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大学士府行飞花令/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妹妹,到时候大哥陪着你去。不过,你可不能就这样去,你得换了男装,免得那些个野小子偷窥我的妹妹。”

郑国一见唐黛开心的模样,鹅蛋小脸神采奕奕,一双丹凤眼笑成了弯月牙儿,小牙齿又白又整齐的露在外面,觉得自己的心都要化成了一滩暖暖的春水,于是自告奋勇,要带着她去。

“哈哈……好,大哥带我去,还是大哥想得周到,到时候我换了男装去。”唐黛立即笑眯眯的点头。怪不得人家说大哥是宠妹狂魔,还真是!

王夫人,看看一直宠她爱她的夫君郑柏,又瞅瞅一儿一女,眼里浮现一抹温柔幸福的眼神。

翌日,郑柏与郑国一早上早朝去了,唐黛陪着王夫人去了大学士府,去看外公外婆。魏姨娘的院子,院门紧闭,假郑月的门外那贴身丫鬟守在门口,房间内,假郑月身前站着个蒙面的黑衣人。

“这是我姨母给我的?”假郑月伸手接了黑衣人给她的东西。

“是,娘娘说二小姐能用得到的。”

“姨母可还说了别?她可知道我被禁足在府中?”

“娘娘知道,娘娘说这种状况只是暂时的,让二小姐不用心急,她会帮二小姐达成心愿的。至于刚刚给二小姐的东西,就看二小姐怎么用了,希望二小姐用妥当了,不要辜负娘娘对你的栽培之心。”

“我懂了,请你转告姨母,是我的东西我定要夺回。”假郑月捏紧了手上的东西。

“是,一定转告,告退。”

黑衣人走出房间,闪身消失在院外。假郑月的贴身丫鬟拿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眼假郑月手上的东西,心里则是想,二小姐又在找死了,到时候又得牵连她,她该怎么办?!她可不想陪她死。

假郑月眼神阴毒的看了自己的丫鬟一眼。

“今天的事,你要敢往外说出去,我保证在我死前之前,先让你为我陪葬。”

“奴婢不敢!”那丫鬟赶紧跪下。

“谅你也不敢。今天那边的人都不在,你跟我过去一趟。”

“小姐,你不是这大白天的要下手吧?再说,你在禁足中啊?”那丫鬟吞了吞口水,紧张的问她。

“哼,你以为你小姐我那么蠢?!爹爹当时只说禁足,又没说我在府中也不能走动,等他来问了,我自然会回他。别废话多,你跟着我过去就是。”

假郑月说完带着自己的丫鬟出了院子,往唐黛现在住的院子,她原来住的院子走去。只是刚走到院门口,就被门口的小厮拦住了。

“二小姐,夫人有吩咐,不是谁都可以进大小姐的院子的,尤其是二小姐你,不给进。”

“你……狗奴才,我还不进去了呢,有什么了不起的,那可是我住了十几年的院子,哪个地方我不熟悉,不就捡了个我的破烂吗?还真以为她不得了,被爹爹宠着呢,哼。”

假郑月见院门都无法进,想着后面要办的事,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骂了几句,又回了自己的院子,看来只有另想办法了。

此时,王大学士府却因为唐黛的到来,欢声笑语。外公王大学士,外婆刑氏,舅舅王震,舅母陈氏,还有两位表哥,大表哥王宵磊,小表哥王宵云,全都坐在厅中,陪着刚到的唐黛母女俩。

外婆刑氏更是将唐黛抱入怀中,心肝,肉的叫,心疼她一出生就被抱出了郑府,流落在外十几年才认回来。

“月表妹,听说当初河间府的瘟疫是你治好的,凤世子也是你救的?”十四岁的小表哥王宵云因为上次唐黛来时不在家,这是第一次见到唐黛,一脸惊奇的看着跟自己姑姑长得一模一样的表妹,问她。

“我跟你说是就是,这还有假,要不然皇上怎么会封咱们的月表妹为神医县主,还要问,真是多此一举!”十五岁的大表哥王宵磊一听,鄙视自己的弟弟。

平日里皮厚的王宵云,此时脸上却被哥哥说得起了红晕,拿一双大眼瞪了自己的哥哥一眼。他不知道是真的?他只是找话与月表妹套近乎而已,大哥个猪脑袋。

唐黛见二人一见面就掐了起来,笑着从外婆怀里抬起了头,打量着两个表哥,大表哥长得与娘亲有五分像,五官端正精致,一双灵动的丹凤眼,长发如墨绸束在脑后,身着青色的衣袍,气质温润,大学士府的书香气质在他的身上得以体现,但是刚刚那一开口说话,却与他的气质大不一样,出口就能怼人。

