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进一步谋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县主说得对,与其在这做无望的挣扎,还不如回到凤北,回到亲人的身边去,至少那里有疼爱她,宠爱她的父皇,母后,皇兄……有她熟悉的草原,雪山,牛羊……这皇宫里没有她的亲人,没有人用真心关心她,哪怕她病死了,也没人会心疼她。

唯有二皇子关心她,说喜欢她,但是他的关心是有条件的,他要她的心,甚至是更多……她年龄虽小,但是她不傻。

轩辕至丽这一病又是半个月,在她生病的期间,凤容烨每日都会来看她,给她带新奇的吃食,哄她开心。

唐黛则每日在郑府陪陪娘亲,替她疗毒外,就是开始教小五,小六学习医术和毒术,将二人作为八人中的重点培养。

“妹妹,你在忙什么呢?”

郑国走进房间,看妹妹正坐在桌前,执笔埋头默写着什么。

“哦,大哥,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不上朝吗?”唐黛抬头将一张已经写好的,用嘴吹吹干,问郑国。

“恩,今天朝上无事,所以下朝早了些。妹妹,皇上说,过些日子准备去狩猎,三品以上的官员皆可以带着家属同去,你要去吗?”郑国伸手拿了唐黛默写的书,边看边问唐黛。

“真的啊?太好了,我要去啊,我就想出去啊,整天在这院子里可是憋死我了。”唐黛欣喜的看着郑国。

“你喜欢啊?好,好,还有十天就出发,你准备一下衣服,鞋子,随身物品,到时候要骑马射箭狩猎,长裙可不行。咦?你这默写的是兵书?好精妙啊!”

“好,我会准备的。恩,是兵书,你是将领,要带兵打仗,以后会用得上的。”唐黛默写的是孙子兵法,以前默写的那本,她送给了凤容若,所以准备重新默写一本,给大哥和爹爹。

“故用兵之法:高陵勿向,背丘勿逆,佯北勿从,锐卒勿攻,饵兵勿食,归师勿遏,围师必阙,穷冠勿迫。此用兵之法也。……妹妹,你这又是哪里来的?这书好,这书好。”郑国手上拿的正好是唐黛默写到孙子兵法的军争篇中的内容,看了不由得念出声来,拍案叫好。

“呵,大哥,我要说我这也是一本古书中看来的,你肯定不信,所以啊,你就别问,等我抄好了给你和爹爹看。这本书的确是精妙,哥哥与爹爹学会了,并且领略了其中的精妙,万一凤南国以后起了战事,我与娘也少担心些,这也是以备万一。但是,大哥,这书你拿去后你得收好了,除了你和爹爹,千万不要让第三个人看到,或者是盗走了,若是被他国的人得到了,就坏事了。”唐黛严肃的对郑国交待了几句。

“妹妹……我会的,我也会叮嘱爹爹的。”郑哥听了唐黛说的,心内感动,忙应了。

“恩,这本书共有十三篇,这前七篇我已经抄好了,这第七篇可以说是整本书的分界线,所以这前七篇做为上半部分,你先拿了去看,下半部分等我抄好了再给你。”唐黛将前七篇的孙子兵法内容抄好的全部收拾在一起,简单的装订了,递给郑国。

“那我先走了,去狩猎的事,你别忘记做准备。”

郑国拿了书,又叮嘱唐黛,起身出了唐黛的院子,往郑柏的书房走去,这本书对于他们这些领兵的人来说,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他得让爹爹也看看,让他知道妹妹是多么的了不起!

宫中,贤妃宫殿里。

“烨儿,最近事情怎么样了?”贤妃亲手为凤容烨端了一杯茶。

“回母妃,国师那按照计划在一步步的在谋算着,没有被察觉。只是凤北国公主那出现了点问题,本按照我们的计划,让她看到凤容若与县主的恩爱后,激起她心中嫉妒的仇恨,可是她并没有按我们想像的去走,自上次在安王府回来后,就气馁了,每天生病极是消极。而且,昨日她与我说,说是等身子好了,就禀明皇上,回到凤北去。母妃,我是不是得采取一点手段?如若她回凤北了,那我们利用她的计划就彻底的没戏了。”

“她现在对你的态度怎么样?”贤妃反问。

“态度倒是比刚开始要好,没有拒绝我的关心,只是要让她心里有我,心甘情愿的跟我,不是一时能行的,而且她现在准备回凤北,就说明她现在心里根本没我,有我就不会豪不留恋的说走了。”

“恩,她不反感你,接受你的关心已经是很好了。你要知道,那个人可是从小就扎根在她的心里的,我是女人,我自是能明白那种感情。但也正因为我是女人,我也知道让她怎么臣服于你,现在对于她来说,正是需要人关心,需要人爱和喜欢的时候,这种时候采取一点小计策,叫趁虚而入,只要你小心行事,不要让她发现,她会慢慢的将心收回放在你身上的。”

“母妃,我要怎么做?”

