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唐黛遇险/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陌默默转身,世子决定的事,谁也阻挡不了,王爷王妃都不能,更何况是他!出了凤容若的院子,将凤容若吩咐的事全部安排好,一炷香之后,各处的精卫,暗卫,影卫从不同的方向出发,目的,距京城八百里的围场。

凤容若催马扬蹄奔跑在京城去往围场的官路上,白衣翻飞,菱唇紧抿,眼神淬冰,他必须要去救她,伤她一丝一豪都不行,哪怕让自己坠落黄泉地狱!

楚陌打马紧紧跟在凤容若马后,二人没有任何交流,却是心意相通的,那就是快点,快点,再快点……。

还在安王府客房里睡得香的鬼僧,醒过来后,伸出三指一掐,这臭小子,还是没有听他的话,唉,孽缘,孽缘啊!拖起自己瘦弱的身躯,娇弱得需要扶似的,磨蹭着在安王府吃了顿好的,不情不愿的出了府,不情不愿的再出了城,不情不愿追着凤容若去的方向而去。

就知道折腾他这把老骨头,他不是说了,死不了,受点罪而已嘛,臭小子,死小子!

八百里外的围场,休息一夜的众人,精神奕奕,磨拳擦掌,就等凤千君一声令下,准备开始狩猎。

唐黛拿眼偷偷瞅了眼二皇子凤容烨和轩辕至丽,不觉脸上依然露了一丝尴尬,只是尴尬的她,却是未想到,八百里外的凤容若,为了她的安全,不惜违抗留守辅佐太子皇命,不惜鬼僧做的会丧命的预言,奔来围场救她。

号角声响起,凤千君一声令下,高门子弟,骑了马,背着弓箭,朝着倘大的草原奔去。郑国和郑柏身为武将则是连同其他人一起护着凤千君也往草原,森林骑马奔去。留在原地的则是各家的女眷,等着自家的男子,猎了野物,凯旋归来。

唐黛两眼冒星星的看着众人骑马奔腾,心底的豪情也被勾起,跨上了白马,背了大哥给她特制的小弓和箭袋,同王夫人告辞一声,带着也骑在马上的小青,往草原打马奔去。

“月儿,别跑得太远,注意安全!”王夫人虽不放心,但还是让唐黛去了,月儿天天跟着国儿往兵营里跑,练习弓箭,就是为了今天,她不想让女儿不开心。

“知道啦,娘,你放心吧,我很快就回来!”唐黛在白马上侧身,回头向娘亲挥了挥手,示意她不用担心。

绿草茵茵,健马如飞,弓箭穿梭,众少年美男策马在草原上,不时传来收获的笑声和赞叹声。

“哇,你好厉害,射到一头鹿,晚上咱们可烤鹿肉吃啦,那美味啊!”

“哈哈……你小子,真没用,射到兔子的屁股,还让它逃了!”

“你有用,你来,你来,你射给我看看,你那箭术,花架子,估计连兔子屁股都射不着!哼。”

“谁说的,谁说我是花架子?要不,咱们比一比,看谁在同样时辰里猎的野物最多,谁就算嬴。”

“好,比就比,谁输了的,就给嬴了的五百金,如何?”

“同意,同意……”

“好,好,哈哈……”大笑声起。

唐黛耳边全是这种逗笑的声音,快乐,满足,豪情飞扬,动物躲闪,跑得快的,有幸躲过,得了一条小命,只是不知何时又得遇到一支冷箭;跑得慢的,成了众人挂在马头的美餐,是胜利的旗帜!勇士们追逐着,嬉戏着,策马奔腾……

唐黛嘴角勾起,别人箭术娴熟,她不与他们争,打马往偏僻处走得远些,只见远处青草边,一小团白影在那鬼鬼祟祟,伸头缩脑的,形迹可疑,唐黛眼睛一亮,伸手从箭袋中取了箭,搭箭,张弓,瞄准,松手,离弦之箭朝那白影准确的飞奔而去,正中!over。

唐黛手舞足蹈,跃下了马,呀,我的小乖乖,你终于被我逮到了,卧于唐黛掌心的是只可爱的小白兔,双眼若红宝石,周身雪白,没有一点杂色,就像她的白马一样,只是前后两只脚被唐黛射伤,染了鲜血不能动,眼神乞求的看着唐黛。

