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 敲鼓传花/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官玉,黄夫人走向唐黛一桌坐下,问了府中的管事说是客人全到齐了,让准备开宴。

“大公主,今天多有怠慢,还请恕罪。”

黄夫人柔柔的笑着对凤笑笑道,她刚刚可是听到了她在与县主争吵。一个是公主, 一个是县主,而且还是她的恩人。她俩个都得罪不起。

“无事。”凤笑笑看了看上官玉,不情不愿的在鼻子里哼着答应了,这老狐狸她可不敢惹他,他是父皇得力宠臣,搞不好父皇还要责罚了她,说她不懂事,丢了皇家的脸面。

黄夫人也不介意,收回了目光,看着唐黛。

“县主,想不到你的药竟有如此奇效,真不愧是仙僧教出的徒弟。我此生遇了你,真的是几生几世修来的福气啊。”黄夫人又感叹了一声,她现在感觉身上轻松,病已大好,也就不藏着掖着了。

“黄夫人现在感觉怎么样?”唐黛看了看黄夫人,见她脸色极好,身上已经没有一点那味道了,反倒是花香怡人,心中感觉奇怪,竟是不知是自己的千年仙紫芝做的清风药丸起了奇效。

“你走后,因服你那药丸,我浑身出了许多的汗,感觉身体异常轻松,按你的叮嘱沐浴后,竟似不曾患过病般,真是神医神药啊。”黄夫人接着又感叹了一句。

“谢谢县主为我夫人治病,大恩大德,以后有用得着我上官玉的地方,尽管开口。”上官玉竟然起了身,朝唐黛行礼感谢。

“哎,上官大人,黄夫人,你们俩不要客气,我喜欢你家上官姐姐,你们这样就太生份了,我以后想到你们府中来玩都不敢来了。别,别……别客气。”唐黛最怕应付这种场面,连连摆手。

“好,好,不说,难得你与我家明珠投缘,若不是县主已经被赐婚了,我都想你做了我儿媳妇呢。”黄夫人依然是柔柔的笑着,伸手拉了夫君坐下,不再说了客气话,只是看唐黛越看越喜欢,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左边的儿子上官明星,觉得儿子长得很出色,文采也非凡,与唐黛很相配。

“啊?……”

唐黛正愁二人将她当作救命恩人般感激,又在想着自己的药丸竟有如此奇效,她以为只有对受伤的病人有效,没想到竟然对这种病也有效果,那也该是黄夫人修来的福气,却不想黄夫人不说感谢的话了,话风一转,说到婚姻上,闹得唐黛一个大红脸,上官明星也被娘亲说红了脸。

上官明珠听了唐黛说喜欢她,心下也欣喜不已,若是娘亲以后这病不再复发,那就是能治好,那她是不是可以嫁给郑小将军了?

几人对话,盛世郡主听着,好似是神医县主又治了黄夫人的疑难杂症,心中更是想请了唐黛去替她父王看病。

凤笑笑撇了撇嘴,心中则骂唐黛狐狸精,走到哪勾引到哪,听她那庶妹说,她在府中还养了个小白脸,想到这的凤笑笑眼里含了冷意,今天这里客人众多,她要是把这消息暴出来,估计明天全京城都会哄动,口水都要给她淹死了。

桌上的众人,各怀心思,桌上的菜式也上齐了,大家不再说话,各自安静吃饭,只有黄夫人不时拿了公筷,替唐黛夹菜,堆得唐黛面前满成了小山。上官明星看了娘亲这么喜欢唐黛,眼神中露了婉惜的神情,若是她没有赐婚,娘亲要他娶她,他绝对愿意的。

安静的吃完饭,不知是谁提议,大家都聚在一起玩传花的游戏,左相上官玉做了诗词评判,黄夫人做了敲鼓手,不看众人,随意敲鼓,鼓声停,花儿在谁面前,谁就即兴做首诗词,而这诗就以花园中的百花为题,任何一种花儿做题都行,参加玩传花的自愿,大家听了都跃跃欲试起来,今天来的小姐,公子里,大部分都未赐婚,已成亲的也就凤笑笑一个而已,大家正好借此机会互相了解,看谁的才高,看谁学识好,能促了好姻缘。

