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扔进大牢一辈子/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双儿不哭,姐姐不会再来骗你了,她被送到官府里关起来了,她做了天大的坏事,就要得到惩罚,她不配做你的姐姐。双儿记住了,以后在学堂里不能随便跟了别人就出了学堂,不管是谁找你,都要通过夫子,让夫子知道你去了哪,谁来找你了,夫子答应了,你才能出了学堂,知道吗?”

“双儿记住了,双儿知道了。”小双儿含着泪点了点头,他以后再也不敢了,姐姐太吓人了。

唐黛又安慰了小双儿一番,告诉他一些做人的道理,听得半懂的双儿在马车的颠簸中,躺在那睡着了,梦中小身子偶尔还一抽一抽的,这次给他吓得不轻。

“小姨,大伯,双儿回去后,这几晚都让他跟着你们一起睡,好好安慰他,这次他吓狠了。”

唐黛又叮嘱了李竹和唐大贵,但愿这次的事不要在他心里留下了阴影。

小青驾着马车,直接又去了祖屋,唐大贵将双儿抱了下马车,回了祖屋。唐黛又回了家中,刚进了家,李氏就迎了上来,问是出了什么事。唐黛将唐菊香为了报复李竹,将双儿骗了绑了起来与李氏详细说了一遍,告诉她,唐菊香会被她送到县衙大牢里去,李氏听了,也是骂了唐菊香一通,又叹了口气,说那孩子怎么变得那么心狠无情?!

唐黛听了未出语,唐菊香的悲剧,主要原因是在她的性格上,次要原因却是祖屋的凉薄,轻视女孩儿引起的,再次就是唐菊香碰到了一个心狠的娘,才导致她的性格越来越扭曲,在唐大贵那寻求温暖,寻不到,就恨上了李竹母子。

两天后,小青将饿了两天,冻了两天的唐菊香拎了出来,悄悄的送到了长安县的县衙,扔给了唐贾孝,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唐贾孝,并将唐黛的意思转给了他,将唐菊香扔进大牢,别让她死了就行,让她好好的在牢中受了罪,吃了苦,余生就让她在牢中度过了。

唐菊香的事情处理完了,唐黛又想着去白云山上转悠一圈,只是,她刚出了家中的院门,看着一个火红的身影,骑着马向她家飞奔来,叹了口气,她与白云山有仇有怨不成,这都几次了,都去不成。

“黛黛……黛黛……”骑在马上飞奔的欧阳清,一眼就望见了在院门处立着的唐黛,大声嚷嚷的招呼她。

“妖孽,你回凤南了?怎么一回来就到长安县这来了。”唐黛瞅了瞅从马上一跃而下的欧阳清问他。

“哎……累死我了!进屋,进屋,让我喘口气,再同你说。”欧阳清挥了挥手,将马绳扔给了小青,一拐一拐的自顾自的走进了院子。

唐黛看着欧阳清走路有些诡异的姿势,眼角抽搐,他这是想要干啥?路上赶得那么急,大腿上磨破皮了吗?忙也跟着回了家。

“渴死我了,倒茶!饿死了,我要吃饭!”

走进屋里的欧阳清一连的吩咐,吓得王小敏感赶紧上来替他倒了茶水,陈婆子也忙进了厨房,去给他做饭去了。

唐黛跟着他走进了大厅,不说话,只拿眼神疑惑的打量着他,只见他一身的红衣上,满是灰尘,本是白净如玉的妖孽脸上,也是灰仆污渍,头发上也是灰尘满头。

这家伙是咋的了?这次来怎么这幅狼狈不堪的模样。而且,没驾马车,没带下人,一人孤身落魄而来。难道是在外面的生意,水果罐头反响不是太好,失望了?

欧阳清拿起茶杯,一连灌了三杯水,才停了,然后又不说话,等着他的饭,等陈婆子做了两样小菜,一碗汤端上来,就着三样菜,一口气吃了三大碗饭。两个菜,一大碗汤都消灭得干净,这才意犹未尽的放了碗。

唐黛瞅着欧阳清的动作,目瞪口呆。他的斯文呢?他的妖媚呢?他的魅惑呢?全没了,全不见了。

“妖孽,你这是几天没吃饭啊?活像是刚从饿牢里放出来似的。”

唐黛等欧阳清吃饱,擦净了嘴,小心翼翼的问他。

“哎,差不多是这样了,我为了赶路,从京城出发到这,七天内吃了两顿。”欧阳清一脸的疲惫。

“那你快去洗洗,休息一会,有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看你这样子,啥也没带上,我去寻了我大哥的衣裳,你将就着穿穿。”

