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表里不一的禽兽?/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事发生后,唐黛的自由就被王夫人限制了,除了唐府,大学士府,其他的地方不轻易的让唐黛去,偶尔外出,身后则是将军府的护卫一大堆的跟着,弄得唐黛很无奈,窝在自己的小院里,干脆不出去了。

大年初一,唐黛和凤容若同一天生日,二人互赠了礼物,王夫人本要大办开了宴席,这是唐黛回归将军府后过的第一个生日,但因为上次的事也取消了,怕人多又出了问题,看着自家娘亲草木皆兵,为让她安心,唐黛无法,只好一切都听她的。

时间过得飞快,又一年莺飞草长二月天,二月花开满了山间田野,也开向了京城。在小院里憋了几个月的唐黛,准备去看大哥唐风和嫂子宁未雨。

宁未雨在年前六月怀孕了,现在在家挺着个大肚子,做啥事都不方便,唐风整日里喜得眉梢眼角都是笑意,不许她往外跑,所以唐黛有时间就去多陪陪她,陪她说话解闷。

“嫂子,你这一胎是男娃儿,想当初没少折腾你吧?”

唐黛放下把脉的手,替宁未雨辨了肚里孩子的性别,前几次诊脉,唐风和宁未雨都说,不管是男娃,女娃都喜欢,不用妹妹看。今天唐黛说孩子八个月了,知道了性别,有些为孩子准备的东西,就可以按性别来准备,宁未雨这才让她把脉辨了男女。

“前三个月可没让我少吃苦头,不能吃不能喝,吐得厉害。原来是个男孩,臭小子,等生出来定要调皮来着。”宁未雨听说是男孩,笑着同唐黛道,脸上闪现母爱的光辉。

“哈……男孩子就是得要调皮点,调皮才聪明呢,我喜欢。”唐黛也笑了。

“哎哟……动了,动了,又动了,这是听到你说喜欢他呢,在肚里手舞足蹈了。”

“呀,好玩,好玩,这是小胳膊,还是小腿啊?伸得这么用力?”唐黛见宁未雨捂着肚子哎哟一声,正唬了一跳,一听说是肚里的孩子在动,忙伸了手覆在宁未雨的肚上,果然感觉到了小家伙在里面打拳踢腿,惊喜的嚷嚷。

“哈哈……”肚里的拳打脚踢停了,唐黛将手拿开,二人都开心的大笑起来。

“大少奶奶,门外有人求见,说是大公子的同乡,叫唐雨顺,要让他进来吗?”

二人说笑间,唐黛的下人来向宁未雨禀报。

“唐雨顺是谁?小妞你认识吗?”宁未雨在唐家村呆的时间不多,婚后三天就跟着唐风回了京城,所以并不认识村中的人,拿眼看了唐黛。

“哦,是金狗哥哥,我们村村长爷爷家的孙子,快请他进来。”唐黛听是唐雨顺来了,忙让下人快请,下人听了,转身出去请唐雨顺。

不一会,唐雨顺跟着下人进来了,一走进待客厅内,看见唐黛也在,眼里露了惊喜的光,与宁未雨打过招呼后,坐了下来,宁未雨命下人上了茶水和点心。

“金狗哥哥,你怎么有空来这?什么时候上的京城?”唐黛好久没有见过唐家村的人,很是高兴看到唐雨顺,笑着问他。

“县主……我是昨日才到的京城,来参加春闱的,对京城不甚熟悉,我按唐风大哥以前给我的地址刚刚才找到,差点找偏了。”唐雨顺憨憨的摸着自己的头,自己说着也笑了起来,想到自己为了找个唐府费了一上午的功夫。

“哎,金狗哥哥,你叫我县主干啥?还是按以前怎么叫就怎么叫,叫小妞就是。你中举啦?!太好了,恭喜你啊,这一考即中。”

“嘿……好吧,小妞妹妹。那个还是多亏了小妞妹妹的提醒,让我既要低头拉车,又要抬头看路,考了个榜上三十八名的成绩,不是太好,但总算是中了。”唐雨顺微笑着。

“很好啦,中了就成,村长爷爷和桂花婶子,还有你爹柱子叔要以你为荣了,应是开心得不得了吧?”

