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入住将军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面的百姓听了楚陌说,让大家亲眼目睹事实的真相,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怀着几分狐疑,又怀着几分忐忑,一一走上来,从台子的开口处上下到下面看了上来后,个个都对着秦知府和老道吐口水,高声谩骂他们丧尽天良。

那曾与唐黛说话的中年男子一直关注着事情的发展,见让百姓上来看,忙也跟在众人后,也下去看了才明白了,解了自己的疑惑,又知道前面与他说话的人,就是当今安王府的凤世子和安王府未来世子妃,忙走到二人面前,向他们跪拜行礼,感谢二人为百姓做的事,在他们身上,他又看到了凤南国的希望。

等百姓明白了事实的真相,知道了秦知府和老道是利用了血月异象蒙骗了他们后,凤容若让楚陌派了人护送那一家人回了家,并将那老者嘴里的秦家唯有幸存的人一起保护了起来。并命衙役当即将秦知府和那老道关进了大牢,等他写了折子将此事报于皇上,然后将二人押到大理寺,由大理寺审问定罪。

处理完这些事情后,一众人才又回了上津定好的客栈中,好好的休息了一晚,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出发回京前,凤容若便将写好的折子,派了人先一步送回了宫中,所有的证据,人证物证也一一安排好,只等大理寺提审时,提供给大理寺。

宫中的皇上凤千君收到凤容若的折子后,龙颜大怒,在早朝时发了大脾气,并责问国师一云道人,一云道人说自己此生从未收过徒弟,那作恶的道人是冒充他的徒弟时,凤千君才缓和了脸色,赐他平身。

并命大理寺着手审查此事,调查清楚后,从严定刑,并公告于天下,无论任何人利用血月夜这事生了事端的,一旦被发现,不但本人要丢了性命,还会诛连三族。

凤容若和唐黛到了京城后,众人分开,唐黛因挂念娘亲的身体,此次直接去了护国将军府,唐府那里让小青去打了招呼,说是她空闲出来后,再去看了大哥,大嫂他们。凤容若与欧阳清则直接进了皇宫,向凤千君禀报路上发生的事情,鬼僧则说自己要单独出去走走,有事再去安王府寻了凤容若。

唐黛的马车到了将军府门口时,接到消息的王夫人,郑国早已是站在府门前等着迎接她回府。

“月儿,你回来啦?可把娘想死了!”唐黛刚下了马车,就被王夫人抱进了怀中。

“月儿……”郑国看着妹妹,也叫了声。

“大哥,娘,爹爹呢?”唐黛见着二人,却是没有见到郑柏,也只是顺口问了句。

“你爹爹上朝去了,还没回来呢,那老不死的,跟他说你今天回来,让他向皇上告了假在家等你,还非得去了,别认了他是你爹,等他回来了,咱娘仨不理他。你看国儿不是在家就挺好的。”王夫人一听唐黛问了郑柏,埋怨道。

“嘻……娘,爹哪里老了,还骂他老不死的,再说,上朝应当的,我这次来又不是马上走了,别埋怨爹,啊。”唐黛一听王夫人骂郑柏老不死的,说不认他,嘻哈的笑了声,哄着娘亲。

“月儿,娘,进府吧,有事回府中再说。月儿走了那么多路,应很累了。”郑国体贴的提醒二人。

“哦,对,回府中先歇息歇息,有什么话等你歇息好了再说。”王夫人牵了唐黛的手,一脸笑的往府中走去。

“大小姐好,大小姐回来啦!”

“大小姐好!”

“……”

一路人碰到的下人,都知道大小姐今天要回来了,夫人老早就在府门口盼着了,这一见了唐黛,都笑着向唐黛打招呼,唐黛也微笑着向他们点头示意。

唯有一人,躲在树木后,一双眼妒嫉的看着王夫人牵着唐黛的手,二人有说有笑,郑国像个护花使者般的护在二人身后,这一切原是她拥有的,那贱人为什么没死,魏姨娘她们当时就应该掐死她,掐死了她就不会再有命回来夺了属于她的一切,而且害得魏姨娘也丢了命,外公发配到边疆去了。现在连爹爹也不喜爱她了,她也无法嫁给自己的心上人,想到这些她心中就恨,恨得滴血。

