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哪个眼瞎的招惹你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开心的,美美的吃了顿椿树苗炒鸡蛋的唐黛,又在小青的陪同下去了趟长安县的县衙,将李师爷,许县丞改完的账本复查了一遍,实物与账本对照了一遍,已经没有了那些缺斤少两的地方才放心的回了唐家村。

已经很久没有去白云山上的唐黛,决定到山上去转一转,寻些野菜啥的回来,更主要是去山上走走,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顺便去看看,被小白带着在山上练功的八个小家伙们,看看他们的练习得怎么样了,自京城回来后,因经历了过刺杀,小家伙们才知道他们的武功还远远的无法与那些高手相比,所以就在小白带领下,拼了命的在山上练功,晚上才回到家里来歇息。

只是还未出门,李竹带着唐小郎哭着来找唐黛,说是小双儿在学堂里不见了,学堂的夫子专程让小郎回来问问,问孩子什么时候回了学堂,她这才知道双儿不见了。

唐黛一听,头立即大了,她想到那时在学堂里失踪的阿夕,真是他娘的见鬼了,学堂与她家的人犯冲不成,老搞失踪。

“小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慢慢说给我听。”唐黛看着也是一脸着急的唐小郎,怕他人小吓到了,定了定神,缓了缓语气问他。

“小妞姐,我昨天就没见双儿了,双儿的夫子问我,我才知道的,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小郎摇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那你,或者夫子是最后看见小郎是什么时候?”

“我最后一次是前天看到的,前天晚上,我去了他那,问问他习惯不,缺不缺什么,要是缺的话,我就去了我姐姐家给他拿去。”

“小姨,那这样吧,你跟着我去镇上,我们去一趟学堂问问情况,你也别着急,你又没什么仇人,谁会朝双儿下手呢,会不会双儿迷路了什么的。小郎,走。”

唐黛说完,让小青快速的套了马车,跟王小敏打了声招呼,让她与娘亲说声,她去镇上有事了,别的不要多说。然后,带着李竹唐小郎上了马车,快速往镇上奔去。

马车飞奔在去往镇上的路上,几人心急如焚,小青全神贯注的赶着马车,尽量能快点。半个时辰后,马车在学堂的门口停下,马车刚停稳,唐黛几个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直朝学堂里奔去。

唐黛认识的老夫子,还有那教授双儿功课的夫子,听了马车的声音,已经从里面跑出来在大门口等了,唐黛的身份已是今昔不同往日,学堂给她的小表弟给弄丢了,夫子心中都是战战兢兢的,生怕县主发了火。

“老夫子,具体是什么情况?”唐黛也不进了学堂,站在学堂门口就问站在那的老夫子。

“县主啊,我们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啊,昨天早晨双儿还在的,他的夫子还授了一次课,第二次课时就未见到他,夫子便问了其他学子,有个学子说是双儿的姐姐来寻了他,双儿就出去了。夫子一听,以为是你来找了,就没仔细问清楚,是什么样的姐姐,是亲姐姐,还是表姐什么的。直到今天发现他还没回来,才发现了异常,又问了那个学子,那个学子说双儿只说了姐姐找他,他就走了,别的他也不知道。”

“姐姐找?他带东西走了吗?”

“没带,什么都没带,就那样走了,应该是那个他口中的姐姐将他带走了。他有什么姐姐,县主你们应该知道的吧?”

“好,我知道了,我先去寻他,有消息立即来通知夫子你们。”唐黛点了点头,有方向就好找了,她都要被吓死了。

唐黛带着李竹回了马车上,唐小郎回了学堂,小青按唐黛的吩咐去了唐黛的小姨家,唐黛猜测双儿口中的姐姐,会不会是李竹的大女儿,唐黛的表妹将双儿接了去,毕竟双儿离开那个家时间长,小姨夫想双儿也正常,又因为气小姨,不跟她说,将孩子接了去,让她急一急也是有可能的。

“小妞,你觉得是我的大闺女接了双儿去了?”李竹见唐黛吩咐小青将马车赶到她以前的家去,问她。

“能让双儿跟着走的,肯定是熟悉的人,他这口中的姐姐,也就那几个人,我现在最大的怀疑就是大表妹来镇上了,知道他在学堂,所以将他接去住几天。”唐黛点点头。

“我这心里慌得狠,总预感双儿要出事,会不会不是她们接去的?”李竹有些迟疑,有些不相信是自己的大女儿接走了双儿。

“是不是,我们到了就知道了,小姨别急,会找到双儿的,啊。”唐黛安慰着李竹,也在安慰着自己。

唐黛的马车还没有进入李竹以前家的村中,就碰见了小姨夫带着两个小孩在外面干活回来,正准备回家,唐黛忙让小青将马车停在了三人身旁。

“小姨父!”唐黛掀了马车帘子,伸了头叫了声李竹的前夫。

“咦?小妞,是你啊?你怎么来这了?”小姨父并未看见马车内的李竹,只看到伸了头的唐黛,惊讶的问她。

“哦,我来看看隔壁村的作坊,从这路过呢,没想到碰到了你们。你们这是在哪回来呢?”

