就做到头了,被县主撵出来的,皇上还不立即就下了他的官职。

反正老娘也一把年纪了,还能活几年,孝敬点就孝敬点吧。唐贾孝的夫人,听了夫君的话,咬咬牙,只好忍耐着在他面前对三奶奶也好了起来,要不然,夫君就要丢了官位,她也得被休回家了。所以,三奶奶说想去女儿那住,她岂有不赞成之理,不在眼前总少了厌烦。

此时,严府做为长安县的名士人家,自然也是收到衙役的通知,要去迎接县主的。王雪听说唐黛被封了县主从京城回家了,自是替唐黛高兴,小妞一直就是个不凡的,替他们这些女儿家,妇人家争了光。

严平看了看王雪开心的模样,沉默着不语,心中的滋味则似打翻了五味瓶,如若说以前,他还能够得着唐黛的一点衣裳角的话,现在却是骑马都追不上了。她被封了县主,管着长安县,连自己和府中的人,都是她的子民了。

而且,她的真实身份又是将军府的嫡女,被皇上赐给了安王府的凤容若凤世子,她以后就是万人敬仰的世子妃,县主,将军府的嫡女。随便哪个身份都能碾压他千万遍。

“相公,你是不是要去迎接县主?能带我去吗?我也想去看看小妞,看看县主,我好久未见过她了,也不知道她现在的模样变了没有?!”

王雪依旧不知道自己夫夫的心思,高兴雀跃的同严平商量。真是验证了一句俗语:被子盖成了三根筋,还未摸到丈夫的心!

“你想去就去,离城门又不远,不过是马车上多了一个人而已,你去了,县主也不会赶你回来不是?!”

严平淡淡的回了王雪,心中不舒服,醋味,难受,看王雪更是不顺眼了,却放在了心里,想起唐黛说过的话,老夫人在王雪临嫁前可是托付过她的,若是让唐小妞知道了他对王雪不好,他们严家说不定要被她找了借口惩罚了。

“真的!谢谢相公,我换件好看的衣裳去。”

王雪一高兴,抱着严平在他脸上亲了口,然后转身进了里间去换衣服,丫鬟小珠立即跟了上去服侍。外室就严平在,皱了眉拿了帕子擦了又擦被王雪亲过的地方,又将帕子丢了,坐在那失魂落魄的等着王雪。

她,注定此生不会是他的了!他要怎么办?他还继续给王雪偷偷下避子药,不让她生了府中的长子吗?他还能等到纳了她,让她为自己生了儿子吗?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她永远不会嫁给他了。

“相公,相公……我换好了,走吧。相公……你在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王雪换了衣服出来,叫了严平几声都未听到他回应,出手推了他一下。

“哦,没想什么。我就是在想,这唐姑娘咋这么幸运呢?被皇上封了县主,赐了封地不说,还竟然是将军府被人换出来的嫡女,赐婚给安王府的凤世子。”

“是啊,我刚刚听到的时候,也是很震惊。没想到小妞的身世竟这么离奇曲折。其实我倒不觉得她幸运,想想,如果是我们,自出生就被人算计离开了亲生爹娘十几年,流浪在外面,心中是得有多难受啊。她以后能嫁给凤世子,那是上天对她的补偿,凤世子是多俊逸的一个人。没想到,那次我们见到的竟然就是凤世子,怪不得长得好。我当时就想,应该是哪家的贵公子才是。”

“恩?凤世子长得好?!你不是也喜欢上他了吧?”严平难得同王雪开了回玩笑,以掩饰心虚。

“相公……你乱说什么呢?!我怎会是那种见异思迁的女子,他长得再好,也是小妞的,与我能有什么关系?我只要有相公你就可以了,这辈子我就心满意足了。”王雪娇嗔的看了眼严平,嗔他。相公虽然没凤世子好看,可是是她喜欢的。

“好,好,不说。我开玩笑呢,走吧,你不是着急见到县主。”严平抬脚走出了房间,出府去迎接唐黛,王雪忙也抬脚跟上。

小白驾着马车,很快就到了长安县,远远的唐黛就掀了马车帘子,朝城门看了看,果真见了许多人在那翘首等待,忙又放下了马车帘子。马车驶到城门,小白停了马车。

“恭迎县主!”

唐贾孝带着众人跪下,行君臣之礼,站在后面的严平,王雪见众人都跪下,忙也跟着跪下迎接。

“大家都起吧。”

马车内的唐黛并未掀了马车帘子,听了小青的劝告,隔着帘子接受自己子民的跪拜,将规矩做得足足的,将威势摆得足足的。

“谢县主。请问县主这是去县衙呢?还是……”唐贾孝上了前,弯腰恭敬的询问唐黛。

“去县衙。”唐黛这次让小青撩起了马车帘子,看着马车前的唐贾孝回了话。

严平,王雪二人正好站在马车的正前方,远远的看见车内一个女子,头上戴着点翠的头饰,黑发飘在胸前,穿着淡黄色的县主装,坐在那威严,妩媚,又掩夹着少女的灵动。严平看得心中一痛,这么美好的女子,以后彻底的与他无缘了!王雪看了,则是兴奋得两眼晶亮,朝唐黛使命的挥着手。