都是那讨厌的女人,夺了她爹娘的宠爱,夺了她的世子妃之位!她恨她,恨不得她死。想到这的假郑月,十指掐进了树干中,指甲翻转,鲜血滴出都没有感觉,只余了满腔的恨意。

“小姐,我们回去吧,你还在禁足中,若是让将军知道了,会再罚了你,延长你的禁足时日,你会更加难受的!”假郑月的丫鬟劝她,怕她受了罚,也连带自己受了罚。

“贱人,要你多嘴,我不知道我自己在禁足,你是怕发现牵连到你了吧……贱人!”假郑月将自己的满腔的怒火发到她这唯一的一个贴身丫鬟身上,一连甩了狠狠的两个耳光。

“小姐恕罪,你就饶过奴婢吧,奴婢是真心的担心小姐你啊!”那丫鬟一见假郑月又发了火,朝她跪下求饶。

“哼,鬼知道你们这些贱种心里想的是什么,给我滚起来,回院子去。”假郑月发泄完,起身朝自己的院子,也是魏姨娘以前住的院子中走去。

那贱人回来了,她得想了法子弄死她,将属于自己的一切夺了回来,她一个人力量不够,她必须寻了助力!

唐黛被欢天喜地的王夫人带到了她的住处,是原来假郑月住的“流风碧月”院,院子的名字是王夫人取的,离王夫人住的主院最近的院子。

“月儿,你走后,这院子你爹爹就急急的张罗着全部给你重新布置了一遍,但不知你的喜好,你爹爹只得按娘的喜好布置的,你要是不喜欢,以后再重新给你布置。可好?”

王夫人笑着同唐黛说了,郑柏心急,只是说到不知唐黛喜好时,心下又生了悲意,眼中含了泪,孩子都十三岁了,除了表面上大家都知道的那些,他们对她一无所知。她喜欢吃什么,喝什么,喜欢穿什么样的衣裳,喜欢什么样的佩饰,喜欢什么样的摆设……她们一样不知。

唐黛随着王夫人踏进了院子,一路走去,院种栽了修竹,梧桐,梅树,兰花……在这春光里,郁郁葱葱,草地葳蕤,生机勃勃。

小桥流水,亭台阁榭,小而精致,水声潺潺中,传来阵阵鸟鸣,花儿绽放枝头,微风过,花雨纷飞……唐黛缓缓的随着王夫人步行,收回打量的目光,看着娘亲紧张又欢喜的神情,微红的眼眶,还有大哥郑国也是一脸大哥的柔情,眼神期待的看着她,心中突然酸酸的,又暖意顿生。

“娘,我很喜欢,这小院清幽,麻雀虽小,却是五脏俱全。你看,那梅树,青竹,兰花……都是我喜欢的,想不到娘的喜好与我大同小异呢。”唐黛笑着,做小女儿娇态,挽了王夫人的手,头搁在她的肩上,赞叹。

“是吗?你喜欢就好,当初让你爹爹将那些移载过来时,娘还担心呢。呵……是我的女儿就是我的女儿,不是我的女儿,永远也真不了。”王夫人想着那假郑月以前将院子里弄得热闹庸俗得像戏楼,感叹了一句。当时,她总是想,她怎么生出了那样一个女儿,不像自己,也不像夫君。

“那是,也不看看我娘亲是谁,当年的第一美人,第一才女,哪是谁都能做我娘的女儿的。”

唐黛哄着王夫人,小拍了她的马屁,让她开心。

“哈哈……”

听了唐黛的马屁,郑国哈哈大笑起来。还是亲小妹会哄娘亲开心,以前那个,只知道惹爹娘生气,为了宠她,总是他背锅。

“小嘴甜得哦……不过娘听了心下喜欢。”王夫人伸了如葱食指,在唐黛的额头上轻点了一下,笑得一张美脸盛开如花。

“娘,你长得真好看,嘿嘿。”唐黛继续开启嘴上抹蜜模式。

“哈哈……妹妹长得像娘,你夸娘好看,这是不是间接夸奖自己好看呢?”郑国满脸笑的看着精灵般的妹妹,逗她。

“恩,恩……这个可以有,有哪个女孩子会嫌自己长得好看呢!”唐黛一听,不否认的对着郑国点头如小鸡啄米,又逗得郑国和王夫人一阵大笑。

三人说笑间,到了一处小院前,三人走进小院。

“奴婢诗芫拜见大小姐。”一着绿衣的丫鬟走上前来,拜见唐黛。

“奴婢诗苋拜见大小姐。”一着青衣的丫鬟走上前来,拜见唐黛。

唐黛朝二人点了点头,拿眼看着王夫人。

“月儿,这是娘亲为你配的两个大丫鬟,贴身侍候你的起居的,这二人以前在我的院子里侍候,一个稳重,一个机灵,现在娘亲将她们二人配给你。另再给你配四个二等丫鬟负责院中的杂事,其他再配几个洒扫……”

“娘,你不用给我院子里配那么多人,女儿不喜欢吵闹,喜欢清静。有几个人,院中的事忙得过来就够了。我不想以后回长安县时还带了一大堆的人。”