“放心吧,我不会吃了你的,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吃你呢,我要替你治好你受伤的脚!”唐黛抚了抚小白兔的头,摘下马背上的袋子,拿出止血药粉,撒在小白兔的腿上,又替它包扎好。

“小姐,你在干什么?”小青从后面追了上来,也下了马。

“哦,我逮到一只可爱的小兔子,我刚替它治了伤,你替我抱好。”唐黛伸手将白兔递给小青。

小青则抽了抽嘴角,小姐若是要抓它,何须这么费力啊?先射伤,再治好,不吃,养它!要养只兔子与她们哪个说声,抓只就是了,用得这么麻烦吗?再说,她自己也会轻功啊!不过,这小青还真错怪唐黛了,对于她来说,还是前世的习惯,总忘记自己会轻功,会武功,还是按现代的法子来忙活的,先射伤,再替你治了。

小青接下兔子,唐黛手上空了,背好箭袋,又爬上了马,再次策马飞奔,小青也就这一愣神,唐黛骑着马就跑远了,望着远处的白点,小青急上了马,追着唐黛而去,小姐,虽然这里是围场,可是大家也就在草原边上狩猎,没人往草原深处走去的,草原深处可是有狼的啊。

而前面,第一次骑马狂奔在绿色大草原上的唐黛,心情飞扬,激情四射,身上淡绿的骑马装,搁在一团白色上面,灵动婉约,此时,在她身上体现的就个矛盾的综合体,迎风的小身姿潇洒肆扬,洒脱不羁,气质却是婉约灵动如精灵,如若那个一直隐跟于她身后的白衣男子一样,有着凤容若的谪仙气质,又混合了欧阳清的妖媚魅惑,似仙似妖似魔似魅!

“小姐,小姐,……你在哪里?”

不知不觉中,唐黛已经消失在众人的眼光中,也消息在小青的眼光中,小青看着一望无际的草原,没有了唐黛的身影,急得大叫了起来。而唐黛自己却不自知,危险离她越来越近。

“主子,看来不只是我们,还有人要对她动手了?”黑衣美男对着身前的白衣男子指着不远处茂盛的绿草中,隐藏着的一批黑衣人对他道。

“恩?恩。不,不同,我不要她的命,我是要娶她为后的;而那些人,则是来要她的命的,不过,倒是提供了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给了我们。”

“主子,我看未必。她那会武功的丫鬟虽然暂时没跟上,但是你看那边,一暗卫一影卫跟着呢。”

“恩,那就看那些黑衣人的势力了。这暗卫和影卫可是凤世子亲手调教出来的,能派给她,说明这个未来世子妃在那冰山脸心中的位置可不低。”白衣人淡淡看了眼暗中跟在唐黛身后的小蝶和影子,一眼就认出了二人是凤容若派给唐黛,贴身保护她的。

马上玩得正嗨的唐黛,又发现了一只她喜欢的猎物,是只全身雪白的小狐,唐黛心里痒得慌,正追在小白狐后面跑,誓要将它逮了纳入囊中,可是又不想射小白兔那样射伤它,所以急中生智想起了自己会轻功,索性放了白马于一边,使了轻功跟在小白狐后面跑,跑得她腿断了,都还没有逮到她。

而那小白狐则是通了人性,唐黛累得气喘吁吁停了下来时,它就停了下来,对着唐黛转动着一双狐眼,爪子乱舞,似在嘲笑她的无能,气得唐黛赌了气,今天非得抓到你个小东西不可,抓不到,我不姓唐,也不姓郑,跟了你姓,当然气中的唐黛,根本没想到,小狐狸是没姓名的。

白衣人见唐黛跟着一只小狐狸较起了劲,根本没发现她身后,黑衣人包围圈又缩小了,而她的两个护卫已经发现了情况不妙,飞跃于她的身前身后保护她了,不由嘴角勾起,心中想探询她的一切的心思更浓。

“咦,影子,小蝶,你俩咋没有我的吩咐就出来了,哦,你俩是看我抓不到那只白狐,来帮我的吧?快,快,影子,你去帮我抓了它,这个小东西,还在那向我挑畔呢,气死我的小心脏了!”