唐黛是不大喜欢这种游戏的,她实在不愿抄了现代背的那些诗,自己临时做又做不出来,这个她还真不如这些古人,若是非得参加了,她背的那些诗又将这些古人倾倒式碾压,哪样都不好,所以坐于一旁不准备参加。

上官明珠见唐黛的模样,心中则沉思,小丫头在乡下长大的,能学了医,又继承了她娘亲的超凡的对音律的理解能力,会弹了一首好曲,这作诗填词怕是没学过,她既是不想参加,那便罢了,免得让她为难,于是吩咐下人给唐黛倒了茶水,上了点心,让她坐于一旁观看。

上官明珠是这样想的,别人同样,只是不同的是,心中不由暗下里耻笑,就会弹点曲,会点医术,种田的土包子,竟然会赐婚给凤容若凤世子这样惊才绝艳的男子,当真是侮辱了安王府,侮辱了凤世子。

鼓声响起,大家玩得热闹,凤笑笑也在其中,虽然做的诗词不比了有些才华高的小姐,但算是不错,大家又给了她公主的面子,于是交口称赞,这一称赞,凤笑笑就得意起来,看着坐在远处闲适喝茶嗑瓜子的唐黛,心生一计,想让唐黛出了洋相,丢人现眼,被众人耻笑。

凤笑笑离开位置,向唐黛走去,大家都在一旁看笑话,这公主与县主又要开始较劲了,只是不知道此次是什么惹到了大公主?!

“唐小妞,你还说你不是孬种,熊货,我看你就是标准的孬种。”凤笑笑挪着自己的大胖身躯,朝唐黛移动过去,然后叉腰指着唐黛,活像一个胖圆的有嘴茶壶。

“凤笑笑,你还真是闲!为什么这么说?我倒想听听你的理由。”唐黛冷笑声问她。

“你看大家都在那传花作诗填词,就你躲藏在这不敢露了面,就算不会作,去参加参加大家也不会笑话了你,你这样躲起来算什么?不是孬种是什么?”

“你的意思是我不参加传花游戏就是不会作诗填词,就是孬种?”唐黛淡淡的嗑着自己的爪子,慢悠悠的吐了皮,许久,才发现凤笑笑是在与她说话似的,瞥着凤笑笑又要发脾气了,才缓缓的吐了一句话。

“对,有本事你就参加。”

“好,既然大公主这么说了,我这个小小县主怎么敢违抗你的命令,只有放手一搏了。倘若一会作的不好还请大家不要笑话才是。”唐黛懒懒的站起,伸了个懒腰,缓缓走到众人间,寻个位置坐下,等花到她这停了做首便是。

而上官明珠心中为她担忧,就连上官明星也担忧的看了她一眼,生怕她不会,一会为难出了丑,她是他们家的贵宾,恩人。他们不想她在这受到一点伤害。

“县主,你与我们坐一块来吧。”

上官明珠与上官明星兄妹二人坐在一起,在中间硬挤了个位置让唐黛坐,其实是想万一花到唐黛面前停了,她们好帮她一把,过了关,应付了众人。唐黛朝二人挥了挥手,示意不用,明白二人心里的想法,又给了二人一个安心的眼神。

而另一边,上官明珠的庶妹,上官明秀则在凤笑笑的授意下,去了黄夫人那,求了她做了传花鼓手,只等花儿到唐黛面前,就停了手。唐黛眼角看到二人的小动作,不以为然的笑了笑。想我出丑?你们俩还是修炼个几百年吧!