“哦,我带了孩子去村外的一块地里,松了土,准备种辣椒呢。小妞,我们这还不是托了你的福,现在日子比以前好过不少呢。还有啊,小妞,我听说你将双儿送到镇上学堂里念书去了,小双儿有福气啊,有你这个表姐帮衬着,不像这两个跟着我,以后只能在家中土里刨食了。”

“呵……小姨夫,我昨天去了镇上,看到个女孩子,有点像大表妹,本想追去的,但没有追上。大表妹,你昨天去太平镇上了?”

唐黛听小姨父的口气,并不似见过双儿的样子,不动声色的想了个计策暗中相问。

“那应该只是看着像吧,她昨天没去那啊,跟着我在家做农活呢。”小姨夫笑着回道。

“哦,那是我认错人了,还好没追上。小姨父,你有时间带着大表妹,大表弟去唐家村走走,再怎么样,我们还是亲戚啊,老表血缘关系改不了的,对吧?”

“好,有时间我带着他们去看看他们的娘亲,去看看小双儿。”小姨父点点头答应了。

“呐,表妹,大表弟,这个送给你们,这是我从京城带回来的礼物,小双儿也有的。”

唐黛放下车帘子,伸手从随车的包袱里掏出一只粗亮的银镯子和一块脖上带的小玉饰,递给了在那站着的表妹,表弟。

“哎呀,这怎么敢当,这么贵重的礼物,还不快谢谢表姐。”小姨夫见两个孩子还没等他出声,已经是欢天喜地的接在手上了,只好让两个人谢谢唐黛。

“谢谢表姐!”二人异口同声开心的谢过唐黛。

“不用谢,你们寻了空去唐家村走走,去看看你娘,你弟弟。”

“恩,我们会去的。”二人又是异口同声的回了唐黛。

“小姨父,我今天还有事,我先走了,这银子你给表弟表妹做身好点的衣裳穿穿。”

唐黛说完让小青赶了马车回程,又扔了两锭银子在小姨父的脚下,她知道小姨父肯定会与她推辞,她现在着急找小双儿,没时间推来推去的,所以直接扔在他脚下,走了。

“哎,哎……小妞,你这银子我不能要,你拿回去,拿回去啊!”

唐黛听着马车后的小姨夫在那挥舞着手,朝马车嚷嚷,掀了帘子,探出头,朝他们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将银子拿着回家去,再放下了帘子,坐回了马车中。

“小妞……”

李竹已是眼睛里泪水满眶的看着唐黛,哽咽的叫了声唐黛,说不出话来。她几年没见着两个大的孩子,今天见着了,却不能说话。

李竹是个聪明的,听出唐黛话里在套前夫的话,知道双儿不是他们接来的,心里着急的同时,又羞愧,不敢见了他们父子三人。更是不能让他们三人知道小双儿失踪了,否则跟着一急,更乱。

“小姨,别急,啊,别急!会找到的小双儿的。”

唐黛嘴里安慰李竹,其实自己心中已经心急如焚了,双儿不是小姨夫他们接走了,那是会是谁?姐姐?她想到了一个可能,但是她现在不敢跟小姨说,怕她急得发疯。

“小青,将马车先赶回家。”

唐黛想了想,冷静的吩咐小青,但愿不是她想的那样,要不然,有些人又在作死,就不要怪她这次她会下了死手,往死里整她。

“恩?小妞,我们不回镇上找吗?双儿是在镇上走丢的。”李竹一听,心下疑惑。

“小姨,我说了,你别着急,我有我的办法,你相信我,好吗?”

“好,小妞,我相信你,你说去哪寻就去哪寻,小姨我已经是六神无主了。”李竹红着眼点了点头,不再说话,她相信小外甥女。

马车又很快回了唐家村,唐黛没让小青在自家门前停车,而是直接去了祖屋,李竹以为唐黛是专程送她回去,也就没问。马车在祖屋前停下,正好唐大贵从家中出来,看到唐黛的马车,立即上了前来。

“咦,小妞,你这马车怎么赶到这来了?李竹?你怎么在车上?你不是在作坊里做工吗?”

