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甩掉怪老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在长安县回来后,就带着小姨李竹,小双儿去了镇上,学堂里的老夫子听说是县主亲自送来的小表弟,二话没说,立即收下了束脩,叫来一个先生,替小双儿安排好了。临走时,李竹虽还是有些不舍,但还是跟在唐黛身后离开了。

心里更是感激唐黛,若不是小外甥,双儿哪有这样的好命,还能进了学堂学学问。又想着跟着前夫的两个老大,心下又愧疚,这离开几年,也没去看过两个孩子,两个孩子也没来看过她,应该是恨她的吧。

李竹上了唐黛的马车,二人面对面的坐着,李竹沉默不说话,唐黛看出了她的心思。

“小姨,你是不是有些不舍小双儿?不用担心他,有夫子,还有小郎在,他会习惯的。孩子的适应能力是最强的,在这能学到东西,如果只一谓的跟在你的身边,长大了只能面朝黄土背朝天,在土里刨食儿,见识也少。”

“小妞,谢谢你,我晓得的,你都是为了双儿好。我只是他突然离开我身边,有些不舍,没别的想法。再说,三个孩子,就他一直在身边,另外两个几年都未见过了。”李竹说到这红了眼眶。

“小姨要是想两个孩子了,就去看看啊。”唐黛明白小姨这是由双儿与她的分开,又相信两个大的了。

“我……我不敢,当初是我的不对,他们的爹爹不让他们来见我,我不怪他们,但也不敢去见他们。我怕他们不认我,恨我,讨厌我。”

“你不去看看,又怎么知道?去吧,想他们了就去看他们,让他们知道你这娘还想着他们。”唐黛叹了口气,劝小姨。谁都要为自己不理智的所做所为付出代价的!

小青赶着马车在李府前停了下来,唐黛下了车,准备去看看小腊八和白少奶奶,好久未见,她都有些想他们了。只是刚下了马车,就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朝她走来,手上还牵着一个小男娃娃,对方显然也看到她了,惊喜的朝她走来。

“小妞!真是是你啊!你从京城回来了?”原来这熟悉的人是唐草香,唐黛的堂姐。

“草香姐,这小男娃是你的吧?都这么大了?”唐黛也惊喜的看着唐草香,还有她手上牵着的小娃娃。

“是啊,你这许久都没来镇上了,去我府里坐坐,今天在我家吃晌午饭。”唐草香热情的打着招呼。

“我正准备去李府有点事,你那我就不去了,看到你还好,孩子也好就可以了。你最近在府中怎么样?贾大少爷对你可还好?”唐黛想到恶心的贾老爷和贾大少爷,就不想去了贾府。

“好不好也就那样,你是知道的。我不管他,反正府中后院不许瞎弄人进来,他想去外面就让他去外面。有小妞你替我撑腰,我也不怕了他,以后这贾府是我儿子的,别人休想染指半分。”唐草香恨恨道。

“恩,你明白就好,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来同我说,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这一辈子贾大少爷都休想欺负到你头上来。”

后又说到唐菊香,唐草香也知道唐黛是因为自己大伯唐大贵相求,给了她一次机会,只说她若是能痛改前非,也就罢了。她不想再想起她那个人,以后就在贾府好好过自己的日子,若是唐菊香不改了性格,再作恶,天都会收她的。

唐黛与唐草香站在马车边上说了半会子话,从马车里掏了一个玉镯子给唐草香,一个玉佩给小男娃,说是京城带来的礼物。唐草香不肯收,唐黛说是人人有份,除了唐菊香,祖屋里的人人都有,唐草香才道了谢收下了。

二人分开后,唐黛进了李府,守门人是认识唐黛,没有通报,唐黛与小青自己走了进府,去了白少奶奶的院子,当唐黛出现在小院中时,白少奶奶惊喜万分,没想到唐黛一回来就来看她了,小腊八则是歪着小脑袋瞅了瞅了唐黛,想了想,就迈着小短腿跑了上来,一把抱住唐黛的腿,嘴中叫着“小姑姑,小姑姑。”

“哈哈……小腊八,你还能记得姑姑啊?!这么长时间了都没忘记,小腊八真棒!”唐黛蹲下,抱着小腊八,夸奖他,在他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亲得小家伙笑得见牙不见眼。

“小妞啊,你现在身份不同往日了,还没有忘记我,跑来看我呢。”白少奶奶等唐黛坐了下来,小绮上了茶水,笑着道。

“咦,白姐姐,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俗气了?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还是唐小妞,在白姐姐这儿,一辈子都不会变的。”唐黛将小腊八抱在腿上坐着,白了白少奶奶一眼,回她。