而其他众人则是各怀了心思,想看笑话的有,想帮唐黛的有,心中最急最想帮忙的除了上官明珠兄妹,就是盛世郡主凤飞舞了,她想与唐黛结识,与她熟悉后,不用特意请她,带她去府中玩,顺便为父王看病,这样父王就不能拒绝了。

“县主姐姐,我坐你身边吧。”凤飞舞从自己的位置那走了过来,来到唐黛身边,将另一个女娃儿挤走了。

“好,郡主请坐。”唐黛懂凤飞舞挤走了别人,坐在她身旁的意思,虽然她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但是难得凤飞舞有这样的心思,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这郡主的教养比凤笑笑这个大公主好多了。

“谢谢姐姐。”凤飞舞谢了唐黛,坐在她身旁,似是守护,唐黛的嘴角微微勾起,不管凤飞舞是出于何种目的与她亲近,她都会交了她这个朋友。

凤笑笑复坐下,唐黛坐下,凤飞舞位置也换好了,上官明秀也坐在了鼓前,激烈的鼓声响起,红色的花朵在众人面前又开始快速的传递起来。

为了做好弊,上官明秀那也没有一开始就在唐黛面前停鼓,而是按正常的传花传动敲鼓。唐黛心里则是冷笑,看来还不是个太蠢的。

花在一个小姐面前停下,那小姐站起,大约十息间内做了一首以梅花为题的诗句,诗句甚是雅致婉约,搏得了大家的叫好声。如此循环,又有三位小姐起来做了以桃花,杏花,菊花为题的诗句。上官玉和众人评判下来,认为四首诗各有千秋,不相上下,真要挑出好的来,当算那位小姐做的梅花诗句。

评判过后,鼓声又起,这次上官明秀不是正着身子对着鼓的,而是稍斜,似敲鼓累了,稍歇歇的状态,只是眼角的余光却瞥了眼在众人面前传的红花,等红花一到唐黛的面前,鼓声立停,于是众人都看着唐黛。

唐黛见许多花都作过了,不想再凑了热闹,决定以牡丹为题,只是却不急不缓的在想,背了哪首牡丹的诗句好呢?!是背了刘禹锡的《赏牡丹》,还是背了白居易的〈牡丹芳〉,还是王维的〈红牡丹〉?唉,真是为难,哪首哪首都觉得好啊。

只是唐黛的踌躇看在众人的眼里,竟是以为她为难不会做,心中更讥讽鄙夷,凤笑笑和上官明秀二人的脸上立即露了得意的笑,上官明珠兄妹心中则是暗暗着急,凤飞舞想拉了唐黛的衣袖提醒她,但唐黛因为要做诗,又站了起来,离她远了一步,没法悄悄的给她暗示,也是焦急不已。就连黄夫人和上官玉都替唐黛着急,这规定的时间马上到了,过了时间做出来也是不算的。

唐黛站在那看着众人各异的表情,将他们的内心想法尽收眼底,算了下时间刚好够后,启了双唇。

“我做一首以牡丹花为题的诗句吧: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唐黛做完,众人静静,都觉得此诗甚有气魄,只是这牡丹花是什么花呀?她们没看到过,但是又不敢问出声,怕真有这花儿,是她们没有见识过,说了反而丢了面子。唐黛真是想标新立异一下,却忘记了自己来凤南国这个时代,前世的花在这里都能看到,唯有牡丹却是未见过。

“请问县主,这牡丹花又是何花,如此气势,似是花中之王啊?我们怎么没见过?”上官玉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声。

“恩?你们都未见过吗?牡丹花是富贵之花,是宝贵的象征啊,的确是花中之王。”唐黛一听,完了,她忘记凤南没有牡丹了,为了不被人发现异样,做了虚伪的表情。

“……”。无人说话,众人皆摇头。

“唐小妞,我就不相信我们未见过的,你一个就单单见过,你不会是做不出诗词来胡弄我们的吧。那花我们没见过,怎知你诗句好与不好。我看你还是另作了我们熟悉的花来。”

这次凤笑笑的话,大家倒是都未反驳,都拿了眼看唐黛。唐黛看了众人的表情,点了点头。

“好,既然大家意见一致,那我就选了梅花来作。”

她这一出口,众人皆侧目,她这是真不懂,还是假自信啊?前面所有的诗词里,就是那首梅花做得最好,可当得起今天的占魁佳句了,她竟然挑了最难的去作,那不是被别人要瞬间妙成渣渣啊。