贤妃起身走入自己的卧室,拿了一个金玉酒壶出来,递给凤容烨,另外还有一小包粉色的药粉也给了他。

“母妃,这是?”

“这金玉壶是有两层的,你看清楚了,往走旋转,倒出的是正常的酒液,往右旋转,是加了料的酒液。这粉色的药粉是助情药,女子喝了会动情,但是无碍身体,而且在三个时辰后,就算是太医把脉,都觉察不出来。”

“母妃,你这是要我?……这万一被她觉察到了,可是大事不好了。”凤容烨犹豫了。

“所以说,你须小心行事。她现在不抗拒你,时间已是很成熟了,你只需要找一个与她对酌的借口和时机就行。”

“是,儿臣明白了。”凤容烨起身走出了贤妃的宫殿,后面的宫人端着母妃赐的好酒。

将军府,郑柏的书房。

“国儿,你是说这是你妹妹默抄的?”郑柏只简单的翻了翻唐黛抄写的孙子兵法,一脸肃色的看着郑国。

“是的,爹爹,妹妹刚刚给我的,我看着她停笔的。怎么了?”郑国疑惑的看了眼爹爹。

“国儿,这本书的用兵之谋非同小可,除了你我二人,再也不能让他人知道这是你妹妹默抄的,万一露了出去,会为她惹来大麻烦,我不想她被人却持,甚至是刺杀。这书放在爹爹这密箱里保存,你要看,也来我这看。”

“好,国儿知道了。”郑国见爹爹甚是郑重,连连点头答应了。

郑柏吩咐了小虎在书房外去守着,没有他的吩咐任何人都不能进了书房,然后伙同儿子郑国开始研究孙子兵法的第一篇。

“小虎副将,我想见我爹爹,他在书房吧?”就在小虎刚刚守在书房外时,假郑月娉娉婷婷的走了来,要求见郑柏。

“二小姐,将军刚刚吩咐了,任何人不见,还请二小姐回去吧。”

“我只是想见见他而已,他书房中又没有别人,你就让我见见他吧。”假郑月开始纠缠。

“二小姐,真不行,虽然没有外人在,但是小将军在里面,二人在商量要事。”

“小虎将军,既然没有外人在,只要哥哥和爹爹在,为什么不能让我见一见呢?虽然我现在不是大小姐了,可是我也是府中的小姐,哥哥还是哥哥,爹爹也还是爹爹。你没有去禀报,你又怎知道他们二人一定不会见我?呜,呜……”假郑月说着说着痛哭了起来。

“小虎,谁呀?这么吵?”郑柏听见有人在书房外吵闹,正与郑国看书看得起劲的他,心中怒火升起,哪个没眼色的打扰他看这宝贝书,于是语气不佳的问了声门外的小虎。

“将军,是二小姐,她说要见你,我拦住她,她就在这哭闹。”小虎听出了郑柏语气中的怒气,赶紧将事实回禀,免得受责罚。

“你问她可有要紧的事,没有就回自己的院里呆着,别在这来吵我。”郑柏语气还是愤怒,但是稍有缓和,虽然是个不争气,不听话的,但总归还是他的女儿。

“爹爹,月儿只是想你了,想见见你,爹爹,你就让我进去吧,爹爹……”假郑月一听到郑柏的声音,高声朝里面喊了起来。

“小虎,让她进来。”郑柏想了想,还是让假郑月进了书房。

“是,将军。二小姐,请吧。”小虎让开了路。

假郑月走进书房,对着郑柏跪下,请了安,被郑柏叫起,又对着郑国叫了声大哥,郑国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未说话。

“你找我有何事?说吧。”郑柏看了眼假郑月。

“爹爹,我以前顶着大姐的名字和身份,现在,大姐回府也有些时间了,爹爹是不是为女儿取个名啊?要不,我以后出去,被人问起,如何回答,这不仅是我的脸面,也是将军府的脸面呐。”

经过这些时间,假郑月也受了教训,说话态度再也没有以前的任性和骄横跋扈,语气柔和的同郑柏商量,只是口中与郑柏说话时,眼角的余光却是瞥了眼郑国面前,那本合拢的书上,《孙子兵法》,是兵法?那字迹很熟悉啊,好像是那个贱人写的。

刚刚小虎副将说爹爹与大哥有重要事情商量,难道就是在研究这本兵书?这兵书有何奇特之处?让爹爹和大哥如此重视,二人看时,竟然要小虎副将守门?

