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章 给大哥找媳妇儿/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凝神细想,也做了一首诗关于雪的诗句出来,绕于唐黛身后,搂着她怀中,伸了自己的大手握了她的小手,提笔在纸上书写,写毕,唐黛凝视一瞧,颇有风味,又暗藏了凤容若的温情,不禁绽了如花笑颜,回身再次搂住凤容若的脖子,踮起脚,又亲了亲凤容若的双唇。

美人在怀,软玉温香,红炉火暖,这情景似乎不仅仅适合做那些雅事,更适合做点别的,凤容若被唐黛亲得俊眸暗了暗,抱住他的小丫头,抵于桌边,俯了首,噙住她诱人粉嫩的双唇……窗外大雪纷飞,美得朦胧,窗内,春意浓郁,紧拥相吻的两人,定格成冬日里最美的画面。

只是这美丽偷香的画面,却被一人打破,原来郑国无事,见雪下得大,便跑到唐黛的小院来,小青,诗芫,诗苋见是小将军,知道凤容若在唐黛房中二人在饮茶,就未拦住郑国,只告诉他凤世子也在里面。

吻得忘情的两人,没有听到郑国的脚步声,郑国掀门帘而入,抬眼一瞧,我靠……这,郑国顿时不知道是退回,还是前进,脸色一红,似是自己干了小坏事,被人撞破,尴尬的一只脚停在门外,一只脚停在门内。

“咳……咳……”郑国喉咙发痒,轻咳两声。

唐黛抬眼一瞧,啊,是大哥来了,我去,这做坏事,被逮个正着,“咻”一声从凤容若怀里逃了出来,面色绯红,拿眼偷瞧了凤容若一眼,发现他面不改,心不跳的,皮还挺厚。

“大哥,你来了,快坐,这是雪水煮的茶,你尝尝。”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唐黛拎了银壶,为郑国冲了一杯茶。

“好香!”郑国接了茶,尝了一口,赞叹道。

三人复坐下,凤容若依然一脸笑的看着脸红红的小丫头,也不语。

“香吧?大哥,过来有事?”

“无事,下大雪不用上朝,在院里呆得无聊,来看看妹妹在做什么……”郑国说到此停了,原来妹妹在做温情之事啊,早知道凤世子在这,他就不来了,妹妹都不好意思了。

“大哥,爹爹和娘亲可有给你定过亲?”唐黛自与郑府相认以来,倒是没问过郑国感情上的事,不知道他有没有定亲,或是意中人。

“没!我不想过早成亲。”郑国笑着摇了摇头,小丫头片子开始操心他的亲事了。

“不早啦,大哥今年十八了,可以物色一个心悦的女子定亲,互相了解,成亲再晚两年,等大哥行了加冠礼不就正好。”

“呵……大哥没有心仪的女子,没法定呐。我与爹娘说过了,他们二人是一见衷情,互相爱慕定下的婚约,可不能到我这,变成了他们一手包办,须得经过我的同意,是我喜欢的女子才行。”郑国无奈的摊了摊手,这爹娘没管他,小妹来管了。

“那我替大哥留意留意,物色物色如何?”唐黛笑着看郑国,大哥对她这妹妹都这么宠爱,想必以后找了妻子,也会很宠爱的,也不知道谁家的女儿会如此幸运嫁给大哥。

“我看左相上官玉家的女儿,就挺配小将军。此女才貌双全,温婉贤慧,不骄不奢,有机会你倒是可以与她结识一番,替你大哥了解了解。”凤容若难得关心了这些小事,对唐黛道。

“是吗?能得你如此夸赞的人,想必定是不错。明日进宫赴宴,我寻寻机会与她结识。”唐黛惊讶凤容若的用词,因为他极少夸奖别人的。

“她啊?!我倒是见过一次。”

郑国听了凤容若这一说,脑中不由浮现出一个小女孩儿的娇艳笑容,那次是他陪着娘亲王夫人去庙中进香,半路时遇到一匹受惊的马车,马车内有小孩子的惊叫高呼声,他怕小孩子受了伤,飞身将马制住,打开车帘,车内是一个比她小了几岁的女孩,容颜娇美可爱,一双含泪的大大的杏眼看着他,见是他救了她,害怕消失,对着他软软的说了声谢谢大哥后,笑了起来,那笑让他的心乱跳,红着脸抱了她下了马车,还给她追来的下人和她的娘亲,后来才知道她就是左相上官玉的嫡女上官明珠,只是那时年纪尚小,转眼将救人的事便抛到了脑后,今天凤世子这一提起,才恍然发现,这过了多少年,那笑容依然还停驻在脑中。

“恩?大哥,你认识?你对她印象如何?”