上官明珠兄妹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唤醒她们自大的县主啊。凤飞舞则是在那急得要抓狂了,县主姐姐啊,你想丢脸也不是现在,这不是时候啊。黄夫人也是一脸的无奈,恨不得自己此刻有特异功能悄悄告诉唐黛,让她看清现实。

她们却是不知唐黛之所以选择了梅花为题,正是因为那首梅花诗好,她想一次性将这些人收拾干净,给她们妙成渣渣,她们就彻底安静了,她好早些完成这无聊的事,继续喝茶嗑瓜子晒太阳去。

“大家听好了,我要作词了: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急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唐黛得瑟的背了前世毛爷爷的那首《卜算子。咏梅》。

梅花是众人最熟悉的花,也是他们最喜欢的花,冰清玉洁,高风亮节,却不想唐黛做的这首诗却别具新意,不婉约,不清丽,却是独具一格,不论是真心的为唐黛着急的,还是在心中笑话她配不上凤容若的,集体沉默了。

“好,好诗!有气度,有胸怀,当得上今天诗中之最了。”坐在那上官玉细细品味,竟然在诗中品出了帝王之气,不由得高声叫好。

“好了,既然说好,那就没我的事了,我不过是不想凑这热闹,安安静静的歇会,喝杯茶,非得吵了我来,现在任务完成了,我继续喝我的茶,嗑我的瓜子去了,大家请继续。”唐黛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摊了摊手,对着凤笑笑和众人说了这番话,就自顾的又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品茶去了。

众人看着她洒脱的背影,未将这名誉当回事,皆抽了抽嘴角,但是又不得不服,甚至是有的人在想,怪不得凤世子会看中她,她就是那枝不争春的梅花罢,低调内敛,若不是被大公主凤笑笑逼急了,也不会出来做了这首好词啊,大家就不知道她竟也有这惊天的诗才。

凤飞舞看着唐黛的背影,已经是星星眼了,不行,她太崇拜这县主姐姐了,她一定要和她交好,做好朋友,也让父王对她刮目相看。

黄夫人,上官明珠彻底的放了心,上官玉和上官明星,则在品味唐黛的两首诗,虽然第一首他们并不知是什么花,但并不妨碍他们对诗的欣赏,两首诗有共通之处,那就不似从一个女子之手里出来的,而是男子。这县主还真是不可小觑啊,有男儿的胸怀,有男儿之才,也有男儿之能,着眼眼前,胸怀天下。

这一闹,唐黛诗词一出,大家都觉得自己今天都不可能超越她的作品了,于是对传花作诗没有兴趣起来,全都索然无味的歇下了,只是大家玩心未减,在黄夫人的提议下,大爱决定再去游湖赏花看风景,于是,三三两两的跟随着上官明星,上官明珠,往上官府的小湖走去。

上官玉和黄夫人则说有些累了,就不陪着大家去了,由儿女相陪,与大家招呼后回了自己的院子。至于是真累了,还是想干点别的啥,众人就不得而知了!

唐黛也随着上官明珠往前走去,上官明星则走在二人身后护卫,生怕有什么闪失。

“县主,没想到你那么厉害啊?!我前面还替你担心来着,哪知道你作的诗词那么好,害我白担心一场。”上官明珠已然与唐黛很熟悉了,随意的朝唐黛噘了嘴道。

“呵,随便做的,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这还不是被逼的嘛,不作,人家要说我是孬种了。”唐黛淡淡的笑了道,瞥了眼不远处的凤笑笑,没让她趁了心,现在是不是很失落,很恨,恨不得来咬了我啊?来咬我啊,哼。

“县主,我总觉得大公主好似有些故意针对你。”上官明珠听了唐黛的话,也看了眼前面的凤笑笑,皱了眉,轻声对唐黛道。

“哈,不是觉得,她就是!不过,谁会怕了她,我只是给了皇上的面子罢了,若是别人,老早做了我的针下鬼魂了。”唐黛眼里闪过冷芒,是笑话,也是真话。

上官明珠听了唐黛的话,突然脑中闪现那一次在安王府的宴席上,唐黛拿银针抵住凤笑笑要杀了她的情景,彻底的想起了为什么凤笑笑要针对唐黛了,好像说是因为欧阳公子喜欢县主,不喜欢她啊,她吃了县主的醋。

