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欧阳清被赐婚/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没大事。就是金狗哥哥沐休回来,听说我从京城回来了,来看看我,问问情况。”

“沐休?咦,不对呀。我昨天还听桂花说她有些想她大儿子了,说那小子还有几天才沐休呢。她大儿子说的不就是金狗啊?咋今天就沐休了?”李氏疑惑的随口念叨了一句,也没想等唐黛的回复,走进了厨房。

唐黛果真也没回复,只盯着手中的茶杯,思索着什么。然后起身,准备去地里看看育的辣椒苗怎么样了,是不是生得还好。长安县除了发展种辣椒,还能种什么?她已经在那些人面前夸下了海口,要将长安县的经济提上一个层次的。

唐黛在想着怎么样将长安县治理得更好,京城中公主府从他国回来的欧阳清,则是一脸的兴奋,唐黛的水果罐头,在两国的反响好得不得了,若当年新出的辣椒在凤国南一样,很是受欢迎。小丫头回长安县了,看来他得去长安县一趟,找到小丫头,要到做罐头的方法,赶紧大量生产卖出去,这卖出去了可就是大把的大把的银子啊!

而且,丫头托他找的药材,他已经给她找到了,也得给她为王夫人解毒。只是他高兴还在心间,脸上的笑容未落时,却发生了一件让他怒不可遏的事。

原来,在唐黛与将军府相认后,长平公主知道了那像王夫人的小姑娘,小神医,竟然就是当年情敌的女儿。而且儿子心内竟然为了她,不思成亲之事,在公主府内大为光火,对着欧阳清大发了一顿脾气,说是有唐黛就没她,有她就没唐黛,气得欧阳清找唐黛要了罐头,拉着罐头去了其他国家,不理了他无理取闹的公主娘亲。

就在他不在京城时,大公主凤笑笑又几次跑到公主府,讨长平公主的好。知道凤笑笑心思的长平公主,这次默认了,并暗示凤笑笑去求自己的父皇赐婚就可以了。所以,当欧阳清一脸兴奋的呆在书房里,计划着什么时候去长安县时,却被告之,皇上来了圣旨,并是下给他的。

疑惑着的欧阳清,去接下了圣旨后,与长平公主大闹了起来,他知道,没有公主娘亲的默认,皇上舅舅绝不会直接向他下了这赐婚圣旨。

“清儿,娘知道你心里想着什么,但是当年娘就与你说过了,我不喜欢她。我不可能答应你娶她,更何况现在她已经被皇上赐婚给你表哥了。你还在等什么呢?你又能等到什么呢?你这孩子,怎么这一点像了娘啊,喜欢上一个人就一心一意一辈子,唉。”长平公主看着怒气冲天,第一次这样发了大脾气的儿子,劝他。

“娘,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在做当年皇帝外公做过的事。当年,你喜欢护国将军不得,他就匆匆将你嫁给了驸马爹爹。如今,你明知我心里还有她,你却让皇上舅舅下了赐婚圣旨,让我娶表妹凤笑笑。你这是要将你经历过的痛苦,让我再经历一遍吗?”欧阳清的妖孽脸上,已然不见了往日的妖媚,脸上除了悲伤,还有心痛。

“清儿啊,娘这是为了你好,娘就是不希望你陷在那份无望的奢望里啊。娘亲当年也怨过你外公,可是到现在我不怨他了。感情的事,不过是少年时的烂漫,少女时绮丽的梦,如今我与你爹爹过得也算好啊。”

“娘,连你自己说这话都勉强了不是?!什么叫还算好?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你与爹爹间,别人不知道,我可是知道的,你就不要自欺欺人了。你可以不喜欢黛黛,你也可以阻止我娶她。但是这份感情,你却是无法阻止的。更何况,你明明知道我不能娶了她,那我以后娶别人,就不说娶个我喜欢的,但也最起码要娶一个我不厌烦的,我不讨厌的。我们是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可是你……”欧阳清说到这,没有再发了脾气,只是疲惫的躺倒在榻上,不想再说了话。

“清儿,娘是看着笑笑长大的,虽说她是任性了点,但是对你的那份心意,却是一点也不掺假。你娶了她,她会好好的侍候你,对你好,没有二心,那多好啊!”长平公主继续劝欧阳清。

“算了,娘,你也不用劝我了。既然皇上舅舅都下了圣旨,我还能违了圣旨不成?再说,既然娶不到我心中的人,其他的人,娶谁不是娶?就这样吧,圣旨我接下了,我回书房还有事,不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

欧阳清心伤的从榻上站起来,淡淡的回了长平公主,转过身往外走去。娶就娶吧,娶一个圆了公主娘亲的心愿,他也就完成任务了。

长平公主看着儿子欧阳孤冷失落往外走的背影,一串泪从脸上滑下,她的儿啊,怎么又重走了她当年的路啊,而且都是与那护国将军府中的人有关,是不是那府中的女人,天生就是来克她们娘俩的!

