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治病/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见罗账的另一边,软榻了坐了一个妇人,听了上官明珠说话,才坐直了身子,起了身,走到外面来,唐黛看了妇人,比娘亲的年龄要大个几岁,脸上呈灰白色,应是躲于房间,不见日光,所以才呈了不健康的白,随着她的走近,那异味越来越重,散发出一股类似死鱼的腥臭味。

“拜见县主。要麻烦县主了,我得了这难以为外人道的奇病,实在无法,才借了小女的生辰宴席打扰县主,还请县主不要责怪才是。”

黄夫人走了出来,对着唐黛施了礼,出语解释,请唐黛原谅。

“黄夫人,各人都自己的难处,不怪。我既是来了,现在立即替你看诊。”

黄夫人坐下,唐黛伸手搭于黄夫人腕上替黄夫人诊了脉,手下的脉搏强劲,并未见身体有任何异常,身体无恙,黄夫人说话行事皆正常,任何问题都没有,按说,唐黛应该为她高兴,但唐黛脸色沉重,半晌收回了手。

正因为这正常才说明了她刚刚闻到那异味时的猜测是正确的,这种病在现代都是异常罕见的,患了此病的人身体机能,各方面都良好,唯有一样,那就是身体散发鱼臭味。

这种病就叫鱼味综合症,即三甲基胺尿症。是一种染色体隐性遗传,如果父母是带因者,父母并不会发病,但是下一代不分男女,每一胎都有百分之二十五的机率生下此症儿女,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机率跟父母一样正常。

由黄夫人的病看来,黄夫人的父母是带因者,并未发病,而黄夫人正好是那百分之二十五里的倒霉蛋,上官明珠是那百分之五十里的幸运儿。

“县主,我娘亲的病怎么样,能治吗?”上官明珠见唐黛脸色不好,不语,知道事情不好办,急问唐黛。

“黄夫人,你的兄弟姐妹里有和你一样患有此症的吗?或者在你们的下一代,或者上上一代里有患发此症的?”唐黛未回上官明珠,问了黄夫人。

“我父母儿女,兄弟姐妹,侄儿外甥并未见有此症,唯我一人得了此怪症,上上一代,我祖父那一代再往上我并不知。”黄夫人想了想,摇了摇了头。唐黛心里则庆幸,看来她们家族这病遗传比率不高。

“上官小姐,你娘亲这病是遗传性的疾病,所谓遗传,就是上一代有此病,下一代也会有,这病对于她的身体健康和她智力并不影响,也就是说她除了身上有这异味,其他皆正常,你不用担心。但是就怕以后你们这些下一代,比如你生的儿女,会遗传此病的可能性比其他正常人高。”

上官明珠听了唐黛的解释,想到自己的心思,脸顿时惨白,她想嫁给郑国的可能性不大了,县主肯定不会让她哥哥娶一个可能生出这种奇病儿女的女子!

“县主,这病能治吗?若是这样,我根本无法出去见人,还不如死了痛快,免得受了这活罪。”黄夫人一听会遗传到下一代,心里堵得难受,说了丧气的话。

就因为得了这病,一直对她还算好的夫君不再踏进她房中半步,这一年来抬了两房美妾回来,而那些在府中站稳了脚跟的姨娘,更是恨不得爬到她头上来,若不是有星儿和珠儿两个在,吃了她不会吐骨头。

“黄夫人不要心急,你这病虽不能彻底根治,但是只要你配合我的治疗,你还是能像以前那样正常的过日子的,像正常人一样,不过,这是个长期治疗,黄夫人要有心理准备,要耐心。”

“果真治好了我这怪病,定会谢县主大恩。县主,你说吧,需要我怎么样配合你?”