“县主,你以后还是得当心点,免得被她算计了。像她们这种……”像她们这种皇室中人,从不把人命当回事的。说到此,上官明珠停了话头,但唐黛听懂了。

“上官姐姐,谢谢你的关心,我知道了。”唐黛点了点头,只是不敢说了,年前在宫中她就差点中了她们的手段。哦,不是差点,是已经中了,若不是轩辕凌剑无意中发现救了她,她不知道此时她会在哪里?!又会是何种情形?说不定凤容若为会此事与凤千君大闹,然后起了纷争,起了战争都有可能。

众人说笑着,很快就到了小湖边,上官府家的下人,已经在湖边牵着小舟等众人了,唐黛抬眼四处环顾,湖水清悠,繁花盛开,花团锦簇,煞是好看,众人三三两两的要上了小舟,一舟只能坐四人,舟子数量倒是正好,想来上官府在宴请客人时,便已经计算过了。

“县主,你先请,恕我不能陪你同游。”上官明珠对着唐黛笑着道。

“为何?你不喜泛舟游湖?”唐黛疑惑的问了一句,想来这家中的东西,上官明珠应是经常游玩,玩得腻味了,所以不喜。

“不是,县主,我不是不喜,反是很喜,只是我怕水,不能站于水中,这站在岸边欣赏便好。”上官明珠解释了番。

只是不想,她与唐黛间的对话,却传到了不远处正要陪着凤笑笑上小舟的上官明秀耳朵里,上官明秀心下暗思,她怎么不知道这这小贱人惧水?停了上小舟的脚步,与凤笑笑解释,说是有内急,让凤笑笑先行游玩,她后一步再玩也是一样。

凤笑笑怀疑的看了上官明秀一眼,没说话,让上官府的下人划动小舟,算是默认了上官明秀的话。

“哦,这样,那好,那我就去舟上了。”唐黛点了点头,应了。

舟上本余了一个位置,这上官明珠不去,舟上就空了两个位置,唐黛便让小青和诗芫就不要在岸边等了,也陪她一起在湖中游玩。

众人皆上了小舟,上官明星也陪着自己请来的好友去了湖中,岸边就只剩下了众人带来的下人,还有上官明珠。上官明珠看着唐黛的小舟走远了,便沿着湖边,独自走了去,想想今天发生事,因想安静,自己的丫鬟也没有带。

今天听了县主说娘亲那奇病会传到子女的身上,她就想着自己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嫁给自己那心怡了几年的男子了,当时她真的感觉到绝望,后来,当母亲神采奕奕又出在众人面前时,她的心中又升起了希望。

过了今天,她就是十七岁的大龄姑娘了,她要不要主动点,找大哥或者娘亲说说,想法子试探了郑小将军和郑府的态度?

边想着心思的上官明珠,边拿了放在湖岸边的鱼食,靠在湖边的栏上,无聊的喂着锦鲤,一把鱼食撒下去,鱼儿翻滚,大红的,鲜黄,银白的,缎黑的……五彩斑斓,甚至好看。上官明珠提了兴趣,不停的撒了鱼食,逗着鱼儿,忘记了心中的儿女心思,少女情愁。

此时,唐黛的大哥郑国却是急急的走进了上官府,今天上官明星邀请他来参加他妹妹的生辰宴,他是答应了的,但因为军营突然有紧急的事,等他处理完手上的事情,时辰已是晚了,所以这宴会都快结束了,才堪堪赶到上官府,希望上官明星不要责怪他才是。

他是武官,上官明星是文官,二人平日里多听到对方的盛名,却是少有交往。只不过二人都是贵胄后代,同样有名气,在京城人眼中,那都是贵族高门眼中的女婿得意人选。

这平日里少有交往,却突然收到以上官明星个人为名义的邀请帖子,心中虽有不解,但还是应了,也知道妹妹今天也会来上官府,这他来晚了,不知道妹妹还在这么?