“恩,爷爷和爹娘都高兴,爹爹因为你让他在作坊内做管事,又教他打了拳,现在身体可是好多了,要是完全靠爷爷,我的学费和赶考费都会没了着落。谢谢你,小妞。”唐雨顺感激的看了眼唐黛,说了感谢的话,他的命是小妞妹妹救回的,就连这前程也是她帮着一起赚的。

“呵……金狗哥哥,你不用客气,你家与咱家谁跟谁,再说客气话就生份了,想当初我们家穷的时候,桂花婶子接济我们家,你爷爷也照顾我们家,体惜我们家穷,就连分家时,五两银子说借了就借了,也不问我们还不还得起,现在五两银子对于我来说是不值什么,但是那时,对于一个村中的穷人家来说,那是一笔巨款。金狗哥哥,你再努力一个月,参加春闱试,希望你能金榜题名。”

“恩,我会努力的,我知道自己天资不是很聪明,但我会努力,我也不期望自己能考得有多好,能中了进士我就心满意足了。”唐雨顺听了唐黛真诚的话语,也不客气了。

“好。金狗哥哥,你现在在哪住?”唐黛想着唐雨顺这刚来京城,身上肯定银钱也不多,落脚的地方怕是还没找到。

“我现在还是住在客栈内,想今天去寻了个便宜的小院租借下来,这时间长,长住客栈花费银子肯定多,不划算。”

“你去我家将军府住吧,那里宽敞安静,而且将军府离试场近,方便你到时候进场应试。”唐黛想了想。

“这……怎么好意思打扰你家的家人?”唐雨顺有些为难,怕打扰了将军府,他与小妞妹妹熟识,可是与将军府的人并不熟悉。

“没事的,金狗哥哥,你不用考虑过多,将军府院子多,空闲着的也多,到时候给你单独辟一个院子,你看书清静,这最后一试,就靠这段时间了。”

“好!那我就听你的。”唐雨顺想了想,小妞妹妹是为他好,他不想拒绝了小妞的一番好意。

“那就说定了,明日一早我就派我们府里的人去你的客栈接你去。对了,我娘在家还好吧?”

“李婶子挺好的,忙忙豆腐坊的事,去田里地间转转,有你小敏姐姐和你师妹陪着,也不孤单。你二姐有空了也回唐家村看看,你不在家,她回去的次数也多些。”

“那我就放心了。”唐黛人在京城,别的都不担心,作坊的事有小舅舅管着,县衙的事有唐贾孝精心着,就是有点担心李氏,怕她一个人在家孤单。

“我来京城前,回了家,看到你二姐大妞也回了家,与她说了会子话。我听她说了个坏消息,我怕你听了心里不舒服,不知道要不要告诉你?。”唐雨顺犹豫了一下,想着要不要将他听来的事与唐黛说说,又怕以后唐黛回家知道了,责怪他不说。

“恩?什么坏消息?你说。”唐黛一听了坏消息三字,心头一紧,忙问唐雨顺。

“就是镇上白少奶奶,你那白姐姐的事。”

“白姐姐?她怎么了?”

“她被李府休回了白府。李府江老夫人说是她命硬才将她的大儿子克死的,怕她在李府克了别人,所以就休了她。”

“什么?怎么会这样?她回了白府,那小腊八,她的孩子呢?”

唐黛一听大惊失色,没想到当初自己为了照顾白少奶奶的心情撒的善意的谎言,竟变成了别人攻击她的利刀。

“你二姐说就她回了府中,孩子被李府抢了下来,给了李府的小少爷的妻子,小少奶奶照顾。说是孩子姓李,是李府的人,不能跟着她这个命硬的娘亲,怕被她也克了。”

“混帐!还要更荒唐一点吗?这些人的心思真是狠毒,活活将孩子和母亲分离两处,还要找了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唐黛气得恨得不要砸了手中的茶杯,手都抬起来了,想着这里是唐府,怕吓到了怀孕的嫂子,只好按捺住了心中的怒火,又将茶杯轻放在桌上。