“……”影子。

“……”小蝶。

影子与小蝶无语的交换了眼神,小姐的反应弧太长,我们得原谅她!只是今天的一场恶战是难以避免了,本以为跟着未来的世子妃,不会像跟着世子那样,成天火里来,水里去的,可是这刺杀她的事,好像是一次又一次啊,不比跟着世子少,他们的小心脏啊,好痛苦!

“……”白衣男子。脸上的淡然顿时龟裂开来,眼角微微抽搐,还她的小心脏?谁是大心脏呢?我吗?他吗?随即拿了修长的玉手抚上了自己的胸膛。

“小姐,不是,我们被人包围了!”

“啊,啊……谁啊?谁啊!谁包围我们了?苍天啊,大地啊,你们为什么非得跟我过不去啊,三天两头被人刺杀,今天,我的小命休矣!”唐黛一听,也不管前方还在向她挑畔的白狐了,像火烧了屁股般的跳了起来,然后,下一分钟,跳脚大骂!

此话一出,全场肃静,包围的黑衣人,小蝶,影子,还有那两位一白,一黑的美男子。众人心中只要一个念头,那凤世子的未来世子妃定是朵奇葩,要不然怎么会听了被包围了,还疯了般站在那跳脚大骂,而不是跳上马,骑马狂奔逃命呢?!

“动手,他们发现我们了。”

众黑衣人一阵嘴角抽搐后,为头的黑衣人一声令下,众人跃草而出,对,是草,不是其它的,因为这草原上除了草没别的。

“小姐,上马,赶紧逃走,我与小蝶断后,拦住他们。”影子瞥了眼如苍鹰般扑向他们三人的黑衣人,忙吩咐还在那愣了神的唐黛。

“哦,风紧,扯乎!”

唐黛高喊一声,很有江湖老大的风范,跃上了白马,打马而去。众人听了她这逗逼的一句,众黑衣人手上的剑一顿,差点握不住,习惯了唐黛抽风的影子和小蝶,则抓紧了这一瞬间的机会,斩了众人追向唐黛的路,给了唐黛逃离的时间。

一白一黑两美男子则是眼角猛抽,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奇怪女人?!非人类,简直是。

而影子和小蝶在与黑衣人打斗的同时,眼角的余光,看到他们未来的世子妃抱头鼠窜,慌不择路的将马打向草原更深处时,欲哭无泪,小姐,你是想找死,还是想找死啊,草原深处有狼啊,你一马一人,若是遇到狼群,被狼吃了,咱俩今天是白救你一场了。

远处正在寻找唐黛的小青,听到了刀剑的打斗声,忙朝打斗的方向跑来,见一群黑衣人正在围攻影子与小蝶二人,不见了小姐的影子,顿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从怀里取出紧急信号筒,咬了盖子,发上天空,随即打马冲向黑衣人,协助小蝶,影子与黑衣人战在一起。

黑衣人看到了小青发射向天空的信号,知道对方在找援兵,立即兵分两路,一半与三人缠斗,一半朝唐黛的行走方向追了上去。逃走的唐黛,在终于看不到后面的追兵时,才歇了狂奔的马,极目远眺,一看,完了,看不到一个人影,她这是跑到哪儿来了?

我去,她不会作死的跑到草原深处来了吧?在前世,她喜欢驴行穿越极地,旅行知识丰富,草原深处有狼,她是知道的。晕了,她今天真是作死了,千万别碰到狼群,要不然真是前有狼后有虎(刺杀追兵)啊!

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定了位,东边是往回的路,不能走,万一撞上追来的刺客就麻烦了,南边是茂密的森林,也不能去,免得进了森林,碰上大的野兽,成了它们嘴里的免费午餐,往西是草原的腹地,也危险,那么只有一条路了,往北去,北边依然是一望无际的草原,但是,这是围场,总有到尽头的时候,唐黛想好后,打马朝北狂奔而去。

跟在她身后的一白一黑两美男,在被她的一句“风紧,扯乎!”搞得愣了半晌后,又避开小蝶,影子,小青三人的眼,在唐黛身后收拾了另一半的刺客黑衣人后,发现他们俩跟踪唐黛也给跟丢了,白衣人拿了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眺目四望,不知唐黛逃走的方向,也不着急,动作优雅的从袖里掏出一根短小晶莹翠绿的玉笛,置于红唇边,笛音响起,一溜白光射向白衣人,最后落在他的肩头。

“人呢?”白衣人嫌弃的拍了拍肩,伸手拎了白狐的双耳,将它从肩上扯了下来。

“吱吱……”被扔在地上的小狐转了身,将屁股对着白衣人,向他抗议他的粗暴,并不回答他的问题。

“恩,看来,你今晚的锦鸡不想吃了?!”