“好。第一,你的房间内和身子需要长期保持清洁,因为这味道是从你的身上四个地方散发出来,你的呼吸,你的尿液,你的出汗,还有腺体分泌,所以,你保持身上清洁,有益于减少味道,一年四季,勤沐浴,沐浴时适当浸入花瓣洗澡,保持身上有外来的清香,衣物,卧室内皆可以用熏香,但是不要像现在这样用浓烈刺鼻的香味,适当能遮住味道的自然淡香就可以了。”

“好,这个不难办。”黄夫人点了点头,虽然唐黛的某些个别专业用词语没听懂,但是不妨碍她听懂了唐黛意思,做为一相府后院的女主人,这对于她来说,是可以轻而易举就能办到的。

“第二,那就是在吃食上要注意,这对于黄夫人来说可能比较辛苦,许多好吃的,你都不能吃了。”唐黛笑着道。

“只要能治好这病,县主说什么不能吃,我就不吃。”黄夫人坚定的点头,眼露了坚毅的目光,决心甚大。

“鸡蛋,动物的内脏,豆类,坚果类……等等,最好不吃,实在忍不住了,少食用点。具体的名称,我一会写一个清单出来给你们,我现在这样说,你们记不住。”唐黛报了一大串不能吃的食物出来,黄夫人脸色倒没变,上官明珠则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家娘亲,这么多东西都不能吃,其中还有娘亲特喜欢吃的豆类和坚果类。

“我会严格按照县主给我写的单子,不能吃的我就不吃。还有其他的吗?”

“第三,就是服用我为你开的药就可以了。”

“好,好,县主啊,你真不愧是神医,为了我这病,招江湖奇医,找皇宫的御医,不知道是看了多少次啊?他们都束手无策,让我心如死灰,早就不想活了。没想到你这一看就知道这奇症的原因,还能为我治好。你让我看到了希望啊……”黄夫人感激的抹了眼泪,上官明珠也红了眼眶,母亲为这病受了爹爹的冷落,那些姨娘,庶弟庶妹的白眼,总算可以让母亲心里不再老想着要去死了。

“黄夫人,我是医者,当然希望我看到的病人都能被我治好。你这病不能彻底的为你根治,说明我的医术还是不到位啊。”唐黛谦虚了一句。

“县主说哪里的话,你太谦虚了,我这奇症,闻所未闻,就连宫中的谢院首为我诊断,都说他活了一辈子未见过这种病,他说他敢说我这病是凤南国唯一一个得了此病的人啊,我只要治得能出了这房间,这院子,我真的心满意足了。只是,县主,今天是我女儿的生辰宴,我很想出去参加,去招待宾客,可是……”黄夫人眼露渴望的看着唐黛,希望她能为她想个办法。

“黄夫人想参加就参加便是,没什么为难的。照我说的做,第一,马上让人将房间窗户,门全打开,不要紧闭,让风将房间的味道全部吹掉,被子和你贴身用过的东西全被换成干净的,然后熏了花香。第二,让下人立即备了热水,泡上花瓣,夫人立即去沐浴,更换的衣裳也要是熏了花香的。第三,我开了药方,立即让人去抓药回来,三碗水熬成一碗水内服。”

唐黛说完,上官明珠立即吩咐下人按唐黛说的去做,唐黛出了黄夫人的房间,开了药方,递给上官明珠,上官明珠接了药方让下人去抓药,眼光无意间瞥到上面有一味药,写着“巴豆”二字,不由疑惑,问唐黛。

“县主,这巴豆不是泻药吗?”

“是的,上官小姐,我这方子就是以泻药为主,再辅助其他。你放心,巴豆适量,半个时辰内会让你娘亲拉肚三次,但不会伤了她的身体,我这样做对你娘亲身上的异味去除有奇效。不过,此法,不能常用,只能是像今天这种大的场面不得不出去招待宾客时使用的。”

“我懂了,谢县主解惑,县主稍坐。”上官明珠立即拿了药方走了出去,吩咐下人去抓药,熬药。

上官府下人的动作很快,让府医按唐黛的药方配了药,熬煮成一碗药汁,此时正好黄夫人沐浴完,出来后将药汁喝了,果真在一个时辰内拉了三次后,身上的异味立即减轻,黄夫人高兴得不得了,反复谢唐黛。

“黄夫人别客气,可怜天下父母心,你这想参加上官小姐生辰宴席的心思,我怎么能不懂?来,将这药丸吃了,然后像前面那样再去沐浴一次,泡上花瓣,一直泡到你要出去见了宾客为止,我保证你身上一点异味也没有,而且还自带清香。”

唐黛笑了笑,冲着她对上官明珠的好印象,还有黄夫人那对儿女的天下父母心思,她舍一粒清风丸又如何!

