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将二人的眼珠给我挖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相信!可是仅我一个人不相信有什么用?!大多数人都是相信的,而且前两批人火烧过后,那些人真的被烧成了皮焦的狐狸啊,大家亲眼所见,老百姓已经是疯狂的相信那些人是妖了。”

“啊?真的被烧成了焦狐狸?你也亲眼所见?”

唐黛一听,头皮发麻,惊惧的问中年人。难道那老道还会障眼法不成?反正她是肯定不相信那些人是被狐妖附了身的。这其中肯定有什么利害关系曾让这些被烧的人成了秦知府的眼中钉,所以才与那道人联手,在老百姓的眼皮底下光明正大的处死他们。

“是的,这个我也解释不通啊。唉,悲剧啊,我大凤南国的不幸呐……”中年人又摇了摇了头,脸色悲戚,哀叹一声。

唐黛,凤容若,欧阳清三人听了,面面相觑,三人交换了个眼神,决定一定要搞清此事中的的猫腻,抓住那牛鼻子老道罪证。同时,三人的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这上津就在京城边上,当官的都借了血月之事胡作非为,那其他远离京城的地方呢?又会是一种什么乱象在?!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今日,道长又要开始作法烧妖了!请大家瞪大眼睛看清楚了,只要是祸害我们上津府的,不管是人是妖,我们官府都会尽力除得干净。”

已经走上了高台的秦知府,站在高台上,对着下面成千上万的百姓,大声的,振振有词。

“怎么办?”欧阳清瞪眼看着唐黛和凤容若,轻声询问。

“虽然我们知道这其中肯定有猫腻,但以防万一,你快回客栈,告诉鬼僧这发生的事,将他带了来。”

唐黛沉思半晌,吩咐欧阳清,凤容若也赞成唐黛的意见,对欧阳清点了点头。欧阳清立即避开众人,悄然而退,飞身去往客栈,去请鬼僧。而此时,那秦知府说完话退到高台的一边,那老道已经是嘴中念念有词,双手一手舞了木剑,一手持了令符,开始做起法事来。

高台中心被绑的几人,一见这架势,求饶声,哭声,更是凄厉。

“青天大老爷,神仙啊,我们真的不是狐妖啊,请您们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官爷啊,你要烧了我们也行,请你们放过我的孙子吧,他还是一个孩子啊,他什么都不懂……”

“爹,娘,爷,奶,我害怕,我害怕……呜,呜,呜……”

唐黛与凤容若在台下听得分明,这就是一家人啊!祖孙三代都是狐妖,去你娘的,唐黛心中一气愤,便忘记了身边的凤容若,使起了她的三脚猫轻功,飞到高台上。

身后的凤容若看着唐黛飞身上去了,也不急跟着,悠然的站在下面密切的关注着上面,他知道他的小丫头聪明,他倒想看看她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唐黛飞上高台,晃了三晃,才站稳了,心中吁了口气,还好飞上来了,要是飞的过程中掉下去了,那可真是要丢脸丢大发了。正在做法的老道,还有那秦知府,见间然有人不要命的闯了高台,扰乱了法事,老道停了手,一双突出的死鱼眼盯上了唐黛。

“来者何人?竟然敢擅闯道长法地?拿下。”秦知府一见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娃,高声喝斥,也不问何故何因,就吩咐高台边上守着的衙役经拿下唐黛。

“哼!秦知府,你这是心虚了吗?连询问也不询问我有何事,就要将我抓了起来!”

唐黛听了秦知府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拿下她,眼里冷光闪过,淡淡的瞥了眼秦知府和那老道。

“小仙女,求你救救我们,求你救救我们,我们不是狐妖啊,我们是这上津府的百姓,是道长搞错了,搞错了啊。”

那一家人中的老者,看飞身上来的唐黛,在他们的眼里美得像人间的精灵,仙子,而且她竟然敢与秦知府呛声,急出声求救。

“老人家,你们不用急,你们是人,谁也无法说你们是妖。”唐黛看了一眼绑在台中一根柱子上的几人,一看就是普通人家,那小娃子已经哭得眼睛红肿,眼睛鼻涕横流,出声安慰。

几人听了唐黛安慰,瞬间觉得自己找到了救星,安静了下来。那老道却死鱼眼微眯,若有所思的看着唐黛。

“你到底是谁?竟然知道我!”秦知府听了唐黛的语气,竟然是认识他的。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且问你,这一家人犯了什么法?你们要烧死他们一家。”

唐黛语气很不好,连秦知府三字都略过,直接用了你。

“他们是狐妖附身,我这也是没办法,所以才请了法术高深的道长来,驱逐他们身上的妖气啊。”

“你们拿什么证明他们是妖?”

