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3章 护国将军府失火/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深沉,几条黑影无声无息的靠近了将军府,睡梦中的将军府无一人发现,今天忙了一天的唐黛睡得很香,睡梦中,突然听到吵嚷声,小青和诗芫,诗苋都起来了,诗苋进来替唐黛掌了灯。

“外面出什么事了?”唐黛问随后跟着进来的小青。

“小姐,府里失火了,火烧得还很大,大家都救火去了,小将军来过,让你不要去,火大危险。”

“啊?怎么会突然失火了?是哪一处失火了?”唐黛听了一骨碌爬了起来。

“西南角上,大将军的书房边,离魏姨娘的院子不远。”

“快,快,给我穿衣服,我也要去看看,这火烧得我心慌慌的,不似突然失火,我怕是有人故意纵火。”

唐黛急急的穿了衣服,走出院外一看,果然西南角上那火光冲天,人声嘈杂,都在救火。唐黛加快了脚下的脚步,带着小青,诗芫,诗苋急急的走出了院子。

刚出了自己小院不远,碰到急急来的娘亲王夫人。

“月儿,我就知道你也会去,别去,啊,危险,跟娘回去,救火有兵丁和府中的下人呢。”王夫人上来拦了唐黛的去路。

“哎呀,娘……爹爹和哥哥都在那救火,火势太大了,我不放心,我得看看去。”

“那娘跟你一起去。”

唐黛,王夫人加快了脚步,往失火的地方走去,火势大,又加上晚上有风,一时间像条火龙一般滚过将军府西南角连着的院子,还好院中住的左姨娘和两个孩子,魏姨娘院子中的郑莎,以及一些有头脸的下人,在火燃烧起来时,及时的都出了院子,没有伤到性命。

大家都在外面站着,府中下人和兵丁都在救火,到处一片忙乱,郑柏和郑国在指挥着下人打水扑火,唐黛到处看了一圈,发现爹爹的书房,离大火越来越近,赶紧吩咐人将书房与火烧的院子间连着的花草树木全砍了,间隔开才使得郑柏的书房间幸免于难。西南角的院子在下人和兵丁的抢救下,总算是没有继续燃烧下去,但等火熄灭后,到处一片狼狈不堪。

被火烧黑的,被水浇得湿漉漉,黑色的水横流,左姨娘望着自己的院子欲哭无泪,为什么偏偏是她们的院子被烧了呢?郑莎则是一脸无所谓的看了看自己的院子,低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将左姨娘和郑莎,还有其他的在西南各院子里住的人,全部重新安排好住的地方,火烧的地方简单的收拾完,天边都已经开始泛鱼肚白了。唐黛劝王夫人回自己的院子去休息,她还有事同大哥,爹爹说。王夫人无奈,只得叮嘱郑柏照顾好女儿,回了自己的院子休息去了。

唐黛,郑国,郑柏则去了书房。

“爹爹,我感觉这场火不简单,应是有人故意纵火,燃烧起来的速度太快了。”三人走进了书房,唐黛同郑柏道,她的直觉一向很准,这一次她有强烈的感觉是有人故意纵火的。

“那纵火人的目的是什么呢?是报复我们将军府,还是其他?”郑柏问着儿子和女儿,其实也是在问自己。

“大哥,今天府中安排的守卫是些什么人?就仅仅是士兵吗?”唐黛沉思了一晌问郑国。

“没有啊,除了士兵,还有高手,自上次你提醒我过后,我就安排了高手,不过晚上高手都偏重在你的院子和爹娘的院子那边,这边安排的不多。”

“不管你安排的多与少,有高手,高手却没有发现,那就说明对方安排的人,比我们高手的功夫还高。爹爹,大哥,你们说,这说明了什么?”

“月儿,会不会你的感觉有错?说不定是府中的人不小心碰上火烛导致失火的呢。”

“爹爹,我相信我的直觉,纵火的人定有所图!爹爹,府中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是别人想得到的?我怕他们纵火生乱就是为了盗取东西。要不然,我想不出他们为什么要突然要来烧了我们的房屋,还动用那么高的高手。”

“重要的东西?我一时也想不到,明天大家都查查自己院子中的东西,看有没有少什么或多了什么吧?”郑国摇了摇头。

“恩。爹爹,你先把自己书房中的重要的东西,查看一下,看看少了什么。”唐黛想了想,如果那些人不是求财的话,那就只有郑柏书房中的东西最为重要,他做为一国大将,将军印鉴,兵符等等重要的东西想必都是放在书房中的。

郑柏一听唐黛的提醒,赶紧站了起来,查看了一番,他的东西都在,吁了口气。只是眼光瞥到一个小木盒子是半打开时,右眼直跳,他记得他放进时,可是将小木盒子锁得好好的。忙打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他放的东西不见了。

“爹爹,少了什么?”唐黛和郑国都看见了郑柏一瞬间黑了脸,异口同声问他。

“别的都没少,就是兵书不见了!”