“哈哈……我还不是怕你身份变中起变,心态也变化嘛!说句真的,我真的佩服你啊,小妞。治好了河间府瘟疫,救了凤世子,封县主,重认了自己的父母,这当中你经历了不少,吃了不少苦吧?”白少奶奶开过玩笑后,有些心痛的看着唐黛道。

“是啊,白姐姐。这其中的曲曲折折,说上两日两夜都说不完,呵……别人都只看到我表面风光,哪能看到里面的惊险。”唐黛笑了笑道,她就知道只有白少奶奶能看到不同的,能够理解她的难处。

“对啊,想想就我这后院里,我都遭遇了什么,更何况将军府的后宅。你亲生爹娘很心痛,很后悔吧?你要多多安慰她们,虽然这其中也有她们的责任,没有保护好你,但你可不能在心中怪了他们,疏远他们。”

“不会的,白姐姐。那时爹爹不在府中,大哥又小,娘亲一个弱女子,大着肚子,正经历生产,她哪能会想到有人会将我换走!更可况人家是有计划有安排的,府内府外连手做了的事。也许我命不该绝吧,还能有与他们相认的机会,我感激上天的垂怜还来不及呢,哪会去怨恨了他们的失职。”

“你能想通就好!你可不知道啊,当初你的事传到长安县来时,那可是街头巷尾议论的话题,别人只是感叹那做出人的心狠手辣,感叹你的幸运,竟然有那样高贵的身份。我听到时,就替你担心了,不知道你在心中会不会拐过弯来。现在看到你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就放心了。”白少奶奶感叹了一番,替唐黛放下心来。

“恩,谢白姐姐的挂念,我还是我,没有变,放心吧。”唐黛朝白少奶奶感激的笑了笑,回了她。

“那以后你的打算呢?要长住在京城?”

“不会的,我不喜欢京城,我还是喜欢唐家村。”唐黛没有犹豫,立即摇了摇头。

“那你爹娘怎么办?你在外十几年才认了回去,他们肯定不会让你在这长住的,估摸着他们心里现在想把所有能给你的都给你呢,怎么会让你长住在这,整日里见不到你。”

“抽些时间回去陪陪他们,或者让他们也来唐家村住住,唐家村多好,虽然会有一些家长里短的,但不至于像京城那样步步惊险。我大哥大了,接了将军府,我爹和我娘就没事了,到这来住并不影响什么。”

“这倒是个主意,我也觉着乡下住着好。只是,我又听说,你被皇上赐婚给安王府的凤世子了,安王府能同意你在唐家村长住?凤世子也不会同意吧?”

“这才刚刚赐婚,还要等几年才会成亲,以后的以后再说,我现在懒得想他,想多了累。”唐黛笑笑道。到时候她也给安王妃,安王爷给拐到唐家村来住,不就行了!

“呵……反正你心宽得狠,鬼主意又多,算了,我不替你操这些心了。”白少奶奶见问了半天,人家正主还不急呢,她急着啥?再说小妞,说得也对,以后的对后再说,现在想他干什么?!

“小姑姑,吃糖糖!”小腊八从桌上抓了一片点心,扭过小身子,将点心塞向唐黛嘴里。

“恩,真甜!”唐黛张了嘴接住小腊八手上的点心,含进嘴里。

“呵呵……这小子,就是跟你亲。这还是去年你姐姐成亲时在你家见过你的,这都多久了,一点也没忘记你,立即就叫了你,还喂点心吃。这府中想让他喂点心的人还没生出来呢!”白少奶奶笑着道。

“恩?是吗?”唐黛也笑着反问白少奶奶。

“你不相信啊?!你别看他在你面前乖得狠,在别的人面前可不是这样的,一天到晚绷着一张小脸,对别人要睬不睬的样子,看得我自己都摇了头,也不知道像了谁?!他爹爹可都没这样,我也不是个冷脸的人。”

“哈哈……咱们的小腊八长得这么好看,当然要高冷了!要不然,等长大了,岂不是要被小姑娘围着转了。”唐黛一听,哈哈大笑了起来。

“姑姑,好看,弟弟好看!”小腊八扭过身子,对着唐黛点了点小脑袋,听懂了唐黛是在夸奖他好看,忙也跟着夸奖了自己。

“对,弟弟好看。”唐黛摸了摸小腊八的小脑袋,又在他脸上亲了一大口。

小腊八一看,忙抱着唐黛的头,在她的脸上也啃了一大口,逗得唐黛,白少奶奶,院中的下人也都笑了起来。

唐黛在白少奶奶家玩了半天,吃了晌午饭后才回了唐家村,半路上,小青突然停了车。

“小姐前面有个人躺在路中间,不知道是死是活?”停了车的小青,向车内的唐黛禀报。

“恩?你过去看看。”