“感谢县主的大恩大德,此生能遇着县主是我三生三世修来的福气……”黄夫人见唐黛从怀里掏出一个精小的瓷瓶,倒了一粒红色的药丸出来,向她伸掌,只见掌心中卧着的小小药丸,红得透明,煞是好看,散发出奇异的清香味,闻了身上立即舒爽之感,知道不是凡品,心中感激,又红了眼眶。

“你看,你又客气了,黄夫人。”唐黛笑着站起,走到黄夫人的身边,拉了她的手,将药丸置于她的掌心,让她吞下。

“上官小姐,这下你放心了,你娘亲沐浴后就能去见今天的宾客了,我们就不呆在这等了,往前面去如何?”唐黛笑着对看她也是满眼感激的上官明珠道。

“好,我带县主你往前去,这时间,估计客人应该都到了。……娘,你稍后就来。”上官明珠语气轻松的回了唐黛,显然心中的重担卸下了。

“好啊,我知道了,你先陪县主过去,照顾好县主。”黄夫人忙应了,并叮嘱女儿。

“知道了!”上官明珠没有了心思负担,立即恢复少女的活泼劲,挽起唐黛的胳膊,出了院子往办宴席的地方走去,唐黛虽不大习惯别人过近的接触亲近她,但盛情难却,也就随了上官明珠。

“县主,谢谢你。今天你可得好好的在我家府上看看,玩玩。今天我的生辰宴是摆在我家的花园内的,希望县主能喜欢。”上官明珠一面走,一面道。

“没事,我到哪都习惯,跟着你边走边看,挺好的,你们府里的设计,风景都很不错。”唐黛说的是真心话,上官府的布置设计并不俗气。

“县主喜欢就好。今天宴请的宾客,主要是女子,只有少数男子,是我大哥的好友,都是京中高门的子弟,所以县主不必觉得拘谨,放松的在我府中游玩赏花吃酒。”

“好!只是我不会吃酒,哈哈……”唐黛听了上官明珠的话,想着自己虽然会酿酒,但是却不会多喝了酒,说一杯倒有些夸张,但几乎是三杯倒,开心的笑了起来。

“嘻……我也不会吃酒,所以平日里家人是不让我吃的,有一次家宴,我贪杯多吃了几杯,撵着我大哥发疯,将家人给吓坏了,自那以后,他们不让我碰了酒。”上官明珠心中喜欢郑国,所以对将军府的人感觉亲近,又加上唐黛性格直爽,说话洒脱,也感染到了她,把自己的糗事说给唐黛听。

“哈哈,真的?那今天我可得将你灌醉了,瞅瞅你发疯了的样子。”唐黛得了秘密,得瑟的哈哈大笑。

“县主……我说真的呢,不许笑我。”上官明珠朝唐黛噘嘴。

二人年纪接近,小女孩子一会就说到了一块了,一路上说说笑笑朝上官府的后花园中走去。

通往后花园的小径,影影绰绰,花草芳香,绿树成荫,另一条小径斜插了过来,从那小径上走来了几个女子,娉娉婷婷,笑声欢语,为头的那个年纪最大,但也不过二十五六的样子,远远望见上官明珠,就带了那几个女子朝唐黛一行走来。

“见过大小姐。大小姐今天是宴会的主人,咋没有在花园里招待客人呢?”

