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他欺负你了?(三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自己想想都快要疯了,什么时候他这么优柔寡断过,就是为想得到她的心吗?

若是别的女子吃了媚药,嘬了她诱人红唇,往他怀里拱,往他脸上亲,他直接不客气的扔去喂了蛇,或者扔在床上,直接上了就是,哪要这么麻烦,抱着她走了那么远,受着煎熬,还得为她喂解药。

真是个不省心的蠢货,三天两头被人算计,怪不得师弟那冰山脸沦落在她魔爪下,变成了个妻管炎,轩辕凌剑坐在床边黑着脸,愤愤不已,恨不得扒了女人衣服,在她屁股上狠狠的拍了两巴掌才解气。

而刚喂下了解药的唐黛,并不老实,蹬了被子,伸手扯了上衣,白晰的玉脖露在外面,甚至是更低,半露了春光,发上的饰品已经在路上就被她弄得掉了,只余了一头长发,散在枕上,脸色绯红,一双丹凤眼半睁半闭,媚眼如丝,娇艳欲没的红唇上下翕动直叫热,魅惑性感,仿佛在叫嚣着眼前人去狠狠占有它。

轩辕凌剑看了这情景,眼眸暗了暗,一股热流从小腹中冲起,冲得他神魂颠倒,理智丧失,俯身朝唐黛的双唇吻了下去,管他什么天下,管他什么同门,他此刻只想要她,只想占有她,让她全部都属于他。

“凤容若,凤容若……”唐黛无意识中感觉到一片清凉靠近了她,伸手抱住让她感觉舒服的物体,嘴里喃喃的叫着凤容若的名字。

轩辕凌剑被唐黛这一抱,一呼唤,身体一僵,理智恢复,放弃了他的唇已经触到的柔软,直起了身子,运气让自己平静下来,又伸手拉了唐黛的手,给她输了真气好让解药快点见效,让这蠢女人少受点折磨。

此刻,他还不是她心中的人,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成了别人的替代品,感情上不行,身体上更不行,他不想与女人做事时,那女人嘴里却喊着别的男子的名字,那有损他的尊严。而此时的唐黛,却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呼唤,救了自己一次。

宫中,凤容若从凤千君那里出来,与郑国,郑柏找遍了整个皇宫也没找到人,王夫人更是怪自己没有照顾好女儿,女儿说出去走走,她也没问她去哪儿,更没跟着她,这皇宫里有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女人,她就不应该放心她一个出去。

凤容若又找到了那看到唐黛和桂公公的宫人问了一遍,宫人说她的确看得清清楚楚的,是桂公公带了人去了凤千君那儿,凤容若便又去了御书房,参见了凤千君,问了正在侍候他的桂公公。

桂公公说自己并没有去请唐黛过来,他中间离开一段时间,是因为今天二皇子大婚,宫人去帮忙了,侍候着的宫人太少,他亲自去为凤千君煮了解酒药,他回来时正好碰见他们也也来了。

然后,凤千君又叫了自己宫中的宫人过来问,说是的确看到了桂公公带了唐黛回皇上的寝宫,而且神医县主还找桂公公要银针,为皇上施针解酒,至于其他的,他们也不知道,不知道神医县主何时离开的,他们没有看到她的离开。

这么多人证明桂公公的确带了人回来,一时间桂公公百口莫辨,跪在地上向凤容若和凤千君发誓,如果他撒谎就遭五雷轰顶,下了十八层地狱,凤容若和凤千君对桂公公还是相信的,他是侍候皇上几十年的老人,与唐黛无怨无仇,又不可能被人随便收买得了的。

凤容若想了想,不是桂公公做的,却出现了两个桂公公,那只有一种可能,那些人用了人皮面具,扮作了桂公公,将黛黛骗到了皇帝凤千君的寝宫,后面凤千君与魏仙儿发生的事来看,那些人的目的就是让凤千君占了黛黛的清白,不得不废了黛黛与他的赐婚圣旨,将黛黛召进宫陪伴凤千君。

如果真是这样,以他与黛黛间的感情,最后他与凤千君肯定会决裂,二人再不也能互相信任,最后太子的依靠,他们安王府就靠不住了,这些人的用心不可谓不毒,一箭三雕。

只是最后关键关头是谁救了黛黛,他又怎么知道皇帝的初宫内出了事?现在黛黛在哪里?静下心捋了捋的凤容若,想到一件事,如若能从宫中无声无息的将黛黛带走,不被所有人发现,还能将另一个人换作了黛黛,扔在凤千君的床上,只能是他,他的师兄轩辕凌剑!