回到书房中的欧阳清,吩咐下人,不让任何人进去打扰他。然后在书房里枯坐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将圣旨扔在书房的桌上,没有告诉任何人,悄然出了府,骑了马出了城,往长安县飞马而去。

当皇宫中的凤笑笑高兴的来到公主府见欧阳清时,却只见人去房空,没有了欧阳清的身影。长平公主得了消息赶来,问了府中的下人,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就连贴身的小厮也不知道他去了何处。长平公主边安慰凤笑笑,边心里恨得慌,她知道儿子肯定还是去了庆安府,找那女人的女儿去了。

诛魂阁,江野又收到了密令,问事情的进展。江野这次吸取了教训,没有让儿子阿曦知道,召了追魂几个贴心的心腹进来,说这事再也不好拖下去了,只能瞒着儿子,偷偷的派了人去执行任务。

“追魂,这次你带着人去吧?你家在那,如若阿曦问起,我就说你回家了。”江野想想,侧过头对追魂道。

“阁主,我……”

追魂为难的有些语塞了,让他直接去刺杀自家的恩人,他真的下不了手啊,不似那次,主要是刺杀凤世子,碰上了恩人在场。

“怎么?为难?看来,花狐狸没死时给我传的消息是真的了。”江野眼神犀利的看了眼追魂。

“阁主恕罪。她的确对我家有恩啊,她与我的妻子是最好的朋友,帮她疗好了毒,治好了我妻子的不孕,让我有了孩子。且不说属下下不下得了这个手,若是让我妻儿知道我对他们的恩人下了杀手,到那时我又得重蹈了阁主您的覆辙啊!请阁主体谅属下,还是派了其他人去吧。”跪在地上的追魂,满头大汗,咬了咬了牙,灵机一动的找了对自己有利的借口。

“重蹈我的覆辙?妻离子散!算了……你也不要战战兢兢的了,起来吧。这次因为这个理由,我就派了他人前去。但是,我只给你这一次机会,如若此次他们还是没能成功的话,还有下次,你就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你知道阁里的规矩。”江野按下了心中怒火,勉强的叫了追魂起来。这个女子,还真是不一般的厉害,他想刺杀她,还得避着儿子,还得换了人,这是他经营诛魂阁几十年来,头一次遇到的事。

“谢阁主体谅,属下明白。”

追魂听了江野的话,心中偷偷吁了口气,他赌对了,阁主自他儿子阿曦回来后,手段软了许多,也比前人性了许多,要不然,打死他也不敢在执行任务这事上跟他讨价还价。阁主惩罚阁里不听命令人的手段,可不是一般人承受得了的。

“碎魂跟着阿曦没法去,追魂不能去,那就你们六人一起去。”江野看着阁中的八大诛魂使者中的六人道。

“是,属下遵命。”那六人立即应了,领命而去。

碎魂也回到阿夕身边去了,边走边想,这事怎么办才好,爹爹要杀,儿子不让杀。为难死他了,要是以后让公子知道他知道这事不告诉他,定会将他赶走,不让他呆在他身边侍候了。

“阁主,这事可得做得秘密些,不能让公子知道了,要不然,公子有得与你闹了,属下不忍心看着你为他伤心。”留下来的追魂提醒江野。

“我心里有数,你去叮嘱他们几句,让他们不能泄露了,特别是碎魂,他与曦儿朝夕相处,不能让他漏了嘴。”

“是,属下这就去。”

追魂也走出去了,只是心中的想法则与碎魂也是一样,这一个要杀,一个不许杀,为难死他们这些做属下的。唉……唐姑娘怎么就是将军府的女儿呢?而且还被皇上赐婚给他们的老对手凤世子。

若她只是唐家村的一个小村姑,他也不用这么为难了。这次他是躲过了,还不知道下次怎么能躲过呢?不是他对阁中的人没信心,而是唐姑娘太滑溜了,以前大器未成时,就吃了她的亏,现在她已是羽翼丰满,更要难得手了。

