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 小将军是断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哈……”郑柏的属下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呀……爹爹,你们别笑我啊,我是说真的,真的不好看嘛!”唐黛瞥了眼大笑的几个,不好意思的噘了嘴,扭了身子。

“好,好,不笑,不笑,爹爹不笑你。爹爹我们还有事要谈,你让国儿带着你出去转转。”

“哦。爹爹,我让大哥教我学射箭呢,那我们走啦。”

“好,让你大哥教你。……国儿,照顾着你妹妹点,可别让她伤到哪了。”郑柏不放心的叮嘱了郑国一句。

“是,爹爹,我会的。”

二人出了将军营,往操练场走去。远远的还看着那些好事的家伙在那伸头缩脑的,我滴个乖乖,这小美少年看来身份不简单啊,跟着小将军自由出入大将军歇息议事的地方呢。见了二人出来,众人一哄而散,回了头,又悄悄的跟在二人身后,看二人是想干啥去?!

二人来到了操练场,只见操练场边,样样武器都有,刀剑戟钺,长枪,箭矢……全是冷冰器。整个操练场地地势开阔,让人一眼看出,便生了豪情。

“大哥,你们这操练场好大,只是怎么没有见到士兵在练兵呢?”唐黛拿眼望四处望了望,问郑国。

“现在是歇息时间,你看,那些小子对你好奇,在那鬼头鬼脑的……你们,过来吧。”郑国也随着唐黛的目光朝四周看了看,只是眼光却瞥到了那些个好事的家伙们,喊了声。

众将士见被郑国发现了,你推我,我推你,推推搡搡的,磨磨蹭蹭的站了出来,远远看着二人。唐黛瞥眼将士们可爱的模样,朝他们笑了笑,然后又无奈的摇了摇了头。

众将士被唐黛这一笑,全惊艳到了。

“哎,你看见没有?那小公子在朝我笑呢!”

“脸皮真厚,什么朝你笑?我明明看到是在朝我笑。”

“我看你俩是在自做多情,小公子是在笑着朝大家打招呼。”一个将领模样的小青年狠狠的鄙视了说话的两人。

“大哥,开始吧。”

“恩。来,你用这支弓,其他的弓都太大了,你的臂力肯定跟不上,会很吃力。”郑国从一处拿了一个精致的小弓出来。

“咦,大哥,这弓好小巧啊,正适合我用呢。”唐黛惊喜的接过郑国手上的弓箭。

“那是当然,这是我专门为你去打造的,怎么样,喜欢不?”

“喜欢,太喜欢了!谢谢大哥。”唐黛高兴的拿着弓,张开了一双纤臂,抱了郑国一下,郑国的嘴角立即咧到耳根后去了。

“呀,你看,你看,那美少年竟然抱小将军呢!小将军也不生气。”

“是啊,是啊,小将军可不喜欢我们靠他太近了,哎,我听说小将军这个年龄没有订亲,也没有通房什么的。你说,会不会是小将军有龙阳之好啊?”

“啊,不会吧!可是你这一说,我觉得还真有可能,你看,他竟然抱着少年在教他练习箭术呢!小将军的小表弟,那个王宵云不也是在军营里吗?谁看到小将军手把手的教他什么啦?呀,呀……不能看了,你看将军那个亲近的姿势,二人脸都挨着脸了。”

“啊,啊,……你们瞅瞅,快瞅瞅,你看小将军与那美少年相视而笑了,小将军那眼神温柔得都要化掉了,若是小将军用那种眼神瞧我,我都受不了咯!”

“是啊,最啊,你看小将军握了少年的手在讲解呢!我不看了,不看了,我受不了了。”

“哎,你们能不能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情形下,在那里给我瞎逼逼。要让小将军听到了,保证要罚你们几个围着操练跑八百圈。”将领模样的小青年又狠狠的鄙视了一下说话的众小兵蛋子。

郑国与唐黛二人正一个学,一个教正专呢,绝没想到那群小兵蛋子,看着他们却是一对搞基的。郑国也绝不会想到自己想成亲晚一点被自己的属下怀疑有龙阳之好,是断袖!要是知道了,也不知道他是哭,还是笑啊?!反正不管是哭,是笑,那群瞎逼逼瞎扯蛋的小兵蛋子肯定得倒楣了。

“哎,不错,就这样,很好,妹妹,我就说你聪明呢,我这才教了两遍,你就掌握到得很好了。再练习几天,你就熟悉了,我也不用担心去围场时,你因不会射箭狩猎而无聊了。”郑国赞美着已经掌握得有模有样的唐黛。

其实唐黛只不过是不会箭术而已,她在现代组织中时可是学过打枪的,练习过瞄准,所以这只要掌握了射箭的决窍,练习起来就很快能学熟练了。

当唐黛的最后一箭正中靶心时,在众小兵蛋子瞪大的双眼中结束了今天的练习,准备回程。众小兵蛋子,这是人吗?这是人吗?这还是人吗!

