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血洗诛魂阁/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月十五团圆节,一轮圆月高悬于天空,普照世间,俯视万物,人间,沐浴上清辉,这是一个亲人团圆开心的节日,诛魂阁总部的今天,同样在过这佳节,举阁同欢。

宴席上的江野,看着坐在自己下手的江曦,满眼慈爱和欣喜,他的曦儿一年年的在长大,现在已然是清俊逸秀的美少年一枚,这是曦儿的娘亲不在,若是她在,必定会到处张罗着给他定亲娶媳罢。

唉!……当年她一个弱女子,是如何抱着曦儿出了诛魂阁,逃离了他的追踪的呢?他到现在也想不通。阁中谁也这么大的胆子帮她逃了?不怕他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吗?

“曦儿,你长大了想娶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爹爹为你物色一个。”江野笑着问江曦。

“爹爹……我还小呢,就娶媳妇干什么?我可不想那么早娶媳妇管着我!不过,要是说现在娶啊,我要娶我小妞妹妹那样的才行!她长得好看,又能干,心地又善良。”江曦想也不想便回了江野,江野脸上的笑僵了僵,无奈的摇头叹口气。

只是过着佳节的江野却是不知,此时的温馨却是他人生的最后一夜,就是因为他太过执著于权欲,招惹了阿夕嘴中的小妞妹妹,为他的诛魂阁招来了灭顶之灾。

团圆宴席后,众人皆入睡,只是空中的一轮圆月,此时却被厚厚的云层盖住,万里无云的蓝天,风暴突起,不过一刻钟,天空的大雨哗哗而下,似在为诛魂阁的众人唱着最后的挽歌。

夜深沉,风怒吼,雨倾盆,成千上百条黑色的身影,犹若黑夜中的幽灵,暗夜中的蝙蝠,雪山上的苍鹰,盯紧了诛魂阁这一目标,要将它生生撕碎,茹毛饮血。

走在最前面的十几条黑影,无声无息的侵入了诛魂阁总部,确定诛魂阁大多数的人都在此过节,且所有的核心成员都在时,向天空发了一朵鲜红的暗号,顿时,天空中雨和着红色的信号,如血雨倾注而下,在诛魂阁周围潜伏的人,全部都清楚的看到了,那是通往黄泉路边的彼岸花,鲜红耀眼,妖娆夺人魂魄——那是屠杀开始的信号,是规定好的信号,见彼岸花开,杀之!

红色黯淡下去,夜色中的幽灵,全部潜入了诛魂阁,进入每一个房间,手起刀落,武功低弱者,或是不会武功者便做了刀下的亡魂,全到阎王殿中排队等待投胎去了。武功高者,反应迅速的,跃身与来者打斗在一起,一时阁中,刀剑声,利箭声,掌风声,桌椅碎裂声,惊呼声到处混乱一片。

熟睡中的江野,江曦,还有八大诛魂使者,七大魅惑使者全部惊醒过来,阁中立即灯火大亮,亮如白昼……八大诛魂使者,七大魅惑使者护着江曦,江野退入到诛魂阁的议事大厅,听到处惨叫声一片,江野在厅中呆不住了,让属下娶了他的琴来,带了属下,要出了议事大厅,去诛杀来人。

“爹爹,这是谁的人?与我诛魂阁如此深仇大恨?而且,竟然我们一点也不知道他的动静,被他们突袭。”江曦听着远处传来的惨叫声,箭的呼啸声,扰忧挂在脸上。

他们被人包围了,那些人定是想逃了出去,才会被箭射死的。

“我也想知道是谁的人!……”

“是我的人!”

江野话音未落,一道不带任何情绪低沉的声音从他们的前方传来,众人抬眼,只见凤容若着了一身白衣,白衣上不染微尘,霸气侧漏,脸冷如霜,眸子冰冷,带着自己的人,缓缓走进了议事大厅,将众人包围起来,他的身后是他的十大顶级护卫高手影卫,还有十个天星楼一流杀手,他的暗卫长楚陌。

而与他并肩而立的女子,却是他们屡次刺杀屡次失败的,他们的克星,神医县主,凤世子的未婚妻,巧笑嫣然,整齐的白色贝齿微露,嘴勾微微勾起,一双如水清澈的丹凤眼,眼含讥讽,似在嘲笑他人的不自量力,二人无论从气质,还是表情上很是登对。她的身后则紧紧跟着三人,青面鬼小青,小五,小六。

“凤容若凤世子?怎么是你……”

“怎么?江阁主贵人多忘事,自己做下的事也不记得了吗?既然你敢刺杀我,又刺杀我的未婚妻,那你就要做好被我报复的心理准备。”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看到他有些惊讶的江野。

“小妞,唐小妞……是你……”江野身后,被众人遮住了身形的阿夕吃惊的叫了凤容若身边的唐黛一声。

他没有想到,他们的再次相见竟然是你死我活的情形下!

