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接手长安县/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暂时不会做改变,我接手的时期,大家都对我不了解,会引起人心猜测,有小变化则会引起大变化,以防生乱,一切不变,原来是什么就是什么样。”唐黛回了那人,那人得了肯定的答案,退回。这个问题,在座的人,估计每个人都想问。

“禀县主,我听你的意思是,你接手长安县后,一切照旧。那请问,你是否又有什么办法,或者想法,会让你的封地变得更加富饶,变得更好呢?”另一个名士模样的人站起,唐黛一看,应是严平的父亲,严老爷,他立在严平身旁,二人又极像。

“严老爷高见,你这问题问到了点子上。我接手长安县,首要的是发展长安县的经济,让全长安县的人富起来,要家家有余粮,有余银。以前,大家也应知道,在官府的配合下,我已经在长安县大力的发展经济,以后,依然一样,会拿以前做基础,让长安县再上个层次。”

严老爷得了唐黛的回复,也退回。

“大家还有问题不?有,继续问,没有,大家都忙去吧。县衙的人留下来就可以了。”唐黛见众人沉默,没有问题了,再重复的问了一遍。

“我们没有问题了,告退。”瞬间一堆的人哗啦退了个干净,只留了县衙的钱粮师爷李师爷,县丞许县丞,以及唐县令在。

唐黛见众人退去,抬眼扫了三人一眼。

“将近期的账册拿来我瞧瞧。”唐黛吩咐三人。

不一会儿,唐黛的面前就堆满了一沓沓的账本,县丞,钱粮师爷,唐贾孝看着唐黛小小的人埋在一堆的账本里,互相交换了个眼神,这县主虽看着人小,但是个不简单的,千万别看出了他们做的那些手脚啊!

唐黛坐在那一点儿也不着急,也没被那一大堆的账本吓着,一双清澈的丹凤眼朝着账本左瞅瞅,右瞅瞅,然后又抬起头,从账本缝隙里观察着三人的脸色。左边的账本瞧一眼,再瞧一瞧三个人的脸色,右边的账本瞅一眼,再瞅瞅几个人脸色,中间的账本瞅瞅,再瞅瞅几个人的脸色。

等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瞅完,唐贾孝三人脸上都泌出了豆大的汗珠,心脏呯呯直跳,这小县主太吓人了,她到底是想干啥啊?!

唐黛则悠悠的从左边的帐本最下层,右边账本的中层,中间账本的最上层,抽出三本账簿出来,再也不看立在那的三个人,兀自翻开账簿,认真细致的瞧起来,一边看一边迅速在心中计算,不时拿了笔记一个数据在一边的空隙上,大约两刻后,唐黛就放下了笔,合了账簿。

“县主,你,你就看完了?”

立着的三人,看着唐黛算盘都不用,一会儿三本账簿就看完了,个个惊讶得瞪大了眼,唐贾孝结结巴巴的问唐黛。

“你,过来!”唐黛指了指钱粮师爷,并未回复唐贾孝的问话。

“是,县主。”钱粮师爷不知道唐黛发现了什么,战战兢兢的走上前来。

“将这两本账本翻开看看,去年这一本细账上记得的稻谷数为两千八百八十九担,为何到了这报到上面去的总账簿上变成了两千八百七十九担?还有十担谷子呢?去哪了?”

“这……这应该是下官一时笔误,记错了数据,我一定查出来,重新补上。”

“记错了?!哦。那东西一起补上吧。”唐黛淡淡的将账本扔给钱粮师爷,由他自己去想法子补上,其他话也不多说。

“你,过来。”唐黛又用手指了指许县丞。

“是,县主。”许县丞看钱粮师爷的账本查出了问题,也心中忐忑的朝唐黛走了来。

“这本账簿里是在下面收上来的杂税,你看看,这一笔应该是多少银子?这上月的数据一个月总收税是二十万八千九百五十两。可是为何到了下个月上个月结余下来的数据是零,除掉上交的二十万八千九百两,那也应该结余了五十两转入下月呀。这是为何呢?你与钱粮师爷一样,也是笔误?”