他们要用几个月的练习,人家一个时辰就搞定了,要不要这样碾压他们啊,等少年走了,小将军绝对要拿这个做为例子训导他们!啊,啊……

二人从众将领面前走过,郑国眼神盯了众人一眼,别以为他不知道他们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他现在要陪妹妹,没空理他们,等他有时间了,好好和收拾一顿,特别是那个说他有龙阳之好的家伙!哼。

那几个议论郑国的,顿觉背后生起了一阵凉意,妈呀,他们说的话小将军全听到了。唐黛则对着众将领礼貌的笑了笑,顿时,“扑通,扑通……”声阵起,摔倒了好几十个,这少年太美了,有没有啊?特别是那一笑,简直是倾国倾城,勾了他们的魂魄,让他们脚软得站不住了。怪不得小将军喜欢他啊,这么美的男子,他们也要想捧在手心里疼啊。

二人回到郑柏的将军议事处,郑柏的手下已经走了,看二人进来,郑柏立即抬起头笑着看唐黛。

“月儿,可是玩开心了?”

“爹爹……我不是来玩的,我箭学得可好了,不信,你问大哥。”唐黛撒娇。

“是的,爹爹,妹妹学得很快,已经掌握要领了,最后一箭还中了靶心,只要再练习几天,去围场狩猎没问题的。”郑国立即接了话。

“好,好,不愧是我郑柏的女儿,学得如此之快!为父心甚慰。”郑柏听了开心的点头赞美了句。

“爹爹,那我们先回去了,免得时间长了,娘亲又要在府里担心妹妹的安危。”

“去吧,路上仔细点,别让你妹妹摔着了。”

兄妹俩向郑柏告辞,出了议事处,骑了马回了将军府,在将军府门前等着的王夫人一看二人骑着马露了头,心下才松了口气。

兄妹俩也看到了王夫人,跳下马来。

“娘,我说我会保护好妹妹的,你怎么还在府前来等着了,外面风凉,快回去。”

“是啊,娘,我们是去爹爹的兵营,又不是别的地方,在这等了好久吧,快回去歇着。”唐黛将马绳扔给了来接马的下人,快步走到王夫人身边,扶着她往府中走去。

“呵……你们说的时辰到了,见还没回来,我就有些心急了,所以出来等着,就一晌的功夫,没事儿。”

娘仨说说笑笑往府里走去,却是未见到身后有一双狠毒的眼光盯着三人,然后转身回了魏姨娘的院子。

“二小姐,你有什么重要消息要告诉娘娘。”那黑衣人又出现在魏姨娘的院子中。

“我也不知是不是重要的消息,只是心中感觉肯定有特别之处,与那个贱人有关。你过来,我与你说。”

“是。”

黑衣人走到郑莎面前,郑莎凑近,与他轻声耳语了一番,黑衣人听了点了点头。

“你将我说的话与我姨母一说,她会知道怎么处理的,你去吧。”

黑衣人身形一闪,离开了院子,往宫中行去。

此时宫中,凤千君的御书内,凤千君正眼含怒意的看着跪在地上的凤容烨,又看了一眼立在一帝旁垂首而立的轩辕至丽。

“你是说你想娶轩辕小公主?而且还非她不娶?”凤千群按捺下心中的怒火,冷冷的盯着自己的二儿子。

“是的,父皇,我对轩辕小公主一见钟情,在国宴上,她的一舞,翩若惊鸿,儿臣的心就被她折服了,这些日子我与她相处得甚好,经过儿臣慎重的考虑,才决定求了父皇。”

“你求娶她没有别的心思?不是因为她的公主的身份?”凤千君淡淡出言,看似平淡却似利箭。

“父皇,儿臣惶恐,儿臣仅仅是因为喜欢轩辕小公主,才求娶,并无他意,更不是因为她的公主身份。请父皇明察。”

“轩辕小公主,你的意思呢?你也愿意嫁给我的二子二皇子?”