“阿夕?是你!你怎么在这?”

唐黛听到阿夕的声音,也愣住了,傻傻的问了声。

“我……我爹爹在这儿,所以我在这儿。”阿夕不知如何回复,极度惊慌的傻傻接了句,完了,小妞妹妹知道他的爹爹是诛魂阁的人了,以后小妞妹妹再也不会理他了!

“你爹爹?你爹爹是谁?”唐黛还未明白过来,这一切出乎她的意料,她没有想到要将她置于死地的人中,竟然有她救了的视为家人的阿夕,不愿意相信的唐黛,眼睛盯着阿夕紧紧的追问了句。

“傻丫头,他的爹爹还能是谁?他爹爹就是诛魂阁的阁主江野!”

凤容若伸了手,摸了摸唐黛的头,替阿夕回了句,他就说怎么上次在唐家村与他交手时,觉得武功路数很熟悉,刚刚阿夕一出现在他的眼中时,他就明白了。

“阿夕,江野是你爹爹,对吗?然后,他每次派人刺杀我的时候,你都是知道的,对吗?”唐黛心下一痛,有些失望的看着阿夕,这还是她当年救的那个体贴她,心疼她,说要保护她的小暖男阿夕吗?

“小妞妹妹,不是的,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我知道我爹爹要刺杀你,可是我阻止了他,我不让他派人去的。小妞,你是我最痛爱的妹妹,我怎么舍得让人去刺杀你?”阿夕慌乱的摆着手,急急的向唐黛解释。

“可是,你也并没有让人去告诉我,让我当心啊?!阿夕哥哥,你知道吗?就在几个月前,就是因为你们阁里人对我的追杀,让我差点入了狼口,若不是我命大,今天哪有你口中的小妞妹妹站在这陪你说话。阿夕哥哥,你,你太让我失望了!”

唐黛心情一下子低落下来,原来阿夕一直是知道的,知道诛魂阁对她虎视眈眈,知道他的爹爹下了决心要除她而后快。但是就是因为这个人是他的爹爹,他除了阻止过,就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是派人向她示警都不曾有过。

“小妞妹妹……我……可是他是我爹爹,我好不容易才有个爹爹,你是知道的,我是多么希望有个亲人,爹爹疼我,爱我,教我他的一切,我不能背叛他,我不能让他伤心。对不起,我不知道爹爹会背着我派人去刺杀你!我是真的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宁愿我死,我被狼咬,我也不会让他们追杀你的。”阿夕看了唐黛看着他的失望的眼神,急得眼里含泪向她解释,而他身旁的江野,听了他的话,却是笑了!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阿夕,我知道你的苦衷,我不怪你,真的。只是今晚我来,就是要来讨回我的血债的,希望你也站在一边,不要做任何阻止。否则,咱俩恩断义绝,算我从来没有救过你。”唐黛的脸色恢复平淡,眼中也没有波澜,淡淡的看着阿夕道。

“小妞妹妹,我……”阿夕的眼神暗淡下来,一串泪滴下,小妞妹妹的性格他怎么能不知道,她说出了这句话后,他与她,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动手!”凤容若见二人的叙旧结束,下了令。

顿时,诛魂阁中的高手与凤容若带来的高手,开始对决。江野见江曦低着头,还是傻傻的站着不动,伸了手将他拉到打斗人群的后面,守着他,看着场中的打斗,而凤容若也拉了唐黛退后。

众人,从大厅内打到大厅外,再打到诛魂阁的断崖上,此时,风停了,雨也停了,远处的惨叫声也不见了,双方的人都汇聚在断崖上,明显,凤容若的人占了多数,可见刚才一场大战,诛魂阁的人余了断崖上的人外,其他的人都去了黄泉地府。

打斗依然在继续,现在是高手的对决,衣角翻飞,剑气逼人,掌风过处,碎石飞裂……一炷香后,两边的人都有死伤,而诛魂阁的人除了江野,江曦,核心的高手,再无他人。

月儿又从云层中露出它惨白的脸,发着惨淡的光芒,江野看着自己几十年的心血就要在今晚付之一炷,眼神阴冷的盯着凤容若。

“凤世子,你非得要赶尽杀绝,不给我们留条活路?你这样做,你不怕天下人说你残暴,说你狠毒无情?”

