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章 黄夫人的怪病/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刚走到自己的院门口,尚未进了院子,就见娘亲身边的丫鬟诗菲朝她走来。

“见过大小姐。大小姐,夫人让你去她院中一趟。”

“好,知道了。”

唐黛跟随着诗菲去了娘亲王夫人院中,只见王夫人正坐在绣架前绣着花儿。

“娘,你寻我有事?”

“月儿来了。是有点事,你看看桌上的帖子。”王夫人抬头让唐黛自己看桌上的东西,手上未停下忙碌。

“恩?上官府来的?上官明珠十六岁生辰,举办宴会!哈哈……这真是渴睡送枕头啊,上次在宫中错失了机会,还想着怎么样才寻了机会接近她呢,二月二十六,不是没几天了嘛!”

“月儿,你是想将上官明珠这女娃儿牵线给你大哥?”

“恩,娘觉得怎么样?听说,上官明珠很不错的,不管是家世还是外貌,性子都与大哥很相配。”

“娘没有意见,只要你大哥喜欢她,那女娃儿喜欢你大哥,两人过日子过得好就行了。”王夫人见唐黛一副想做了红娘的欣喜样,笑着道。

“好。大哥那应是问题不大,他知道我的打算。现在就是要去试探度探那上官小姐的态度,若是他心中也有大哥岂不是正好,听大哥说他曾救过她呢。”

“恩?我咋不知道,没听你大哥说过。这样吧,那到时候就你带了小青她们去吧,这种场合女娃儿多,我就不去了。”

“好。那帖子我带走了。咦,娘,你在绣什么?”

“枕套,你的嫁妆。十几年,除了那件小襁褓,你没穿过娘亲手做的衣裳,鞋袜,娘心中觉得欠你太多,所以,你出嫁前,娘得多为你准备些我亲手刺绣的衣物。”

“娘……你身子不好,要多多休息,我还未及笄,出嫁还早呢,你这么急干什么?”

“月儿,不早了,一年不到你就及笄了,我那天去银楼碰到了王妃娘娘,话里话外都在说你,急着让你进门呢。我虽未回她,但是等你明年及笄时,估计就会来送了彩礼,要请期了。其实啊,你这才刚刚回到娘的身边,娘也舍不得你嫁,娘想你多留在娘身边几年。”

“那好办,我就多留几年,他们要催让他们催去,不应就是。你看这上官姐姐这马上都十六了,人家都没定亲呢。我不急,多陪着你。”唐黛从背后抱住娘亲王夫人,安慰她。

“傻孩子,娘亲再舍不得,也不会多留了你,你该嫁的时候就得嫁。早些成亲生子,娘亲看了高兴。”

“……”唐黛。矛盾的想法,不懂!在现代二十六七岁未成亲的一大把,三十六七未成亲的也不少,就这古代,唉,摧残少女身心。

二月二十六这天,唐黛早早的起来,由娘亲给她打扮了一番才出了府,小青驾着马车,诗芫在马车内陪着她,诗苋则是老规矩留下了守了院子。

两个丫鬟,诗苋稳重,年龄比诗芫稍大些,诗芫则办事机灵,许多事,唐黛一个眼神,她就知道唐黛在想什么,要干什么,所以这出去场面上的事,还是带着诗芫好些。

主仆三人按着帖子上的时辰,提前一刻钟赶到了上官府,唐黛掀了车帘,朝外望了望,上官府很大,占地面积应不比将军府的占地面积小,只不过将军府设计偏武官威严,而这上官府则偏了文官的文雅之气。

唐黛的马车刚停下,就有人上来替她们牵了马,下人看了诗芫递过来的帖子,立即带着主仆三人往府中走去,唐黛朝周围看了看,在她们后面,前面皆有人下了马,看样子也是来赴宴的,很是热闹,看来今天上官府宴请的宾客不少。