“恩,这是个话,是得给你重新取了名,你等等,我想想……郑什么呢?月儿,国儿,然后,然后,郑花,不对,有些难听。哎呀,我一时想不出,国儿,你说给你二妹取什么名字呢?”郑柏就是个取名废,自言自语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出来,向儿子求助。

郑国听了父亲差点要取名郑花了,差点笑出声来,抽了抽嘴角,大概是由月儿的月字,想到了风花雪月,还郑花呢?!怪不得他和月儿的名字都不咋有诗意好听,原来爹爹就是个不会取名的啊。听了爹爹问他,心不在焉的想了想,眼睛一转,有了。

“爹爹,就叫郑莎吧。上面一个草字头,下面一个沙子的沙。我觉得不错,好听。”郑国想想,点了点头。

“郑莎?这个吗?”郑柏提了笔写出一个莎字,展给郑国看。

“对,就这个,还不错吧?”

“好,那就叫郑莎。莎儿,你听到了吧?还有别的事吗?没事,我与你哥哥要商量重要的事。”

“是。爹爹,莎儿知道了,莎儿告退。只是,爹爹,我还要禁足吗?”郑莎转身准备出了门,装作突然记起了禁足的事,说出了自己来书房的真正目的。

“只要你乖乖听话,不出去瞎闹,禁足就从今天取消了,以后你自由出入府中,但是要让我知道了你在外给将军府丢脸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郑柏心中挂念着面前的兵书,不耐烦与郑莎磨叽,加上禁足也有些时间了,这些时间郑莎也没闹了啥事,想想就给她解禁了。

“谢谢爹爹,莎儿一定听从爹爹的教诲,做好将军府的女儿。女儿告辞。”郑莎一脸惊喜,眼神中带着孺慕的谢过郑柏。只是无人能看到,她转过身的霎那,眼中闪过的阴冷目光。

郑柏见郑莎出去了,又与儿子开始研究桌上的孙子兵法,却是没有想到他一时的心软在以后给将军府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夜晚降临,暮色四合,宫中的宫人们忙着燃起了宫灯。

轩辕至丽的宫殿里,轩辕至丽独自站在宫殿的高台上,抬眼眺望着北方,那里是她的家国,有关心宠爱她的人,今天,是她十四岁的生辰,若是在往常,今天是母后最忙碌的日子,忙着为她庆祝,为她做最好吃的煎饼和宫宴,为她穿上她准备好的最华丽衣裳,接受他人的祝福。

轩辕至丽见宫人将宫灯都点燃了,带着失落缓缓的走下了高台,回到自己的宫殿,只是脚刚踏进宫殿,却看到凤容烨着了暗红色的锦袍,立在那等着他,今天的他看上去,非常的俊美。

“你怎么来了?”轩辕至丽有些迟疑的问了句。

“想凤北了吧?我就知道你今天肯定会想家,所以我带了美酒和几个你们家乡的菜过来陪陪你。”凤容烨一脸的温柔,眼眸中的柔情似要将轩辕至丽溺毙。

“恩,是有些想家了,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会想家?”轩辕至丽依然是一脸的失落,没有半分惊喜。

“因为今天是你十四岁的生辰呀!小傻瓜。”凤容烨一脸的柔情的看着轩辕至丽,仿佛她是他手中的宝。

“恩?!你知道!”轩辕至丽双眼一亮光,抬眼惊喜的看了凤容烨,正好对上他溺死人的眼神,脸微红了起来。

“是啊,我知道,所以,我来陪陪你。呐,这是你家乡的牛羊肉,我特地吩咐御厨做的,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虽然没有你凤北那正宗,但是味道还是不错的。”凤空烨装作没有看到轩辕至丽红了的脸,笑着用手撕了一块羊腿肉递给轩辕至丽,又为她斟上了美酒。

轩辕至丽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接了,放到嘴边小口的咬了一口,感觉味道的确不错,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就着凤容烨倒的酒,喝了几口,感觉酒的味道也挺好,有家乡的味道。

“恩,好吃,好酒,真香……”轩辕至丽开口夸奖。

“那就多吃点,多喝点,祝你生辰快乐,不醉不归。”凤容烨也仿佛因为得到轩辕至丽的认可而心情大好,于是豪情大发,捧起酒杯。

“好,不醉不归!”轩辕至丽捧起了面前的酒杯,与凤容烨碰了一下,仰头一口干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