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苦斗群狼(加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家的帐蓬内,王夫人已经急得开始抹眼泪了,郑国,郑柏二人决定再等半个时辰,若是唐黛再不回就准备出去寻人,却是一转身,看到小青一身血迹,满身的伤,歪歪扭扭好不容易撑到帐蓬中来了,对着帐蓬中的人,断断续续的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三人后,就晕了过去。

王夫人一听哭得背了气过去,郑国忙去叫了御医过来,郑柏心急火撩的跑到凤千君的那向他禀报了情况后,回来寻了马,拿了自己的兵符亲自打马往边界小镇上的兵营去调他的三万军队,往草原上去寻人。

一炷香后,小青和王夫人都醒了过来,郑国安慰娘亲不要着急,别等找到妹妹,她却急病了,小青不是说,刺杀的人死了,妹妹肯定被救了,只是不知道现在人在哪里而已,安慰娘亲的郑国其实在心里未必不也是在安慰了自己。妹妹刚认了回来,他怎么希望她又出了事,一想到唐黛平常稳重淡然,却也不时带着调皮的面容,背着娘亲,眼眶也红了。

而打马飞奔在草原上去调兵的郑柏,第一次觉得这调兵的路太过漫长,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跟着他驰骋沙场多年的老马,似乎也感觉到马背上主人的心急,扬起四蹄飞奔,快如流星,马背上的郑柏还是嫌慢,第一次用了马鞭用力抽了自己的爱马,心中又急又痛,恨不得长了翅膀飞到兵营中去。

而在草原上也心急如焚,催马快奔的唐黛,本有几分月色的大草原,却突然间云层遮住了月光,一瞬间,草原上一片漆黑,也许是不适应太黑,唐黛突然感觉到了身下白马的颤抖,对,颤抖,白马在害怕,这一害怕速度就缓了下来,正疑惑不已的唐黛抬眼四望,这一望,唐黛的身体一抖,四周都是绿幽幽的光在闪动,那绝不是恶鬼的眼光,而是草原上最让人从心底恐怖的一种生物,狼!

完了,难道今晚天要绝我吗?白马已经不跑了,停了下来,打着响鼻,瑟缩着往后退,但是退无可退,一人一马已经被一群狼围在中间了,且包围圈越来越小,越来越小……

唐黛伸手摸摸后背的弓和箭,还好全在,只是箭太少,怕是射倒不了几只,就用完了,其他的,就是袖子里那柄宝匕首,也许在最后与狼肉搏时能用到。唐黛此时万分的感谢大哥,若不是大哥给了小巧的弓箭和利刃,恐怕她此时真的只能坐以待毙,等着入了狼腹。

唐黛瞅了瞅包围圈越来越小,迅速做决定,她要趁着包围圈直径距离还算大时,冲开一个缺口,带着白马逃了出去。唐黛心下决定,手上速动,冲着回去方向下了手,一次取了两根箭,三根箭,向来路上的绿光射去,人在困境中的暴发力是惊人的,若是在平常,她想也不敢想,她这小身体小胳膊能同时射了几支利箭出去。

利箭风声过,停,几声狼的惨叫声传来,绿光晃动,唐黛知道她射中了,心中受到鼓舞,连连取箭向来路逼去,箭风过去,又是几声惨叫……但是,惨叫声后,绿光晃动后,唐黛发现,很快就有狼补上了缺口,就像训练有素的战士。

nnd,擒贼先擒王,她得找了那头头狼弄死她,否则她射死三只,补三只,射死四只,补四只,直到弓箭耗尽,她也冲不出狼的包围。

就在她准备变动作战策略,准备找头狼时,却听白马一声惨叫,马躯一歪,将她差点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原来在她的背后,有条狼偷偷靠近,袭击了白马的后腿,将白马的后腿撕下了一大块,鲜血淋淋,唐黛心中暗道一声坏了,侧身将手中的箭对准了身后的那只狼射中,虽然那只狼中箭倒地,但是白马流出的血腥味随着草原上暖和的夜风,向四周飘去。

果然,腥风过处,一阵骚动,刺激了狼的嗅觉,有更多的狼学了那匹狼的模样,在四周突袭,一时,唐黛手忙脚乱,搭箭的功夫都没有,只得用了武功,拿了箭就用手使劲甩向群狼。狼声继续嚎叫,惨叫……但是身下的白马已经被狼袭击,咬了好几口,正颤抖着身体喘了粗气,快要支撑不住了。

唐黛心一横,留了最后一支利箭于箭袋中,准备若是找到了头狼定要射死他,为她殉葬,然后动身跳下了白马背,手握利刃,准备与群狼肉搏,死一个算一个,死一双算一双,算是她为自己报仇了。

不舍的摸了摸白马,在它耳边低语一声,你自己快逃吧,能逃出一个算一个,然后,扯下马背上的背袋,朝白马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让它自己逃自己的,白马似听懂了唐黛的意思,屁股上受了唐黛一掌后,高嘶一声,朝前快速冲了过去,瞬间,白马冲出了包围圈,但是并不乐观,很快,一群幽绿的光跟着追了过去。

娘的,白马你跑快点,千万别给这群狡猾的狼追上了。

唐黛担心白马的目光还未收回,群狼已经开始向她围攻过来,前蹿后跃,唐黛虚晃一招,使了轻功,又朝北方飞掠过去。

其中的一头雄壮的大狼,应该是头狼,似乎看懂了唐黛的意思,飞跃朝唐黛猛袭过来,唐黛不得已,只好定了身形,左手出掌,右手挥舞着手中的利刃开始了艰苦的肉搏战,狼越来越多,唐黛小小的身影被淹没在狼群中,她的肩上已经被狼抓了一条深深的印痕,血肉翻开,衣服撕裂,然后是背上,右肩,腿上……血腥味越来越重,唐黛的眼前已经开始出现了幻影,力气一点点的流失。

凤容若,你在哪?你快来救救我!我不想死,我还没有嫁给你呢?你以前说,你还没有与我洞花花烛,你不敢死。而我也是,我还没有穿着大红的嫁衣给给你,我怎么甘心去死?我好不容易才碰上一个爱我惜我宠我的人,我怎么舍得放手!