那为头那个女子向几人施了礼,不认识唐黛,以为不过是哪家普通的小姐,没有特别见礼,只瞥了眼,就将目光看向上官明珠,一脸笑容的问她,看上去甚是可亲和气,不知道,还以为二人关系甚好。

“恩,我这不是正往前面去呢。”上官明珠脸上却收了笑,淡淡的回了她。

“大小姐,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夫人可是要来参加?哦,怕是来不了了吧,我这脑子,忘记了,夫人身上,可是……嘻嘻。”一股死鱼腥味,熏得老爷都不敢近了她的身。

“嘻嘻……”

那女子说到一半,停了嘴,拿了帕子掩着,吃吃的笑,笑内暗藏了讽刺和得意,后面几位女子也掩了嘴笑了起来,互相交交头接耳,低语着什么。

现在的夫人就是个拔了牙的老虎,不得老爷的宠爱,若不是生养了儿女,又是主母,估计都得被老爷休回娘家了,她们才不怕呢。就夫人身上那难闻的味道,今天她们敢断定她不敢出来见宾客,要不然,老爷也不会让她们来协助大小姐招待客人。

“杜姨娘,我怎么觉得你高兴得有些过早了?!我娘亲来不来,都不能改变我是府中的嫡女这一事实,今天是上官府的大小姐生辰才会有那么多宾客盈门,上到公主,县主,郡主,下到贵门小姐,你不会觉得是你的面子吧?你怎么能那么觉得呢?你没见着我家明秀妹妹生辰时,哪有那么多人来庆祝?为什么?就是因为她是你生的,是个庶女,你,是个姨娘。清楚了吗?”

上官明珠听了这几个女人得意的笑声,想着娘亲得了那让她生不如死的怪病,不被人怜惜,反被笑话打击,心中怒气一起,言语锋利的说了那带头的杜姨娘。

唐黛立于一旁未说话,欣赏的看了眼上官明珠,是个有见识的,硬气的。她反正见怪不怪,逢高踩低,勾心斗角见得太多了,只拿眼打量了这几个女人一眼,的确都长得是好颜色。除了这为头的杜姨娘年纪稍大些,后面几个都是十六七岁的模样,风流妖媚。

心中不由感叹,古代男子想不花心,从头至尾只有一个女人的太少了,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这上官玉据说官声还是不错的,是太子一党,与凤容若交往也很多,不过但看样子对女色并不拒绝,甚至是有点贪。

“你……呵,大小姐,咱们还是走着瞧吧。”

那杜姨娘被上官明珠踩了痛处,脸色不好的甩了帕子离开,后面几个小妾也紧跟在她身后离开。

哼,小贱人,别得意得太早,就以我的手段,不管抬了多少个美妾进来,相爷现在可不还是经常往她房中跑,一个月有半个月在我那,让相爷扶她为平妻,指日可待,到时候女儿明秀也是府中的嫡女,正正经经的府中主子,看你个小贱人还得意个什么劲!

目送那几个女子离去,上官明珠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还好今天让县主为娘看了病,若像这样下去,以这女人的手段,她的嫡女位能不能保住还真是难说!

“走吧,别不开心,你娘以后不用天天躲着她们,她们蹦达不起来的。还有,今天她们不是以为你娘不会来的吗?一会你娘来了,保证闪瞎她们的狗眼,震惊她们的黑心。”

“恩?恩,……好,好,闪瞎她们的狗眼,震惊她们的黑心,哈哈……。”

上官明珠一听唐黛的奇怪用语,先是惊诧,后又感觉特别符合她心中的想法,不禁高兴的笑了起来,心内无比妥贴,将头往唐黛肩上靠了靠,一晌后,开心拉着唐黛往花园走去,没有了沮丧的神色。

二人来到后花园,里面已是欢声笑语,众小姐,三个一群,五个一伙,有的在赏花,有的坐着吃茶,有的在说着悄悄话,其中有大公主凤笑笑,还有一位唐黛不认识的郡主,听上官明珠在她耳边介绍,说是恒王府恒王的小女儿盛世郡主凤飞舞,是凤容若凤世子的堂妹,恒王爷是安王爷的哥哥,皇上的大弟弟,平日里很是低调,不问政事,连带着儿女也很少与外人打交道,这盛世郡主也极少出现在热闹场合,今日里上官明珠能请来,也是很有面子的事。