凤容若想通后,立即出了凤千君的御书房,往凤北国的驿馆飞去,但是到那后却是没有见到师兄,深思半晌,想起他近来查到的师兄的消息,又飞身掠向京城的一处小院,师兄的秘密住地。

自上次在凤北国边境的小院发现了师兄后,他就开始派人大量查找他的秘密,为以防万一。

他不招惹他,他们还是师兄弟,他要翻脸不认人,觊觎黛黛,那他也会翻脸不认人。

此时,在轩辕凌剑的小院,因为轩辕凌剑输了真气给唐黛,一刻钟后,躺在床上的唐黛,终于清醒了,只是醒过来后,看到的人又是凤容若的师兄,半妖孽半仙的家伙,恨不得拿了被子蒙了头,装作看不见他。

“还以为是个聪明的,竟然是个蠢的,三番两次的被人算计。”轩辕凌剑看着唐黛骨碌着一双清澈的丹凤眼,伸手拉被想藏了自己,冷冷道。

“……”唐黛。她今天好像是有点蠢,一个会医擅毒的人竟然栽在媚药之上。

“这是我救了你第二次了,说吧,你要怎么报答我?”轩辕凌剑见蠢丫头被他堵得不说话,心情好了半分,傲娇道。

“我……只要不要我以身相许,别,别的都行。”唐黛想想也是,这才一年,他救了她两次,轻咬了嘴唇,有些为难。

“我就得让你以身相许呢?”轩辕凌剑咬牙切齿,黑着脸,又走到床前,将身子逼近床上的唐黛。

“啊……不行,就这个不行,我喜欢的是凤容若,除了他,我谁也不嫁。”唐黛看到逼近自己的俊脸,手一动,将被子往上一拉,高叫一声,连人带头缩到被子里去了。

看着拱起的被子,轩辕凌剑脸色复杂,眼角抽搐,有她这样的吗?缩到被子里去了就能躲过了吗?他真要怎么样,他前面趁她中了药时做了,还要像现在这样跟她商量?!那她现在已经是她的女人了,想到这的轩辕凌剑,心中竟升起了一丝后悔。

凤容若来到小院中,朝着灯火处撵来,进入房中时,正好看到是这个情景,轩辕凌剑一脸的悔意站在床边看着床上的唐黛,而唐黛则整个人龟缩在被子里。

这景象顿时让凤容若误会了,以为唐黛逃过了凤千君这一劫,却被师兄趁火打劫给欺负了,顿时周身冷气环绕,房间的温度快速的降了下来,挥掌就朝轩辕凌剑打去,这一掌是含着冲天怒气的,威力无比,掌风过,椅子,桌子瞬间化成了齑粉。

正在胡思乱想,分了心神的轩辕凌剑也没有逃过这一掌,在最后的关头才运气挥掌硬接下,一时间人被凤容若的掌风震得摔了出去,靠在墙上才稳住了身形,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鲜血溅满了胸前的白袍……

“主子……”追着凤容若来的黑衣美男一看,惊得大叫一声,飞身过去扶住自己的主子。

而没有机会解释的轩辕凌剑,却看着凤容若猩红了双眼,第二掌又朝他打了过来,一手推开自己的属下,受了伤的他才堪堪接下这一掌。

“你有本事再打啊?恩?你自己护不住自己的女人,现在来找我发火有什么用?”轩辕凌剑不知道凤容若是误会了,讽刺的一笑。

此刻听了动静的唐黛,听到轩辕凌剑的话,忙伸了头出了被窝,坐了起来,一看房间里的情形,凤容若又要朝轩辕凌剑要打了第三掌,立即叫出了声。

“凤容若,你别打了,我没事,是你师兄救了我。”

“黛黛,你还好吧?他欺负你了?”

凤容若收了掌,忙跑到床边,伸手将唐黛从被中捞了出来,上下查看,见果然没事,才放下心来,问她。

“没有,他没有欺负我。”唐黛红了脸,听出凤容若口中欺负二字的意思,这才知道他误会轩辕凌剑了。

“哼,恩将仇报,我救了你的女人,你倒是给了我两掌。不是看在师父的面上,今天我就让你走不出我这小院。你既然将这女人放在心尖上,就给她看好了,别让这种蠢女人到处跑,受别人算计还不自知。还有,我告诉你,凤容若,我救了她两次,如若还有下次,你保护不了她,就由我保护,你就别怪我不顾同门情谊,趁人之危!”

