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准备神秘寿礼/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将两位老人哄得高兴,陪着娘亲在大学士府吃了晌午饭才回到将军府,准备晚上开始为娘亲疗毒。

“大小姐,今天二小姐来我们院子,被守门的小厮拦回去了。”诗苋今天没有跟着唐黛去大学士府,见唐黛回来了,向她禀报。

“恩?她来干什么?说了什么?”唐黛停了手上默诗,抬眼问诗苋。

“没说干什么,只是想进了院子,被拦住后说了几句难听的话就走了。”

“哦,知道了,以后她要来就让她进来,我倒想看看她想干什么,你们盯紧点就是。”唐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又吩咐了句,继续为外公默写诗词。

“小姐,你不想知道她说的什么吗?”诗苋迟疑的问了句。

“呵……既然你说的是难听的话,不听也罢。”唐黛头也未抬,继续默诗,不以为然的说了句,她才不想听到那些个话让自己生气呢。

“……”诗苋。

宫中。

“公主,二皇子又来了。”

轩辕至丽宫中的宫女来向她禀报。

“让他进来,以后二皇子来了,直接将人让进来便可,不需向我禀报。”

经过上一次与凤容烨的交谈后,轩辕至丽对凤容烨的态度明显改变了。

“是,公主。”宫女退下,转身去外面请凤容烨去了。

晚上,唐黛为娘亲王夫人施了针,用配好的药材泡浴后,看王夫人安稳的睡去,才离开娘亲的院子,拖着疲累的身子回到自己的院中。

“小姐,你也好好泡个澡歇息吧。”小青看着唐黛疲累的脸庞,有些心痛。

“恩,诗芫,你让她们送些热水来,我要泡澡。”唐黛点头,吩咐诗芫。

等热水送来,准备好,唐黛脱了衣裳,沉入浴盆中,舒服的闭上了眼,喟叹的吁了口气。

“你们都下去歇息吧,小青在外守着就行。”唐黛睁开眼吩咐在一旁侍候着的诗芫,诗苋。

“是,小姐。”

虽然唐黛来了才两天,诗芫,诗苋已经摸到了些唐黛的性格,知道小姐是个说一不二,极有性格的女子,听了唐黛的吩咐,没说什么,应了声退出去离开,小青也去了院中守着。

“谁?……拜见世子!”

夜色中,院中的小青突然发现在有人跃入了院中,轻声喝斥,抬眼一看,见是凤容若,停了手中要抽出的软鞭。

“你家小姐呢?睡了?”凤容若轻声问了句小青。

“没有,刚刚给夫人疗毒回来,现在正在里面沐浴。”小青已经习惯了凤容若总是夜闯小姐的闺房,心平气和的回了他。

“哦,我进去看看。”凤容若点了点头,抬脚往房内走去。

“世子,……”小青。说小姐在沐浴了,还去看看?!

“恩?有事?”凤容若顿了脚,回头看小青。

“等,等小姐沐浴完,世子,再,再进去。”小青吞了吞口水,结结巴巴的好不容易说完一整句话。

“话多!”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小青,从牙缝里扔了两个字出来,她以为他会偷看呐?!

“……”小青。

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凤容若迈着大长腿走了进去,如入自己的房间一样心安理得,理所当然,悠闲惬意。

“小青,谁呀?你在与谁与说话?”

浴桶里的唐黛眯着眼,听了外面的声音,以为是小青进来了,未睁眼,出口相问。

“小丫头,是我。”凤空若在房中的榻上坐下,回了唐黛。

“恩?凤容若!你别进来哈,我还没穿衣服,等我穿好出来。”

一听是凤容若的声音,唐黛立即从浴桶中起身,拿了巾子将自己擦干,穿了睡衣,趿了鞋子,走了出去。

“坐过来,我帮你擦干头发。”

凤容若放下手中唐黛默写的诗句,对着拖着及腰黑发的唐黛道。

“哦。”

唐黛应了声,走到凤容若面前,拖了个小软凳子坐下,将手中的干巾子递给凤容若,凤容若修长的手,接过巾子为唐黛擦头发,动作有些笨拙,半晌后,凤容若嫌弃擦干太慢,干脆运功为唐黛烘干。

“穿这么点,不冷吗?”凤容若温柔的将她的一头黑发随意挽在脑后,看了眼唐黛穿着的睡衣问她。

唐黛今天穿的是她自己设计做的棉长睡裙,袖子是短袖的,下面的裙摆刚刚遮了膝盖,半截如玉的手臂,半截如玉的纤腿,还有小巧的脚踝全都裸露在了凤容若的眼中,看得凤容若有些心猿意马,于是出口想让她多加些衣服。

“还好,天气暖和了,不冷。”

唐黛不知道自己这闲散慵懒的模样,在凤容若的眼里是致命的诱惑,对他摇了摇头。看得凤容若眼神暗了下去,里面有什么在汹涌……要脱眼而出。

“你来,是找我有事吗?”