“小妞,你别气,气也没办法,你在京城,她在家,你远水救不了近火。”唐雨顺见唐黛果真如自己所料,大为生气,忙出言安慰。

“我岂不气?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得想个办法,想什么办法呢?想什么办法呢?”唐黛站起来绕着客厅转圈。

“不行,我得回趟长安县,我得回去一趟,李府敢欺负白姐姐,他们找死!”唐黛在转了十几圈后,才停了脚,差点转得唐雨顺和宁未雨要眼角抽搐,拉她坐下了。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宁未雨见她好不容易停了,过来拉了她坐下,问她。

“什么时候?我想想,暂时是不能回了,我得等嫂子你平安的生下我的小侄子,我才能走,我不放心你。”唐黛伸手摸了摸宁未雨大大的肚子道。二姐那次生小婷婷,就因为她不在身边,差点丢了性命,她不能扔了嫂子不管。

“小妞,要不,你等我考完放榜后,一起回去吧?那时候你大嫂应该生了。”唐雨顺瞥眼宁未雨大大的肚皮,估摸着也快生了。

“好,那就这样。我一会回去修书一封给白姐姐,让她不要着急伤心,等我回去了,定要让李府还了她的公正,为她将小腊八夺了回来。哼,那帮人渣,在白姐的伤口上撒盐,雪上加霜,谁出的主意,我捅了谁。”唐黛依然气愤。

“行了,小丫头,别生气了,为了那些人渣气着自己不值,啊,来,喝口茶,吃个果子。”宁未雨笑着,拿起桌上的果脯塞进了唐黛的嘴里,又亲自将桌上她的茶杯端起递给她。

小妞,就是这样的,不论是对家人,还是对朋友,特别护短,她真心待的人,被人欺负了,等于欺负了她。

“哦。啊呜……”

唐黛应了声,一口将宁未雨塞到她嘴里的果脯张口全咬了进去,死命的嚼着,像是要嚼了那些欺负白少奶奶人的血肉。两边的腮帮一鼓一鼓的,像只可爱的小苍鼠。

唐雨顺看了唐黛嫉恶如仇,吃着东西可爱的模样,心内又悸动了一下,想着她现在的身份,眼中闪过黯然。

“小妞妹妹,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就在客栈中等着,要打扰你们将军府了。”

唐雨顺站起身来,就要告辞。

“好,你回去等着就是,我一会也回了。”唐黛点了点头,将唐雨顺送出了唐府。

送走了唐雨顺,唐黛也同宁未雨告辞回将军府,她心中挂念白少奶奶的事,得赶紧回去写了书信给她,唐黛回去了一连写了两封信,一封是写给白少奶奶,劝慰她,让她不用着急,伤心。另一封是写给二姐唐华和姐夫白次的,信中让他们先行想了办法,早点给小腊八夺了回来,不能让小家伙离开娘,被那些心怀不鬼的人给养歪了,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出了事她兜着,并说了她大概回长安县的时间。

写完信后,又去寻了娘亲王夫人,将唐雨顺的情况与娘亲说了说,并将自己小时候摔破了头,是因为他才得已得救的事与王夫人说了一遍,王夫人一听说是唐黛小时候的救命恩人,立即辟了间清静的小院,派了下人过去侍候,又立马派了府中的人去了唐黛说的客栈,将唐雨顺接到李府。

唐雨顺到时,王夫人和唐黛都站在府门前等他,将他迎入府中,并亲自带他去了他的小院,唐雨顺向王夫人再三道谢,又谢了唐黛,心中虽有不安,但还是住了下来。

只是看了将军府的辉宏繁华,心中甚是感叹,原来小妞是生在这样一个京中贵门,想她流落在唐家村十余年,过了十几年乡下小妞的生活,吃了多少的苦,这回了将军府,心态依然平和,真的不是一般女子能做到的,甚至是男子都做不到,说不定因为一步登天,会变得骄奢起来,或者是怨天怨地怨人,怨气冲天也会有之。