“我……我愿意。”

轩辕至丽一直未抬头,只在凤千君问话时抬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低了下头,眼神正好又撞上跪着的凤容烨一脸的乞求,看着他凄然的目光,终是没有勇气说出让凤千君送她回凤北。

“好,既然你是心甘情愿的,朕一会向你凤北国的皇帝,你的父皇发了书信过去。若是你父皇没有意见,我就为你二人赐婚。”

“谢父皇隆恩。”凤容烨一听,喜上眉梢,立即向凤千君谢恩。

“谢凤南国皇上,没事我先行告退。”轩辕至丽心绪复杂的向凤千君道谢,转身出了御书房,她得回去再好好想想,在父皇的书信到达前,想清楚了何去何从。

“你也起来吧。”凤千君准了凤容烨平身。

“谢父皇,没事儿臣也告退了。”凤容烨转身准备出了御书房。

“烨儿,平日里父皇对你关心较少,你不记恨父皇吧?”凤千君眼神闪过,问了凤容烨一句。

听了这句,凤容烨身子猛的一颤,脚下一顿,回身看着凤千君。

“父皇,儿臣只记得你的教养之恩,怎么会记恨你?”

“不记恨就好,我是担心父皇有时会考虑不周,一碗水未端平,让你觉得父皇关心你少了。没事,父皇只是随口问问,你去吧。”

“父皇,儿臣真的是因为喜欢轩辕小公主,才愿意娶她的,儿臣并无他想,请父皇放心。儿臣告退。”

凤容烨双眼真诚的看着凤千君认真的重复了一遍前面的话,面色平静,然后走出了凤千君的御书房。只是无人能看到,他的双手紧握在袖袍里,青筋暴起。父皇在试探他!父皇在怀疑他娶凤北国公主的用心。

看着凤容烨走出去的背影,凤千君眼神复杂,他是他的儿子,他也是从皇子走过来的,他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心思,更何况自魏相发配边疆后,他的动作频频,向他推荐国师,现在又要娶凤北国的公主。不管怎么样,只要他不动了他的底线,他就任由他去做,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

“烨儿,怎么样了?”贤妃看着凤容烨黑着一张脸从外走进了殿内,忙起身问他。

“父皇说是要去了书信到凤北,同凤北商量,只要凤北的皇上同意了,他就赐婚。”

“那已经是*不离十了,你为什么脸色不好,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贤妃疑惑。

“父皇怀疑我的用心,试探我了。”

“无妨,若是母妃,也会这样做的。不必担心,你近些时间沉寂下来,什么事都不要做,就等着将凤北国公主娶回来就好。”

“母妃,你是不是有别的安排?”

“你小舅舅很快就回来了,你外公说,你大舅舅无才接管魏府,让你小舅舅接管,等他回来了,我们又有助力了。”

“你是说那个被外公称作丢失的小舅舅?他自小被放养在外,谁知道他能不能成为助力?”

“你放心吧,他虽然不在京城,可是在收养的人家里却是精心的教养的,而且在他懂事后,你外公就派了最得力的人去到他的身边,就是为了教导和保护他。”

“但愿吧!”凤容烨点了点头。

“而且,今天你表妹让人传来了消息,说是发现了让她疑惑的东西,对于将军府很重要,我会让人动作的。我还以为是个蠢的,没想到得了我指点,比她母亲,我那庶妹却是要聪明不少。”

“母亲,什么东西值得你对将军府动了手?”

“一本书,被郑柏和郑国当作宝贝的书,说是二人在房中看时,书房外让人守着,不让任何人靠近。”

“书?是不是书里藏匿了什么东西?才得以让他们那么重视。”

“不知,你表妹说是一部兵书,而且是那县主的笔迹,我很好奇,一个女子是哪里得来的兵书,竟让那二人视若珍宝。不猜测了,等我们的人偷来了,就知道了。”

“偷来?母妃,你开什么玩笑?将军府哪一日不是重兵把守,而且还有高手护卫,怎么去偷?”

“放心吧,母妃自有计策,到时你只需看结果就是。”

“好,我老早看将军府就不顺眼了,让他们吃吃憋,我心里也舒爽半分。看那县主还怎么横?!”

“烨儿,你又开始犯忌了?我说过你多少次了,忌将心中的情绪形于色。你管她怎么横?平日里咱们互不相犯,一动手便一击而毙。懂了吗?当然,也不妨偶尔戏弄戏弄,就像今晚一样,定会让将军府的人大惊失色的。呵……”

“是,母妃教训的是。母妃,我去公主那了,昨晚才办的事,得去哄哄她,在未赐婚前,都不能让她反悔了,否则就功亏一溃了。”

“恩,去吧!来,将这个带着,送给她,她会喜欢的。”贤妃命人从自己的首饰盒里,拿出一只血红的玉镯,递给凤容烨。

“母妃,这可是你最喜欢的血玉镯!”

“孩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拿去吧,要哄就得哄好了。等你坐上那位置,到时母妃还不是想啥有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