唐黛一听,盛世郡主?这名字好啊,可见皇上为其赐封号时,是用了心思的,皇上对自己的几个弟弟都不错,连带儿女也很好。真的是一代贤明君王!只是希望老了的时候不变,这凤南国的百姓有福了。

盛世郡主坐在凤笑笑一起,身着淡黄色长裙,听凤笑笑与身边的女子聊天,脸上神色温和,并不说话。看年龄应该在十岁左右,估计是王室最小的郡主了吧?

众人见上官明珠挽着唐黛的手进来,眼神各异,认识唐黛的知道她是县主,不认识的心中则猜测此女子是谁,竟然能得了上官明珠亲自照顾,从二人动作看来,二人已经很是熟悉,应该是朋友了。

凤笑笑看了唐黛一眼,眼中闪了恨色,再别了眼,不再瞧她。倒是盛世郡主凤飞舞好奇的看了唐黛好几眼,原来让京城议论纷纷的神医县主长这样啊?父王的身体不好,她能不能请了她去给父王看看?

只怕父王又会不同意,说天下的大夫都是庸医,连母妃的病都治不好,才让母妃生了她后,就撒手人寰。想到自己自小从未见过母妃,不知道母妃长得什么样子,只能从父王的画的画上看到母妃的样子,盛世郡主凤飞舞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只是再次仔细的看了唐黛几眼。

上官府的下人们忙碌着招呼众宾客,那几个姨娘就像几只花蝴蝶一样,也在宾客中穿梭,以主人自居,上官明珠讽刺的看了眼,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等会娘亲到了,她想好好的欣赏这几人的脸色。

“县主,你到这儿坐。……见过大公主,盛世郡主。”

上官明珠将唐黛引入主桌,她的身旁坐下,对面正好坐着凤笑笑和凤飞舞堂姐妹两个,上官明珠并不知唐黛与凤笑笑之间的过节,只是觉得唐黛治了娘亲的病,又是县主,理应上坐,也不管同桌上有谁,又向桌上坐着的人问了好。

凤笑笑一见唐黛坐的位置比她一个公主还好,坐在今天宴会主人的身边,岂不是藐视了她公主的身份吗?按理,这里她最大,她都应该坐在上官明珠的位置,本来她是不计较的,但是有唐黛这个水性杨花,勾引她夫君的人在,就不行。

凤笑笑的性子本就跋扈任性,冲动暴躁,加上与欧阳清成亲后,又得不心中的人关怀,冲动的性子里就夹了狠毒自私。这一想,也不给了上官明珠这个主人,寿星的面子,直接从自己的位置上站了起来,开始耍了她大公主的威风。

“上官明珠,你可知罪?”

凤笑笑一声喝斥在花园中响起,顿时热闹的花园寂静无声,就连在另一边隔开的房间内的上官明星,上官明珠的大哥也听到了,还有他请的几个好友也听到了,众人均是一愣,不知道出了何事,都急急的往花园中走来。

花园中的众人,虽不吭声,但心想,不知道凤笑笑又发了什么疯,你今天是来参加上官明珠生辰宴,竟借了自己公主的身份要向她问罪?!真是丢了皇室的脸面。

上官明珠则被凤笑笑的突然问罪,弄得一愣,拿眼看着她不说话,坐在那的唐黛则脸上浮了讽刺的笑,这是借上官明珠向她发威了?!还真是死性不改,有本事去将欧阳清追回来,成天寻别人出气有什么用!