匆匆入府的郑国,询问了前来迎他的上官府的管家,才知道大家都去游湖去了,管家便派了下人带他去了府中湖水位于的位置。

到了湖边,下人告退,郑国看了看,小舟已是没有了,湖心小舟三三两两,不时传来笑声,说话声,还有公子立于舟上,吹了横笛,笛声悠扬,悦耳动听……倒是好地方,郑国心下暗叹一声,嘴角勾起,也顺着湖边缓缓而行,偷得浮生半日闲。

缓缓而行的郑国,从风景处上转回了眼,远处湖边围栏边,一个紫衣的女子,正趴在围栏上,喂着鱼食,竟逗得自己咯咯直笑,看那女子娇柔曼妙的身影,脑中不由又浮现起那个面容娇艳的小女孩冲着他含着泪笑,用软软的童音道谢的一幕,脸上浮了笑意,轻步朝那紫衣女子走去。

她就是凤世子嘴中的上官明珠,左相的掌上明珠,上官府的嫡大小姐吗?关于她的事情,在妹妹和凤世子提醒他后,他倒是关注了不少,知道文人墨客因她的美丽和着衣,称之为紫衣仙子。

只是,接下突然发生的事情,却让心情甚好的郑国,顿了脚,在那紫衣女子的身后,悄然走来一个着青衣的下人服模样的男子,就在郑国没反应过来,以为是上官府的下人来向上官明珠禀报什么时,那男子却是未让上官明珠察觉,轻走到她的身后,将半伏在围栏上的上官明珠推下了湖。

上官明珠自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正趴着开心喂鱼食的她,就感觉自己脚下一空,身子一轻,被人抓了脚,推下了湖水里,这对于怕水的她来说,是致命的一击,来不及挣扎,眼中现了幽蓝的湖水,大脑一蒙,连呼救声都没有,就歪了脑袋,晕了过去,身子迅速的往水底沉去。

见人已落水,那青衣下人也不顾看了有没有人,往远处逃去,而此时反应过来的郑国,见湖中紫色的身影,已经没入湖水中,也不管了那逃走的人,飞身跑到上官明珠坠下的地方,跃入水中救人。

惊天动地的落水声,水花四起,不远处岸上的下人和湖中的游玩的人反应过来是有人落水了。

“救命,救命啊,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反应快的下人高声尖叫起来,湖心中的所有的小舟立即往落水的地方聚了过来,不知道是谁掉入水中了?

水下的郑国,寻了半刻,终于寻到了上官明珠的身影,赶紧游过去,托起她的身体往岸上游了过去,岸上和舟上的人,见人终于浮上来了,都松了一口气,眼尖的看清楚了水中被救了的女子是穿着紫衣的上官明珠,只是那救人的男子是谁?怎么好像是将军府的小将军郑国?今天的宴会他应是没来,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救了人?

“呀,是上官姐姐……咦,大哥?大哥!”舟上的唐黛也看清楚了水中的两人,惊讶得叫了起来。

“快,停舟上岸,是大小姐落水了。”上官明星也看清了水中的人是妹妹上官明珠,焦急的吩咐了自己舟上驾舟的下人。

众人一听,也忙吩咐自己舟上的下人,也赶紧将小舟驶向岸边,小舟停下,众人皆上了岸,而水中的郑国也托着上官明珠到了岸边,顾不得男女大妨,将她抱上了岸。

唐黛立即迎了上去。“大哥,上官姐姐怎么样?”

“不知道,只知道晕过去了,妹妹,你快看看。”郑国抱着上官明珠坐到岸边的草地上,看着那脑中过了千百遍的面容,已经确定是他曾经救过的那小女孩,没舍得松开她,抱着她半靠在自己身上,催了妹妹替她看。

上官明星也撵了过来,看郑国兄妹正在救妹妹,县主是神医,放心的不说话站于一边,等妹妹醒来。唐黛走上前,立即伸手为上官明珠把脉,又伸手按了按上官明珠的肚子,肚内并没有水,想起上官明珠与她说的话,说她怕水。

“还好,没大事,大家不用着急,上官姐姐只是怕水,掉进水中就晕过去了,我替她施了针,很快就会醒过来了。上官大哥,你抱了上官姐姐回她的院中去,将她湿着的衣裳换了,免得受凉得了风寒。小青,你去马车中,将我的医箱拿来,直接去了上官小姐的院子等我。”