唐雨顺住进来后,郑柏,郑国也相继过来看望他,同他聊聊乡下的事,考试的事,并告诉他需要他们帮忙的地方,尽管提。唐雨顺客气的谢过后,便在小院中关了院门,安心学习,除了偶尔唐黛要他一起去了前厅,大家一起吃饭才出去一趟,平日里吃饭都是王夫人给他派的下人,端进小院中吃的。

一日下了早朝的凤容若,直接来到了唐黛的小院,递给唐黛一叠东西。

“你给我什么?”唐黛接了凤容若手上的厚厚的一沓纸,问他。

今天凤容若一反往常,没有穿了白袍,竟然穿了一身黑衣,唐黛正星星眼的欣赏他另一面的帅气,看着他递来的东西,还未回过神来。

“你看了就知道了。”凤容若笑着回他。

凤容若特喜欢唐黛看他看得痴迷的,要流口水般的可爱模样,那小眼神*裸的,恨不得上前将他扑倒。这说明他在小丫头心中的魅力永远不减,想想都开心。

“恩?历年的春闱试题,今年主考官的资料,喜好。哇,好齐全,全给我的?”唐黛翻了翻手上的资料,双眼一亮。

“当然给你的,不给你,谁能让我费了这心思?难道是你的那个小竹马?这可是我好不容易从皇宫里弄出来的。”凤容若傲娇的回了唐黛。

“你太好了,太乖了,我要奖励你,恩吗……不对,你这语气又吃了什么干醋,什么马?你指的什么?”唐黛高兴的在凤容若脸上亲了一口,突然又反应过来,凤容若后面一句,好像说了什么马。

“我是说你的小竹马!还给人弄进你将军府来长住,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连我都没这么好的待遇。”凤容若一脸醋意,又嘀咕了一句。

“啊?……小竹马?!你说的金狗哥哥啊?”唐黛这次是真真切切的听清了,凤容若在吃醋,吃金狗哥哥的醋。

“恩……金狗哥哥,叫得真是亲热,也没听到你叫我一声哥哥。”

凤容若继续傲娇,让躺在榻上的某狐都要听不下去了,咦,满屋子的都是醋味,打翻了醋缸子,今天小美人要遭殃了。

“哈哈……凤容若,你是不是想笑死我啊,你净吃些有的没的醋,金狗哥哥来京赶考,没有地方住,我照顾照顾他还不正常,你还吃了这干醋,真没意思。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替我寻了这好东西来。”唐黛哈哈大笑,扬了扬手上的纸。

她这一笑,凤容若脸上挂不住了,伸了手将她手上的历年考卷拿了下来,放于桌上,将她拎了起来,放于腿下,禁锢在怀中。

“你再笑我,再笑我就惩罚了你。”凤容若也不管外面小青和诗芫在等着侍候。

“呀,凤容若,别,别,有人呢,我不笑你,不笑你总行了吧。”唐黛往外瞥了眼,求饶。

“你得叫我声哥哥给我听,否则还是要受了罚。”凤容若继续耍无赖。

“哥哥?你要当我哥哥啊?”唐黛憋了憋嘴。

“恩,哥哥,是情哥哥!……叫我若哥哥。”凤容若低了头,故意将嘴唇置于唐黛的耳边。

“啊……这,好肉麻啊,不要,我不要叫。”凤容若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唐黛耳边脖上,让她心悸的缩了缩脖子,嘴中还是装硬。

“不叫?我开始了……”

“啊,凤容若,你无赖,你混蛋!”唐黛的小耳垂顿时被凤容若含着狠狠的吸了一口,唐黛浑身一颤,高声骂凤容若。

“哈哈……”

房内打骂的笑声传到房外,小青嘴角勾起了笑意,诗芫诗苋则是小脸红红的,看凤世子一副如仙的模样,但是戏弄起小姐来,一点也不手软,恩,用小姐的话说,就是很腹黑,表里不一的“禽兽”!