“我……我那时见她,我和她都小,哪有什么印象?”郑国脸一红,拿大手摸了摸头。

“咦?大哥,你一提她就脸红了,有戏!你那时在哪见到她的?”唐黛见郑国的脸上浮了可疑的红,八卦的嚷嚷,一旁的凤容若无奈的宠溺的笑了笑,郑小将军碰到这么一位精灵古怪的妹妹,可是有得被她欺负了。

“是,是我救了她!”郑国对他这软萌的小妹,一点也无法,乖乖的招认。

“哇……英雄救美啊!这个好,这个好,哈哈……”唐黛抽风,哈哈大笑。

“妹妹……”郑国被她这一笑,脸更红了,她被他撞到她在与凤世子干坏事,不应该是她心虚吗?这怎么情况调了个面,变成他脸红心虚了呢?!

“来,来,大哥,说说,说说,说说你英雄救美的故事。”唐黛继续星星眼的八卦。

郑国只好将他救上官明珠的事再说了一遍,唐黛一边听还一边点头评论,“呀,大哥,你当初就应该告诉爹娘去向上官府提亲,这样,现在小美人就是你的了。”“呀,大哥,你太老实了,怎么能不留自己的姓名就走了呢?你要让小美人记住你才好啊。”她这一评论,听得凤容若眼角直抽搐,更是听得郑国恨不得故事都讲不下去了,瞪了唐黛一眼。

远处的某只狐一听,这小美人与它家的腹黑主子差不多,救了美人,就想美人记住他一辈子,还想娶美人做他未来的皇后,昨晚问了它许多美人的事,恨不得什么时候穿衣起床,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上茅厕都想问,还是被它一傲娇不回了,主子才拿它没办法的。

三人在房中说说笑笑,又留下凤容若在府中吃了午饭,午饭后雪下小了,凤容若才回了安王府。

大雪后的京城,银装素裹,分外妖娆,夜寂静,偶尔传来一声狗吠声,划破夜的宁静,将军府也在这寂夜中安睡,唐黛和下人们睡得香甜,今天值夜的守卫,只有小蝶一人,唐黛说天太冷,不允许晚上太多人守夜,诛魂阁被铲除了,这四个月来一直风平浪静,不会有大事。

影子只得听从了唐黛的吩咐,与小蝶一人一天的轮流值守,小青,小五,小六也睡下了。

小院中一院梅花开得芳香扑鼻,但被今天这大雪一覆盖,只透了丝丝冷香,在这宁静的夜中努力吐香绽艳。夜色中,有一着了白衣的身影,飞向唐黛的小院,借着梅花的清香与雪色,隐于白色的大雪中,若变色龙着了保护色,不被敌人发现,隐了气息,避开了小蝶的守卫,偷偷潜于唐黛的闺房,为了以防万一,若当年的欧阳清,点了唐黛的睡穴,静静凝视她安静的睡颜。

小狐在白衣人进入卧室时就发现了,正要向美女主子示警,却闻到熟悉的味道,抖了抖身子,缩了脖子,将一双狐耳盖了狐眼装死,它,睡着了,什么也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来人静待了一刻钟左右,想伸了手抚摸唐黛沉睡的脸,快挨着她的脸庞时,纤长的手指又停了下来,收回,眼光瞥见桌上白日里唐黛与凤容若做的诗句,凝眼一看,取了塞入怀中,然后又静静的跃出了小院。院外的白雪依然苍茫,梅花依然吐香,小院依旧安静,唐黛依旧睡得安宁,仿佛刚才的人影不过一个虚无的梦境。

当然,这要除了某只装死的闷骚狐,因为只有它真真切切的知道,那不是梦,是主子来看美人了,只是主子为啥就呆了一晌,啥事未做就跑了呢?他应该像白天那个美男那样,偷偷亲一亲,抱一抱美人才是,要不然,他可抢不过他!