唐黛说完立即上了楼,去唐风的房间寻衣裳,唐风的身量与欧阳清差不多,他的衣裳欧阳清能穿。等唐黛寻了一套衣衫下来,递给欧阳清,欧阳清啥也没说,接了衣裳,去了自己常住的房间,沐浴更衣,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唐黛估摸着欧阳清应是沐浴好了,轻轻推了门,走了进去,看到欧阳清就那么倒在床上睡着了,拖了被子给他盖上,看着他妖孽的容颜,在此时安静得像个婴儿一样。

不由心中又起了猜测,到底什么事让平日里心大的他,这样匆匆的赶到唐家村来?十天的路程只用了七天,日夜奔跑,连腿上都磨破了,走路一拐一拐的。

算了,还是等他睡醒了,再好好的问了他,唐黛又悄悄的退出了房间,将房门轻轻的带上。

然而,当她带上房门的那一刻,欧阳清却睁开了眼,习武的人,耳聪目明,就是睡觉,也是惊醒着的。他再累,睡得再沉,唐黛推门进来的那一刻他就醒了。

他不过是装了睡,看她会做什么,就在她为他拖被子给他盖上时,他有刹那间的冲动,想伸手拉她入怀,可是他还是不敢了,她,在以前没有答应他的表白,现在,她已经被赐婚表哥了,他也被皇上赐婚了,他与她二人更是不可能的了。

此生,他与她,就这样的错过了!

欧阳清这一觉睡得很沉,很香,直到第二天才起了床。

“黛黛,早!”

欧阳清下了楼,向唐黛打着招呼。

“早!睡好了?”坐在大厅内的唐黛回过头,瞅了他一眼。

“恩,睡好了,这一觉睡得太香了。”

“来,准备吃早饭,我们已经吃过了,今天早晨我给你做了你喜欢吃的煎炸馄饨,熬了小米粥,还有几样你平日里爱吃的小菜。”

“哦,谢谢黛黛,你那么早就起来忙了!”

欧阳清一听,妖孽脸上又恢复了以往的神采飞扬,小跑进了餐厅,唐黛和陈婆子,将她准备好的早点端了出来,欧阳清闻着散发出来香味,笑得嘴角都咧开了,拿起筷子,夹了一只,一整只就塞进了嘴里,还直嚷着好吃。

“黛黛,你让我寻的药材已经寻到了,给你,你看看对不对?”

欧阳清将一碟子的油煎馄饨吃完,喝了两碗小米粥,才放下筷子,去了自己房间将他为唐黛寻的藏红花拿了来,递给唐黛。

“对,就是这个。”

唐黛打开看了看,点了点头,收进了自己的医箱里,等她将药配好,就回了京城,替娘亲疗了毒。

“妖孽,你这次这样急着赶了来,就是为了送药材给我?我与你说过,不用这么急啊,你看看你,将自己折腾得成什么样子了。”唐黛责怪欧阳清,她又没说她特别的急,真是!

“不只是为了这个,还有水果罐头的事,当初在京城,你又未将制作秘方给我,这罐头在凤北和大华反响都很好,所以我着急早点大量生产出来。”

“就这两事?不对,妖孽,你还有事没说,我认识你这么久,多少还是了解你的。说吧,其他还有什么事,让你不顾了自己最在意的形象,把自己弄得那么狼狈?!”

唐黛知道欧阳清肯定还有别的让他心情不好的事,从认识他开始,她是知道他是最骚包,最喜欢炫酷的,这次他的行为特别的反常。

“我……我心情特不好。”欧阳清知道瞒不过唐黛。

“为什么心情特不好?”唐黛继续追问。

“我,我被皇上赐婚了,而且那个人是我最想躲,最想逃的人。”欧阳清郁郁的道。

“赐婚?是谁?我认识吗?”

“认识,就是大公主凤笑笑。”欧阳清说到凤笑笑三字时,一脸的无奈。

“啊?啊!皇上怎么能这样乱点鸳鸯谱,他不知道你不喜欢他的女儿吗?”

“是凤笑笑去求的,我公主娘亲同意的。罢了,要娶就娶吧,娶个我娘喜欢的,让凤笑笑陪着她,替我尽尽孝心。我以后都在三国跑,公主府也呆得少。”

“妖孽,你这样对自己的婚姻太不负责了,那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人,你不喜欢,你的一辈子就毁了。总有一天,你会等到你喜欢的那个人的!回京城去,去求你皇帝舅舅,让他收回赐婚圣旨。”

“黛黛,没有你想像的那么容易的,我累了,不想去与他们争吵,折腾了。就这样吧。”欧阳清叹了口气。

“你就这样认命了?”