“呵……怕,我还从不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更何况,我可是奉了圣上的旨意来剿匪的,楚陌,拿了皇上的圣旨,念给江阁主听听。”

“是,世子。”楚陌从凤容若身后站出,从怀中掏出明黄色的密旨,对着众人宣读。

“凤容若,你好卑鄙!……”听了圣旨之言的江野,气急攻心,吐出一口鲜血,指着凤容若大骂。

“呵……是,我是卑鄙!成王败冠,我卑鄙,你又当如何?怪只怪你动了不该动的人,怪只怪你眼瞎,跟了不该跟的主子!”凤容若一声讽刺的笑,脸色依然淡淡,对江野的怒骂无动于衷。

此时,在阿夕,江野的身后,却是有一人,悄悄的趁大家不注意,突然对着凤容若这边扬了掌,掌力凌厉,威势巨大,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唐黛在掌风下直直的飞了出去。

“丫头!……”

“小妞!……”

凤容若飞身掠过,堪堪在万丈断崖边,拉住了唐黛往下坠的身体,将她拉了上来,抱到怀中,凤容若已是惊得全身冒着冷汗。阿夕也是一声惊叫,见凤容若拉住了唐黛,停了往前冲的脚步。

而此时,楚陌和十大影卫已经是齐齐动手,将那突然动了手的人抓住,跪押在地上,等着凤容若的处理。

“丫头,你还好吧?”凤容若看着唐黛的脸色,也不管了别人,急急问她。

“没事,我没受伤,给你吓到了吧,我穿着你给我的护心镜呢!就是震了下,有点痛!”唐黛感觉胸部被掌风震得有点痛,可是在众目睽睽下,又不好伸手摸。

“我摸摸,哪痛?”凤容若依然还是一脸紧张的问,刚刚可是给他吓死了。

“……”唐黛。

她都不敢摸,还能让他摸嘛?抱了凤容若的头,脸红红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听了唐黛话的凤容若,身体一僵,马上嘴角又勾起,丫头是真没事!眼中带着笑意,牵了她的手,回到人群中。

“抬起头来!既然有本事偷袭,那就得有本事接受我的惩罚。”凤容若冷冷的盯着地上被押跪在地上的人,而凤容若的人,也已经将诛魂阁的人团团的围了起来,盯住在场的每一个人,以防再次发生偷袭的事情。

地上的人抬起头来,凤容若看着地上跪着人的面容,与江野有八分像,想着他调查诛魂阁时得来的消息,冷笑一声。

“一个不被父亲承认的野种而已!”

“我和你拼了,你才是野种……”地上的人突然跳起,向凤容若挥掌,只是掌风未出,凤容若一挥手,地上的人被凤容若打得吐了一口血,直直的飞了出去,然后掉到断崖的深渊下面。

“念野!孩子……凤容若,你欺人太甚!全部给我上。”

江野没有想到,凤容若直接将人打落到悬崖下再无生还的机会,瞪眼欲裂,虽然,宁念野的身份不被他承认,但是他的身上却是流着他的血液,是他亲生的儿子,一声怒喝,决定今天就算是与凤容若拼个鱼死网破,也不能这样受他的侮辱。

江曦两难的看着众人的混战,不知道如何是好,到底是帮了爹爹,还是帮了小妞,最后咬咬牙,跟紧在爹爹的身边,护着他。他不会主动伤了小妞,但也不能让人伤了爹爹。

诛魂阁的人一个个的倒下去,魅惑使者想用了毒,却是无法使出,除了身边有高手看着她们几人,更让她们知道的是,她们的克星,仙僧的高徒,神医县主就在这,河间府的那次,她们败于她之手,败得很惨,血本无归,若再做无谓的挣扎,不过是枉送了性命。

“江野,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吧,你这样的抵抗是徒劳的!只是让你的属下白白的丢了性命。”

“不可能,凤容若,今天我们诛魂阁被你屠杀所剩无几,我还有什么脸面苟且偷生下去,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是吗?家破人亡也在所不惜?”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远处的江曦,对江野道。

“追魂,碎魂,你们二人不用管我们,带着阿曦突出重围,不要让他们杀了阿曦。”凤容若的话提醒了江野,江野立即吩咐追魂,碎魂护着江曦。

“呵……把人带上来!你以为我说的仅仅是江曦吗?江野,你看看我带来的人是谁?我给你个大大的惊喜,这可是你找了十几年人啊?”