因为前面唐小郎回来时,唐大贵去了地里干活去了,并不知道发生的事,所以感觉奇怪,问道。

“大伯,你在家啊!菊香姐呢?她在家不?”唐黛未回唐大贵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他。

“菊香啊,在家呢,房间门关着的,应该是在房中睡觉。”

“哦,我去看看她,找她有点事。”

唐黛在未证实前,没有露出自己的想法,趁李竹在与唐大贵说小双儿的事,同小青快速的走进了祖屋,来到唐菊香门前,没有敲门,直接推开了门,二人闪身进去,又将门反关上了。

关上门后,屋里一股霉味刺鼻,朝二人扑来,似是许久没有住过人似的,二人抬了眼一看,有个人影坐在阴暗的房间里,像一只暗夜的恶鬼,给人一种阴森森,毛骨悚然的感觉。唐黛感觉到了一双阴毒的眼神缠上了她,让她不觉得要打了冷颤。

“菊香姐!”唐黛缓缓神,借着弱光看着那人,试探的叫了句。这只鬼一样坐在那的东西,还是唐菊香吗?

半晌后,无人应。

“小青,去把房间门打开吧,这屋里太黑了。”唐黛感觉浑身不舒服,吩咐小青。

小青听了唐黛的吩咐,立即转身将房间打开,又将窗户上蒙着的黑布也拉开了,瞬间,阳光照进了房间,一见到亮光,唐黛感觉自己的呼吸也顺畅了起来。抬眼看了看像只雕塑般坐在那的人,的确是唐菊香。

从唐黛二人走入房间,唐菊香始终一言不发,只拿阴鸷的眼神盯着二人。唐黛见唐菊香不吭声,也不吭声,拿冷冷的眼神盯着她,身上的气势全部放开,朝唐菊香铺天盖地的压过去,唐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拿气势压过人了。

不出半晌,感觉到唐黛的威压,唐菊香的额头上,身上开始往外冒出汗来,也许这些时间唐黛平和久了,让她忘记了唐小妞是个不简单的。那日在贾府给她的感觉,又出现了。

唐黛眼光瞥到唐菊香脸上冒出汗珠,刚刚盯着她们二人的阴鸷眼神也不见了,才收了身上的气势,依然冷冷的看着她,一炷香后,才开了口。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说吧,是不是你干的?”

“我听不懂你说的什么,我干了什么?”唐菊香拿袖子擦了擦脸上,脖子上的汗,回唐黛。

“我说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不要让我没有了耐心,说,人呢?藏哪去了?”

“什么人?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唐菊香依旧嘴硬。

“唐菊香,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流泪,当初你求我的时候你是怎么说的?你让你爹爹来求我的时候,我又是怎么与你说的?你这是过了一段时间舒服的日子,好了伤疤忘了痛,又开始犯浑了,对吧?说,人呢?别让我对你动了狠的。”

唐黛眼角的余光瞥到唐菊香脖子上露出一段夹着金丝的红绳,眼神中升起了戾气,喝斥着唐菊香。

这时候,在外与唐大贵哭诉完了的李竹,跟着唐大贵二人也走了进来,他们不知道唐黛急着找唐菊香干什么,见这许久了,唐黛主仆都没有出去,就进来瞧瞧是有什么事,可是二人脚刚一踏进房间,就听到唐黛异于平常的冰冷声音和话中的内容,二人皆愣住了。

在外面刚回家的唐老头,钱老太,还有刚刚在县城送完皮蛋回来的唐孙氏,也听到唐菊香房间里传来了唐黛的厉声喝斥,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三人忙也朝唐菊香的房间走来,想看看是谁又招惹了小妞。

现在的唐黛对于唐老头,钱老太,唐孙氏来说,那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又是神医县主,又是未来安王府的世子妃,他们再也不敢招惹她半分,而且,他们祖屋的无上荣耀都是她带来的,现在他们别说是在村子里,哪怕是在长安县要横着走,也没人敢说他们半句了,谁见着他们不都要恭维一番。

这又是哪个不长眼的,哪个眼瞎完蛋的玩意儿,招惹了小妞。想到这的唐老头,一脸不愉,气势十足的朝唐菊香的房间中走去,他要骂死那个眼瞎的。

“小妞,是哪个眼瞎的招惹你了,告诉爷爷,爷爷替你出气!”刚走到唐菊香的房间门口,唐老头瞥到了唐黛的身影,就吼着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