轩辕凌剑冷冷的看了眼自己的师弟,拿手擦干了自己嘴角的鲜血,警告凤容若,吃了一粒黑衣男子递上来的药物,运气平了自己体内翻涌的气息。

“师兄,对不起……我刚才误会你了。”凤容若见自己误会了师兄,打伤了他,立即道歉,也不端着高冷,他只要自己的小丫头安好,别的什么都好说。

“轩辕公子,你,你是怎么发现我遭了暗算的?”唐黛见轩辕凌剑不睬了凤容若,连他的道歉声好似都没听到,抬脚要出了房间,立即问了心中的问题。

“宴席中,半途我的衣衫被不小心的宫人撒了酒水,我去换衣服时,在半路上看到有个人鬼鬼祟祟的朝你们那德妃的宫殿走去,我看衣着和容貌像极了你们皇帝凤千君身边的那老太监,于是一时好奇悄悄的跟了上去,想看看他一个老太监去妃子的宫殿做什么,却不想听到了德妃与他密谋要害你,所以一直跟在他的身后,见他果真将你骗了过去,我就密秘关注你们皇帝寝殿发生的一切,并将你们那个什么第一美人灌了药,换了你出来。事情就是这样,活该你运气好,让我救了你,却伤了我自己,哼。”

轩辕凌剑总算是给了唐黛的面子,为她解释了一番,但心中却为无缘无故挨了凤容若两掌气未平,最后哼了一声,再也不看两人,出了房间,不管了二人何去何从。

“桂公公?桂公公为什么要与德妃联手害我?我想不通。”唐黛迷茫的看着凤容若。

“不是他要害你,是有人易容扮了他来害你。”

“我就说呢,桂公公根本没有理由要与德妃联手害我啊。桂公公做为皇上身边侍候的老人,皇上对他看重,他没那个必要投靠一个没有儿子,没有势力的妃子。酒宴半途,德妃的确离开过。”唐黛想了想,点头道。

“黛黛,不想了,我们得赶紧回去,免得你家人在家着急。”

“好!”

凤容若抱住唐黛飞出了小院,往将军府飞去。

而此时,在龙床上醒了过来的魏仙儿,心中却是百般滋味的被送回了魏府,她那大了她许多的同父异母的姐姐告诉她,皇上让她回来准备,择了日子就给她抬了进宫。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去了皇上的寝殿,只记得她吃完酒宴出来,准备在皇宫中走走,只突然闻到一股清香后,她就人事不知了,等她醒来后就在皇上的龙床上,被皇上宠幸了。

虽然进宫一直是她的目标,可是她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一个能当自己父亲的皇上,虽皇上还是正当壮年,但年纪还是比她大了很多啊,她心中喜欢的是俊美的二皇子,她是想嫁给他,做了他的妃子,等他做了皇上后,她就想千方设百法,用了手段爬上皇后的位置。

但是现在木已成舟,她也没办法,只能听皇上的命令进了宫,不过,皇上没有立皇,她还是有机会实现自己的愿望的,就凭她的年轻,她的美貌,她的才华。

据说,皇上最喜欢的是前皇后,那她去多多了解前皇后的喜好,穿着,才识……等等各方面,为了坐上皇后的位置,她不介意做了别人的影子,反正那年纪一大把的老男人,她也不会真心爱上他,只要借了他的权力就好。

这样一想的魏仙儿倒是想通了,不哭不闹,乖乖的在家做了准备,就等皇上抬了她进宫,向她心倾的皇后位置奋斗

凤容若抱着唐黛回到了将军府,郑柏,郑国,王夫人才放下心来,总算是有惊无险,以后她去了哪儿都得精心着,这一不留神就被人算计上了,只是听了唐黛和凤容若的述说,王夫人心中将德妃和凤笑笑记恨上了。

德妃发难,是为了她的女儿凤笑笑报仇,但是也是做了他人的刀,被人借刀杀人罢了。而此时远在大华国的欧阳清,却是不知自己的任性作为,为唐黛带来了天大的麻烦,甚至是差点导致凤容若与皇帝凤千君的反目。唐黛却是在心里将欧阳清狠狠骂了千万遍,这次的事最主要还是因为他才惹起的。

宫中,凤笑笑听说没有算计到唐黛那个她恨的贱人,却是将自己的好友魏仙儿算计进了宫,气得在宫殿中摔了东西,打骂宫人出气,一个宫女因为给她倒的茶水热了点,不合口,她就让人将宫女按在地上活活打死,然后扔进了乱葬岗。

吓得宫人们立即去禀报德妃娘娘,德妃看到凤笑笑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却因为得不得自己的所爱,把自己整成了一个怨妇,泼妇,心地狠毒的人,心痛得抱着凤笑笑大哭了一场,心中发誓要要再找机会让那贱人丢了名声,成为众人唾弃的婊子,破烂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