“县主,这是下官一时粗心,未将上个月的结余银两添到下个月去,下官这就去改了过来,这就去。”县丞手心已经开始冒汗了。

心中则暗暗庆幸,庆幸的是原来王县令在这时,从不吩咐他们动了手脚,反而,反过来会监督他们会不会动了账目,那时他心中还有过埋怨,觉得王县令太过严苛了。

后来唐县令来了,唐县令虽有小贪,让他们动点,但是他官心重,怕事发扒了官,因此做的手脚不大,不然,今天他们可得就要被交待在这县主手里了。

“唐县令,许县丞,李师爷。”唐黛冷着脸点名三个人。

“下官在。”三人立即跪在唐黛面前,头上冒了汗,身上颤抖着。

“这长安县以前有个江县丞,他是怎么死的,又是因为什么死的,想必你们都清楚吧?”唐黛拿了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面,冷声问三个人。

“下官知道。”三人又同时回复。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还不是也是因为心太贪婪。

“知道就好!今天你们三人的事呢,我暂时记在我的账上,不予追究,但你们要做到心里有数,将前面的账该补的补了,该平的给我平了。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但是这账目到我这,有一丝漏洞也别想逃了我的眼去。而且,我看账簿,一目十行,全是心算,从不会用算盘,所以呢,就快。这一快啊,对于我来说,哪怕十年的账簿摆在我面前,我三天就能准确清楚的看完。所以说,在我这,这账簿的事情上,你们还是不要心存侥幸。”唐黛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缓缓道,虽语气平缓,但砸在三个人的心上,有千斤的力道。

“谢县主不追究,我们即刻去将账查仔细,做得清清楚楚,再也不会错了。”三人趴在地上,对着唐黛千恩万谢,磕头如捣蒜。

唐黛之所以不追究,是因为她发现账目还是很清晰真实的,偶尔有一笔两笔,数目并不大,可见三人贪污不大。更何况唐黛深知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所以只给三人警告了一番,这一次就放过他们,以观后效。她刚接手长安县,不想兴起风雨,她要长安县平安的过渡到自己手中来。如若以后再犯,她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恩,你们二人去吧,将账本搬走,给你们一周的时间将账簿改了过来,一周后我会彻查。唐县令留下。”

许县丞,李师爷擦了擦头上的汗,赶紧叫人帮忙,将唐黛面前堆着的账簿全部搬走。

“唐县令。”

“下官在。”

“希望你能监督好他们,为我管理好长安县的事务。按唐家村排辈,我还得叫你一声叔,看在三奶奶的面子上,此次的事我不追究,但不代表我永远这么好说话。明白吗?”

“是,下官明白,下官一定监督好他们,将所有的账本修改正确,亏空的东西全补上,差粮补粮,差银子补银子。”

“恩,你们懂我的苦心就好。三奶奶最近在府中过得怎么样?眼睛好些了没?心情怎么样?”唐黛不再谈公务,她今天来县城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将话题转到私事上。

“小妞,你三奶奶很好,刚在我妹妹你小梅姑姑那住了些时间回来,现在在我府中住,她听了我说你从京城回来了,一直在念叨你呢,说是许久没见你,甚是想念你。”唐贾孝不愧在官场混了十几年的,听了唐黛的话题转到私人上,忙也从善如流的不再叫唐黛为县主,改称她的小名,以示他是叔,以示亲切。

“哦,那就好,等我空了,下次来再去看看她,我这刚刚回来,许多的事要做,今天没空去看她,叔你替我带句话给三奶奶,让她自己保重身子,不用挂念我,很快我就会去看她的。”

“好,叔一定带到。”唐贾孝忙应了。

开玩笑,他能不应吗?!人家是与县主攀不上亲戚,攀不上关系,他现在可是现成的关系在,他回去还不得给老娘好好供着,只要老娘在,他与县主的关系就不会断,说不定以后还得靠了县主往上升呢!

“恩,那我走了。县衙的事,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你们把事做好,不用担心我不用你们,赶了你们走。只要事情做好了,我向来赏罚分明的。”唐黛临走时,又叮嘱了唐贾孝一句。

“下官明白,恭送县主。”

唐贾孝将唐黛送到县衙前,看着她上了车,才转身回了县衙,在头上抹了把汗,拍了拍胸口,真是要感谢老娘以前行善,对县主有恩,让县主感恩,要不然今天的事就不好办了。

唐贾孝想到这,又去叮嘱了许县丞,李师爷,让二人把账做好了,该吐出来的全吐出来,幸而数量不大,要不然三人今天就要被县主送到大牢里了,他真是没想到唐二贵家的小闺女这么厉害了!