次日,唐黛与王夫人一早就起来,打扮了一番,二人准备进宫,忙碌着的唐黛并未发现自己昨天写的诗句不见了。昨天的雪下得太大,京城街道上到处有人在扫雪,但路还是不好走,马车走走停停,快到宫门时,才好了起来。

二人下了马车,就只见从宫内铺了大红毯出来,往凤北驿馆的方向,绵延数里,红色宫灯高挂,喜气洋洋,人声鼎沸。二人因为唐黛县主的身份,并未排队入宫,而是直接进了宫门。

入宫后,宫内也是到处都是大红灯笼高挂,大红喜字高悬,就连挂了雪的树枝上都不能幸免,在白雪的映衬下,倒是红白辉映,景色极美。唐黛扶了王夫人,一路欣赏着雪景,慢慢向宴席上去。

“哎呀,小姐,你慢点,注意脚下。”在唐黛与王夫人前不到一百米远,突然一个穿了紫衣的小姑娘脚下一滑,身体一歪,就要倒下,若不是她身边的丫鬟眼明手快,在她倒下前将她扶住,估计得摔个屁股墩。

“哦,慢点,慢点,吓死我了,这要是摔了,可得丢人了。”紫衣姑娘拍了拍自己的胸,心有余悸道。

二人这一耽搁间,王夫人与唐黛就走近了,唐黛平日里不大出府,对京城的贵女都不怎么认识,从后背看那着紫衣女子,纤腰盈盈一握,窄肩削背,一头黑发一半散于脑后,一般盘起做了发髻,看打扮,年纪不大,应是刚刚及笄。

“娘,前面那紫衣女子是谁?”唐黛轻声问了身边的娘亲。

“看背影熟悉,看着衣的颜色应该是上官大人的女儿上官明珠,她被京城人封为四美之一,平日里喜欢紫色的衣裳,夏季淡紫,冬季深紫,被文人墨客封为紫衣仙子。”王夫人认真瞧了一眼,笑着轻轻回了唐黛。

想她当年,也是惊华无双,但是抵不过岁月,她在老去,美人终有迟暮之时,像月儿她们现在,正当妙龄,青春得让人心动。

“哦?是她!”

唐黛没有想到昨日里刚刚提到她,今天就在宫中与她巧遇了,于是就多了关注,与王夫人静静的跟在她们的身后,也不超越往前,缓缓而行,听她与丫鬟的对话。

“小姐,今天的宫里真热闹,没想到二皇子那么有福气,竟然娶了凤北国的小公主为妃。”上官明珠的丫鬟搀扶着她,望着宫中一片气派感叹道。

“恩,他是皇子啊,皇子与公主当然想配。”上官明珠笑笑道,心下则不以为然,看着奢华无限,谁知道暗里藏了些什么,不过,人在宫中,不敢随便乱说了话,淡然的回了自己丫鬟的话。

“恩,二皇子长得俊,那小公主长得美,二人真是天造地设一对。小姐,你以后找姑爷,也要找个俊的,才能配了你,像小姐这般美貌,可得要俊的才能配得上。”

“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别乱说了话,免得被人听见,要说小姐我不检点,嚼了舌根去。”

“小姐,我可是说真的,除了将军府的夫人和郑大小姐,这没别人。当然,俊是好的,但是最好是又俊又对小姐好的,不对小姐好,再俊也没用,我可舍不得小姐嫁了后,整日里与那些什么姨娘的通房的斗来斗去。”那小丫鬟举头环顾,看了看四周,除了后面有唐黛母女没有别人,就放心下来,后面的人她认识,是护国将军府的王夫人和郑大小姐,王夫人可是出了名的不管别人闲事,从不爱乱嚼舌头根子。那郑大小姐更不用说了,是神医,性子与男子一般,与女子打交道都少。

“你呀!不但小脑瓜子想的事多,这小嘴也话多,噼里啪啦的一大堆,早知道你这么爱烦,我就不带你进宫了,免得让将军府的人听了笑话。”上官明珠一听后面是将军府的人,小脸一红,削葱白晰的指尖在自己小丫鬟的额头上点了一下,笑着嗔怪她。

笑过后,沉默不语,脑中却浮现了一人的身影,多少年了,他是不是还记得她?当年,他若那神兵天降,救了危险中的她,连他的名字都未相告就走了,后来她一次在宫宴上,她又看到了他,才知道救她的俊美少年原来就是威名赫赫的护国将军府的护国将军的嫡子郑国。