“明珠姐姐,大公主的意思是你的位置应该让给她,我的位置让给你。不让,就是藐视皇室的大罪。哎哟,大罪啊,我好怕怕,我俩快让,去找个角落坐着,面壁思过,然后负荆请罪。”唐黛知道上官明珠一下子没有明白过来凤笑笑的意思,忙站起来瑟缩着,假装害怕拉了上官明珠要走,经唐黛这一提醒,上官明珠总算是明白过来了,有些尴尬看着凤笑笑。

“噗嗤……”唐黛话音一落,一声笑声响起,众人一瞧,原来是上官明星带了众公子过来了,这笑声就是上官明星嘴中发出来的。

唐黛也抬眼看去,见一翩翩佳公子带了几个年青的公子朝她们走来,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丰俊神朗,眉眼与上官明珠有五分相像,猜着应该是上官明珠口中的她的大哥。

“唐小妞,不用你让,那位置本来就是我的,我是公主,你不过一个小小的异姓县主而已,是我父皇看你可怜赏赐的,你牛气什么,还要你让?没脸子的东西。”凤笑笑知道唐黛在唐家村的小名,嚷嚷出来。

众人这一听,一看排的坐位,明白为什么凤笑笑发了火,原来坐在上官明珠身边是县主,凤笑笑觉得县主越了她的位置?!

“好,你是公主,不用我让,那我不让,你坐哪?你不是要坐我腿上吧?哎呀,那可不行,你那么胖,把我压扁了怎么办?不行,不行,还是我让吧。”

唐黛也不生气,风轻云淡的回了,却不知众人听了,眼角直抽搐,这大公主自成亲后,听说附马欧阳清洞房未进,盖头未掀,没有圆房就躲着她跑到他国去了,她回宫后心情不好就死吃,已经是把自己吃成个大胖子了,这县主还净找人的痛处捅,完了,要捅了马蜂窝了!

“唐小妞,郑月!今天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我就倒着爬回皇宫。”

果真,唐黛这一句话成功将凤笑笑的矛头引到自己身上来,不再借上官明珠的身,面对面的真枪实干。唐黛心中则松了口气,今天是上官明珠的生辰,哪怕她与凤笑笑之间闹了事,也好过凤笑笑借上官明珠,借上官府发挥。她与她闹,她身后有凤容若,她不担心什么,但上官明珠不行。

上官明星本要说话安抚凤笑笑,再怎么说她是公主,他们上官府惹不起,却不想唐黛几句话就将他们撇开了,不由得看了唐黛几眼,眼中带了深意,这县主果真是个不简单的,怪不得在围场被人刺杀。应是挡了别人的路吧?

只是,他今天邀请了县主的大哥郑国也来,咋还没到呢?他自己妹妹的心思他懂,他就想找了这机会给二人接近,让他们彼此了解,妹妹过了今天就十七了,不能再等了。

“来呀,我等着呢,我看你是怎样剥了我的皮,抽了我的筋?我要皱下眉头,我就不是好汉,是熊蛋,孬种!”

唐黛这一说,底下的人都憋着笑,没想到神医县主私下里是这样的滑稽可爱啊,她本来就不是好汉啊?!

“你们在吵什么呢?”

就在凤笑笑被唐黛气得暴跳如雷,想吩咐下人去绑唐黛一时,一个温柔的声音传来,大家看向声音的来处,原来是左相上官玉和他的夫人黄夫人两人来了,两人脸上都带着笑意,并肩而行,今天的左相特别的俊逸有神,而黄夫人打扮雍容华丽,本身就长得好看,这一打扮,让人惊叹。

二人缓缓的走来,自带了光环,闪瞎了众人的双眼,上官明珠长得就是像了黄夫人,所以才被称为四美之一的紫衣仙子的。

凤笑笑一看是左相和黄夫人来了,不好再闹,左相在,可不同上官明星兄妹在,她要是敢闹,左相立即派人去宫中将父皇请了来,她又得被父皇罚禁足了,只好忍了心中的怒气不再吭声,默默的坐回了原位。

凤笑笑是坐下来了,可是上官府中的几个姨娘却是坐不住了,特别是杜姨娘,惊得目瞪口呆,震惊了她那颗黑心,心想那老贱人不是得了奇病,整日里的躲在自己的院中,这都躲了一年了,今天怎么出来了?

