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烹雪煮茶/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个月后,又是一年年末,京中大雪,唐黛抱着手炉,坐在暖和的房间中,望着窗外飘飘洒洒的大雪,陷入了回忆。

因为凤容若的血腥报复,毒辣手段,让某些人终于安静低调了,在这四个月内唐黛回了一趟长安县,回去看看娘亲李氏,处理些需要她亲自处理的事情,最主要的还是心挂阿夕和白少奶奶。

如她所料,阿夕果真没有回唐家村,唐黛来到阿夕住的房间,看着房间的东西,不禁叹了口气,不知他去了何方?是去流浪了?还是隐居起来了?过得好不好?

后去看了白少奶奶,白少奶奶抱着她大哭了一场,唐黛看着她消瘦的面容,真想把实情告诉她,让她不要记挂那没心思在她身上的人,可是,却是不敢说出,在她的心头再插上一刀。小腊八也开始懂事了,看了娘亲哭,知道娘亲哭的啥,乖乖的立于一旁,叫了声小姑姑,大眼里也含着泪,看得唐黛的心痛得一抽一抽的。

有时候,都生了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若是她不找诛魂阁报复,是不是阿夕还是快乐的生活在那,是不是小腊八也不会失去了父亲?所以从长安县回到京城后的唐黛一直在怀疑自己,一直在想着这事,心怀愧疚。

“小姐,你又在想那事呢?事情都过去了,你就别再想了。你又怎么知道阿夕公子是江野的亲生儿子,是诛魂阁的少阁主,你又怎么知道江野与他的夫人,李大公子之间有那么多不可告人的纠葛呢?若不是他们自己的纠葛太多,你肯定会让世子放了李大公子的。”小青走了进门,见唐黛又在望着外面的大雪出神,就知道她又在内疚去诛魂阁的事。

“恩。总是想……唉!不想了。”唐黛换了一副面容,赶走了脸上的伤感。

“小姐,那些人这四个月可安静了,没生一点幺蛾子。不过,明天就是二皇子与凤北小公主轩辕至丽的大婚正日,现在到处可热闹了。”

“怎么个热闹法?”唐黛自是明白小青口中的那些人指的是谁,也不问,而是问了热闹的事。

“能不热闹吗?小公主的陪嫁,人和物都能排十里路了,真正是十里红妆啊。我听说,凤北国的太子殿子都亲自来送亲了,凤北的人昨天到的,现在就住在凤北的驿馆里,就等明天正日送亲呢。可把贤妃娘娘乐坏了,亲自在宫中操心二皇子的婚事。”

“呵……以为找到了个大靠山,别招了只大灰狼进来。”

唐黛讽刺一笑,二皇子和贤妃耍了手段,想娶了轩辕至丽,在夺位时多一个资本,却是不知道,凤北国的太子殿下是个让他们随便占得了便宜的人吗?

唐黛想到这时,脑子里又浮现了那个五分妖孽,五分仙气的面孔,凤容若的师兄轩辕凌寒,那是个颇有心计和手段的人,又有野心,又能狠心,明知她是凤容若的未婚妻,在她伤好后,却不想送她回到凤容若的身边。

她到现在都未明白轩辕凌寒到底要在她身上得到什么?她可不会自恋到觉得自己的容貌和魅力能让第一次见她的那样独特的男子衷心于她。

“小姐说得是,谁知道此刻的大喜在后面会成什么呢?福祸总是相依的。”小青虽然不知道唐黛话中有话指的是什么,但是能大概明白唐黛的意思。

“小姐,凤世子来了。”诗芫从外面走进来禀报。

“让他来屋里吧,屋里暖和,外面太冷。”

诗芫答应了声,出去请凤容若,小青退了出去。

门帘打开,凤容若带着一身寒气走了进屋,今天的凤容若穿着雪白的貂毛大衣外套,肩上披着同色的大氅,给清冷气质的他,更是凭添了清贵之气,衬着俊颜看得唐黛的小心脏怦怦乱跳,唐黛觉得凤容若的帅气,无论何时,无论何种衣裳都凸显出来。