“哦,兵书啊,那还算好,只是一本书。奇怪,爹爹,你那本兵书里有什么,竟然让人这样大费心思来拿它,竟不惜烧了我们将军府。”唐黛听说是一本书,有些疑惑。

“月儿,是你抄的孙子兵法的上部,因为这部书实在太精妙了,爹爹怕惹了事非,所以收藏得很谨慎。没想到……”

“什么?!是谁?竟能知道这本书放在书房里?别的什么东西都不拿,目标就是兵书。”郑国大叫了起来。

“啊?不会吧……”唐黛也傻眼了。这部兵书落在坏人的手里可就麻烦了,幸甚的是当初郑国急着看,就给了他上部。下部因为自己忙着为安王妃祝寿的事耽搁下来还没默写出来。

“我明明放在这盒子里的,现在这盒子是空的。”郑柏将空盒子放在二人的面前。

“爹爹,不知道偷这兵书的人是谁,若是外国奸细可就惹了大麻烦了。唉……”唐黛叹了口气。

“爹爹,怎么办?我们去查吗?”郑国急得恨不得将偷兵书的人立即就抓来乱箭射死。

“查,肯定要查,绝不能落在图谋不轨之人的手里。”郑柏斩钉截铁道。

“爹爹,等会通知府中的人,自己院中全查看一遍,看看谁院中可是还有少的,或多出的东西,若是没有,那说明那些人纵火的目的,就是制造混乱好偷书。还有,爹爹,这书除了你和大哥看到,可还有其他人看到?知道这书?”

“月儿,你是说府中有内奸?是府中的人告诉了府外的人,联手将书偷了去?可是除了你大哥和我,也没人知道这书这么重要啊,从你那拿来后,就我们二人看过,就连小虎都不知道。”

“爹爹,大哥,你们二人再想想,可是还有可疑的人知道,我那儿我抄这书时,除了我的丫鬟小青知道我是在干什么,其他人都未接近过,而且我院中时时都有影卫在,无人敢来偷窥。我觉得这纰漏还是出在你们这。”

“好,我们好好想想,月儿,你也一个晚上没睡,先回去休息吧。偷走了,这也不是一时能寻到的事。”

“行,那我走了。我回去也将院中检查一遍。”

宫中,凤容烨和贤妃都一脸期待的看着一云老道。

“道长,你可看出这本书有什么异常或奇妙之处?”贤妃见一云拿着那本书,久久不放手,脸上神色变化多端,于是一脸紧张的问一云道人。

“你这本书是从何得来的?”一云终于抬了眼,看着二人问道。

“这……是从将军府中盗来的。是因为我得了消息,说是将军府有本看得极为重视的兵书,且出自于那县主之手,所在以想了法子拿了来。”

“这兵书是出自那女娃子之手?奇才啊,奇才!所以说昨晚将军府那场火是你们放的?”

“是的,道长,为了取得兵书,使的一点手段罢。又因取了这兵书来,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所以请了道长来帮忙看看。”

“幸而府中未伤了人,如若二皇子还想坐上皇位的话,这种孽还是少做,免得二皇子命中那点帝星失了光辉,你要知道,鬼神都在看着你的。”一云道人瞥了眼凤容烨。

“谢道长提醒,以后本皇子一定注意。”

“这本书并没有特别的奇特之处,也没什么秘密,它的奇特在于书中的内容,它的本身对于用兵之法的精妙,这本书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废物,但是对于打仗领兵的人来说是宝物,这也是为什么将军府视为至宝的原因。贤妃娘娘,二皇子,这本书千万别落入他国将领的手中,否则,你凤南国除了将军府中的人,将会无人能敌。”

“这么厉害?!道长,既然这本兵书如此精妙,那为何出自那一个小小的女子手里?我好奇她又是从何处得来的?她自小生活在乡下,大字不识几个,更不谈领过兵打过仗。”

“所以,我才说她是奇才。二皇子,你切不可小看了她,此女不简单,来历不凡,你须得将她拢落到你的身边来,为你所用。要不然……你只有除之。否则,你的帝位难登。”

“道长,她被赐婚凤世子,我的堂兄,又与我外家有过节,明显无法拢落为我所用。所以,只能除之,请问道长,我如何才能除得了她?”