女儿心事,她害羞不敢告诉爹娘,只是有人提亲都被她拒绝了,她知道他的心在功绩上,不急成亲,他未成亲,她就可以等他,她等他能想起她来。

位于二人身后不远的唐黛听了上官明珠主仆二人的对话,笑了,按那小丫鬟说的要求,大哥好像远远超过了,大哥长得俊,性格也好,尊重女子,某些方面极像了爹爹郑柏,看爹爹对娘亲十年如一日的疼爱就知道了。上官小姐,你还真是等到宝了!嘿嘿,在她唐小妞心里,他大哥郑国就是一块宝。当然,她也是大哥眼中的宝。

众人皆朝宴席中走去,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下,唐黛与娘亲也找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来,外面下雪冷,这一走进宫殿中,感觉里面温暖如春,唐黛舒服的喟叹了一声,搓了搓了手,又捂了捂脸,身子才慢慢暖和起来。

暖和过来的唐黛,瞥了眼不远处坐在那的上官明珠,眼睛骨碌碌的转了转,她得想了法子去跟她套套近乎,看有没有让她嫁给大哥的可能,又看了看身边的娘亲,嘴角一勾,一脸坏笑的凑近王夫人。

“娘,你想不想要个儿媳妇?”唐黛凑在王夫人耳边低语。

“啊?啊!你个鬼机灵的丫头,又在打你大哥什么鬼主意?你大哥说他不想早成亲,我也没法催他,你能说动他?”王夫人听了女儿的话一愣,看了她一脸的坏笑,反应过来,笑着道。

“我能!娘,你就等着娶个漂亮贤慧的儿媳妇吧?瞧好咯。”

唐黛嗓子里恩恩了两声,端正了自己的表情,消失了一脸坏笑,在娘亲怀疑的眼光中,缓步走向不远处那紫衣女子。

只是未走了两步,眼角的余光瞥到走进来的一群女子,停了脚步,回到自己的坐位上。莺莺燕燕,穿红着绿走进来一堆女子,走在最前面的是大公主凤笑笑,跟在她身后的是那魏府的魏仙儿,魏仙儿擅琴,第一次安王府赴宴时,她就对她有印象,魏仙儿与凤笑笑后面还跟了好几个贵门小姐,和众女子的一堆下人。

唐黛顿了脚步,不再往前走,那魏仙儿和凤笑笑看了唐黛脸上的笑也顿了顿,二人眼里露出了不屑的,仇视的光,侧脸装作未看见唐黛,往自己的位置走了去。只是凤笑笑是公主,唐黛是县主,二人桌子间隔并不远,平常语气的说话声都能听见。

唐黛并不在意二人的态度,她又不是人民币,做不到人人喜欢,更何况魏家与郑府前有换女之仇,后有刺杀之恨,谁见着谁都看不顺眼,恨不得刀剑相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她们不想看到她,她还不想看到她们呢,不过是同在京城,总有相见的时候,大家形同陌路,彼此不识才好。

凤笑笑现在是因为唐黛被赐婚给堂兄凤容若,没法子找了她的茬,其实心中对她是恨之入骨。当日大婚,欧阳清不入洞房,不揭盖头,不喝合卺酒,甚至是抛下新婚的她躲得无影无踪,到现在都未归,都是因为他心中有唐黛这个贱人,才会那样做,才会让她丢了脸,让全京城的人都看了她的笑话。她心中恨不得她死,她才会痛快,最好是死相凄惨,万箭穿心,千蛇咬,一刀刀割方才解气。

而那魏仙儿自魏忠被发配边疆,到最后被凤容若派人割了脑袋,她就一直非常低调,低调的等着二皇子上门求娶她,但是没有想到出现了凤北小公主这个异数,她做不了二皇子的正妃,但是她不担心,做侧妃也行,至于以后的皇后会是谁,还不一定呢!她可是知道,异国公主哪怕是正妃也不能为后的。

吉时到,轩辕至丽被迎入了凤南国的皇宫,宴席开宴,唐黛可不管了那些牛鬼蛇神想了什么,只顾吃自己桌上的菜,吃饱才是正道。却是未注意到,凤笑笑那派了下人去寻了德妃,说着什么事,德妃的脸上现了冷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