走入府内,花草芬香,雕梁画栋,让人感觉舒适。

“请问是县主吗?”一个绿衣的丫鬟匆匆走到唐黛一行面前问她们。

“正是我家小姐。”诗芫替唐黛回了,唐黛抬眼一看,这丫鬟就是上次在宫中陪着上官明珠说话的那个。

“县主请,我家小姐特意关照我到府前来迎你们过去。”绿衣丫鬟客气的特别强调了是她们家小姐让她特意请唐黛一行的。

“好,谢谢。”

唐黛道了一声谢,一行人跟着绿衣丫鬟往里面走去,唐黛走在后面则挑了挑了眉,脸上露了笑,这上官小姐好像对将军府的人特别关照啊。是因为她的身份?还是因为别的?

只是,走着,走着,那绿衣丫鬟将唐黛一行人带往正院而去,却不是待客厅,唐黛蹙眉,依旧不动声色,看上官明珠到底请她去是干什么?若只是对将军府的人特别关照,也不至于带到后院的正院中去。

快到正院时,远远望见院门外,有一着紫衣的女子,长袖长裙,外披白纱,立在风中,微风吹过,轻纱长裙飘曳,一头青丝飞舞,身姿曼妙如落于红尘中的仙子,唐黛一眼便认出了,那女子就是上官家的掌上明珠,上官明珠。

那女子也远远瞧见唐黛一行到来,忙加快了步子,朝几人的方向迎来。

“拜见神医县主,请神医县主到院中小坐。”上官明珠落落大方,朝唐黛施礼。

“上官小姐不必客气,请前面带路。”唐黛也简单的回了礼。

几人进入正院,唐黛坐下,立即就有婢女泡了茶水上来,上官明珠也在唐黛不远处的椅上坐下来。

“县主,今天你来,本是我的贵客,恕我冒昧,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请你入了后院。之所以特地请了县主来,是小女我有一事相求。”上官明珠倒不扭捏,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用意。

“上官小姐有何事相求,请明说,无碍。我若是能帮得上,定会相帮。”

唐黛也快言快语,心中则暗忖,上官明珠不是个矫情的性格,有啥说啥,这性子对自己的路,自己也就不拐弯抹角,摆了姿态,看来凤容若说的还是不错。

“先谢过县主,怪不得京城皆传县主是个古道热肠,心地善良之人。是这样的,我娘亲于一年前得了一种奇病,求医问药,一直不见好,近来病情却越来越严重,这今天宾客众多,我娘亲不出面实在不好,我这也是急得没了办法,听说神医县主一身医术出神入化,特求县主替我娘亲看看。”

“这样!难得上官小姐的一片孝心,请前面带路,让我看看你娘亲的病情。”上官明珠站起,带着唐黛往正院的卧室走去,只是唐黛心下却暗思,这黄夫人到底得的是什么重病?都不能见人了,既是如此,那为何不早早的去了将军府请她来看?非得等到今天?

唐黛随着上官明珠往里走去,只是还未进入黄夫人的卧室,从卧室内就飘出一股浓烈的熏香味道,里面又夹杂了一丝异味,这香味似是为了掩盖这异味才熏下的,难道得了这异味就是黄夫人的病?所以上官明珠才说她娘亲无法见了宾客。

唐黛本以为这病重是指病得躺卧在床上,不能起身,方才明白过来为何如此之久病重,也未见上官府的人去求了她来看病,而是借了今天的机会,秘密请了她,估计应是难以起齿的毛病,不想被人知道,若是大张旗鼓的去了将军府请她,她名气又响,那马上全京城都知道了黄夫人得了怪病,都去请了神医县主来府中治病了。

唐黛思绪间,已经进了卧室,屋内摆设富丽堂皇,高床软枕,只是,白色的罗账内却不见人,唐黛疑惑的瞥了眼,人呢?

“娘,我请了神医县主来替您看病了,你出来,别不见人。”上官明珠对着卧室的里侧提高了声音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