唐黛出言抚慰受惊的众人,又吩咐了上官明星和小青,小青立即飞身去拿医箱去了。

“好,县主。郑小将军,你随我的下人,到我院中换了身上的湿衣。”上官明星从郑国手中接过妹妹,又吩咐了下人将郑国带到自己院中,换上自己的干衣裳,他的身高与郑国差不多,郑国应该是能穿上。

“好!”郑国看了看身上的湿衣,没有犹豫,立即应了,跟着上官府的下人去换衣服,只是临走时,还有些不放心的看了眼被上官明星抱在手上的上官明珠。

上官明星抱着上官明珠往她的院中走去,唐黛带着诗芫跟了上去,众公子和众小姐被这一闹,也没有了游玩的心思,三三两两的回了待客处,准备等上官明珠醒了就回了府,只是有的又在暗中私下议论,交头接耳。

“你说今天这郑小将军救了上官小姐,抱着她从湖中游了上来,二人有了肌肤之亲,为了名誉,上官小姐得嫁给郑小将军了。不过,郑小将军文就武功,长得也俊美,无论家世与本身都与上官小姐相配。”

“也是,二人家世背景相当,才貌相当,我绝得这是天给的良缘。这上官小姐也真是幸运,若是今天救她的是个纨绔子弟,说不定会被趁机揩了油,逼得无法也得嫁了。”

“所以才说她运气好啊,有才有貌,这郑将军的妹妹,还是皇上亲封的县主,又是神医,她背后的凤世子,那就更不用说了,这凤南国谁敢招惹了他啊,招惹他都是找死。还听说县主很是护短,这以后上官小姐成了她的嫂子,那还不是护得密不透风啊。”

一旁的凤笑笑,听了众人的议论,则是撇了撇嘴,不以为然,也就那些土包子才说土包子好,若没有她父皇的宠爱,管他什么世子,什么县主,还不是什么都不是。不过,这上官明珠突然落水,似乎事情不简单啊,想起了突然不上她小舟的上官明秀,抬眼四处搜寻,却是没有找到人,于是凤笑笑也偷偷的出了待客大厅,寻了府中的下人,问了上官明珠的院子在哪,往那寻了去。

果不其然,在上官明珠院外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隐藏了一个身影,那身影正是上官明秀,凤笑笑轻轻的走于她身后,嘴角现了冷笑。

“是不是在等着看上官明珠是不是死了?”

这突然一声,将正凝聚精神观察上官明珠院中情形的上官明秀吓了一大跳。

“大公主,是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上官明珠落水的事是你做的吗?怪不得都不陪我去游湖,说是内急。”凤笑笑冷笑道。

“大公主,我真是内急,看来你是误会我了,她是我姐姐,我怎么会做那种丧尽天良的事。”

上官明秀急急狡辨。

“好了,你不用在我面前说假话了,你那点子小心思,我怎么会瞧不出来,你们上官府的后院争斗,能比我们皇宫后院争斗复杂?!我没有吃过猪肉,还能没有看过猪跑。你紧张什么?是你我又不会去告发你。”凤笑笑脸上现了得意,我现在是不告发你,但是你有把柄在我手上,以后就得替我办了事,这是母妃惯用的手段,她可是从小耳濡目染长大的。

“大公主,我……”上官明秀无法再继续狡辩下去,停了嘴。

“走了,你不用在这看了,刚刚那小贱人可是说了,上官明珠没事。有她这神医在这,你想上官明珠死,很难!你要想对付上官明珠,首先得对付了那个小贱人。”凤笑笑看着上官明秀,眼里露出了看蠢货的神情,鄙夷道。

“小贱人?大公主嘴中的小贱人是说神医县主吗?她又怎么招惹大公主你了?”上官明秀看了看凤笑笑脸上狠毒的脸色,有些忐忑,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了句,这阴冷的眼神不是针对她的就好。

------题外话------

谢谢小仙女们投的月票,评论票,鲜花,谢谢大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