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 小将军的态度可疑啊/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日,当轩辕至丽醒过来时,未头痛如裂,也未有不适,只是为何自己睡在一个男人的怀里?低了头看去,二人皆未着寸缕,惊慌起身,抬头一看,却见着的是凤容烨安静的睡颜。

轩辕至丽慌慌张张的推开凤容烨的身子,逃一般掀了被子,不敢叫侍候的宫女,想找了自己的衣服穿上,却不想眼角的余光瞥到自己身下的被单。

红,刺目惊心,若朵朵罂粟绽放,开得妖娆,开得让人心惊……

轩辕至丽身子一软,耸拉下寻找衣服的手,又拉了锦被,包裹住身子,泪无声的落下,银牙咬住锦被,头抵在拱起的膝盖上,如寒冬瘦木上无望的枯叶在厉风中颤抖着,呜咽着……

她身边的凤容烨其实在她醒过来起身时,也醒了,只是闭眼假睡,想看轩辕至丽如何反应。看她从想逃又退回锦被中时,嘴角的笑勾起,有得手的得意,有讽刺,隐隐又夹杂了一点点怜惜……昨晚的她,在他身下求欢时,美艳得让他也有半分心动的,若是……凤容烨立摒弃心中的杂念,换了一脸的深情和愧疚。

寻了自己的衣服,给自己穿上,默默的坐在轩辕至丽身旁,任她哭泣发泄,许久,听哭泣声停止,叹了一口气,伸了手将轩辕至丽连着锦被抱入怀中,已经哭累了轩辕至丽并未挣扎。她,还能怎样?

“对不起,昨晚你喝多了,我也喝多了,没想到会发生……我会娶你的,原谅我,好吗?我是皇子,你是公主,我配你应该还是配得起的吧?我知道,你心里没有我,不喜欢我,以后,你能不能试着慢慢的喜欢我?”

“呜,呜……我不想呆在凤南,我不想呆在这皇宫里,我要回凤北去……”

“傻瓜,咱俩都这样了,你还怎么回去?你不要我了吗?你真想抛开我不管了吗?我娶你为妃,嫁给我,好不好?不哭,不哭,此事不能让他人知道,他人知道了,我想娶你为正妃都不行了,我很快就去求我父皇给我们赐婚,我与父皇说,咱俩是两情相悦,好不好?”

“呜,呜……我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一切我都会安排好的,你听我的就好。知道吗?恩?”

“恩,呜……”轩辕至丽哭着点了点头。

看轩辕至丽点头了,凤容烨内心暗暗的吁了口长气,总算是大功告成一半了,剩下的就是去求父皇赐婚了,他得去寻了母妃商量主意,他怕父皇不同意。

凤容烨起身将自己衣服穿好,走出宫殿,将侍候轩辕至丽宫里的宫女全叫到一处。

“昨晚你们谁看到本皇子在这了?”凤容烨眼神阴冷的盯着众宫女,厉声道。

“二皇子,我们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看见!”

众宫女全都“扑通”一声,跪在凤容烨面前,二皇子表面看上去为人温和,可是暗地里的手段不比他的母妃贤妃娘娘差,有一次一个她们相熟的宫女,可就是因为说话没当心,无意中泄露了二皇子的秘密,被二皇子知道后,当场就被二皇子吩咐,乱棍打死了。想到那宫中被打得皮开肉绽,没有气息,被宫中太监扔进了乱葬岗,众宫女心中打了个冷颤,怎么敢说什么!

轩辕至丽带来的几个随身宫女,咬紧嘴唇,也什么话不敢说,在这异国皇宫中,公主没有任何的依仗,她们行事都极其低调,不敢惹了事非。只等凤容烨走后,来到轩辕至丽的寝殿里,看她哭红的眼,心痛的看着她,昨晚她们被二皇子的人挡在了外边,而且公主也没有唤她们,她们不敢擅闯。

“公主,你打算怎么办?”轩辕至丽贴身的宫女掀了被替她穿上衣服。

“我……我不知道!呜,呜……我怎么就一下子喝多了?在凤北我喝多少都不醉啊!”

“公主,可能是你昨晚心情不好,又多贪了几杯,的确不是二皇子强行对你的,是你喝醉后非得拉了二皇子进了寝宫,奴婢们不敢拦你,也不敢擅闯了进来。而且后面二皇子没有出您的寝殿,公主您也没有唤我们,我们以为公主是见了二皇子的好,心动了,是心里自己愿意的。没想到……”

“我不喜欢他,我不喜欢他,呜,呜,呜……”

“公主别哭了,你要真是不喜欢,那我们立即去禀了凤南国的皇上,让他派人送我们回凤北,好不好?回了凤北,还是有大把的好男儿等着公主的。”

就在轩辕至丽痛哭的同时,凤容烨却志得意满的去了自己母妃的宫殿。

“烨儿,这一脸的高兴,是不是事情办成了?”贤妃笑着问一脸笑意的凤容烨。

“恩,呐,母妃,这个还你。”凤容烨点了点头,承认自己得手了,又将那双头金玉壶还给了贤妃。

“好,好,那接下来怎么说?公主可是同意了赐婚?”

