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我和你,天生一对!/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不说这些了,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不关你的事!”凤容烨适时的收起了脸上的情绪,仿佛刚刚的话不过是风中吹过的流言,已随风飘去。

他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这是母妃惯用的手段,聪明的人绝不会死追猛打,就像猫戏鼠,目的达到,到最后才会一口将其吞下去。

马车中又沉默起来,轩辕至丽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了眼凤容烨的脸色,双手抱着手臂,心底纠结,在这异国的皇宫里,她需要有人出手帮助她,但是她又不想过多欠眼前二皇子的人情,因为,她还不起。

在沉默与纠结中,马车到了安王府,二人下了马车随着人流,进入了安王府,到了待客处,轩辕至丽眼光就到处找寻,希望能看到凤容若的身影。

等客人全部进入安王府,安王府的下人井井有条的领了众人坐于自己的坐位上,京城的小姐,夫人坐下来后,都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小口的吃着点心,喝着茶水,就等贺寿开始。

凤容若听了管家的禀报,来到唐黛与王夫人歇息的小院里,带着几人去了安王妃那,安王妃一见唐黛,两眼立即发亮,同王夫人打过招呼后,拉了唐黛的手,问东问西,又嗔怪她回了京城,也不知道来看看她。

唐黛无奈,瞥了眼坐在一旁只看着她与安王妃微笑的凤容若,双眼求救的看着他。现在她的身份不同,以前是安王府的恩人,现在,却是皇上亲赐的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她哪好意思动不动就往安王府跑啊,就算安王府内的人不说什么,她怕外面的人说啊。

“母妃,黛黛哪里是不记得来看你,她回来后一直在准备你的寿礼,没有时间出来呢。”凤容若笑着替唐黛同安王妃解释。

“你这孩子,你来了我就很高兴,还费那个心思干嘛?让我看看,可是为了准备我的礼物累瘦了?!”安王妃说完,拉着唐黛左瞅瞅右瞅瞅,摸了摸,确定不比上次来瘦才放心下来。

唐黛已经是被安王妃的夸张逗逼,弄得是眼角抽搐,一脸的无奈。哪有那么夸张?准备几天礼物就瘦了!

“母妃,时间差不多了,该出去了。”凤容若看了看桌上的沙漏,替唐黛解围,唐黛才得已从安王妃手中抽回了手,吁了口气。

“好,走吧!”

安王妃,安王爷并排在前,王夫人在后,唐黛与凤容若默契的走在最后,唐黛朝凤容若做了个鬼脸,用嘴形道了声谢,凤容若看着她可爱的神情,眼神闪了闪,嘴角勾起大大弧度。光用嘴谢可是不行的,得用了行动,等有空了他再去讨点利息回来。

一行人进入席宴,席宴上的众人都站起恭迎几人,看着与凤容若并行而来的唐黛,那些个小姐们的眼光都带着嫉妒却又无奈。她们拿什么与郑大小姐比?据传说,她恨不得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琴棋书画,诗书酒茶,医术精通,还会种田,经商……唉!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坐在席位上的轩辕至丽,看着二人并肩而行,一个白衣胜雪如谪仙,一个淡绿雅致灵动如人间的精灵……是那样的相配,是那样的完美!仿佛天造地设,又仿佛捏泥人特意捏出,仿佛她是他,他便是她,无人能拆散开来,于是心内失落,脸色变白,她,此生终不过是奢望一次,心伤一场!

一旁的凤容烨,冷眼旁观,淡淡的瞥了眼轩辕至丽惨白的脸色,嘴角浮出一丝讽刺的冷笑,终有一天,你的心会从他的身上收回,被我俘虏的。

“皇上驾到,贤妃娘娘,淑妃娘娘,太子殿下……驾到。”

唐黛只听突然一声尖细的声音响起,报了一大串,凤千君着明黄色的龙袍出现在众人的眼里,后面跟着装扮隆重的几位娘娘,还有气宇轩昂的太子凤容莫。

“恭迎皇上,贤妃娘娘……太子殿下。”众人皆跪下相迎。

“大家都平身吧!”

凤千君走到主位上坐下后,众人也跟着都复坐下。

皇上一行到了,众人开始祝寿,凤容若跪到安王妃身前,磕头为其祝寿,送了自己精心准备的一座神仙紫玉像,是寿星神仙的塑像,只见那寿星着紫红仙袍,手柱长寿拐,白发飘飘,脸色红润,给人感觉栩栩如生,要说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玉话,并不见得有多贵重,但难得是这整块玉的雕工和代表寿紫的颜色,恐天下就此一块紫玉,却被凤容若寻了来,可见其费的心思。

凤容若拜寿后,府中庶弟庶妹皆上来拜了寿,送了礼物,其他来贺寿的人也相继送了寿礼,就连皇帝凤千君,太子凤容莫也送了自己精心准备的礼物。

只是有心人却发现,将军府王夫人送了寿礼后,将军府刚认回的郑大小姐,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却是没有任何的表示,既不拜寿,也不送贺礼。按道理,这是她巴结未来婆婆的好时机,怎么不见其动?!这是不屑于奉承,还是根本就是目中无人?!