“不认命,我又能怎么办?”

欧阳清苦笑了一下,如若黛黛也喜欢他,他还是愿意尽了全力与公主府争一争的,可是,他现在就是争了,也没什么意义,对于他来说,娶谁都是娶,没有什么两样。

“……”唐黛。

唐黛已然知道欧阳清的心思,也知道长平公主不喜欢她,不敢再多说了什么,二人都沉默了起来。

“算了,黛黛,不说我的事了。那个水果罐头的秘方你得给我,我回京城后,要开始准备起来了。”欧阳清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

“恩,可以的。不过,我建议水果罐头的作坊不要开在了京城,在哪里有销售,就在哪里建了作坊,买了人来做,这样方便搬运,节省人力,运输等成本。而且,这个做起来,极其简单,所以,每道工序要单独分开,可以的话,做罐头的人全部买了来,签了死契。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水果罐头的做法不外泄。”

“好,听你的。这次还是你出了秘方和技术,我来经营,纯利咱俩对半分。”

“不要这么多,我这方子简单,我三你七。到时有什么事,弄不清楚的,我随时都会去解决的。”唐黛摇了摇头,这个不是做菜,没那么复杂。

“这……不妥吧?”欧阳清有些迟疑,但是他是知道唐黛说一不二的性子,她决定的事,别人更改不了。

“妥,没什么不妥!等你看到秘方,就知道了。”

“好,那就这样。”欧阳清想了想,也点了头,如若在以后,他觉得对黛黛不公平了,他随时可以与黛黛更改协议的。

“走吧,我带你去白云山上走走,看小白训练孩子,顺便去散散心。”唐黛见欧阳清就算是与她谈正事时也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知道他因为赐婚的事心里难过。

“好,走。”

二人出了门,小青也立即跟上,三人往白云山上走去。天气暖和,阳光明媚,二月花开遍了山间田野,可是欧阳清总觉得,有那么一缕阳光照不到他的心上。只有跟黛黛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感到一丝快乐。

“黛黛,你准备什么时候再回京城?”

“快了!你这药材寻到了,我要早点回去给娘亲治病。”

“要不,我多等你几天,这一次咱们一起走?”

“我想想……也行。这边的事我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可以走了。”唐黛点了点头。

“好,那我等你,明天我去长安县,将长青酒楼的事情处理处理。”

“妖孽,你看,山上的花儿开得多美啊?红色的杜鹃花。”唐黛指着远处山中到处开遍了的红色的花朵,像火焰一样燃烧在山间,点缀在一片绿色里。

“是啊,很美,我喜欢红色,所以也喜欢这些红色的花朵。”欧阳清望了望唐黛指着的山间,也感叹。

“欧阳清,你知道吗?杜鹃花的寓意是节制。且这杜鹃花有个美丽又凄婉的传说。”

“恩?还有这说法,还有这样一个故事吗?我并不知道。”

“是的,我也是偶尔在一本传奇异志书上看来的,你不知道很正常。”唐黛找了借口。其实在现代,也是有杜鹃花的,这个美丽又凄婉的传说,就是在现代听来的故事。

“那你说给我听听。”

“好。相传啊,在古代有个国家叫蜀国,那里的物产丰富,百姓们生活富饶,无忧无虑,过得很幸福。可是呢,就是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让百姓们开始变得懒惰起来,他们一天到晚纵情享乐,醉生梦死,不思耕种,所以,经常会连播种的时间都忘记了。”

“那然后呢?他们怎么样了?这又与那火红的杜鹃花有什么关系?”

欧阳清被唐黛的故事开头就吸引住了,忘记了心里的烦闷,跟在二人身后的小青,也竖起了耳朵,听唐黛讲故事。小姐知道的真多!

“然后啊,蜀国的国主,也就是皇帝,他叫杜宇。他是一个非常负责又勤勉的君王,他很爱他的百姓,他见他的臣民全部乐而忘忧,心急如焚。每到农种时,他就四处奔走,催促他的子民们赶紧播种,不要误了播种。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的子民就养成了依赖的习惯,杜宇不来,他们就不播种了。”

“咦,这些人怎么能这样?这要是在凤南国,那还得了,他们不想活下去了吗?那后来呢,后来又怎么样了?”

欧阳清愤愤然,觉得那蜀国的百姓太让人不可思议了,种个田还得别人去催,不想吃饭了吗?身后的小青同样是这想法,要是在凤南国,那些人估计早被饿死了,哪有还要皇帝亲自去催臣民播种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