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欧阳清大婚(三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护国将军府。

“月儿,来,将这燕窝粥喝了。”王夫人看着唐黛没有血色的小脸,心疼得要命,亲自到唐黛的院子里盯着她,给她进补。

“娘,我好多了,你不要这么紧张,好不好?”唐黛无语看着床前的各种小碗,血燕粥,红枣粥,红参熬的鸡汤……反正是各种补血的汤和粥。

“还好呢,你看看你的小脸,白成什么样了,你以前哪是这样?小脸蛋红扑扑的。听娘的话,把这血燕粥喝了。”

“娘……”唐黛无奈的撒娇,只是转瞬看到王夫人眼里含着泪,接下来的话全堵在了嗓子口,端起燕窝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王夫人看唐黛乖乖的吃了粥,喝了鸡汤,脸上才露出笑脸。唐黛这次的失踪,不仅是王夫人,郑柏和郑国也吓坏了,唐黛一回将军府后,将军府马上增了数倍的兵力护卫,真正是重兵把守。

唐黛院前院后,高手如林,不仅是唐黛自己的护卫,欧阳清又派了十名天星楼的人,凤容若也派了十名暗卫,影卫,郑国,郑柏也将家中的暗卫侧重安排到唐黛的院中,现在的将军府就是连只鸟也飞不进,哪怕是凤容若这样的高手,也别想进了唐黛的院子。

不过,唯有某只偷鸡摸狗的闷骚小狐,是被允许自由出入的,在围场唐黛发现白狐跟着她来了后,撵它回去也撵不回,唐黛无奈,只好带着它回了京城,只是京城护国将军府啥都有,就是没有锦鸡喂它吃,将小狐委屈得直朝唐黛摸着狐肚,挥了爪子抗议。

最后唐黛只得吩咐厨房采买的下人,出府买菜时,给它买了活鸡,但某狐却并不满意,出府溜达寻食,终于在某个养鸡商户那寻到了锦鸡,于是欣喜得吱吱叫,今天去偷一只,明天去偷一只,最后偷得多了,被商户发现了,跟踪着白狐来到了将军府,寻了将军府的人,赔了他的钱,吩咐他以后每天都送了活锦鸡到将军府来,供白狐吃,才作罢。而也因此,某闷骚狐偷鸡摸狗的名声也就传出去了。

唐黛在床上又养了一个月后,天猛的一热,夏天到了,大家都着了薄衫。

而凤容若自围场回京城后,全力着手于对诛魂阁的密秘调查中,最后所有证据握入手中,写了折子,向皇帝凤千君禀报了他查探的结果。

凤千君看了凤容若的折子和证据,龙颜大怒,因为证据显示诛魂阁竟与宫中之人有勾结,刺杀神医县主之事,就是有幕后黑手操控,本着朝堂与江湖井水不犯河水观念的凤千君,立即下了密旨,封凤容若为剿匪将军,让其定了时间带了三万大军,前往诛魂阁剿匪。

得了圣旨的凤容若,来到将军府与唐黛说了这件事,但是诛魂阁不比一般的山匪,他们手上会医擅毒的人不少,而凤容若培养的人里,这方面是弱项,所以这事还得请了唐黛出手帮忙。

唐黛一听,凤千君赐了旨,高兴的答应随着凤容若的大军去诛魂阁剿匪。只是郑柏,王夫人被上次唐黛受伤的事吓怕了,心有余悸,不敢同意,最后还是凤容若亲自出马,向两位,未来的岳母大人,老丈人做了保证,他会用命护着她,才勉强松口同意,只是,他们走以前,还有一件大事,就是要参加欧阳清与大公主凤笑笑的的婚礼。

自皇上赐婚,定了吉日,公主府就一直在准备着欧阳清的婚事,所有的事情都是长平公主一手操办,而欧阳清却是在各国忙着水果罐头的生意,偶尔才回京城,似乎这婚事与他没有关系,到时他只需穿了新郎礼服,与凤笑笑成亲,就算此事了结。

长平公主说了几次,说他不关心自己的亲事,欧阳清都恍然未闻,逼得紧了,就回长平公主一句,如若还想他与凤笑笑成亲,就不要逼他,若是逼他,他就去了凤北或大华,再也不回京城。长平公主知道欧阳清的性子,还真怕他这样做了,惹恼了皇上,降了公主府,降了他的罪,所以最后,也不奢求他有个好态度了,她不想得了个儿媳妇,最后失了儿子,随他去了。

六月初六,是皇上让钦天监看的吉日,是欧阳清与大公主凤笑笑成亲的日子,京城陷入一片喜气洋洋之中,长平公主府张灯结彩,皇宫中也是忙忙碌碌,喆字灯笼高挂。

然而,这迎亲的吉时快到了,长平公主府的下人们却寻不到新郎官欧阳清了,将长平公主和欧阳清的附马爹,还有世子哥哥急得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到处去寻了人,府中各处寻过了,没有寻到,欧阳清相熟交好的人家去寻过了,也没寻到。

最后长平公主无法,去了安王府,但欧阳清并不在公主府,只好求了凤容若帮忙寻找,凤容若一听,不知这呆子前面是干嘛去了,要么不同意,既然是同意了,那就好好的将亲成了,婚后的事婚后再说,藐视皇帝的威严可不是小罪,凤千君虽是明君,但并不代表他和皇家的尊言可以任人践踏和侮辱。