“二皇子,当初我俩是有协议的,你将我引荐给皇上,助我得了国师之位,而我,在你需要的时候助你一把,但是,并没有说我要参与其中,帮你谋害别人,所以,这意见我不能给你。是用手腕拢落,还是用了手段除之,是你的事。我能告诉你的就是,你有她必成,你失她必败。”

“这……我知道了,谢谢国师为我们解惑。”

“贤妃娘娘,二皇子,老道告辞。我老道再叮嘱二位一遍,此书万万不可落入他国将领之手,否则会带来一场浩劫。”

一云老道这一说完,甩了道袍急行而去,他找到了,他找到了他要找的人了。她就是!那兵书不是本朝之物,是异世而来的,既然是她默抄的,那必然是她从异世带过来的。她,就是几年前降临的凤星!

将军府内,众人依郑柏的要求,将自己院中的东西全部检查一遍,所有的人禀报都说,没有多什么东西,也没有少什么东西。郑柏听了禀报,知道唐黛的猜测是对的了,全府中唯有他的书房中丢失了那半部《孙子兵法》。

“爹爹,妹妹的直觉是对的,我们要赶紧着手寻找这本书。”郑国看着郑柏说了自己的意见。

“国儿,你从月儿那里拿出书来开始,再到我这,到现在,我们好好的回忆一遍,在其中,你,我可是遇到了什么人,让人知道了,我们不知道的。”

“好,爹爹,我们一起好好想想。”

二人坐在书房中,冥思苦想所有的可能。突然二人同时抬了头,看了彼此一眼。

“国儿,你想到了什么?”

“爹爹,我想起了一件事,但是国儿却不不愿意相信是她做的。”

“你是不是像爹爹一样想到了同一个人?我想起了,这本书自进入我的书房后,除了你我二人,唯有一人可能看到过。”

“是的,爹爹,是莎儿,除了我们二人只有莎儿最有可能看到的,那日,我将书拿了来时,她进来见爹爹,让爹爹为其取名,当时,书在我面前的桌上,我们二人对她并未做防备。书面上有月儿写的四个大字,莎儿是识字的,她能看到也是正常。只是,若真是她,她为何知道了这本书的重要?又与何人联手?难道又是魏家吗?”

“是不是她,还有待我们仔细去查。我是不相信她会做这种吃里爬外的事,她做了对她有什么好处?”

“爹爹,不管是与不是,她那院子里必须派人盯着,看是不是有人同她联系。”

“好,你去安排吧。”

“爹爹,你一个晚上没睡,去歇息一晌吧,我去妹妹院子里,去看看她。”郑国起了身,往唐黛的院子里行去,郑柏则拖着疲惫的身子回了自己与王夫人的院子去歇下了。

郑国来到唐黛院子时,唐黛才刚刚起床,正在诗芫的服侍下洗漱。

“大哥,你还没去歇息啊?失火的事情怎么样了?”唐黛见郑国跨脚进门,问他。

“没,心里有事睡不着。府中都查过了,大家没有少东西,也没多什么东西。”

“那证实了我的猜测了?”唐黛让诗芫去给她传了早餐,房中除了小青再无别人了,才问了郑国。

“是的。我与爹爹都想到了一个人,但是却没有证据证明就是她,而且,爹爹也不愿意相信是她。”

“谁?”

于是郑国将当初拿书回去,郑莎求见郑柏的事向唐黛又详细的述说了一遍。唐黛听了沉默了一晌,如果是郑莎联合了魏府和宫中的人,是宫中的人将兵书拿去了,暂时倒没有什么大问题,她最怕的是这书落入他国之手。

“大哥,我估计十有*就是她,这府中也只有她现在在心中积了恨,只是我们现在苦于无证据证明就是她。我们得想了法子,将她逼得跳了出来。不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而且,她怎么样,母亲无所谓,但对于爹爹来说,她毕竟也是他的孩子,爹爹怎么会愿意相信,她联合府外的人偷盗府中的东西?”

“有一必有二,以后还是得加强的对她的监视,不能让她害了将军府。”郑国愤愤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