而远处从爪子缝隙中偷窥的某只闷骚狐,则在心中大加赞扬自己聪明,我就说吧,小美人要被罚了吧?!这个美男看着仙气,其实是个不好相与的,跟自己那不要脸的主子一个样。

哼,怪不得出自同一个师门,武功一样好,脸皮一样厚,手段一样高,不过,好像在美人面前耍无赖,还是眼前这美男占了上风,会耍无赖者得美人心,等下次主子来了,我得教教他,要不然什么时候才能将美人娶回去了做了皇后啊?!我好着急。

皇帝不急,太监急,我是只美丽善良的狐,什么都为主子和美人着想!

“不逗你了,今天我拿来的东西你给你那金狗哥哥用,让他务必保管好,明年你三哥也要参加秋闱,正好也能用上,用完后,我得还了回去了,免得管这个的死老头对我瞪眼跳脚。”

凤容若最后终于逼得唐黛在他耳边叫了声“容哥哥”后,才心满意足的放开了小丫头,叮嘱她。

“哦。啊?不会是你强行抢来的吧?”唐黛扬着被凤容若逗得通红的小脸,眼含春水的乖乖的应了声,反应过来后问他。

“恩,半要半抢。气得老头在背后跳脚骂我,哈哈……”凤容若说到这儿哈哈大笑起来,感觉很逗。

“你还真是,谁遇到你,都被你欺负。”

“我谁都欺负,就不欺负你。”

“你刚刚就欺负我了,哼。”

“那要不要再欺负一次……”

“滚!”

“哈哈……”

凤容若站起身,笑着出了唐黛的房间,果真滚了!看他那得瑟样,恨得唐黛咬牙切齿,又拿他没办法,狠狠的对着他的背影挖了几眼。

凤容若走了,唐黛喜不自胜的拿了那一沓纸,没有带小青和诗芫,说了声她不出府,就往唐雨顺住的小院走去,现在府中的人都知道了,那小院住的小公子,是大小姐的同乡,还是小姐小时候的救命恩人,但是在某些心理阴暗的人心里,是不相信的,认为是鬼话,说不定是唐黛在乡下的老相好。

唐黛走到小院门口,小院门是关着的,就伸了敲了敲,侍候唐雨顺的小厮听到声音,立即出来开了门,见是大小姐,忙请了唐黛进去,只是没有想到要避了嫌,复将院门关上了。

里面正看书的唐雨顺见是唐黛来了,惊喜的请了她进屋,问她是不是有什么事。

“呐,金狗哥哥,你将这些好好研究搞懂了,然后再看了书,你这次的春闱试就不会有大问题了。”唐黛一脸笑的伸手将手上的东西递给了唐雨顺。

“是什么?”唐雨顺狐疑的伸手接了,坐在那就翻了起来。

“小妞,你这是哪里来的?太好了,太好了!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却遍寻不着的东西啊。太谢谢你了,小妞妹妹,你为了这个得费了不少心思吧?”唐雨顺看了手上的东西,惊喜的对唐黛道。

“我没费力气,是凤世子替我寻的,他知道你在我们家府上,就是为了参加今年的春闱,从皇宫里寻出来的,他说,让你保管好了,明年我三哥也好用,等我三哥用了,还得还回去呢。”

“凤世子?他!……好,我知道了。谢谢你,不妞,不是你,他也不会费了这心思,为我这与他不相干的人寻了这个来。”唐雨顺一听是凤容若找来的,顿了一下,调整了情绪,再次向唐黛道谢。

凤世子对小妞这么用心,他对她好,他应该替小妞妹妹高兴,爱屋及乌,连带着他也沾了光。

“恩,他对我很好。不好,我才不要嫁他呢。”唐黛想起刚刚凤容若吃醋的模样,笑得一脸甜蜜的回了唐雨顺。

“必须要对你好,不好,我也不要你嫁了他。”唐雨顺也笑,看着唐黛的双眼内闪过一抹深情,只是很快就消失不见。

“金狗哥哥,你看书,我不打扰你,我回去了。”

唐黛起身要走,唐雨顺送她出来,开了门站在院门外,一直到不见了她的身影,才回了院中继续发奋。二人都未发现,远处一棵大树下,有一块红色的衣袖闪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