凤容若在书房里转悠了两圈想了想,出了府,打马向将军府奔去,呆子不会是心中还舍不下丫头去了将军府吧?只是,这都要成亲了,他要真去将军府,岂不是害了丫头。

凤容若猜测得还真是准确,此时他口中的呆子欧阳清正坐在将军府旁的一棵树上,正好能远远的望着唐黛的小院,就连下人的进出都能看清。依然穿着他的一身红衣,斜靠高树的枝丫上,一手撑着头,一手握了酒壶,半眯了桃花眼,喝着壶里的酒,两腮已泛红,额头上的胭脂痣娇艳欲滴,一张脸魅惑众生,却是掩不住满眼的心伤与惆怅。

“黛黛……黛黛,此生你不嫁我,来生,嫁我可好?来生,可好?”欧阳清浅浅呢喃,已有了半分醉意。

“呆子,什么时候了?你还呆在这,你是想因为你公主府遭了祸不成?”凤容若打马来到将军府,围着将军府转了一圈,就看到欧阳清正如他所料,坐在树上伤感,出声提醒。

“呵……表哥,你知道的,我不想娶她,我一直不想娶她!”欧阳清轻笑,飘落在地上。

“你不想娶,当初为何要接了旨?既然接了旨,答应了,你现在就是跪着,也要给我走完你自己选择的路。成亲了,给你娘和皇上一个交待,以后你要怎样,还不是由了你?你不喜欢,离她远着就是。”

“呵……表哥,你是得到了佳人的心,你得到了你爱,也爱你的人,所以你可以说到这么轻松。如果你是我,你又当如何?表哥,想当初,可是我先认识黛黛的,我是占了先机的,我想不通,我为什么反而失了先机呢?当初,你怕我在黛黛面前的时间多,怕黛黛喜欢上我,你找了各种借口将我绊在京城,你敢说你不是故意的吗?如若当初我狠心些,现在伤心的人就不是我了……哈哈……”

欧阳清借着醉意说出了心中藏了许久的话,凤容若听后沉默了,呆子说得没错,当初他的确怕丫头先一步喜欢上呆子,使了些小手段,看着欧阳清的模样,心中涌起了丝丝愧疚。

“呆子……走,回去吧,表哥我承认当日我是用了些小手段的,但是这也是我与丫头的缘分,现在事已至此,我和她已经被赐婚了,而你现在也要成亲了,你不能耍了小孩子脾气,置你公主府的安危不顾。”

“呵……走吧,反正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娶不到我心悦的女子,娶谁不是娶?管她凤笑笑也好,张笑笑也罢。”欧阳清说完,飞身上了凤容若的马,坐于他的身后,伸手搂了他的腰,头贴在他的背上,这是二人长大后,第一次与凤容若如此亲近,就像小时候一样。

凤容若感觉到了欧阳清的脆弱和无助,任由他靠在他的背上,双腿夹紧马肚,打了马,将他送回了公主府,对于这个表弟,唯有在黛黛这件事情上,他欠了他的,可是爱情是自私的,从开始他就决定了,不管是谁,他都不会相让的,哪怕是自己的亲弟弟,他也绝不会让,更何况黛黛本是倾心于他的,他怎么能让?!

回了府的欧阳清被长平公主灌了一大碗醒酒汤,吐了一次,休息了半晌后,任下人给他套了大红的新郎喜服,佩了大红花,才懒洋洋的上了马,去宫中接了凤笑笑,总算是赶了吉时的尾巴,将凤笑笑迎进了公主府。

三拜后,送了凤笑笑进了洞房,又出来陪客喝酒,等到客人散尽,欧阳清再次酩酊大醉,睡在了书房,而一脸娇颜如花的凤笑笑却是独自坐于洞房中垂泪,没有她渴望的温柔,甚至红烛燃尽,天色大亮,大红的盖头也未揭,合卺酒也未喝,最后实在熬不住了,自己掀了盖头,倒在大红的喜床上,一个人睡着了。

长平公主也知道洞房的情况,知道等新媳妇敬茶认亲是等不到了,去了欧阳清的书房,醉酒的他依然还在呼呼大睡。就这样睡了一天一夜的欧阳清在晚上醒了,就在大家以为他会陪着凤笑笑回了房间时,再次失踪不见了,气得长平公主暴跳如雷,而凤笑笑再也无法维持她新媳妇的贤慧,没等到第三天回门,就哭回了皇宫。

德妃心疼女儿,带着凤笑笑去凤千君那哭着告状,但是凤千君又岂不知欧阳清的态度,他不过是因为他的赐婚圣旨,没法才与自己女儿成的亲,从头至尾他就没这份心思,都是凤笑笑一厢情愿的,安慰母女二人两句,叹了口气,想给了欧阳清一个不轻不重的惩罚,却是找不到人。

原来欧阳清在走以前,将代表天星楼少主的令牌还给了凤容若,凤南国的生意决策权全权委托给了史显瑜,他却独自一人去了大华国,凤北国,去管理他国的生意去了。出嫁了的凤笑笑就像没有出嫁一样,又住回了皇宫,她与欧阳清的亲事就像一个大大的笑话,被京城人议论了许久。

欧阳清大婚后,凤容若已经在秘密准备去铲除诛魂阁的事情了,为了给对方致命一击,凤容若将自己手下的人和天星楼的人提前埋伏在诛魂阁附近,在大军到达之前,就展开杀戮,大军只不过去做个幌子,助助威罢了,诛魂阁总部在悬崖峭壁上,那些普通的士兵就是想上去都无法上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