“恩,小事。过几日是我母妃五十岁寿辰,你知道她特别喜欢你,我估摸着又得吩咐我请了你去,所以,我这不等她先说,来问你一声,你可有功夫去?”凤容若压下心底的燥热,回了唐黛。

“去,怎么能不去?只是,你母妃喜欢什么?我得为她准备了礼物。”

“不用特意准备礼物,你去了就是礼物,母妃会高兴的。”

“那可不行,我可不能空着手去。我想想……金银珠宝太俗气了,你安王府也不缺这些物什。其他的,我也不会什么啊?!难道念诗弹琴?那天会不会有很多人去啊?”

“应该会有很多人,京城有点脸面的夫人,小姐都会去。怎么,你怕人多?”凤容若笑着道。

“倒不是怕,人多,送的礼物多,我得想个新奇才是。生辰还有几日?”

“五日。”

“五日也没有太多时间给我准备,送什么呢?……你们这古代又没有电影,电视……除了有唱戏,就没别的。”

“……”凤容若。什么叫他们这古代?虽然你是千年后来的,但是现在你也是古人啊!

“那天会请唱戏的不?”唐黛想到了什么,问凤容若。

“自然要请!”

“好,有唱戏的,自然有戏台子,那戏台子正好给我用,我想到送什么礼物了,明天我就去准备去。”唐黛双眼闪闪亮的看着凤容若。

“是什么?”

“现在保密!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不过到时候估计得让你帮帮忙,等我准备好后,你来我这里,我教你。”

“好!你准备好了让影子去通知我。”凤容若见小丫头双眼闪亮的说着保密,宠溺的眼神闪了闪,伸了大手摸了摸唐黛的头。

“哎呀呀,你别摸我的头,这个动作总让我想起我摸我家的两只毛球。”唐黛打小就不喜欢别人摸她的头,感觉自己像只宠物狗,被主人摸一样。

“哈……”

凤容若一听,笑了起来,放下手不摸了,却是伸了双臂,一把将唐黛搂入怀中,急急的找了她的双唇,汲取她的芳香美好。大手无意中触到她纤腿上细腻温润的肌肤,那感觉让他的心颤栗,狂热……更加霸道的吻着唐黛,想要将她所有的美好都霸占!

凤容若留恋在唐黛房中大半夜,直到快天亮时,睁开一双俊眼,看着怀中睡得香甜的小丫头,才依依不舍的放她睡在床上,替她盖好被子,离开将军府。

接下来的日子,唐黛除了替娘亲除毒,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给安王妃祝寿的礼物上,王夫人看着女儿神秘的进进出出,不知道她在忙什么,问唐黛,唐黛只神秘的说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只好不问,由她忙去。

凤容若也被唐黛叫来在自己院子里,协助练习,练习的时候,除了小青,其他人都被撵出了院子,只听了里面传来笑声和优美的琴音和笛音,都好奇小姐在忙着什么,但又不敢多嘴问。

皇宫中,凤容烨又去了轩辕至丽的宫殿,这次他未遇到阻拦自己的宫人,信步走进宫殿,只见轩辕志丽正在弱柳扶风的练习舞蹈,长长黑发飞起,翩若惊鸿,让凤容烨惊艳后也心动了一下,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凤容烨马上收拾了自己的心绪,只站在远处远远的观看,不再走近,若要得到那个位置,他便不能对任何人动了真心。

“公主真不愧被称为凤北国的舞后,美得让我都心动不已!”

轩辕至丽停下,凤容烨走上前,出口夸奖。

“谢谢二皇子赞美,不知二皇子今天来有何事?”轩辕至丽接了宫女递过来的帕子,擦了头上的薄汗,抬了小脸问凤容烨。

“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让你做做准备。”

轩辕至丽因为练习舞蹈,身上穿着露肩的舞衣,露出的肌肤,莹润白晰,惹人生怜,且因热得出了汗了后,红扑扑的小脸上,似搽了胭脂,双眼黑亮得似曜石般闪亮,神情认真又可爱盯着凤容烨,看得凤容烨心又漏跳了半拍,赶紧别开了眼告诉他来的目的。

“何事?又做何准备?”