白狐一听,双耳一竖,转了身子,一双狐眼滴溜溜的转,又跳上白衣人的肩膀,伸了爪子朝北挥了挥,白衣人这次倒是没扯它下来,纵身朝北掠去。

草原上如血的残阳,缓缓往地平线下藏去,就在那一刹那,那么一跳,残阳彻底的没入了地平线下,就若清晨那么一跃,就跃出地平线一样,一跳一跃间,一天就那么过去了,它可不管人世间有多少人还需要它撑着点,晚一点回家。

这需要它多撑一会的人,就是唐黛,此刻她依然打马在茫茫草原上奔跑,她多么希望太阳可以晚落下一会,给她多点时间走出这草原。一面奔跑的她,心中又挂念着在那为她拦了刺客的两人,对方人那么多,她们只有两人,所谓双拳难敌四手,他们俩武功再高,终究会寡不敌众的。也不知他们现在怎么样,是死是活?

到底是谁,难道又是宫里的那位,依然不死心,想她死,这手段也太快了,她才刚刚到了围场第二天动手了,是想打她个出其不意吧。太阳下去了,天也快黑了,她没回去,爹娘和大哥肯定得急死了,怎么办?还是回去吧,这样往北也不知道要跑多久才能跑出去啊!

而围场那,一众人都是收获丰富的回了营地,准备晚上生火烤了野物,郑柏和郑国也陪同皇帝凤千君回来了,众人皆是很高兴,今天皇上猎了只猛虎,虽然是在众人的帮忙下猎的,可是凤千还是很高兴,说明他的神勇不减当年,宝刀未老,青春依在啊!

天黑了,熊熊篝火升起,野物的香味飘出几里路远,然而,唐黛一家却坐在帐蓬内,等待着唐黛的归来,好烤了野物,今天郑国特地为妹妹猎了只小鹿,妹妹说她喜欢吃烤野味。

小青,小蝶,影子与众黑衣人斗了大半天,在太阳快落山时,等小青召的援兵,十个天星楼中的人到时,才合伙将那群黑衣人一一击毙。三人身上都受了伤,但顾不上身上的伤,三人带了十个援兵往唐黛逃走的方向寻去,走了不远,天快黑下来时,他们发现了另一半的黑衣人,横七竖八的躺在草地上,全死光了。

影子上前察看,发现在这些人全是被人一招内就毙命的,不由暗思,救了小姐的人是谁?

“小青,是有人相助把这些人杀了,救了小姐,但是这草原太大,就我们几个人的力量肯定无法找到小姐,你快回去向郑将军禀报,派了人来一起去寻找,我带着他们先去。”

“好,你们注意安全,我这就回去。”

小青立即往回走去,影子和小蝶则带了天星楼中的十人往草原深处去寻找,想尽量能寻到唐黛的线索,又朝天空发了消息。

在草原上改变了计划,准备往回走的唐黛,仰头再次看了看闪烁在夜空中七颗闪亮的排成勺子形状的星星,辨析了方向,免得自己跑错了路,一头栽进了草原的腹地,成为野狼的目标。然而,俗话说,怕什么偏来什么,怕鬼惹鬼,就在唐黛准备再次上马狂奔时,突然一声长长狼嚎声远远传来,唐黛一个激灵,跃上马,向来路将马打得更快了。

却不知,她这一个决策,却让自己跑进了野狼的包围圈,唐黛到后来才知道,若是继续向北走,真能如她所愿,只要再打马奔跑两个时辰,就能到达凤南国与凤北国相邻的边陲小镇,逃过一难,但是有什么能买到早知道呢?!

狼嚎声也远远的传到了那一白一黑两个美男的耳中,白衣美男蹙了眉,停了下来,又不留情的将肩上的白狐扯了下来。

“去,看她现在在哪?快去快回。今晚给你多加一只锦鸡做奖励。”

小白狐一听,狐眼中的不悦顿时消散,身子一闪,又化作了一道白光,向前射去,眨眼不见了踪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