凤容若声落,楚陌押着两个女子上前来,赫然就是那在唐家村下毒被唐黛和凤容若抓住关入长安县地牢的两个人。

月光下,两个女子的面容清晰的露在人前,正准备带了江曦逃跑的追魂看着场中的人,却停下了脚,往回走去。

“表妹?你这些年去了哪里?让我好找啊!”

追魂看着场中的女子,也不掩饰自己在唐黛眼中的身份了,摘下鬼脸面具,跑到两个女子面前,惊喜的问。唐黛看着摘了面具的追魂,果真如她猜测,他就是白少奶奶的相公,李府的李大公子,在心中叹了口气。

“呵……李大公子!你终于敢露出你的真实面目了?我不知道白姐姐要是看到你这模样,会是什么感觉?她应该会很伤心吧!小腊八还会不会认了你这爹爹?”唐黛拉了凤容若的手,缓缓的向前走了两步,看着李大公子。

这突然的一幕,让场中打斗的所有人都停了手,江野看着场中女子熟悉的身影,身体颤抖,两眼露了惊喜,但看到面容时,又不是他要寻的人,又疑惑起来,不知道凤容若与唐黛搞什么鬼。

“唐姑娘,我要感谢你对我妻子和孩子的照顾,也是因为这,这些年我不曾对你亲自动过手。至于,你所说的真实面目,我也是无奈,当初走了这条路,我总要走下去。不管我做什么,我对她们母子的照顾都是真心的。”

“是吗?仅仅是照顾?你在心底爱过白姐姐吗?你娶了她,却让她独自一人孤苦的在府中,受了你这所谓的表妹的毒害。如果她不是遇到了我,她会有孩子吗?她会保住性命吗?这个女人出手对她的毒害,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若是以前,我或许会相信,但是你身在会医擅毒的诛魂阁内,你会不知道?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任由她对白姐姐胡来?”唐黛气得义愤填膺的指着场中的女子,喝斥李大公子。

“更何况,她根本就不是你的表妹!她的身份,至始至终就是你们阁主的夫人,江曦的亲娘,你将她藏于府中,无视你们阁主十几年的寻找,你这又是为了什么?楚陌,将她的最后那层面具给我撕下来。”

唐黛大怒,而追魂,李府大公子的脸顿时惨白,他没想到他做得天衣无缝隙的事,连阁主都查不出来,却被凤容若,唐黛给查了出来。

而此时的江野,看着那女子熟悉的身影,被人扯落了面具,露出一副倾城绝色的冷艳的脸,那脸让他十几年来思之如狂,让他夜夜无法安眠,让他一夜白了头……

他寻了十几年的人,可是她竟然就在他属下的后院里,这是多么的讽刺,江野一念至此,挥掌朝追魂打了过来,瞬间江野与追魂大战在一起。诛魂阁的人看着自家人与自家人打了起来,全都傻眼了,为什么阁主与追魂打了起来?这其中是什么原由?因为场中的那个女人?

“你俩别打了,别打了!快停手。”场中的那绝色美艳的女人对着二人大叫,江野和追魂两人都是出了死手,誓要将对方斩于掌下,哪里听得进美艳妇人的叫嚷。

不知道是多少招后,在众人或惊讶,或疑惑,或看戏的眼光中,一人败下阵来,追魂的武功还是差了江野半分,被他一掌打在胸前,吐了数口鲜血后,翻落在地上,喘着粗气。

“素槐哥哥!你受伤了……你感觉怎么样?我替你把脉。”那美艳女子一脸焦急,走到李大公子李素槐面前,拉了他的手,至始至终都无视了江野。

“媚儿……你眼里只有他,就没有我吗?啊?至始至终你都不看我一眼,也不看你的儿子一眼?”江野忍了心中的怒气,眼神痴痴的看着女子美艳的脸庞,一脸的心痛。

“江野,当初我与槐哥哥本就是两情相悦的,是你,是你逼着我嫁给了你,又为了让我死心,逼槐哥哥回去娶亲,娶他不喜欢的女子,你花言巧语逼着我跟了你,你却又在我怀了曦儿的时候,与那骚女人搞在一起。你的一生一世对我好呢?你别在那做了衷情的虚伪样子,你做给谁看?啊?”