还是与老爷一起出来的,看二人那亲密的样子,两个人应该是和好了?不可能,不可能……连宫中的谢院首都说治不好的,想到这的杜姨娘,心中发慌,快跑了几步,要走到二人身前,只是脚还未到,被上官明珠和上官明星挤到了一边。

“娘……你来了!”上官明珠惊喜的看着娘亲和爹爹二人变化,二人脸上都是笑,娘亲看爹爹的眼神温柔,爹爹看娘亲的眼神,不再是疏离,而是恢复了以前的模样,甚至是多了一丝疼宠。

“娘……你好了?”上官明星拉着黄夫人的手,上上下下的看了遍,娘亲身上除了淡淡的花香味,什么也闻到不到,他是知道妹妹要请县主替娘亲看病的,这几个时辰不到,治了一年的怪病就给治好了?神医县主的医术太惊人了。

“恩,好了,要感谢县主的大恩。”黄夫人满脸笑的回了自己的儿子。

“太好了,娘,你终于不用整日里的躲在院中了……”上官明星高兴的抱着娘亲,哽咽着,他这一年担心受怕,担心哪天娘想不通了,偷偷的离开他们,那他和妹妹就是没有娘疼的人了。

原来,黄夫人吃了唐黛给的药丸后,只一刻钟功夫,身上便出了一身臭汗,随着汗液的流出,她感觉到身上越来越轻松,舒服,等汗不再流了,按唐黛的咐咐去泡了花瓣澡出来,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身上的味道一点也没有了,甚至是有了以前自己自然的体香。

而上官玉因为今天是疼爱的女儿生辰,就早早的下了朝回了府,他知道黄夫人没法出来招待客人,就凭两个小娃儿和几个姨娘撑不住场子,怕出了事,所以回来替女儿撑面子。

在去后花园招待宾客前,想了想还是去了黄夫人的院子,想看看她怎么样了,今天是女儿的生辰,她不能去心里肯定难受,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他得过去安慰她两句。

只是刚进了院中,感觉与以往有些不同,似没有闻到那另他作呕的鱼腥味,也没有浓烈的熏香味,其实不怪他疏离黄夫人,他是真的怕那味道,闻到了几顿饭都不用吃,因为一吃饭他就想到那味道想吐。

心下疑惑的他走进了黄夫人的卧室,卧室内也没有那味道,都是好闻的清淡的花香味,就在这时,与卧室相通的洗浴房门开了,穿着薄薄里衣,刚刚沐浴过的黄夫人走了出来,脸上因为沐浴的红晕,还未退去,一头黑发散披在腰间,白晰的脸蛋上容光焕发,妩媚性感,让他看得痴了眼,仿佛又回到了他们二人初见的时光。

黄夫人也看到了自己的相公,二人凝视,从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不寻常,二人本是夫妻,一切自然,下人退去,他抱着久未碰过的黄夫人,闻着她身上带了花香味的体香,竟有找到了成亲洞房时的激情和心跳,若不是前面有宾客在等着,他真想缠着她到明天……

“孩子,没事了,没事了,啊……走,去招呼客人去。”黄夫人伸手摸了摸上官明月和上官明珠的头,安慰他们,这一年,她得了怪病,两个孩子也受了委屈。

“见过夫人。夫人,你身体可是痊愈了?”

杜姨娘咬咬牙,袖子里的手握得嘎嘎直响,深吸了一口气,上前对着黄夫人见礼,其他几个也上来拜见。

“恩,好了。不用在这里了,都忙去吧。”黄夫人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应了。让她们蹦达也蹦达够了?!该要收拾了!

“是,夫人。”几人瞅了上官玉一眼,见他的眼光还痴痴的停留在黄夫人的脸上,没有看她们一眼,捏紧了手中的帕子退了下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