小表哥长得却似了舅母,脸型刚毅,大眼炯炯有神,着了黑色衣袍,气质出尘冷竣,但身材明显比大表哥壮实,更像是她们家将军府的人。

“大表哥,小表哥,你们俩都在念书吗?”唐黛见二人今天都在家,便好奇的询问。

“宵磊在国子监里学习,宵云去了你爹爹的军营,在你爹爹军营中锻炼呢。”舅舅王震听了唐黛问,没等两个小子回答,笑着为他们做了答。

“哦,怪不得。”唐黛点了点头。

“月儿,怪不得什么?”王大学士一脸宠爱的问自己的小外孙女。

“外公,怪不得我看着两个表哥的气质有所不同呢,原来如此。”

“怎么个不同法?”

“我看着大表哥的气质就是念书人,传承了大学士府的书香之气。而小表哥呢,更像是我们将军府出来的人。”唐黛笑着道。

“哈哈……还是小月儿眼光独到!”王大学士一听,笑得脸上像绽开的菊花,心中为有这样一个外孙女自豪,小小年纪不依靠家势,就为自己挣了神医县主之名。

大家听了也哈哈大笑起来,王宵磊,王宵去兄弟俩则摸了摸头,又互相瞪了一眼。

“大表哥,咱们来比比诗词基本功力怎么样?外公,舅舅,娘,你们谁还要参加?”唐黛眨了眨眼一双丹凤眼,想考验一下大表哥的学问。

“好啊,好啊,月表妹,你说怎么比?”王宵磊一听,立即双眼发亮的应了。

“好,好,难得月儿今天有兴趣,那今天咱们都比一比,宵云,你作评判。”外公王大学士被唐黛一说,心中也痒痒起来,他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

“表哥,咱们玩飞花令,如何?虽说是飞花令,但不一定诗句中都要花字,评判者随便出一个字,我们能说出含有此字的诗句最多者算胜。”

最后大家都同意唐黛的提议,外公,舅舅,娘亲王夫人,表哥王宵磊,唐黛五个人参加,小表哥王宵云则负责出字和记录。外婆则就是负责观看监督咯。

王宵云命下人取了纸笔来,坐在那一脸得意开口。

“大家注意,要开始了,我说了,一个”云“字。祖父,你先说,按年龄大小依次。”

“从小到大,月儿你先说。”王大学士一身儒雅风度,笑着对唐黛道。

“哈……外公,你确定让我先说?我告诉你哦,我说了,你们可就没嬴的机会哦。”唐黛想着她在现代背的诗句,成百上千,她要是全背了出来,他们定会嬴不过她的。

“哈哈……月儿,你先说就是,输给你,我们心甘情愿。”

王大学士见着唐黛,那是恨不得她要星星,就摘星,她要月亮,就摘月亮,她要风,绝不给雨,更何况这小小的游戏,输了又何妨。

“我开始说啦,小表哥,你记好,哈哈……外公,舅舅你们就等着输咯。”唐黛一脸的得瑟,脸皮厚厚,反正背出来那也得是她记得住啊。

“你说吧,月表妹,我准备好了。”王宵云握了笔,铺了宣纸。

“好。第一句,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第二句,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第三句,千里黄云白日醺,北风吹雁雪纷纷;第四句,锦城丝管日纷纷,半入江风半入云;第五句,睛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宵。第六句……”

大家听了唐黛念的诗句,他们竟然一句都不知,而且唐黛张口就来,大家都倒吸了口冷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她。

“月儿,你等等,等等,你这些诗句是哪里来的?好诗,好诗啊!”外公王大学士打断了唐黛接下来要继续念的诗句,又是惊奇,又是兴奋,又是疑惑的问她。

“啊?你们全不知道啊?!这个是我从我师傅收藏的一本古诗集里看到的,诗好吗?外公。”唐黛继续厚脸皮的装逼。

“月儿,这些诗句又岂止是一个好字可以形容的,都要让你外公我拍案称奇了。这简直是绝句啊,你那本古诗集可还在?借外公一观,可不可以?”

