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严平回京/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安县,严府。

严平坐在书房中,严老爷坐在严平对面的榻上,而严青则跪在地上,空气凝结,让严平觉得窒息,呆呆的傻坐着,他是前生造了什么孽?此生让他来还吗?就在他在羡慕唐姑娘有个传奇的身份,知道自己这辈子再也够不到她,准备收心时,却来了这样一个让他不知是喜是悲的消息。

难道上天注定了,这辈子就要他远远的看着她,却得不到吗?甚至是要成为对手。

“平儿,爹爹刚刚说的都是事实,你跟着严青走吧,既然魏家需要你,你做为魏家的子孙,该是你尽一份力的时候。”

“可是,爹爹,那魏府与安王府,将军府已是走向了对立面,我回去若与他们对抗上,你们怎么办?那唐姑娘可是长安县的县主。”

严平担心爹娘,但更主要的是,他不想与唐黛对上,他喜欢她,他不愿意与她成为仇人,就算一辈子得不到,他也能远远的看着她。但是,这一回京城,他就要成为她的仇人,她的对手,所以他不愿意。虽然魏府小公子的身份,让他惊喜,但也让他害怕。

“爹娘这,你实在不用担心,那县主唐姑娘不是乱牵连他人的性格。若真怕她报复,我们早早搬离长安县也是一样。”

“要么,你们这次与我一起上京城,要么,我就不回去。”严平倔强的扭了头,他不想要那个身份!

“小公子,贤妃娘娘接到魏相的密信,让你必须速速回去接手魏府诸事,魏府相爷被发配边疆后,府里除子大公子就只有女眷,大公子书生意气,且懦弱,不堪大任,府里已经是一团糟了。而且,宫中贤妃娘娘和二皇子无母家的支撑,独木难撑,你还是跟我速回吧,今天就出发。”跪在那严青出言相劝。

“严青,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的身份?所以当初才装作被我救了,藏在我身边。”严平脸上无喜怒,问严青。

“是的,小公子,当年相爷为了让我来保护你的安全,但又为了不惊动你,才用了有人刺杀我被你所救的计策。”跪在地上的严青老实的承认。

“呵……用不上我的时候,将我扔在这边远小城;现在能用上我了,又来将我接回去;他们是不是如果这辈子魏府不出现危险,就准备一辈子让我呆在这。谁告诉他们,他们让我回去,我就得回去?”严平愤怒。

“小公子息怒,一切并不是如你所想,相爷当年之所以这样做,也是有他的考虑。贤妃娘娘在宫中,二皇子聪明,魏府与他们是一荣皆荣,一损俱损,为以防万一,为魏家留条骨血,也是情有所原,我想公子定能想清楚这其中的关键,不会埋怨。还请公子以大局为重,随即跟我北上。”

跪在那的严青不卑不亢,回了严平的话,可见是个厉害的角色,才会被魏忠派到严平的身边来协助他。

“罢了,他们也不要对我抱了多大的希望,我从小离开魏府,这一回去就得掌家,会有几人服我?!我原名叫什么?你的真名又叫什么?”

严平淡淡的问了严青,去京城的路并不好走,他不傻,说不定他会步了魏相那个爹爹的后尘,成为二皇子与太子的夺位炮灰。

“小公子的大名魏远平。相爷叫你的小名也是平儿,这正是你在严府严平名字的由来。小的也被相爷赐了魏姓,名十九。魏十九。”

“好,十九,你稍等,我回了院子让雪儿收拾,收拾好就同你一起出发。”

“小公子,少奶奶就让她住在严府,你只与她说你去京城有生意要谈,暂不要带她同去,等局势大定你再来接她。人多事多,免了事非,也是为了保护她。”

“我知道了!”严平听了严青这一说,顿了脚步,点点头,出了书房,让王雪为他收拾行礼物品。

京城护国将军府,一觉好眠的唐黛,配了过来,刚睁开眼,坐在她身边的王夫人就发现了,王夫人现在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唐黛身上,吃喝住样样亲力亲为。

“月儿,你醒了?来,娘抱抱,然后起来洗漱,去吃晚饭。你爹爹和哥哥都在前厅等着你呢。”王夫人女儿失而复得,那种心情,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真正的体会的,她现在就想日日伴着她的女儿。

“娘……”