当唐黛累得再也抬不起手臂,自己都能闻到自己身上的血腥味越来越重,一条狼张口了血盆大口,咬向她的颈脖,她无力阻挡时,她知道,她要死了。对不起,凤容若,我终究还是没有守了诺言,不能陪你白头,凤容若,如果有来生,我还会来寻你的,你一定要记得我,一定要记得!

唐黛软软倒下去,留有最后一丝清醒时,感觉到了一条白影闪向她,挥手打死了那条张口要咬向她脖子的大狼,是凤容若来了吗?他听到了她的呼唤了吗?凤容若,是你吗?你来了,真好,我不用死了!我还可以陪着你了。

倒在白衣男子怀中的唐黛是微笑着晕过去的,嘴里还念叨着凤容若的名字,念叨让他来救她!

白衣人也闻到了唐黛身上的血腥味,知道她受了重伤,忙抱起她,往北飞掠而去,一边吩咐黑衣美男快快去将大夫请来准备好。

此时,在京城往围场的官道上飞奔的两骑,却突然停了下来。凤容若突觉心脏一阵绞痛,痛得他不得不停下了马。

“世子,你怎么了?要不,歇息一会吧,这样日夜的奔跑,你的身体受不了啊。”楚陌也停了马,劝凤容若。

“我没事,只是突然有些心痛,得快点,不能歇,我担心丫头出事了。”凤容若说完,再次打马飞奔,楚陌无奈,也只得打马跟上,不过,他心里也慌慌的,好像真要出了事。

终于到了兵营的郑柏,将他的属下吓了一大跳,不知道自己是犯了何事,竟能劳在围场狩猎的大将军亲自来一趟。皇上凤千君带着众大臣来围场狩猎的事,他是知道的,因为已经从他的兵营里调了两千人过去守卫了。

当他得知是将军的爱女,神医县主在围场的草原上失踪了时,吓得赶紧将三万军队连夜点兵,去草原上寻人。郑柏又打马回了围场那,叮嘱王夫人不要担心,他已经将兵派出去寻人了,然后,又带着郑国,已经包扎好,非得一起寻小姐的小青三人一起又骑了马,在夜色中,由小青带路,按白日里唐黛行走的方向寻去。

今夜的草原是寂静的,今夜的草原也是不平静的,突然而至的大军,让草原上的动物望风而逃,包括那一群狼。漫漫长夜过去,草原又迎来新的一天,当郑柏,郑国,小青,影子,小蝶得到消息,终于在草原的北部寻到了已经被狼啃得只余了白骨的白马,白马终究还是没有躲过这一劫,还有那个郑国专为唐黛专门做的弓,箭袋里余了一支箭,还有不远处射在狼身上的箭矢时,大家明白了,唐黛在往北逃的过程中,遇到了狼群,只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失踪了。不知道是死是活?

大军依旧还在草原上寻找,众人依旧还在草原上寻找,希望能再寻到一点痕迹,但是,风,掠过草原,呜咽着,那个嬉笑灵动,才貌双全,一身医术出神入化的女子却是怎么寻也寻不到了!

王夫人看到唐黛留下来的东西,又哭得晕了过去,一病不起,凤千君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大发脾气,责令专人,查那些黑衣人的来路,又来安慰郑柏一家三口,只几日,郑柏的双眼就深陷下去,郑国的脸瘦削了下去,那个一家人放在主尖上疼宠的小妹,什么时候才能再回到他们的身边?他希望很快,而不是又是一个十三年,或者,他永远也看不到。

四日后,已经接到消息的凤容若一身白袍变成了灰袍,眼中布满了血丝来到围场,静静的听完小青,影子,小蝶的叙说后,扬了大手,将三人打得飞到帐蓬外,三人刚养好一点的伤再次被打得心内气血汹涌,咳嗽出了血……

三人挣扎着,带了凤容若去了当时打斗的现场,还有那被一黑一白男子打死的黑衣人的尸体,凤容若观看完黑衣人身上的伤后,眸光一动,这手法他是最熟悉不过的,难道是他来了?他不呆在凤北,跑到凤南来干什么?是凑巧,还是有意为之?

草原上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地毯式搜寻十天后,依然没见唐黛的踪迹,于是,众人皆传出,护国将军的嫡女,神医县主在草原上被群狼撕碎吞掉了。

贤妃,二皇子,包括魏远平在内的众人则保持了沉默,此时,他们是最大的怀疑对象,行差踏错一步,都会被红了眼的将军府和凤世子揪出毛病,成为炮灰,两派将面对面的撕扯上,他们不怕对方怎么样,但是,他们怕皇帝凤千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