“这还多?不多啊!你是县主,又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按理给你配四个贴身侍候的丫鬟也不算多啊……”

“娘,你听我的,不管是负责什么的,是几等的丫鬟,我院里一共给我配六个人就可以了,而且我身边还有一个小青在,我不习惯被人多簇拥着。”唐黛坚持,她实在不喜欢人多,多一个多一双眼睛,她不想整日里花时间管理自己的下人,她的精力不要在这些上面。

“娘,你就听妹妹的,我们的妹妹与别的女子不一样,不喜欢那些排场。”郑国实力宠妹,妹妹说是啥就是啥,妹妹说白,他不说黑,妹妹说东,他绝不说西。

“好,好,由了你。你院中放六个人。诗芫,诗苋二人照旧是服侍你的起居,二等丫鬟两个,粗使丫头两个。你,你,你,你……你们四人留下。”王夫人笑着应了,除了诗芫,诗苋,另点了四人留下。

“奴婢拜见大小姐!”四人朝唐黛跪下。

“你们都起来吧,你们以后不用这样见我就跪。”

“谢大小姐。”四人起来退于一边。

“你们六人是我娘安排给我的,只要你们做得好,我也不会随意发了脾气撵你们出去。我对跟着我的人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要忠心于我,如若做了背叛我的事,我绝不会手下留情,且我有一千种的手法让你们生不如死。大家可是听懂了?”唐黛看着六人,身上气势顿起,若久居上位者,丝毫不差。

看得王夫人和郑国连连点头,女儿(妹妹)不是个寻常的,她始终是将军府的嫡女,哪怕流落在外十三年,她也绝不逊色于那些生长在京城,养在京城的闺阁女子,甚至是比她们更加出色,更加优秀。

“奴婢谨遵大小姐教诲,对大小姐定忠心不二。”六人立即跪下,并不因为唐黛是半路回来的大小姐敢轻视于她。她们的大小姐可是县主,是神医!

“好,起来吧,你们该做什么就什么去,不用在我跟前侍候。”唐黛让六人起,朝她们摆了摆手。

“月儿,走,娘带你去看看娘给你布置的房间,看你是不是喜欢?!”王夫人拉了唐黛的手,牵着她走进她的卧室。

脚刚跨进房间,唐黛如若走进了粉色的海洋,粉色的轻纱罗账,粉色的绸被面,枕面,粉色的床垫单,粉色的珠帘,流苏也是粉色的……床的斜对面一座古色古香的梳装台,上面镶嵌着粉色的珍珠和彩贝,温暖华丽,镶在上面的铜镜泛着暖黄的光晕。

床的左边开了一扇大大的窗户,窗台上摆着一支花瓶,里面插了几支粉红的花儿,从窗户上往外望去,外面有假山,小池,小池中飘着残荷,想必在夏天也是一池粉色水莲,碧色荷叶。

床的右边墙上,悬挂着一副刺绣丝帛,丝帛是白色的,上面用粉色丝线绣了一枝粉色的冬梅,一首赋梅的诗句,清约婉丽。

丝帛下方放着一架古琴,唐黛迈步到古琴边,伸手轻试,随着的她的指动,清婉的琴声悠扬传出了小院。

“好琴!”唐黛赞叹了一声。

“月儿,这房间的布置你可是喜欢?”王夫人一脸期待的看着女儿。

“喜欢,太喜欢了,娘,谢谢你的用心布置,你辛苦了。虽然女儿没有给你一丝一豪的意见,但是你的布置就像是我参与了一样合我的心意。”唐黛走到王夫人面前,伸了手抱住她,出言感谢。

虽然她喜欢的颜色并不是粉色,可是她也有一颗少女心啊,这看这粉粉的浪漫温馨,低调中的奢华,却又不失雅致的布置,她真的很喜欢。

“好,好,好!只要你喜欢,娘为你尽点心又有什么不可,娘心里愿意,娘不苦,娘开心。”王夫人的用心得到女儿的认可,高兴得不知道说了什么好。

“娘,我们先走,让月儿歇息,等她歇息好了,我们再和她说话。”郑国又提醒自己的娘亲,担心唐黛累了。

“好,月儿,那娘先走了,你歇息,歇息起来再吃点东西。我这去吩咐厨房准备着,你想吃些什么?”

“娘,我不挑食,你看着安排吧,不要太油腻,清淡点就好。”

“好。诗芫,诗苋,你们二人服侍小姐沐浴歇息,好好侍候着。”

王夫人应了声,又吩咐了那两个丫鬟,转身同郑国出了院子,自去吩咐厨房为唐黛做好吃的。唐黛坐了一路的马车,的确也累了,就着下人送来的热水,好好的泡了个澡,爬上床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