“她同意了,我正是为了赐婚的事来讨母妃个主意的,我怕父皇不同意赐婚呐。”凤容烨有点担忧。

“她同意了,事儿就好办了。烨儿,你就大胆的去求吧,你一定要向你父皇表露你非她莫娶的决心,表露你对公主的痴情,你父皇会同意的,虽然他会担心公主背后的势力,但是你娶了公主做正妃却让他放了半个心。”

“为何?”

“异国公主是不能做我凤南国的皇后的,你娶了她,多少能打消一些你父皇心中的戒心。你父皇心中,所有的妃子都比不过那个死人,所有的皇子都比不过太子,他的心中始终只有那贱人生的种,少一分威胁他都高兴。”

“谢母妃提醒,烨儿明白了,我这就去求了父皇为我们赐婚。”

“去吧,母妃预祝你功成。”贤妃拍了拍凤容烨的肩。

京城内城往外城兵营的街道上,两匹马一前一后如风般急驰而过,前面骑在枣红马上的男子,与平常男子略不同,未着宽松的长袍,而是身着一身紧身的绛色戎装,外披黑色长披风,一头青丝高束,随风逸动,让人一眼见了,便觉是个威严美男,军人风姿,惊才风逸。

后面跟在枣红马后奔驰的则是一匹白马,马儿周身雪白,无一杂色,端坐马上的却是个十几岁的白衣少年,一脸沉静,手持马缰,双脚夹紧马肚,一双丹凤眼美目,眼神清澈坚毅,白衣与白马浑然天成,融为一体,不由让人想到那句“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只是,却是无人知道,这丰姿俊美的面容下,却是个女娃儿!

路边行人侧目观望,前面的那个着戎装的男子他们熟悉,因为他经常往返于这条通往兵营的必经之路上,他就是护国将军府的嫡长子,少年英才的小将军郑国。只是后面跟在他马后的那美玉少年又是谁?只听说护国将军郑柏有一嫡子一嫡女,没听说还有一个小嫡子啊?

“大哥,快到了兵营了吧?”唐黛加快了马速,与大哥并肩而行,侧头问郑国。

“快了,还有一刻钟的路程。”郑国放缓了马速,唐黛也减了速,二人扯着马缰,让马缓了下来,并列缓缓往前走去。

“大哥,你这几天都得教我练习射箭,过几日去狩猎了,我不会射箭可不行。”唐黛在现代时,骑马是经常要去骑的,可是射箭却是没有学过的,所以心中有些着急,就催了大哥郑国带她来军营,一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想看看古代的军营是什么样的,二是为了让大哥教她箭术。

“好啊,妹妹这么聪明,保证你一学就会,掌握射箭要领不难。”郑国笑着答应了她。

“哈……大哥就知道夸奖我,等会我可得用了心,卖力学,不让大哥失望才是。”

“到了!”

二人说话间,就到了兵营前。唐黛瞅了又瞅,除了大门前有穿着军服放哨守卫的士兵,这建筑与普通的建筑也没两样啊,若不是有两只小毛头士兵握着武器,穿着戎装竖在那,唐黛会认为就是普通的居住房屋呢。

“大,大哥,这就是你们的兵营?”唐黛有些怀疑的问郑国。

“对啊,怎么了?不像兵营?”

“不像,太不像了,完全出乎我的想像。”

“哈哈……外面是看着不像,到里面看了就像了。”郑国看了妹妹一脸怀疑,哈哈大笑起来。

郑国笑着下了马,唐黛也跟着跃下了马,牵着马往里走去,守卫的士兵应是认识郑国,见了他行了个动作古怪的军礼,唐黛看得嘴角直抽。

古代士兵这军服难看死了不说,那军礼也是奇葩,还是现代的军装好看,军礼动作也帅气,如果有可能,她真想给爹爹的四十万军队全换了军装,换了军礼,练成现代士兵的模样,想想就霸气威武帅气!啊,啊,啊……

唐黛想得是两眼冒红心,这古代的小鲜肉本身长得就好看,要是,要是……唐黛根本没想,她那古董老爹会不会同意,说不定要被她的想法给吓死,绝对会认为她这个女儿是生来就是克他,整他的!