“媚儿,我当初真是不是有意的,真的不是,我只是……”

“好了,你不用跟我解释,我不想听,也不关心。槐哥哥,我们走,我们离开这儿。”女子说完,扶起李素槐就要往外走去。

“你就一心一意在心里有他,是吧?我让他死了,看你还怎么一心一意?”

女人轻视的眼光,讥讽的话语,豪不留恋的脚步,刺疼了江野的心,也勾起了他心底的怒气,邪恶……挥掌朝追魂的背影予以致命的一击,瞬间,李素槐的背影僵住了,回头用不相信的眼神看了江野一眼,嘴中喷出一口鲜血,栽于地上,死不瞑目。

“槐哥哥!槐哥哥……”女人凄厉的两声呼唤后,抬起了脸,一双仇恨的眼光射向了江野。

“江野,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了你。你知道吗?我当初就是为了让你心痛,让你不好过,才带走曦儿的,我要让你活在痛悔中,我要你断子绝孙……。还有,那不是你的孩子,是我与槐哥哥的,哈哈……你看他哪点像你,啊?哪点像?哈哈……江野,你输了,你彻底的输了,你断子绝孙,诛魂阁又被人血洗,你现在有什么?啊?你心心念念的财富,还是你心心念念的权力?你心心念念的儿子?”

“你个贱女人!你既然想跟他同死,你就去死吧,我成全你!……”

凤容若,唐黛,还有众人,目瞪口呆,在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间里,却是听到诛魂阁的一段密事,凤容若挥手阻止了江野向那女子拍去的功力。他们本是带了这女子来牵制江野的,没想到……

“你让他打死我啊,让他打死我啊,我不要你假好心……是你,是你们,阻止了我与槐哥哥的姻缘,又将我关在地牢里多年,让我无法见他,现在一见他,又让他死在江野的手里。我恨你们,你们让我死,让我死!”女子对着凤容若和唐黛疯狂大叫,手舞足蹈,显然被追魂的死刺激得丧失了理智。

而远处的阿曦却是呆若木鸡,在他欣喜自己终于见到了自己娘亲的同时,却从娘亲嘴里炸开了一个睛天霹雳,将他劈得晃了晃,撑不住身子……他不是爹爹江野的亲生儿子,而是追魂使者的亲生儿子?!

当年江野在找到他时,见他的面容与娘亲十分像,就让他与他滴血认亲的,当时血液是相融的,难道是当时在爹爹身边的追魂在滴血认亲的水里做了手脚?或者是娘亲为了气爹爹说的气话?

唐黛看着这疯了似的女子,不禁心中为阿夕叹息,这个只为情而生的女子是不配做母亲的,就不管当初她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将阿夕弄丢了,现在在这种情况下,她这样喊着阿夕不是江野的儿子,岂不是害了阿夕,让江野去杀了阿夕吗?

果然,唐黛此念未落,江野见这女子被凤容若他们制住了,也不杀她了,猩红了双眼,转了身子,朝阿夕走去。

“爹爹……”阿夕看着江野怒气冲冲的走向他,吓得往后退了退,嗫嚅着叫了江野一句。

“你不是我的儿子!你竟然不是我的儿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哈哈,动手啊,动手啊,动手宰了他!”那女子疯狂的大笑着,嘴里狂疯的大叫,唐黛看了那女子的模样,心中一动,想到了一种可能。

“江野,你不要对阿夕动手,她是激你的,她用这话激你亲自向阿夕动手,亲自杀了你自己的儿子,她要让你心痛悔恨!”