唐黛掀了马车帘,也伸出头向前看了看,果然见一个人躺在路中间,远看着应该是个年纪大的老人。唐黛脑中突然想起现代的碰瓷来,这老人不会也是碰瓷来讹诈她的银子的吧?!我去,难道这古代也这么先进,人也这么坏了?!哎,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小姐,是个年纪大的人老僧,看上去好似生病了。”

正当唐黛在胡思乱想的时候,过去观察的小青回来向她禀报。

“生病了?生病怎么会躺在这?僧人?难道是去飞来寺的?”

唐黛一听是个僧人,前面的过激的想法就化为乌有了,因为师父是僧人,所以唐黛对僧人存有好感,再抬头前后看了看,这段路是镇上去飞来寺的必经之路,估计是远脚僧听了飞来寺的名气,慕名而来的,经过长旅途跋涉到这病倒了,倒在路上无人问也是正常。

唐黛想到这里,下了马车,走到那人身前,伸手替那老僧把脉。半晌后,唐黛收了手,她所料不差,老僧的确是走得劳累了,得了风寒,自己又没注意歇息,才导致突然晕倒的。

“小青,将我的医箱拿过来。”唐黛吩咐站在一旁保护她的小青。

医箱拿了来,唐黛就在路上替老僧施了针,并从医箱里取出两粒药丸,药是自己按现代的治感冒的药配出来的治风寒的药,强喂给老僧吃下,一刻钟后,取了针,收拾好,等那老僧醒来。

“咳……咳……难受死老头子了!谁说的南方暖和?暖和个屁!差点冻死我了。”

一晌后,地上的老僧醒来,只是这醒来了吧就醒来了吧,中气还挺足,脾气还挺大,刚醒过来,眼睛还未来得及睁开,嘴里就骂骂咧咧的骂开了。

站在一旁等着的唐黛听了,眼角抽搐,有些好笑的看着地上那骂着的老僧。

“老师傅,看来你的病好了,我也不用担心了。小青,我们走。”唐黛说了句转身就往马车走去,小青拎着医箱跟在后面。

“哎,哎,小丫头,是你救了老头子我啊?你别跑啊,跑那么快干什么?你等等我,等等我啊!”那老僧从地上一骨碌的爬了起来,直朝唐黛主仆追了去,仿佛前面因病躺在地上的人是另有其人。

“恩?老师傅你还有事?”唐黛与小青已经走到了马车旁,见他追了过来,就站住了脚。

“哎,小丫头,你救了我,我总得感谢感谢你才是啊。”老僧追了上来,气喘吁吁对着唐黛道。

“不用感谢,举手之劳而已。”

唐黛回了,自己上了马车,小青将马车赶起,马车缓缓驶过那老僧身旁。那老僧盯了唐黛半晌,没有再出语,任她上了马车,任马车从自己身旁驶过,只皱了眉头,冥思苦想着什么。好半天,等他反应过来,唐黛的马车已经走出老远。

“哎,没良心的小丫头,你就将生病的老头我扔在这不管了啦?!呀……你等等我呀,你等等我!”那老僧回过神,对着唐黛的马车挥舞着手,大叫,拔腿就跟在车后面追。

在前面马车里的唐黛,听到了风吹过来的老僧的声音,没理睬,她可是被师父整怕了,老头子就像个小孩,脾气怪,她可不想将他带回家侍候着,侍候不好,还得挨了骂。掀了马车帘子,吩咐小青将车赶快点,将那老僧甩了。

跑了一段路,呼呼喘气的老僧,见小丫头片子不将车停下,反而赶快了,只好停了下来,跳脚大骂。

“你个小丫头片子,你总有求到老头我的时候,哼,到那时老头我再修理你也不迟。”那老僧喘着粗气,站在路间继续骂骂咧咧,不再追了,回头往飞来寺走去。

“小姐,甩掉了!气得在后面跳脚骂呢。哈哈……”小青回了头,见后面已经半天没有了那老僧的身影,同车里的唐黛道,并笑了起来。

“哈……恩,恩,甩掉了就好,我可不想又捡个人回去侍候着,哼。那老头子,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灯,脾气比我师父还怪,眼睛还没睁开就张嘴发牢骚。还追,追啥追,又死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