正在唐家村晃着腿的唐黛,却不知道她的魅力太大,有人爱,有人恨,有人护,还有人要她的小命!都在围着她活动。

“娘,今天中午做点什么好吃的呢?哦,对,我想吃椿树苗炒鸡蛋了,我去采点椿树苗回来。”唐黛嚷嚷着问李氏,然后又自问自答起来,起了身往外走去,去摘自己喜欢吃的椿树苗去了。

李氏在厨房里听了,走了出来,见小闺女自言自语的走出了家门,好笑的摇了摇了头。

京城,安王府,凤容若坐在自己的书房里,心情甚好的又将他从唐黛那顺来的荷包拿出来观看,百看不厌。自唐黛的身份明了,凤千君为二人赐了婚后,他的心情就一直很好,高冷的冰山脸上,如春风吹拂后,融化成了一江春水暖流,时不时就能见他的微笑。

他这心情好,最能体会的就是楚陌了,不过楚陌心中也有了小秘密,也巴不得哪天世子心血来潮去了唐家村,看他们未来的世子妃,这样,他就能见着小青了。好久不见小青,他都有些想念她了。

“世子,消息打听到了,听说那老道是二皇子介绍给皇上的,说此人精通玄学,不比那鬼僧差。且此人在皇上面前夸下了海口,说是一月内的月圆之时,将会天生异象,以此来证明他不是个不学无术的。世子,你说那二皇子和贤妃这打的是什么主意啊?”楚陌从外走了进来,将他们好不容易查来的消息禀报给凤容若。

“精通玄学,天生异象?他们能打什么主意,不过想将此人推上国师的位置,提高他们的助力罢了。”凤容若放下手中的荷包,想了想道。

“那我们这边呢?是不是也该做了准备。”

“恩,既然能被他们推荐到皇上面前,想必是有些真本事的。要不然,以那二人的聪明,不会自寻了死路。将我们的人派出去,去寻鬼僧的踪迹,投其所好,将他请到京城中来,以防万一时能为我们提供助力。”

“世子,你也知道鬼僧脾气甚为古怪,我们上一次去拜访他时,都能未见到他的人。”楚陌想起那次他与凤容若去北方求见鬼僧的情景。

“此一时,彼一时,去请吧。有人在凤南国想要压了他的位置,就他那暴躁好胜的脾气,肯定会出山的。怕只怕他不在北方的山洞里,五年前,凤星临世时,就听说他要出来云游,寻找那人。不管怎么样,先派人去寻,进展随时向我汇报。”凤容若胸有成竹,虽然鬼僧他见得不多,但是还是能看出他的脾气来的。

“是,属下知道了,还是世子聪明。”楚陌应了,走出了书房,去安排凤容若吩咐的事情。凤容若则又右手撑了头,懒懒的靠在椅上,想他的小丫头。真希望时间快些过,他将小丫头娶了回来,就不用分开,天天在一起了。

“世子,还有件事要告诉你。”出去的楚陌又折了回来。

“恩?还有什么重要的事?”凤容若保持着姿势没变,没看楚陌,随意问了句。

“那个,那个,公主府的欧阳公子也被皇上赐婚了。”楚陌一听凤容若说了重要二字,有些八卦心思的他,结巴着告诉凤容若他要说的事。

“就这事?我知道啊。大家都长大了,迟早都得被赐婚的。”

“可是属下听说欧阳公子圣旨是接了,但是很不高兴,与长平公主吵架后,将圣旨扔在书房里,离家出走了。什么东西都没带,连属下都没带,一个人骑着府中的马跑了。他一个人会不会出现什么危险?长平公主急得都哭了。”

“我皇姑那性格,有她哭的时候,什么事都瞎操了心。他不会有事的,现在那些人被我们转移了全部的注意力,现在估计着就想着怎么对付我和黛黛,不会腾出手对付他的。你忙你的去吧。哦,替我传了消息给黛黛,告诉她在唐家村千万要注意安全,身边不能离了人,告诉影子和小蝶,不得离开她半步,若是未来的世子妃少了根头发,我就唯他俩试问。”凤容若肯定的摇了摇头,又语气严厉的吩咐了楚陌。

“好,世子,那我出去忙了。”

凤容若坐在书房里想了想,欧阳清去哪了?被逼婚心情不好,跑了!跑了?跑了?不会是跑去长安县找黛黛去了吧?这个死呆子,黛黛都马上要成你表嫂了,还在心里惦记着,气死我了,等你回来,我定要将你的头揍成猪头!哼。

------题外话------

谢谢各位小仙女的月票,评价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