唐黛也瞧见了王雪,本不想端了这县主架子,下车同她说说话,可是一转眼看到她身边的严平,则蹙了眉,又端起了架子,让小青将帘子放下,小白赶了马车去县衙。王县令立即也上了自己的马车,催车夫赶在唐黛的马车前,为唐黛开路。而其他的人则是骑马的骑马,坐马车的坐马车,跟随在唐黛的车后。

进了县城后,每到一处,都知道是长安县的县主到了,路边的人皆跪下恭迎恭送。看着如此的架势,瞧热闹的人个个咋舌,远远的跟在众马后,不嫌路远的,往县衙跟了去。此时,镇上收到王县令通知的各镇长,全都骑了马或坐马车往长安县赶,免得迟了被县主责罚。

白府。

“大妞,大妞……小妞来县城了!”白次冲进院子,对着正在逗小婷婷玩的唐华惊喜的嚷嚷。

“恩?哪呢?怎么没与你一起进府来?”唐华笑着看白次问。

“哎呀……她不是来我们家。是去县衙接手长安县呢。大妞,你可是没见到小妞那威风的模样,唐县令带着人出城相迎呢,这一路上的,谁见谁跪拜。哈哈,你现在有个县主妹妹了,大妞你以后也威风了。”白次说得一脸得瑟,好像自己做了县主般。

“她做不做县主都是我的妹妹,小妞那性子我还不了解,哪怕是做了公主,也就那样!”唐华笑着道。

“嘿嘿……也是,就唐小妞那时不时抽抽风的性子,就一小孩。哎,我去晚了,等我到时,马车就进城了,也不知她穿着县主装是什么样子,会不会很滑稽?!哈哈……”

白次说到这,脑中浮现出的是唐黛穿着县主装的猥琐样,就她那小身板,绝不能穿出威风来,白次自己逗乐自己,哈哈大笑。一旁正自己同自己玩得不亦乐乎的小婷婷,听了爹爹猥琐的笑声,也傻傻的跟着笑了,笑得口水直流。

唐华看着小婷婷酷似白次的小脸,再看看白次,两个人一样的一脸的傻笑,白了白次一眼,也跟着笑了起来。

此时正高高坐在县衙主座上的唐黛,好想打了喷嚏,强忍住了不打,忍得鼻子都发了酸,要流眼泪了。nnd,是哪个坏人在背后说她呢?早不说,晚不说,这时候说,我去。给她逮到了,非得封了他的嘴,毒哑了他的嗓子。

好想打喷嚏啊!可是看了一地跪着的人,有县衙的官,有长安县的名士官绅地主老财,有附近早到的镇长,全都跪在那参见她这个县主,怎么也不好将喷嚏打了出来,破坏了这个严肃的气氛,威严的架子啊。呜,呜,呜……县主不好当啊,连个喷嚏都不能痛快的打了。

唐黛强忍了半天,才将喷嚏忍住,地上跪着的人已经跪了半天了,没见县主让众人起身,沉默着,大家也不敢抬头看她,只是心想,不是说县主是个十四的女娃子,待人很是随和嘛?这跪了半天,没说一句话,这是要给大家一个下马威啊,哪里随和了?!以后可得小心侍候着,一不小心招惹了她,可别被她赶出了长安县!

“大家都起吧。”忍了喷嚏,忍了鼻酸,忍了眼泪的唐黛,缓了缓情绪,才出口让跪着的众人起了身。

“今天本县主来长安县,主要是要查看长安县的苛捐杂税,钱粮,……等等相关事务。没想到大家都来齐全了,我这刚刚回长安县,许多事情都没来得及处理。我也知道大家来的目的,一是为了见见我,二呢,看我是不是对长安县的相关事宜上会有改变。既然大家来了,心中对本县主有什么疑问要问的,现在可以问。”

唐黛淡淡的看了眼起身的众人,这里的人有她认识的,也有她不认识的。下面的众人听了,心中对唐黛的认识更多了一层,本以为这小小的女娃对管理长安县的事务会一窍不通,不知从何处下了手,全得要依靠了县令,依靠了他们。可不想她一出口就说出了大家今天来这的想法,可见她不是一点也没有沉算和准备的。

其实,唐黛在来长安县前,在昨晚的确是翻过相关书籍的。她知道,管理一个县不似管理一个企业,其中虽有相通之处,但却有着天壤之别。

企业好不好,看它赚不赚钱,企业文化怎么样就可。而管理一个县,就如同管理一个小型的国家,不仅从经济上要管好,还要看民生,经济繁荣,百姓富足安康等等。

“禀县主,不知县主接手长安县后,可会对长安县的赋税会有所改变?”一个着长袍的官绅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向唐黛行礼问道。

------题外话------

一转眼就到2月的最后一天了,在这感谢各位小仙们对水莲的支持,感谢你们给我投的月票,评价票,鲜花!因为人多,我就不一一列出大家的昵称了,但水莲会记得很清楚的。总有那么些小仙女,一直将票票送给我,谢谢大家,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