唐黛听了王夫人说抱抱,似把她当作了几岁的女娃娃,抽了抽嘴角,本要推辞,可是转念一想,也理解她,于是学了小孩儿样,撒娇的叫了一声娘,伸了手,任由王夫人抱着她。

王夫人听了唐黛一声撒娇叫娘,立即满脸的慈爱的伸手拉了唐黛的小手,将她半拉半抱的抱了起来,抱了半晌才放开,心里顿时觉得真实,暖洋洋的。不看到唐黛,她总觉得自己在做梦,看到了她,抱到了她,才让她觉得,她的女儿的确回到了自己身边。

“呀,我这一觉睡得好长啊,外面天黑了啊?”唐黛看了看外面,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是啊,知道你累了,让你好好睡,就没有叫你。……诗芫,端水来给小姐洗漱,诗苋,将屋中的灯掌上。”

王夫人脸带笑意回了唐黛后,又吩咐了下人。在外面的诗苋听了夫人吩咐,忙进屋将灯点燃烧,屋中顿进亮堂起来,映照着满屋的粉色,温馨洋溢。

“小姐,水来了。”

诗芫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丫鬟一个捧了干净的巾子,一个捧着一盆水。唐黛在王夫人的帮助下,已经穿好了衣裳,就着水,拿了巾子,自己动手洗好了脸。在王夫人和两个丫鬟的陪同下,往前厅走去用晚膳。

前厅内,郑柏和郑国已经在那等着了。郑柏一会往外看两眼,一会儿往外看两眼,看看女儿咋还没来呢?!

“国儿,你去看看,你娘和月儿咋还没到呢?”

“爹,你个急性子得改改,月儿肯定是累了,睡着了没醒,娘在那等她醒来才过来,我们再耐心等等就是了。”郑国瞥了眼一脸焦急的郑柏,没戳破他的心思,谁让你早晨不告假,现在急着见妹妹了吧。

“爹,大哥,让你们久等了。”

就在郑柏焦急时,唐黛几人走进了前厅。

“月儿到了,睡好了没有?让爹看看,这些时间是胖了,瘦了。”郑伯听着一声爹,高兴的咧了大嘴,关心问唐黛,并站起身来,走到唐黛面前,瞅了瞅她。

“睡好了,谢谢爹爹关心。”

“恩,还好,养得不错,没瘦没黑。”郑柏打量了唐黛几眼后,又自言自语,自问自答。唐黛抽了抽嘴角,他以为她回唐家村是干嘛去了,还没黑没瘦。

“好了,大家坐吧,上菜。”王夫人拉了唐黛坐在她身边,吩咐下人。

很快,菜上来了,唐黛看着满满一桌子菜,有荤有素,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心中又是满满的感动,口味吃起来又不油腻,很适合她的胃口,唐黛不由得多吃了几口,吃得肚子都撑了。

王夫人在一旁看唐黛果真不挑,每样都样吃些,而且还吃得香,心中又是高兴又是心酸。孩子终于能在他们身边吃饭了,为了这一天,是多不容易啊。想着想着,又红了眼眶,抹了泪。

“慧慧,你又怎么了?”郑柏疑惑的看着王夫人。

“没事,就是见月儿吃得香,想着孩子小时候吃了苦,心里又舍不得,又高兴。”王夫人擦了泪,回了郑柏。

“娘,没事的,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小时候吃点苦头算啥,这叫先苦后甜。”唐黛放下手中筷子,伸手拉了王夫人胳膊,安慰她。

“还是我的月儿懂事,乖。”王夫人破涕为笑。

“娘,从明天开始,我就为你开始解毒,让你的身体早点好起来,然后我陪你出去走走,散散心,好不好?”

“好,好,月儿说什么都好。只是,你这回来了,明天要去你外公家走一趟,你外公和外婆可想你了呢。”

“行啊。给你治毒又不是一整天时间都在治,有时间去看看他们的。”

唐黛一家在有说有笑时,同是将军府的小院中,假郑月看着面前的饭菜却是吃不下了,她想要出去,她不能就这样坐在这等着。

“你去禀报将军,就说我想见他。”假郑月吩咐那贴身的丫鬟。

“小姐,这时候正是用晚膳的时间,今天大小姐又回来了,估计这会子将军和夫人,小将军正在陪着大小姐用膳,我去了,不说你见不到大将军,还会惹恼怒了大将府就不好了。”

“贱人,贱人……都是她,都是她,都是那贱人占了我的位置,占了我的宠爱,占了我的婚事,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假郑月一听,挥手将桌上的饭菜全部打碎在地上,嘴里狠狠的怒骂,像个疯子。吓得那个丫鬟缩到屋角去了。小姐的脾气越来越暴躁,她要去求夫人,她不想侍候她,她宁愿去做洒扫丫头,也不要侍候她,小姐好吓人!