“外公,那本诗集不在我这儿,在师傅那。如果外公想看的话,月儿回去拿了纸笔默了出来还是可以的,因为那些诗句早就在月儿这里了。”唐黛找了师傅为借口,笑着用手指了指脑袋。

“我们的月儿真是了不起,连男子都不及你啊。”王大学士感叹了一声,心中更是疼唐黛疼到骨子里去了。

这一闹,飞花令也不飞了,大表哥看着唐黛一脸的获佩,他以为她这小表妹,养在乡下,定会让那乡下人家养成了没有见识的小村姑,却不想不说别的,就连这小小的飞花令他都自叹弗如啊。

“月表妹,听说你的琴技并不比姑姑差,当日在安王府的宴席上以一曲古曲《凤求凰》名动京城,不知道表哥我,还有大家能否有幸听你弹奏一曲?”王宵磊从诗歌想到琴技上,在场的人,除了弟弟从小喜欢舞刀弄枪外,在场的所有人可是都是精通音律的。

唐黛听王宵磊这一说,拿眼看了一圈在场的人,见大家都是期待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答应了。

“就用你外婆的琴吧,娘亲小时候就是你外婆教的呢。”王夫人温柔的看着女儿。

“好,那我就用外婆的。外婆,等会月儿弹了,若有不足之处,还请外婆指导指导月儿。”唐黛起身朝外婆行了一礼道。

“哎哟,我的小心肝,外婆怎么会舍得不教导你啊,外婆只怕你这机灵鬼弹得比外婆都好,外婆就不班门弄斧了。”

“呀,外婆,你太谦虚了。”

“表小姐,琴来了。”

就在几人说话间,外婆的贴身丫鬟已经带了人将外婆的琴搬来,架好了。

“好,我知道了,为我端了水来,我要净手,将香焚上。”唐黛吩咐下人。

外公,外婆……厅中的众人,除了王宵云这个不懂音律的二货,其他人看了唐黛的架势,不禁都赞叹的点了点头,就看她这模样就是行家,京城人传得果真没错。

唐黛净了手,焚上了香,在香雾袅袅中,坐在琴前,伸了纤纤十指,凝视一想,准备弹奏一曲《春江花月夜》。只见她手动处,优美的琴音在她的纤纤十指下流淌出来……琴声好似精灵,在空中飞舞,又好似百花开放,炫眼夺目;若江水初平,明月初生,又若海水潋滟,随波万里,波光闪烁处,明月高照,离人独倚高楼,生了乡愁……

随着唐黛十指拨动,曲终,厅中的众人堪堪回过神来,大家瞧她的眼神复杂,里面有欣喜,有惊讶,有激动,有兴奋,更有着探询……因为他们都是行家,不知道唐黛这乡村中长大的孩子,是跟了何人学了这琴技?!可以说的是,在场的人,没有哪个比得上她,哪怕是唐黛的外婆刑老夫人,唐黛的娘亲王夫人。

“月儿,不知道你这琴技是跟何人所学?外婆可以说,你这琴技不论是你娘,外婆我自己,还是魏家那魏仙儿,没有人能比得过你。”

“外婆,您过赞了。我这琴技是我跟着师傅学医术时,一次在山中偶遇一白衣仙子所教。那白衣仙子说我与她有些缘份,但只教了我两个时辰,她就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是人还是仙,那时候我人还小,分不清。”

唐黛继续撒谎不眨眼,看着外婆一脸的真诚,心中却是将自己狠狠的鄙夷了一番。她真是没有办法啊,这个古代的人都非常信鬼神,她只好杜撰出一些神仙出来,掩饰自己啊。

“我说呢,怪不得啊,原来我的小月儿是经过神仙点拨过的。”

众人一听,皆都相信了,他们相信他们的小月儿,定是有奇遇,要不然怎么会了这么高超的琴技呢,那弹出来曲子就像仙乐一样,是他们从未听过的。

“好啊,好啊……想不到我的月儿如此聪明啊,仙子一教便能学会!这才是我的嫡亲外孙女,这才是我的好外孙女啊,有你外婆,你娘亲当年的风范,外公心甚慰,心甚慰!”王大学士抚了下巴,畅意大笑!

“那是,岂是那个草包比得上的,想当年,我们还疑惑那草包怎么一点也不像慧儿呢,却原来根本就不是慧儿所生,是那个蠢笨的生的,我们再怎么用心调教也调教不会,辜负了我们的一番心思和心血。哼。”外婆想起当年她费了多少时间教假郑月弹琴,可就是教不会,生气的恨恨的说了两句。

“外婆,不生气,月儿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你看,月儿并不别人逊色,是不是?为了她生气不值得。要开心,外婆一开心,长命百岁,就可以多多疼月儿了。”

唐黛见厅中众人听了外婆一说都变了脸色,估计大家都是想着自己白疼了那一个一场,心中都是不舒服,忙走到外婆背后,轻轻的替外婆捶背哄她不生气。

“好,好,外婆不为那不值当的生气,外婆要长命百岁的陪着我的乖月儿,将以前缺失的都补回给小月儿。”外婆被唐黛的小手捶得舒服,心中也舒服了,转怒为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