叮嘱完二人,同二人打了声招呼,说自己回府中一趟有事。说完就急急的回了家,将自己的夫人叫进房间,又将今天的事同她详细说了一遍,说是县主专程问了老娘,以后定要孝敬老娘,要将老娘供了起来,才能保证他这个县令坐得稳当。

叮嘱好妻子,又跑到三奶奶那去,嘘寒问暖了一番,绝对的真心真意。将唐黛要他转给老娘的话,细细的说给三奶奶听,喜得三奶奶笑得直咧嘴,说是小妞是个乖女娃子,是个感恩的,托了她的福,自己的晚年过得好。又叮嘱唐县令好好的做了县衙的事,不要给小妞添了麻烦,不能因为有这一层关系就自大了。唐贾孝头一次认真的听了老娘的话,向老娘保证,一定会认真的做了事,要做个好官,清官。

唐黛从县衙出来后,又去了趟小梅姑姑的店里,问了三奶奶的情况,听小梅姑姑说的与唐贾孝说的差不多,才放了心。出了小梅姑姑的店,想着要顺路去看看二姐,于是又让小白将马车赶往白府。

白府的守门人,听说是县主来了,吓得赶紧往府里去通报,白老爷,陈夫人,白次听了下人的禀报,都急急的出了府,到府门前迎接。唐黛下了马车,见三人要对她下跪行君臣之礼,忙欺身上前,不许三人跪下,说是自己是顺路来看二姐的,让他们不能见外。

在众人的簇拥下,唐黛进了白府,到了唐华的院内,走在唐黛后的白次,瞅了又瞅唐黛穿的县主装,好像穿在身上感觉还不错,没有他想像的挂在身上,不伦的不类的感觉啊!

京城。

皇宫御书房内,凤千君一双凤眼,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道人,须发皆白,面容矍铄精神,给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父皇,这就是我与你说过的玄学高深的一云道长。”二皇子凤容烨见父皇沉默,忙开口打破了书房内的尴尬气氛。

“恩,不知道一云道长要怎样向朕证明你会那奇门遁甲之术,玄学高深呢?我这儿,不养无用之人,更何况国师高位。”凤千君表情言语皆是平淡。

烨儿说凤北国,大华国都有玄学能人做为国师,但他凤南国不一定非得要这种人才,立国几十年,没有国师,凤南国还不是照常风调雨顺,蒸蒸向上。那凤北国,大华国有国师,还不是也避免不了偶尔的涝灾,旱灾,雪灾!国师,不过能预言而已,又不能呼风唤雨。

“禀报凤南国皇上,贫道不会向皇上夸海口,皇上要贫道证明贫道玄学高深是情有可原的事。但贫道不过是听了二皇子所求,且当今三国的国君里,皇上最是贤明之帝,贫道才有了这贡献我的毕生所学的心思。皇上现在可以不信我,但是不出一个月,贫道相信皇上就能看到我的才能了。”那一云道长已经看出了凤千君对他的到来是抱着一种可有可无的态度,心下的好胜心被激起,一改平日的傲气,出言向凤千君解释。

“噢?你如何让朕在一个月内相信你?”凤千君见一云老道说得如此自信,不禁心下生了一丝好奇。

“一月内之内,在月圆之日,天,必有异像出现!皇上到那时,便能相信贫道我不打虚妄之言。”一云老道双眼不避讳的直视凤千君,信心满满。

“好!那我就等你一月。只是这异像预示着什么?”凤千君想想不放心,加问了一句。

“等到那时,贫道自会向皇上禀明。”一云淡笑着回答。

凤千君问了这句话就说明他从不相信他,到相信他一分了,他定会让他知道他的才能,重用他,他要做了凤南国的国师,利用这个位置,寻到他要找的东西,他已占扑出来了,东西和人就在凤南国。

“烨儿,你且去安排一下道长的生活起居,朕就等着看这所谓的异像是什么!”凤千君松了口,这话的意思是让一云留了下来。

“是,父皇,儿臣这就去安排。”凤容烨听了凤千君的吩咐,带着一云老道走出了御书房,往自己的宫殿走去,脸上则是布满了得意的笑容,还是母妃了解父皇,今天父皇没将一云道长赶出皇宫,他的计策已经成功了一半,且说明了父皇心思已动。

那接下来就要看道长的了,只要道长一步步的让父皇相信,坐上国师的位置,朝堂上他就多了一大助力,再想法子,将那凤北国的蠢公主征服利用好了,他在外就多了助力。

那个位置离他似乎不是那么遥远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的二更要在晚上九点左右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