假郑月发过脾气后,却不知墙头上的一双眼睛将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听在了耳里,那黑影身形一闪,离开了将军府,往皇宫飞去。

“娘娘……”那黑影跪在贤妃面前。

“怎么样?那里。”贤妃扫了一眼黑衣人。

“禀娘娘,那神医县主今天回了将军府,第一天已是将将军府的庶小姐刺激得发了几次的脾气,刚刚又将晚饭摔了。”

“呵……蠢东西,像她一样蠢,除了会发脾气,她还会什么?我还说让烨儿将她纳为侧妃,却不想是个不成大器的,扶不上台面的东西。不过,让她受受刺激也好,刺激越大,心里的恨也就越大,越能为我们利用。回去给我好好盯着她,只要她出手,在必要的时候帮了她,让她得手。”

“是,娘娘,属下告退。”那人在夜色的掩护下,出了宫,又回到了将军府。

“人呢?出来。”

等黑影人走了,贤妃对着空气叫了声。

“娘娘,有何吩咐?”出现的是那太监模样的人。

“问问诛魂阁,这次是怎么做事的?我说不限时间,他们就给我拖得人都回了京城,也没有下手。”

“是,属下这就去问。”太监模样的人也消失在宫殿中。

“来人,给皇上熬的百合莲子汤熬好了没有?”贤妃对着外面问了声。

“回娘娘,已经熬好了,正在炉子上温着呢。”一宫女走了进来,回了贤妃。

“端着,随我去皇上那儿。”

贤妃站起了身,走到铜镜前,给自己脸上又补添了妆容,涂了粉红的粉唇,再照了照,自己感觉满意了,才带着端了莲子百合汤的宫女,往凤千君的宫殿走去。

皇宫的另一处,凤北国小公主居住的宫殿中,宫女正在向轩辕至丽禀报。

“公主,那二皇子又来拜访你了,这次是让他进来,还是不让他进来?”宫女小心翼翼的看了轩辕至丽一眼。

“这大晚上的,他来干什么?不见!”轩辕至丽一听又是凤容烨来了,皱了眉,从头上拔了金钗,扔在梳装台上。

“公主,二皇子说,凤世子今天已经回了京城,他问你想不想见凤世子?若是想见,他明天就想法子带你出了宫去见他。”

“凤世子回来了?!”轩辕至丽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可是霎那间又暗了下去,他回来了又怎么样,他在安王府,她在宫中,她根本就见不到他。

“是啊,公主,是真的回来了,凤世子今天入了宫见皇上,才走不久呢。”

“你怎么不早说?!快,快,让那二皇子进来,我要问问他有什么办法让我见到凤世子。”

“是,公主。”

那禀报的宫女转了身,向殿外走去。

将军府,唐黛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吃完饭,大家也没急着回了自己的住处,命下人撤了桌,奉上了茶水和点心,四人边喝茶边聊天,说说趣闻见识。

“爹爹,我可听说你手中掌握着五十万大军呐。五十万啊,那可是不得了的多啊。”唐黛又装小女儿样,一脸崇拜的看着郑柏。

“哈哈……那有什么,十万是带兵,五十万是带兵,一百万也是一样的带。只是,我们现在没有五十万了,十万给了皇上。”郑柏看了女儿崇拜的眼神,人都飘飘然于云端了,得意洋洋哈哈大笑。

“还不是那个心毒的,怂恿了她的女儿,骗了国儿。哼。”王夫人一听十万的兵马,白了郑柏一眼,恨恨道。又不是她生的,凭什么享受将军府付出十万军马的代价。

“娘,现在妹妹回来了,你就不要记着生气了,国儿吸取一次教训,以后再也不会那样头脑发热了。”郑国忙向王夫人打保证。

“爹爹,你军营里女子可以进去不,我想去看看那么多兵马,那么多,一定很壮观呐!”唐黛不想让王夫人不高兴,转移了话题,星星眼的看着郑柏。

“哈哈……别人肯定是不行的。不过,你是我的女儿,你想看看,这个愿望爹爹还是能满足你的。”

郑柏和王夫人现在是恨不得将唐黛捧在手心里疼,还不是她说什么就是什么,更何况他自己不同意,夫人准得又要跟他闹了别扭,晚上将他关在院子外,不让他进房,睡书房去,这天气还冷,他可不想睡书房。

“真的?!啊,啊……太好了,太好了。”唐黛拍手欢呼,她不过是试试,没想到郑柏真的答应了,在前世时,她就想进军营看看的想法,可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也没时间,这一世,她终于可以实现愿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