唐黛说完,给了凤容若一个淡定的眼神,凤容若手握掌也松了下来,毕竟阿夕对于丫头来说是不同的,他不能让江野杀了他,但唐黛看出了那美艳女子的心机,让凤容若不用动手阻止江野。

果然,听了唐黛的话江野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到那女人身边,死死的盯着她。

“最毒妇人心,也不过如你。你就算恨我,可是阿曦是个孩子,他有什么错?你竟然挑拨我向他下手,好趁了你的心。媚儿啊,媚儿,虽然当初的确是我从李素槐手中将你抢了过来,可是你就看不到我的一点好吗?你就那样恨我吗?恨得连带着孩子都恨,当初你带着他出走,不好好照顾他,是你故意丢了他,对吧?是你故意要让他吃尽苦头,你这也是为了报复我?啊?你这个心毒如蛇蝎的女人,你去死吧!”

江野说到这,对女子存于心中最后一点留恋消失,趁众人不注意,再一次挥掌。他离她太近,凤容若与唐黛想阻止,却是无法阻止。唐黛也不管了那几个大人的恩怨情仇,轻轻走到阿夕的身前,伸手抱了抱他,安慰他。

“小妞妹妹,呜,呜……”已是一米八的阿夕伸手抱了唐黛,弯腰将头搁于她的肩上,痛哭失声。

他以为他又找到了亲人,他以为当年是因为爹娘的不小心才将他丢失的,却不想这其中的真相却让他心痛如绞,让他情可以堪,当年,是娘亲为了报复爹爹将他从阁里抱走,然后又故意将他丢弃,一切,都只是因为两个字“报复”!他成了娘亲对爹爹复仇的工具。

“阿夕……别难过,人世间的事,反复无常,谁能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谁也不知道!你要坚强点。”唐黛安慰着阿夕,但是真不知道说了什么,如果她是阿夕,估计也会伤心得疯掉吧,得不到娘亲的疼爱,还被娘亲为了报复爹爹丢弃。

软软躺在地上的美艳女子,终于得偿所愿,死在了心爱的人身边。经过这一场变化后的江野望着死得只剩下几个人的空空的诛魂阁,突然觉得力不从心,不想再做了挣扎。

“凤世子,我带着我诛魂阁余下的众人投降,从今天起,诛魂阁解散,江湖上从此再也没有诛魂阁。但我只有一个请求,请您看在阿曦和你未婚妻相识的情份上,放过我儿子,不要伤了他。”江野看着阿夕抱着唐黛痛哭,心中酸涩不已,拿乞求的眼神看着凤容若。

“我可以答应你,但有个条件。”凤容若淡淡道。

“什么条件,你说?只要你不对诛魂阁的人斩尽杀绝。”

“你,还有你的那几个属下,全部自废了武功。”

“这……好!”江野颓唐,虽为难,但是为了保住儿子,狠狠心,答应了。

于是,这场由凤千君发起的密旨,凤容若执行的剿匪计划,在血洗了整个诛魂阁,最后江野和余下的几人自废武功后而落幕。凤容若遵守诺言,放走了阿夕。

阿夕对着娘亲的尸体磕头拜别,又对着失了武功的爹爹磕头拜别,然后闪身消失在诛魂阁,一如他当年来诛魂阁一样,惶惶而来,又惶惶而去,只不过,终于知道了自己的来路,见到了爹娘。

看着阿夕孤身消失的背影,唐黛的心中突然觉得难过得吐不过气来,发堵。她告诉阿夕,让他去了唐家村,去她家,陪着娘亲李氏过一些时间,等心情好了以后,再另做打算,只是,不知道阿夕会不会听她的,去了唐家村。

太阳升起,又是新的一天,凤容若带着三万大军,带着江野几个,出发回京城,江野几人的罪孽就由大理寺去判刑吧。

唐黛坐在马车里,不说话,坐在对面的凤容若看她情绪不高,知道他是为了阿夕的事,担心阿夕。还有就是李大公子的事。

李大公子死了,白姐姐该是有多伤心啊?!在白姐姐心里,李素槐一直是个好相公,宠她爱她的好相公。

唐黛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为了让白少奶奶不受太大的打击,还能对李素槐抱着一丝最后的幻想,她派了专人,将李素槐的尸体送回长安县,送回李府,只不过让送的人谎称自己是李素槐的朋友,说李素槐是碰到了劫匪而死于非命的,还让那人顺捎了金银财宝一起给了她。

“唉!……”唐黛叹了一口气,顺手将车帘拉起,看外面的风景,现在还是初秋,但是有的树叶已经开始黄了,在秋风中飘落于地上。

秋风瑟瑟,落叶飘零,人心将归于何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