就在大家的狐疑中,安王府已经宣布开席宴了,并说席后请大家观赏唱戏,表演节目,大家愿意上台为大家表演一段也是可以的,众夫人小姐一听,这东西还不能吃多了,要不然,等会表演可是表演不出来了。

轩辕至丽也是带着准备好的祝寿舞蹈来的,所以一听说席后才让大家即兴表演,紧张得只吃了两口菜,便放下筷子,不敢再吃了,吃饱了根本没法子跳舞。

于是这顿饭是有的人吃得很香,有的吃得味同嚼蜡。这吃得很香便有唐黛一个,安王府的厨子还真不是盖的,厨艺不错,菜式也好,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甚至是爬的都有……有好吃的不吃才是傻瓜!

不管是吃得香也好,还是味同嚼蜡也好,这一顿饭总归是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后,戏班子已经在台上开始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众人喝着茶水,看着戏,消消食,倒是个个都很高兴,气氛甚好。

戏唱完后,高台并未拆去,凤容若起身站起来,走到安王妃身边,与她耳语了一番,安王妃眼睛一亮,连笑连点头,看了唐黛好几眼。

凤容若走到高台上,对着众人拱了手,首先感谢大家光临王府,为母妃祝寿,再则就是大家可以自愿上台为大家表演,自己擅长什么就表演什么,只为增添热闹气氛。

“这其次呢,就是我安王妃的未来的世子妃为了给本世子的母妃祝寿,给大家带来一段大家从未见识过的新奇的表演,敬请大家期待。”

凤容若说完,大家都好奇的等待着唐黛的表演,都猜想她会表演什么,连皇上凤千君,太子凤容莫都瞪眼好奇的看着唐黛。唐黛微微一笑,不解释,走到台子的中央。

“首先我在这祝安王妃娘娘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在开始我的表演前,我要给大家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一个仙猴的故事,大家请注意认真听,你们听懂了故事,才能看懂我的表演,因为我表演的叫仙猴拜寿,仙猴向谁拜寿呢?这个人呐,就是天上的王母娘娘。据说,在我们的头顶上是有个统领仙界的皇帝,他叫玉皇大帝,他封的皇后啊叫王母娘娘。言归正传,这个仙猴是只什么样的猴子呢?它可是神通广大,仙界无人能敌的一只石猴,相传……”唐黛为安王妃祝寿后,为大家讲起了孙悟空的故事,台下的一众人都听得入了谜。

“好了,仙猴的故事今天就讲到这,下面我要为大家表演仙猴拜寿的故事。这个表演呢,是我在一本古书上看到的,它叫做傀儡戏,又叫牵丝戏,我自己增添了一项技艺,口技,就是一个人分扮多种角色。大家看看,这只仙猴是不是很可爱啊?还有,这个小木偶,就是刚刚我说的王母娘娘,是不是很威严很美丽?”

唐黛为了能让大家看懂,伸手从脚下拿起了她特地找了手工好的木匠做的精致彩绘的盘铃木偶,一个孙悟空,一个王母娘娘。下面的人看得都是惊奇,啧啧惊叹不已,怪不得世子说是新奇表演,也不知这位未来的世子妃,是哪本书里学到的这么多东西?!

唐黛解释完,不再逗留,在小青和凤容若的帮助下,很快的布置了三尺红台,帷幕,灯火……架好了古琴。

半晌后,只听盘铃声响起,帷幕上出现了一只扛着金箍棒,灵动调皮的大猴,在白云中穿梭翻腾,然后,一跟斗翻到了天宫,向王母娘娘祝寿……学猴时,学得惟妙惟肖,学王母时,雍容华贵,将一人一猴的对话对得是自然转换自如,不时因为唐黛的台词,调皮的孙悟空说的话惹得台下的众人捧肚大笑。

就连皇上凤千君都拍掌称奇,众人听了,更是大声附和叫好。就在大家大笑后,唐黛突然高声学了孙悟空扯了嗓子说了一大串祝贺安王妃长寿的祝词,逗得安王妃,安王爷眼泪都要笑出来了,连声叫好。

大家笑声后,盘铃声停,就在大家以为这别致的祝寿要结束时,站在帷幕旁边的小青将帷幕拉开,唐黛放下手中的木偶,走到古琴旁,弹起了在现代她熟悉一首古风曲子,与今天表演贴合的曲名,叫《牵丝戏》,琴音在唐黛手下缓缓流出,从帷幕处缓缓走出着一袭白衣的凤容若,从怀中掏了晶莹的玉笛,置于唇边,笛音起,与琴声同奏。