“妹妹,妹妹……你想什么呢?”郑国见唐黛走神了,脸上挂着一脸的傻笑,不由得疑惑的叫了她好几声。

“啊?啊……大哥,我没想什么,我只是在想啊,你身上的将领军服看着嘛还勉强可以,可是你看看你那些士兵穿的好难看,全是赤色的,这颜色一点也不利于隐藏。”唐黛说着不过瘾,还摇晃着自己的小脑袋,极度的表示对军服的不满。

“哈哈,穿着军服是打仗的,要好看做什么?又不是带着他们去相亲!再说,人全在一块儿,往哪藏啊?不往前冲,还藏匿,打不死他们!”郑国对妹妹有些无语,又眼露宠溺。女孩子就是女孩子,就是妹妹这样厉害的女子也不能脱了俗,喜欢好看的东西,喜欢美!

“……”唐黛。好吧,大哥说得好像是有那么点道理,要好看,完全是满足她的心中私图。而古代打仗基本上就是两军直接面对对的对磊,是没地方藏啊,哪像现在什么丛林战,海战,空战,什么战的!

“咦,那不是小将军吗?他今天怎么带了个小少年回来了?还是长得那么美的少年?”

“会不会是小将军的弟弟,你看小将军的态度,一看就对他可是不一般!”

“嘿,你这就不知道了吧,我进大将军的军营都十年了,大将军只有一嫡儿一嫡女,也就是说小将军只有个胞妹妹,哪有弟弟?”

“啊!那那少年男子是谁啊?长得可真是好看,若是女子我定会心动。”

“切,就你这黑疙瘩的模样,你动心又能怎么样?那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哈哈……”

“走,走,现在是歇息时间,我们跟着小将军去瞅瞅,看他带了个少年来干啥?!”

就在郑国与唐黛二人牵马往里面将军休息处行去时,一路上认识郑国的士兵,小将领们,则是一脸的好奇,小声议论着,平日时一脸严肃的小将军怎么会带个美少年来了?你看小将军对他笑得多明媚啊,多宠溺啊!哎哟,我滴个乖乖,那眼神,那微笑,竟然是对着一个男子,让人身上要起了鸡皮疙瘩了。

“爹爹!”唐黛与郑国走进将帅营,就见爹爹威风的坐在将军的主位上,正同几个属下说着什么,于是做小女儿状,欢呼一声,狗腿的跑上前抱着郑国。

唐黛其实在心里是特别喜欢郑柏这个宠爱她的爹爹的,因为在前世,爸爸在她三岁时就去世了,而这一世,她穿越到唐家村时,便宜爹爹唐大贵已经不在了,所以,她心里一直是留着遗憾的,内心特别的渴望父爱,希望有个宠她爱她的父亲。

没想到这个愿望在找到原主真实的身份后实现了,所以,唐黛有空的时候,只要郑柏在家,她就喜欢去他书房里转转,与他讨论讨论军事上的事,后来,给郑柏抄了孙子兵法,郑柏不懂的地方,不能体会的地方,也请教请教小女儿。

郑柏一见他冥思苦想许久的地方,被小女儿轻松的一解释,他就想通了,心中更是放在心尖上疼爱唐黛,只是叹息唐黛是女儿身,若是男儿,他又能有个得力的助手了!

“哈哈……月儿来啦!怎么样?爹爹的兵营没让你失望吧?”郑柏被唐黛这狗腿的一抱,抱得是心花怒放,开心的大笑起来。

“爹爹,别的都好,我就是嫌弃你的士兵穿的衣服难看死了,还有那个什么军礼,呀,好难看!”唐黛直起身子看着郑柏,皱了小脸,一脸的嫌弃将她与郑国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啊?哈哈……是难看,爹爹觉得都难看,哪有我乖女儿好看,啊。哈哈……”郑柏听了唐黛对他军营的评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笑得直打跌。

郑柏的几个属下,难得见到将军这样开怀大笑,正在迷惑将军什么时候对这样个叫他爹的小少年极有耐心,态度这么好了?

在军营内平日里将军对小将军郑国都是虎着一张脸,一副严父的模样,极少见他笑的。突然听了郑柏这一说,这才明白,原来眼前的美少年不是男儿身,不是将军的庶子,而是郑府刚认回的嫡大小姐啊!

本听了护军将军府换女之事好奇的众兵营将领,见郑柏如此宠爱这个女儿,不由得都拿眼仔细的打量起唐黛来,的确长得与将军夫人一模一样,女儿装的风采肯定不比当年夫人差,这男儿装也是英姿飒爽。而且听说大小姐是一身的本事,被皇上赐给安王府的凤世子为妃,唉,将军怎么这么好命呢,这个女儿顶人家多少儿子啊,他们怎么就没生了这样一个女儿呢!

------题外话------

感谢kouuhi小仙女的月票,魁魅小仙女的月票,13386063831小仙女的9朵花花……感谢大家对水莲的支持,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