“再过几日,便是安王妃的五十大寿,到时去祝寿的人肯定多,你可以禀明皇上也去为安王妃祝寿,这样你就可以看到我堂哥凤世子了。至于贺寿的礼物,你可以拿出你最拿手的,比如编排一段贺寿的舞蹈,说不定能让安王妃另眼相看,这样你接近凤世子的机会就多了。”

“谢谢二皇子告诉我,提醒我。只是,我有些想不通,你为何这样一直帮着我呢?我不过是个异国公主而已。”

“公主不必相问,只要知道我是真心相助你便好。再说,只要你快乐,我便快乐!”凤容烨脸上适时露出了失落的情绪,脸上一抹哀伤尽显,不语立起,转身缓缓的走出轩辕至丽的眼光注视,消失在宫殿的尽头。

“我快乐,你便快乐!你是说你……”喜欢我!

轩辕至丽喃喃的重复凤容烨的话,突然脑子亮光一闪,想到了他话中的意思,惊诧的拿手掩了嘴,好半天反应不过来,看了凤容烨孤独失落的背影,心中不由生起了一些愧疚来。

她一直想不通他为什么要接近她,帮助他去见凤世子,原来是因为他不愿意看见自己不快乐!

一转眼,五日便到,安王妃的寿辰也到了。安王府张灯结彩,凤容若这天并未去上朝,在府中为母妃的寿辰忙碌着,他与黛黛准备的礼物已经准备好,就等在寿宴上献给母妃。

唐黛也在府中准备一番后,带着自己准备的礼物,小青,诗芫跟着王夫人一起坐了马车出发。王夫人代表安王府也准备了礼物,只是一直好奇女儿独自为安王妃准备的礼物是什么。

“月儿啊,你到底为安王妃准备了什么寿礼?娘亲都不能知道呐。”

王夫人一脸温柔的看着唐黛问。

“哎呀……娘……不是娘不能知道,只是女儿要保持一点神秘感,我要给所有人一个大大的惊喜,很快你就知道了,别问啦,你问我我也不会告诉你的。”唐黛朝王夫人噘嘴撒娇,抱着娘亲的胳膊晃了三晃。

“你呀!小调皮,还要保持神密感。到时看你到底捣鼓个什么东西出来?!”王夫人笑着嗔了唐黛一眼,无奈又宠溺。

马车到达安王府时,安王府门前已是人流如梭,马车云集,络绎不绝的往府中而去,唐黛的马车刚刚停下,就有小厮上来为她们牵了马车,并将车中的东西搬下。

“王夫人,郑大小姐,请随我来,世子已经吩咐过了,免得人多惊扰到你们,特地让我等在这带你到他安排的地方去。”安王府的管家走了上来,对王夫人和唐黛道。

“好,有劳管家大叔了。”

唐黛客气回了礼,跟在管家身后,往安王府中走走,管家果真避开了人多的地方,带唐黛一行到了一个安静的院子里。

“王夫人,郑大小姐,你们请在此处稍作歇息,我去禀了世子,让他放心。”

“好,管家大叔,你自去忙。”

路上,凤容烨与轩辕至丽同坐于一辆马车中,轩辕至丽有些不适应与一个不是很亲近的男子同坐一辆马车,但是为了能见到凤容若,能让安王妃对她刮目相看,还是忍了。

“二皇子,到安王府还有多远?我看这路上的人越来越多,不会都是去为安王妃祝寿的吧?”轩辕至丽为了打破车内沉默暧昧的气氛,掀起马车帘子的一角,向外望去,只见街道上车水马龙,热闹非凡。

“你猜对了,这次是安王妃的五十大寿,不管是安王爷,还是凤世子都很重视,听说请了京城最有名的几个戏班子轮流唱戏祝寿,而且说不定皇上也会亲自来祝寿呢!”

“啊!皇上都要亲自来啊?!那岂不是非常的隆重,比上次我们来时的国宴都要隆重。”轩辕至丽惊讶的问。

“呵……不是还要隆重,只会更隆重!安王妃生了个好儿子,而且又是已逝去皇后的姐姐,皇上不看僧面也会看佛面去的。”凤容烨讽刺的冷笑了声,现在在朝中最得宠的莫不是他这好堂兄,皇上能不给面子吗?!

“恩?听你这语气,怎么似不喜啊?……”轩辕至丽听了凤容烨的冷笑,不满的看了他一眼。

“我哪敢?!我不过是笑自己罢了,我比不上太子,也比不上这个堂兄,就连我喜欢的女人喜欢他,我还得装大方,装宽容,带她去看他。”凤容烨眼中闪过一丝阴冷,语气是愤怒,是无奈。

“二皇子,我……”

轩辕至丽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听清楚了,凤容烨的意思是他喜欢她,他却帮着她见凤容若,他的堂哥,心下愧疚又起,他是不是也似她这般,心中总是失落不舍,明明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已另有所爱,但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要去想念他,思念他,想要看到他!

------题外话------

小仙女们猜猜,唐黛究竟为安王妃准备了什么礼物呢?猜中在今晚留言的,有奖励哦!

答案会在明天的章节中揭晓,群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