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天生异象,血月凶兆(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时,在京城往庆安府的官道上,有一白一黑两人骑着快马,飞奔而至,望着天空突现的血月,二人也停下了马,驻马观看。

“世子,看来那老道还是有些本事的,果真在月圆之夜生了这诡异的异象。”坐在马上的楚陌看了看天空上的红色圆月,同凤容若道。

“恩,这血月来得奇特,我记得宫中钦天监的史料上有过记载,这血月凶兆曾在两百年前出现过一次,那一次血月后,当时这片陆地上的五个国家,战乱起,诸国混战,五国消失了三国,最后合而为两国,也不知这次会出现什么情况?!估计宫中,今夜皇伯怕是要睡不着了。而且,宫里来了那牛鼻子老道,还不知道会翻出什么风浪来,我们得再加快速度,去将小丫头接上,赶紧回京城,现在我不在,欧阳清也不在,皇上又被血月扰乱了心绪,我怕莫儿会出事。走吧,再快点。”

凤容若说完,首先打了马,比先前更加加快了速度,朝前飞纵而去,楚陌知道凤容若心急如焚,心挂两头,也只得咬着牙,以最快的速度紧跟凤容若,不至于被世子甩下。

而此时,诛魂阁的人在白天就已经到达了唐黛一行居住的小镇,本想趁着夜色偷袭唐黛一行,但因突生的异象,却让诛魂阁的人不敢冒然下了手,因为这异象一起,客栈的人,镇上的的百姓都未睡,全都起来站在外面看那血红的月亮,谈论着,这血月凶兆,会预示了什么?

住在客栈里的唐黛却不知道,这突生的血月异象不禁没有给她带来什么灾难,却在今夜让她躲过一场刺杀。只是,几人却全是豪无睡意,坐在一块,也在小声谈论着,并问那老僧,这异象到到预示了什么?!

“哎,老头,你说这血月是凶兆,天下要出乱子,出什么乱子?”唐黛偏了头,问坐在那的老僧。

“天机不可泄露!”老僧瞥了唐黛一眼,算是给了她的面子,回了她。

“切,你不会是不知道吧?所以故意装神弄鬼的说不可泄露。我才不信,既然你能推算出来,为什么不能说?”唐黛翻了个大白眼,不以为然的鄙视道。

“小丫头片子,你说谁装神弄鬼呢?我要是说了,会立即死于非命,懂吗?心藏坏心的臭丫头,你想我早死啊?”那老僧一听唐黛说他装神弄鬼,气得白胡子一翘一翘,恨恨的瞪了唐黛一眼,恨恨道。

“你都多大年纪了?还早死?”唐黛继续激老僧,想他说出血月后的弯弯绕绕。

“你个没良心的丫头,我再大年纪,也没你师父年纪大,哼,他才是老不死的。”

“哟,你连我师父都知道了,看来你对我早就了解过了,说吧,你到底是谁?跟在我身边又是为了什么?有什么阴谋诡计?”

“我懒得理你!等见到了凤容若那小子,你自然就知道我是谁了,哼,那小子可是派了人在四处找我呢,我偏躲到你这儿来,急死他!”

“……”唐黛。这次轮到唐黛无语了,凤容若在找他?她还真不能将老头气走了,得留着他见到凤容若,是赶是留再说。

“唐姑娘,刚刚接到楚暗卫长的消息,世子和楚暗卫长已经在来我们这的路上了,刚刚我传了信息过去,估摸着明天世子他们就到了。”

正当老僧坐在那一脸得意,他只要搬出凤空若,小丫头片子就吃了憋时,影子现了身,向唐黛禀报。

“恩?你们世子为什么来了?他来有什么事?”唐黛听说凤容若来了,一脸蒙,在家里接到凤容若的信,他信上没提来长安县啊。

“唐姑娘,是因为我们的人接到消息,诛魂阁的人又派了杀手去了长安县的方向,后我们出来后,诛魂阁的人就直接跟着我们来了,世子担心你再次遭到他们的刺杀,不仅现在我们周围都是我们的人,而且世子不放心,亲自带着楚暗卫长来了。”

“啊?……诛魂阁我什么时候得罪了他们,这样三番两次的要刺杀我,要害我啊。不行,我总有一天要出了这口窝囊气。对了,你们世子现在到哪了,知道吗?”

“不知,只是说离我们近了,明天就能到。”

“哦,那今天晚上大家都得打起了精神,防止诛魂阁的人袭击。”

“是,小姐。”小五,小六,小青听了立即应了。

“哼,那些小玩意儿,老头我还不放在眼里,你们该睡觉睡觉去,该干啥干啥,不用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老僧挥了挥的老手道。

“就你?你行吗?别说了大话,闪了舌头不说,还连累了我的小命。”唐黛拿一副怀疑的眼神瞅了老僧两眼道。

“你……我不理你,你爱听不听,等明天那臭小子来了,你就得供我为座上宾了。”老僧气得胡子一抖一抖,赌气道。

“好,那我就等着,座上宾,请,回屋睡觉了,我也要睡觉了。”唐黛依旧气死人不偿命的态度,站起来伸个懒腰,往自己的屋中走去,准备睡个大觉,管他什么刺杀,来了再说。

只是她是心大了,别人可不敢,包括欧阳清在内,几人轮流守夜,以保证万无一失,这个血月夜就在这不眠夜中慢慢流失,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黎明,当曙光在东方亮起,所以的人心中都松了一口气,仿佛这太阳一出,昨天的血月夜只是一个噩梦。

