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先关着,再送进牢房/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听了,抽了抽嘴角,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这以前吧,说她是克星,从不承认他是爷爷,不承认她这孙女。现在倒好了,完全爽快的承认了。

“爷,奶,三婶,你们回来了。我正在找菊香姐要人呢,菊香姐将小双儿骗走了,不知道藏到哪去了。”

唐黛已经是百分之百的敢断定,双儿是唐菊香骗走藏起来了,至于直接杀人,她还是不敢的。她估计她只是想藏了双儿,让小姨李竹担心着急,好出了她心里的那口恶气,所以,唐老头一问,她也就不藏着掖着,很明了的告诉了在场的所有人。

“什么?唐菊香,你个天杀的东西,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也就是那个不要脸肚皮里出来的东西,敢做出了这种事。快说,你将小双儿骗去干啥?啊?快说小双儿在哪。”钱老太一听,也大着嗓子吼了起来,虽然小双儿不是她的亲孙子,可是她喜欢那孩子,又乖又听话,比这不要脸皮的孙女好多了。

唐菊香一听,这一房间的人都在责怪她,就她一个人是外人,就连那别人生的,爷奶都心疼他,眼神又变得冷森森的,像条毒蛇看着众人。

“我说我没有,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你们还是我的爷奶,还是我爹爹吗?宁愿心疼别人生的野种,也不心疼我半分。就算是我骗走了他,你们又能怎么样?我不告诉你们,你们别想找到了他,我就是要让他活活的饿死,冻死。”

“你个丧尽天良的,我招惹你什么了,双儿又招惹你什么了?你心里有气,就冲着我来,为什么要对一个小孩下了毒手。你想双儿死,我今天就算跟你拼了命,我也要你去陪葬!”

李竹一听,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愤怒,朝唐菊香冲了过去,抓起她的头发,狠狠的掼了一个耳光,唐菊香立即也回了手,瞬间二人就扭打起来。

“小青,去给她们二人拉开。小姨,你过来,让我来对付她,看她有多大的本事,敢不说。”

小青听了唐黛吩咐,走上前,一脚将唐菊香踹开,将李竹拉回唐大贵身边,让他看好她。

“唐菊香,既然我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别怪了我。大伯,这一次你就不要再心疼她,也不要向我求情,也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小青,动手。”

唐黛见唐菊香又挣扎起身,坐回了凳子上,果真又坐在那如老僧入定般,不理睬一房间的家人,不开口说她将小双儿藏哪去了,眼中冷光闪过,与唐大贵打了声招呼,就吩咐小青动手。

唐黛现在的身份不同了往日,所以她再也不用遮掩什么,就在众人面前,在家人面前,吩咐小青动用私刑。

“是,小姐。”

小青大步走到唐菊香身后,没等她反应过来,双手就搭上了她的肩膀。一息后,就听唐菊香一声惨叫,人“扑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不出半晌,一股异味朝大家散发了出来,裤脚下渗出了黄色的液体,满头的大汗滴落下来。

听了这声惨叫,唐老头,钱太太,唐孙氏都抖了抖,他们现在才明白,小妞以前从未对他们动过狠手,小青就那么一下,就让唐菊香狼狈不堪的趴在了那。

唐大贵听了,脸色一白,朝前走了一步,但被一脸恨意的李竹拉住了,只好脚又退回了原地。李竹双眼恨恨的看着地上的唐菊香,从她嫁给唐大贵时,她就左找茬,右找茬,好似唐大贵不是她爹爹,而是她的男人似的。

她从未与她计较,没想到她竟然朝小双儿,朝她的孩子动手,她看小青手下轻了,要更重一点,痛死了她才好。

“你说不说?不说,我让小青再继续,我看你能忍耐到什么时候?”唐黛淡淡的瞥了眼在地上趴着的人,退开几步,离她远一点,免得臭味熏着了自己,让自己恶心。

“说,说,我说,别动手,别动手。我将她关在了贾府一个废弃的马棚里,我没动他一根手指头,真的没有,我只是将他关起来,想让李竹那贱人着急,我要急死她,她就不会缠着爹爹,爹爹就不会不关心我,只关心她,只关心那小杂种。”唐菊香求饶后,又继续恨恨道。

“算你识相!我告诉你,这是我送给双儿的,你不配戴了它。蠢货!”