“嘲笑谁恃美扬威,没了心如何相配,盘铃声清脆,帷幕间灯火幽微,我和你,天生一对……你褴褛我彩绘,并肩行过千山万水,你憔悴我替你明媚,是你吻开笔墨,染我眼角珠泪……灯火葳蕤,揉皱你的眼眉,假如你能舍得一滴泪,假如老去我能陪,烟波里成灰,我也去得完美。”

唐黛手中抚琴,信手抚来,这旋律她早就记入胸中,这歌词她也早已熟悉,记入脑中,高声和唱,低音和缓,高音让人惊艳,含情的眼神与立于琴前陪她演奏的凤容对视,二人眼里便再无别人,只有彼此。正如歌词中所说,我和你,是天生的一对!

而台下安王妃和安王爷也听懂了唐黛弹奏的曲子和歌词的意思,二人相视,安王妃只见安王爷的发鬓里透露了几丝白发,想到自己自十六岁嫁给他以来,不管是风雨同舟,还是安乐享福,他对她都是宽容相让,宠爱不减,眼睛红了起来。

安王爷感觉到了安王妃的情绪,伸了大手握住了安王妃的手,给她无言的抚慰。而另一人,皇上凤千君听了唐黛的歌词和曲,却是无限的惆怅和追思无限,假如老去我能陪……可是伊人早已逝,她只舍了她那几年的流年,陪他最好的年华,然后飞天而去,只留他独自一人,余恨空付。

贤妃将凤千君的神色看在眼里,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在想了谁,那人死了十几年,却一直在皇上的心中,而她们这些活着的,终究斗不过一个死人,心中恨意生起,握着的帕子快被她撕成了一条条,冷厉的目光朝台上的二人看去,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和着血流泪!

台下所有的女子看着凤容若竟然陪着唐黛琴瑟和鸣,去了一身的清冷,去了一腔的冷情,眼波流转,温润如玉,柔情万丈,若那千山雪,若那云中仙葩……全都看痴了,只可惜那一腔柔情永远只对着他面前的女子,那个她们永远都不能追得上的出色女子!

轩辕至丽脸色惨白的看着台上二人和奏,如若天籁绕梁,二人默契将这曲子配合得天衣无缝,眼神缱绻的凝视着彼此,再也看不到第三人。她,永远也法走进他的心,无法靠近他!罢了,罢了……任眼角一行清泪流下,轩辕至丽彻底的看清楚了这一场感情自小便已是错付,他,从来就不是她的!

台上,琴音停下,笛声也止,凤容若上前,牵了唐黛的手,缓缓而下,二人的光芒照得台下的人睁不开眼。二人来到安王妃面前,安王妃站起,走到唐黛面前,伸了手笑中带泪的抱着唐黛,然后,又伸了手连同凤容若一起抱着,拉了二人的手叠在一起。只有县主,只有小妞才是配她的容儿的,别的女子,谁能配?!谁也配不上!

宴席散去,安王妃的五十大寿却是京城经久不衰的话题!仿佛当年王夫人少时,王大学士府真的被踩破了一条门槛一样。若不是郑大小姐已和凤世子订亲,恐怕此时,将军府的门槛也要被求亲的人踩破了。那是一个谜一样的精灵般的女子,不仅仅是才貌双全来形容那么简单。

那该要用什么样的词语来形容,他们搜肠刮肚也寻不到贴切的词语!

经过这次狠狠被打击了的轩辕至丽回到皇宫后又病倒了,她脑里浮现的一直是凤容若与唐黛琴瑟和鸣的身影,二人缱绻凝视的旁若无人的眼神,还有凤容烨送她回宫殿后临走时说的那句话。

“你看到了他们二人相悦,你心痛了?你失落了?……你现在尝到我的滋味了吧?你要我陪你去找我堂哥时,我的心里就是你现在这种感觉,心痛,绝望,无奈,悲凉,恨,怨……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没有一丝亮色!只想将这天下毁灭,为自己的心情陪葬!”

她错了吗?她该放手了吗?她是不是该回到凤北去了?

------题外话------

小仙女们,水莲首先在此祝大家女生节快乐,女神节快乐!

再则要感谢sanya小仙女,静静baby汪小仙女,zhukezhen小仙女,wujiangzheng小仙女送的花花和月票,谢谢你们!

在这里特别要感谢的是zhukezhen小仙女送的一大把花花,今天打开文文一看,让我收到一个大大的惊喜,有你们的支持,水莲再倦也不敢偷懒,唯有努力码文来回报大家对我的厚望!两眼泪光闪闪中……希望zhukezhen小仙女能留个评论,或是加qq,让我也能尽一点心意,回祝你节日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