“等烧死后,他们就会立即显了原形,这是整个上津府的百姓都是亲眼所见的,本官绝不会撒谎。小姑娘,我劝你还是不要被他们的表象所惑,起了怜悯之心,你要知道你这一时的仁慈,则会害了整个上津府的百姓啊。姑娘还是让开,你想凑这份热闹,就呆在一旁安静的看,若是不想凑了这份热闹,就请姑娘哪来的哪去,不要打扰了道长做法事。”秦知府看不出唐黛的来历,但见她衣品不凡,气质也绝佳,不似普通人家的女娃,强抑了怒力,缓下语气劝她。

“我若说我不呢?”唐黛依旧不动摇,淡淡的回了秦知府。

“那就不要怪本官不客气!来人,拿下,送入大牢。”

秦知府失了耐心,大声吩咐下面的人,而台下关注着台上的百姓们,此时也在议论纷纷,不知这姑娘是什么来路,又是想要干什么。难道她是这些狐狸精的同伙?来救他们来了。这只狐狸精生得还真是好看!人群中“啧,啧……”声顿起,听得台下关注事态发展的凤容若黑了脸,飞身上了高台。

“秦会,不知道你要怎么个不客气法?我看你是这知府做到头了,见了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不好生见礼招待,还要让人拿入大牢。”凤容若飞身站在唐黛的身边,冷冷的看着秦知府,眼神若看一个死人般。

“拜见世子,世子妃,恕下官有眼无珠,冒犯了世子妃。”秦知府一看飞上来的是凤容若,心中暗道一声不好,直直的朝二人跪下请罪。这冷面杀神可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的确是有眼无珠,来人,将你们大人这双狗眼给本世子挖下来喂狗。”凤容若对着一旁的衙役冷声吩咐。

“世子饶命,世子饶命,求世了饶过下官,下官再也不敢了。”秦会跪在地磕头求饶,头磕得“呯呯”直响,一会儿额头上就鲜血直流,也不也停下。

应是凤容若遇见唐黛后,性情改变,变得平易近人,手段温和,让这些人忘记了以前那个冷心冷情冷面的世子爷。今天他这一出口,让所有的人又想起了那个冷酷无情的杀神。

“怎么?还不动?要我三请四请你们?还是让我动了手?”凤容若看着那些已经是战战兢兢,浑身发抖的衙役,让他动手,就不是秦会一个人的一双眼珠子了。

“世子,我们这就去,就去。”

一个衙役头子,抖着脚走到秦知府面前,可是却不敢动了手,一个是他的上司,一个是冷名在外得皇上最宠的安王府世子。他要怎么办?!

“动手!还有他,连他一起也给本世子挖了下来。竟敢见了本世子和世子妃不跪,敢藐视皇上,藐视皇室,大罪。”凤容若手指那老道。

“世子饶了老道,世子手下留情!”那老道一听,吓得“扑通”一声也跪下了。

“饶你?饶了你,这上津府上百条的人命,我找谁算?……你们,动手!要不然,我连你们的眼睛一起挖了下来。全都是些有眼无珠的东西,竟然将活生生的人当作狐妖来烧,本世子还想着陪着你们慢慢玩,但你们一动嘴就要拿了我最在意的人下了大牢,一切都是你们咎由自取。”凤容若冷声道出了动怒的真相,台上的众人听明白了,他们这是触到了凤世子的逆鳞,今天的事无法善了,他们已然是无法全身而退了。

“凤容若……”

凤容若说完,将唐黛拉入怀中,不让她看了这血腥的一幕。唐黛毕竟是女子,让她下毒不见血杀人她行,但是这样活生生的挖了活人的眼睛,还是觉得残忍,于是在凤容若怀里抬了头,想求了情,另用他法收拾他们也行。

只是她刚出声,凤容若拿了大手轻轻的捂了她的小嘴,朝她摇了摇头。唐黛想想,知道他这样做,另有深意,应是杀鸡儆猴之意,也就停了嘴,沉默不说话。

这天下若是不出了手段震慑一下,恐怕还会有更多的人利用血月这件事做了更加不仁道的事来。

“啊,啊,啊……”

“啊,啊,啊……”

几声惨叫后,跪在地上的秦知府和那老道,两双眼珠子已是被衙役挖下,两人的脸上都只剩下了一对血窟窿在汩汩的往外流着鲜血,用双手捂着,痛得在地上打滚哀嚎。台下的百姓见凤容若如此雷霆手段,不问不询,直接挖了二人的眼睛,都被震住了,全都傻立在台下。