唐黛走到唐菊香身旁,伸手在她脖子上一扯,那红丝绳就被唐黛拽了出来,下面系着的是一块翠绿的生肖玉饰,是她在京城买礼物时,单独挑给双儿的,那红绳也是她亲手编好,系上去的,所以刚刚看到那红绳时,就知道必定是唐菊香骗走了双儿。

骗了人还将证据留在自己身上,就是个贪心的蠢货。趴在地上的唐菊香,被唐黛这一扯,绳子在脖子上一勒,又是一声惨叫,惨叫后才知道为什么唐小妞那么肯定是她骗走了双儿,原来是这个东西出卖了她!

“小青,小姨,走,我们快去找双儿,他关在那那么久,没有吃没有喝,天气又冷,会生病的。还有,小青,将她拎上,拎到我家下人房里去,就这样扔在里面几天,让她也尝尝双儿的滋味,等尝够了,再送到县衙里去,丢进了大牢。”

“小妞,我再也不敢了,我不要去县衙,我不要坐牢房,求求你,你放过我吧。爹爹……爹爹,爷,奶,三婶,你快替我向小妞求情啊。小妞,你放过我吧!小妞……”唐菊香从地上爬起,向唐黛磕头求饶。

唐大贵看了余心不忍,张了张嘴,想向唐黛再次求了情,可是看看李竹一脸的愤怒,唐黛一脸的冰冷,终究还是求不出口。唐老头,钱老太,唐孙氏三人则是冷眼旁观,根本没有求情的打算。

“唐菊香,我给过你一次机会,是你自己不要,现在再求还有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放了你,别人能同意吗?免得大家以为我唐小妞对家人有多冷血,今天我就将你做的几件事,同家人说说,看看他们会不会说原谅了你。第一件事,也就是在我八岁那年,是你将我从柿子树上推下来,摔破头差点丢了命,你以为我失去了以前的记忆,不记得了,是吗?第二件事,你在贾府时,将草香姐骗到贾府中,给她下了媚药,让贾大少爷侮辱了她,后不得不嫁入贾府。这件事,你觉得三婶,草香姐能原谅了你?第三件事,你协助江府的江潇仁,想害我二姐,差点让那纨绔少爷得了手,你以为这事我不知道,是吗?第四件事,就是今天的事,也不用我多说了。这一件件,一桩桩,你觉得你不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了吗?如此狼心狗肺的专挑家人下手,这长安县你也是头一份了。一句话,你该死!”

唐黛说完,唐菊香趴在地上再也不敢吭了声,求了饶。而唐大贵,唐孙氏几人一听,全都愣住了,他们没有想到唐菊香居然做了那么多的坏事。

唐孙氏反应过来后,一声尖叫,朝唐菊香扑了去,将她压在地上又是一顿毒打,边打边骂。她说当初为什么心高气傲的女儿怎么会突然改变,选了一个比她年纪大了那么多的人嫁了过去,原来是这丧尽天良的做了手脚,逼得女儿不得不嫁。

唐大贵恨铁不成钢,眼睁睁的看着唐孙氏打唐菊香,那点怜惜的情绪也没有了,这么有手段,有心计,心又狠毒,不像他,完全像那个骗了他半辈子的女人,他不会再可怜,心痛她了!小妞要咋样就咋样吧,打死,还是送官蹲牢房,那都是她自己自找的,是她该得的报应。

唐黛等唐孙氏打够了,出够了气,抬脚出了祖屋,小青将地上被打得头发乱蓬蓬,脸上一脸血痕的唐菊香拎了起来,像拎只破布袋一样,跟在唐黛的身后,李竹,唐大贵也赶紧的跟了出来,都上了唐黛的马车,去镇上救小双儿。

小青将唐菊香扔进了唐黛家里的一间空无一物的下人房中,然后紧锁了门,同贺柱子打了招呼,谁也不要给她开了门,送了吃的,送了被子。然后又急急的回了祖屋前,将马车赶紧赶起,朝镇上飞奔而去。

到镇上后,小青将马车停在贾府前,飞身进了府去找了唐草香,问贾府废弃的马棚在什么地方,唐草香一听又出了事,带着小青出了贾府,也坐上了马车,带着大家往马棚的方向而去。

到了地方,唐黛几人下了马车,一看,这废弃的马棚四周很远的地方都没有人家,就一个孤零零的马棚在那,怪不得唐菊香选择在这里藏了人。

“双儿,双儿,你在哪?双儿,双儿,你能听见娘叫你吗?”