京城,皇宫里的早朝钟声响过后,百官鱼贯而入,开始了早朝。坐在龙椅上的凤千君却双眼布满了血丝,一脸的疲惫,让桂公公宣了旨,封一云老道为当朝国师,并令他在三日内,将南方发生地动的事,时间和地址推算准确上报于他。

众大臣昨晚也是看到了血月异象的,一听这血月预兆了地动,都纷纷议论,上官玉则沉默不语,凤容若不在,皇上封了二皇子的人做了国师,给予了无尚的权利,前因护国将军府被换女一事,二皇子一派受到了打击,可这两月未到,他们竟然在这节骨眼上,推起了一个国师,比那右相更让人忌惮。

至此,双方在朝堂打了个平手。

一夜好眠的唐黛,睁开眼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身风尘仆仆的凤容若,唐黛瞪眼看着他,再揉了揉眼,以为自己眼花了,说是今天到,她以为最起码要到上午,或是中午才来呢,没想到自己还没醒,他就来了。

“怎么了?傻丫头,不认识我了?”凤从若看着唐黛迷糊的表情,嘴角勾起,问她。

“真的是你啊!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到了。”唐黛立即爬起扑进凤容若怀里,一把抱住了他。

“恩,我担心我的小丫头啊,还好,你没什么事。”凤容若搂住唐黛,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印了一吻。

“你又是几天没睡了?”趴在凤容若怀里的唐黛,脸贴在凤容若的衣袍上,都感觉到了灰尘,离开凤容若的怀抱,娇嗔的问他。

“呵……为了早点赶来,是没怎么睡,这衣服也没换过,我去沐浴,换了衣服。”凤容若起身。

“好,你沐浴后睡会吧,等你休息好了,我们再出发。”

“好!”凤容若应了声,出了房间让店家送了水来。见到小丫头安好,他就放心了,今天在小镇上休整一天,明天一早就出发回京城。

“臭小子,你不是到处寻我,现在我人在这,你又眼瞎没看见。”房间外面响起了老僧的嚷嚷声,唐黛抽了抽嘴角,拿眼看着凤容若,询问他是谁。

“是鬼僧!他那声音,我一听就知道。”凤容若没有出房间,听出了是鬼僧的声音,笑着道。

“还真的是他,死老头子,非得赖着我们,怪不得傲娇成那副样子,说等你来了,要将他供于座上宾。你在寻他?寻他做什么?”

“前些时间,二皇子凤容烨寻了个玄学高深的老道,推荐给皇上要做凤南国的国师,并预言一个月内的月圆之夜,天生异象。为以防万一,所以去寻了他,没想到他躲到你这儿来了,真的是是个死老头子。”

“啊!还有这回事啊?昨晚月圆不是真生了异象,那岂不是那一云老道要被皇上封为国师了?”

“是啊,昨晚血月凶兆,皇上已经乱了心绪,我估计今天早朝已封了国师了。”

“国师位置很重要,最是近亲近皇上之人,这样,那二皇子岂不是又添了一大助力,这对太子不利了吧?”

“是啊,所以,我才寻了他,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你穿衣起床,我先去见见他,再回来沐浴。”

“好。”唐黛点头。

凤容若起了身,走出唐黛的房间,去寻鬼僧去了。

而此时诛魂阁的六个杀手,决定报了消息回阁,将这边的情况说清楚,问阁主他们还动不动手,动手,必定失败,因为护着唐黛的人已经不是一个两个人,是一大群人,而且他们眼睁睁的看到凤容若和他的侍卫进了唐黛住的客栈,知道这世子是来护着他未来的世子妃了。

不动手,就这么回了,怕阁主会惩罚他们六人,只得发了消息,请示阁主,如果阁主还说让动手,他们就是拼了一死也得动,如若不让动,他们就此罢手回了阁,免得枉送了性命。

因为成功的将一云老道推上了国师的位置,此时贤妃殿内,欢声笑语。

“烨儿,你这次做得非常不错!”贤妃一脸笑的夸奖着凤容烨。

“哪里,还不是母妃教得好,再说,若不是母妃对父皇的性格了如指掌,我也不敢那么大着胆子向他提了这事。没想到果真成了,这一云道长是有真本事的。”

“烨儿不必谦虚,你知道动了脑子为自己谋算,就算不成功也是你的长进,更何况如此成功,母妃很是欣慰。接下来,你可以接着动手下一步了,多去那凤北国公主的宫殿走走了,以你此次的行事,母妃相信你也会成功的。”

“是,母妃,儿臣谢母妃的教诲和赞美,那一日,会很快到来的。”此次事情的成功,让凤容烨的眼里露出了无比的自信和野心。

“好,今天中午你就在我殿中用膳,我让御厨做些你爱吃的菜,母妃要预祝你成功!”

凤容烨的算计,让贤妃看到了希望,高兴的要为他庆祝。

“谢母妃,有劳母妃了!”

凤容烨见自己的母妃难得这样的高兴,也就顺从的留下了,只是脑中却在想着怎么样才能让凤北国的公主,心甘情愿的上了自己的手,被自己征服在身下,然后娶了她,让她背后的势力成为自己的助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