“将他们身上的绳子解开。”凤容若又吩咐衙役将那一家人身上的绳子解开。

等解了绳子,一家人立即跑到凤容若,唐黛二人的脚下,跪着磕头谢救命之恩。

“你们不必谢我,你们只需要真实的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了。”

“世子爷,你们有什么我们就答什么,绝不敢撒一句谎。”一家人中的老者停下磕头,毕恭毕敬的回凤容若。

“他们为什么不找了别家,而是找上了你们家,你们心中可是有数?”凤容若不拖泥带水,直接问到事情的核心。

“回世子,老者家并无得罪官府的地方,经老者想来,应只因在前几日,离我家不远的秦家突生了大火时,我去救火,知道了失火的真相,被他们知道了,他们想杀人灭口。”老者说到最后愤愤的指着还在地上哀嚎的秦知府和那老道道。

“失火的真相是什么?”

“那失火秦家是秦知府的一族,他们家有一个宝瓶,被秦知府知道且看上了,为了得到那个宝瓶,他们派了人杀了他们全家,并放了火烧了屋子,只是屋子烧起来后,我偷偷的接走了他们家一个藏匿在地道里偷偷逃出来唯一的幸存的人。后来官府在查点人数时,发现少了一人,而且查到只有我去过秦家,他们猜测到我应该知道了真相,所以就想置我全家于死地,诬陷我们一家是狐妖。那二人都是丧尽天良的歹人,世子挖了他们的眼珠子,是他们活该,应得的报应。”

“好,等一会你们就可以先回了家,我会派人保护你们的安全,直到坏人伏法。你们都起来,站一边去等着。”凤容若吩咐完那一家人,一双凤眼朝绑人的柱子上看去。他们还要解决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真人最后会真的烧成了狐狸。

唐黛顺着凤容若的眼光瞅了瞅,二人心意相通,知道凤容若在想什么,台下百姓众多,必须拿出真实证据出来,证明那二人是撒谎的。想到这的唐黛,走到那柱子那,仔细的观察着柱子周围的痕迹。

唐黛用脚跺了跺了台子,然后又趴在台子上,耳朵贴着台面,用手敲了敲,耳边传来空洞的声音,不是实木的声音,唐黛心下一喜,这台子里面是空的。

然后抬了头,看了看周围,寻找开启的机关。

“你发现了什么?”凤容若瞅到唐黛骨碌着一双清澈如水的丹凤眼,问她。

“台子下是空的,我在找开启台子的机关!”唐黛回了凤容若。

那被挖了眼的秦知府和老道听了唐黛的话,脸色顿时白得透明,惨无人色,今天在现场被这不走常规路的二人抓个正着,所有的证据都来不及销毁,成了最直接的证据。

这时,欧阳清也带着鬼僧,楚陌,小青,小五,小六几人也来到了高台上。几人上台一看,他们这人未到,凤容若与唐黛已经下了手,将人的眼珠子都挖了下来,知道是凤容若动了大怒,心中遗憾错失了一场精彩。

“找到了,在这!”

唐黛在台沿边,找到一处凹进去的地方,伸手乱按了几下,不想却是被她碰对了,台子的右边,在台下百姓观看不到的死角处,出现了一个洞,洞中有斜着的木梯往下去。

唐黛人小灵活,顺着梯子往下走,凤容若怕她出现危险,立即跟了上去,二人下到底后,出现在他们眼里的情景,让二人惊呆后,又怒火万丈。

只见,台下的地上,摆着二十多条被烧焦的狐狸的尸体,靠着台边的一个木笼里,还有五条活蹦乱跳的灰狐,应是准备替代上面今天准备烧死的五人的。

“那二人为了蝇头小利真是丧心病狂!不仅伤人,还伤了畜牲,连畜生都不如。”唐黛咬牙切齿,凤容若应该将二人的鼻子,耳朵都割了才让人解气。

二人都黑着脸上到了台面上,浑身散发着冷气,吓得一众衙役躲得远远的,生怕招惹了二人,会也被挖了眼珠子。

“怎么样?是怎么回事?”欧阳清看着同样黑着脸的二人。

“李代桃僵!”凤容若冷冷的丢了四个字,欧阳清明白了,心下也蹿出了怒火。

“楚陌,让下面的百姓上来参观参观他们的好父母官给他们唱得大戏!”凤容若与众人都退到了台的另一边,让百姓上来看事实真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