李竹冲向马棚大声的叫着双儿儿,可是马棚内并未传出来任何的回音,唐黛的心沉了下来,加快脚上的脚步,要么是双儿已经晕了过去,听不到李竹的声音,要么是唐菊香又撒了谎,人根本不在这儿。

大家刚走进马棚,一股腐臭味就扑面而来,众人不由皱了眉捂住鼻子,在心里将唐菊香恨恨的又骂了一遍。大家走入马棚,寻找着双儿的身影,最后在一垛烂草后找到了他,双儿被唐菊香用了绳子死死的绑在一根拴马的桩子上,小小人歪着头,没有声响,唐黛走了过去,伸了探了探他的鼻息,心下松了口气,只是晕过去了。

李竹心痛的哭着叫双儿的名字,唐黛和小青将双儿身上的绳子解开,唐大贵上前将晕过去的双儿抱起来,赶紧往外走,将他放在马车上,唐黛拿了马车里的毯子将他冻得冰凉的身子严实的捂住,又给他把了脉。

“小姨,你别着急,双儿只是又冷又饿,给饿晕了过去,我这就给他施了针,等他醒了,去草香姐那给他熬点稀粥。”唐黛对着一旁急得一直哭的李竹道。

一旁的唐大贵则是又气又愧疚,没想到女儿心这么狠,早知道,当初就让她死在外面,不去向小妞求了情,让她留在唐家村害人。

“小妞,这里离府中不远,那我先回了府,去熬好粥准备着。”唐草香一听,忙道。

“好!”唐黛朝唐草香点了点头,从医箱里拿出了银针,给小双儿施针。

一刻钟后,唐黛了收了针,晕过去的小双儿悠悠的醒了过来,睁开眼看见小表姐,娘亲都在身旁,瘪了瘪嘴,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双儿,你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没事了,啊,表姐和你娘都在呢。”唐黛伸手摸摸吓着了的双儿,安慰她。

“呜哇……娘……表姐……呜,呜,呜……”小双儿听了小表姐温柔的声音,哇的一下,大声的哭了出来,扑进李竹的怀里。

李竹也抱着小双儿大哭,一颗心放进了肚子,看着娘俩抱头大哭,一旁的唐大贵愧疚得不行,恨不得跟着掉了眼泪,红着眼眶坐在那手足找措,不知道是安慰了二人,还是该怎么办。

“双儿,不哭了,乖,我们去草香姐家,去吃点东西,双儿是不是很饿了?”唐黛等二人停了哭,哄着还躺在那抽泣的双儿。

“恩,表姐,我饿,我好饿。”双儿止了抽泣,一双眼含着泪向唐黛点了点头。

“小青,赶车,去贾府。”

马车在贾府门前停了下来,唐草香已经在府门前等着了,唐大贵背着小双儿,一行人进了贾府。一行人刚到了贾府待客厅内,唐草香立即叫了下人去端了一碗清粥上来,小双儿闻着粥香,小肚子就开始“咕,咕”的叫了起来。

小双儿坐在凳子上,看着眼前的白粥,很想吃,看了看唐黛,不知道吃还是不吃。

“双儿,你不是饿了,吃吧,慢点吃,这是为你熬的,不用看我。”唐黛见小家伙看她,忙出声叫他吃。

听了表姐叫吃,小双儿伸手,就趴在碗上香香的吃了起来,听了表姐的吩咐,不敢吃快,但也没一晌,一碗粥就被饿狠了的双儿吃得干净,双儿抬起头,舔了舔唇,一副没有吃饱的样子。

“双儿,你还饿,对不?但是你因为隔了两天没吃饭,现在吃,不能吃得太撑了,太撑了会撑出毛病出来。现在忍一忍,再等半个时辰,双儿再喝碗粥,好不好?”

“好,表姐,我听你的。”小双儿虽然觉得小肚子还饿得慌,但还是乖乖的听了唐黛的话。一旁的李竹看着儿子饿极了的样子,眼眶又红了。

半个时辰后,小双儿又喝了一碗清粥,脸上的颜色才慢慢的好了起来,唐黛一行也在贾府府中吃了东西,今天为了找双儿一直在路上奔波,除了唐大贵,几人晌午饭都没吃。

饭后,唐黛派了小青去镇上学堂里,告诉学堂的夫子一声,说人已经找到了,让双儿回家休息几天才送了他上学。再歇了一晌,又让唐草香给双儿弄了一碗甜甜的糖水,两小块点心,让他吃得半饱了,才带着众人向唐草香告辞,回了唐家村。

路上。

“双儿,你为什么跟着姐姐出了学堂?”唐黛问小双儿。

“姐姐说表姐你来镇上了,要带我去找你。可是她带我到那个没有人的地方后,就捂了我的嘴,不许我叫,把我拖进了那脏脏的地方,还将我绑了起来,不让我叫人,说我叫人,她就杀了我。表姐,姐姐太坏了,呜,呜……”小双儿一说到唐菊香绑他的事,心有余悸的又哭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