凤容若一进门见小丫头看他又看傻了,不禁脸上浮了笑意,他喜欢她这样看他,小眼神里满是星星,曾经总是被人说得好看的他,不耐烦,而如今他却是庆幸父母给他生得好,因为,小丫头喜欢。

凤容若自己亲手脱了大氅,又脱了外套,搓了搓了手,走到唐黛的面前,弯腰,低了头,用微凉的唇在唐黛的唇上碰了碰,唐黛才回过神来,笑着伸手搂住了凤容若脖子,回亲了他一下,又将自己的手炉递给了凤容若,让他暖手。她自己则伸手将窝在她身边睡觉的某狐捞了过来,将手伸进它的皮毛内,暖手。

而某只狐因为主子来了京城,昨晚被他召唤去训了一顿,问了它的新主子美人的事,才放它回来,所以只好白天补觉了,恩,美人,你的手伸我哪了?虽然你是美人,我也是美女,但也不带这样的啊?别的地方不放,放在……放哪呢?放哪呢?拿走,拿走。

唐黛感觉到了白狐扭来扭去,似是不高兴她的手放在她身上暖和,气得扬手给它扔回了它的窝,自己抄手暖和自己。

“暖和点了吗?下这么大的雪你怎么还来了?路上滑不滑?”唐黛问凤容若。

“恩。没别的事,就是想来看看你。明天要去宫里参加喜宴,你自己小心着点。”凤容若因为唐黛上次的出事,一直还心有余悸,人多的地方,他都不想她去凑了热闹。

“哦,你是担心明天进宫的事啊,没事的,又不是我一个人,还有我娘亲,我外婆都去啊。”

“他来了!”凤容若见唐黛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直接提醒她。

“恩?谁来了?”唐黛一脸蒙的看着凤容若。

“我师兄。”凤容若了解轩辕凌剑,他心中决定的事不会随便罢手的,上趟因为同门之情,他顺利的带回了丫头。

“他啊!他来了就来了呗,我又见不着他,再说见着他,我还怕他什么?不就是救了我一命吗?”唐黛摇晃了一下小脑袋,无所谓的摊了摊手。

“呵……”凤容若轻笑出声,伸手又轻轻的捏了捏唐黛的小鼻子,不再继续这个话题。

“今天雪正好,不提了那些俗事,咱们做些雅事如何?”唐黛望了望外面依旧飘飞大雪,眼前有赏眼的美男,突然闲情逸致大发,眼睛晶晶亮的对着凤容若道。

“要做何雅事?吟诗作对?”凤容若笑着看了看似诗情大发的小丫头。

“呤诗作对,饮酒品茶下棋,无不可!”

唐黛说到这,起了身,命小青去取了自己烹制的白云山尖采摘的野茶,那还是春天来京城前自己制的,一直留着未喝完。

不一会儿,小青拿了茶和茶杯来,诗苋捧了红泥小炉,取了银丝炭,生了炉火,又取了一只小巧的银壶,按唐黛的吩咐,取了园中梅花上干净的雪,放入壶内,置入红泥小炉上,唐黛净了手,自己取了茶叶,放入茶杯,等雪儿融化煮沸,用这雪水冲了野茶,顿时清香扑鼻。

“好茶!”凤容若赞叹,亲尝了一小口,顿时清香扑鼻。

“这雪水烹茶不但是清香,还很雅致,就让我这大俗的人也雅致一回。”唐黛也捧了自己的茶,轻啜了一口,对着凤若若笑得甜蜜。

然后又起身,去了桌边,拿了纸与笔,默写了前世在一本书上看的小诗,那小诗甚好,她很是喜欢。

“陪你烹雪煮茶,白首天涯。

陪你万家灯火,月落归家。

陪你十里桃花,把酒桑麻。

……

陪你三生缘定,世世生生。”

凤容若立于她身旁,看着唐黛的小诗,觉得胸中满满的满足,温馨幸福,他的小丫头可以陪他骑马啸西风,可以陪他豪情飞扬,亦可以陪他煮茶呤诗,抚琴下棋,为他洗手作羹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