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天给的良缘/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狗屁的神医县主!就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土包子,到处勾引男人。哼,你不用管那么多,走,去前面,那些人还没走,将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话传了出去。”凤笑笑扯了一下上官明秀。

“什么话?”

“第一,告诉她们,神医县主勾引有妇之夫,大公主的男人欧阳清公子,为了她,欧阳清公子都不待见大公主,跑到了他国去。第二,神医县主是好男色的*荡妇,在将军府中养小白脸,将小白脸豢养在小院中,日夜享乐。”

“大公主,这要让县主知道是我传出去的,我会死得很难看的。”

上官明秀虽然胆子大,那也是在自家府中,算计算计自己的嫡姐上官明珠还可以,但是要让她出头,算计县主还是不敢的。

“你怕什么?有我替你撑腰。如若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告诉上官大人,说你谋害嫡姐,你觉得是得罪了县主死得难看?还是得罪我,死得更难看?”

“别,别,别告诉我爹爹,我爹爹要是知道我谋害那贱人,定会将我送到家庙中去,我不想伴着青灯古佛了此一生。我听你的,大公主,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这还差不多,走吧。”

二人说完,往了前面待客的地方走去,上官明秀就专门找了人堆子扎,说得是神秘兮兮,口沫子乱飞,甚至是还举了例子,说是县主府上某某小院子里就住了个以参加春闱为借口的小白脸,是县主的长相好,县主经常避开府中的眼光偷偷的去找那俊俏的公子寻欢,一进去就关了院门,还有奴才守门,这可是将军府中的二小姐亲眼目睹的,绝不会掺了假。

此时,在上官明珠院中的唐黛并不知道又有人皮痒想惹了事,正在为已经被丫鬟擦干身子换了干净衣服的上官明珠施针,床上的上官明珠依然闭着眼,一脸苍白,上官明星和换了衣服过来的郑国,站在一旁焦急等着上官明珠醒来。

原来上官明珠惧水是有原因的,上官明星说上官明珠小时候在湖边玩,因为丫鬟和奶娘的不当心,也掉入水中过,那次虽然救回了一条小命,但是落下了恐水症。

而正在黄夫人院中的高床上缠着黄夫人来了多遍后的上官玉,听了门外下人禀报,二人吓得赶紧下了床,穿好衣服,急急的往上官明珠院中赶去。女儿最是怕水了,这落进水中不是又得要了她半条命?这府中的下人越来不精心,怠惰主子,得好好收拾了。

二人来到上官明珠的院中,见上官明珠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人未醒,而唐黛正在施针救女儿,黄夫人脸就白了,上官玉也着急的看着,也不问是什么情况,一切等女儿醒过来再说。只是二人看到站在女儿房中的郑国,有些诧异,对于郑国,上官玉最是熟悉,二人同朝为官,互相也了解。

上官玉总在黄夫人和儿子上官明星面前唠叨,说是京城除了凤世子那个出色的,与自己儿子能比一比的,也就是郑国了,小小年纪便在军营中混得有声的色,风声水起,很是得了军心。

“郑小将军,你何时到府中的?是来接县主?”上官玉看着郑国打了声招呼,询问他。

“上官大人,不是的,我是接了上官公子的帖子,说今日是上官小姐的生辰宴会,邀请我来参加,只是突然军营有急事,并没有及时赶来庆贺,正惭愧呢,却没想发现有人推了上官小姐入湖,正好救了她。”郑国看着上官玉说了实情,既是府中有人想谋害上官明珠,得让他们知道了防备着。

“什么?是有人推的?那推的人呢?星儿?”黄夫人接了句,问上官明星。

“娘,儿子不在妹妹身边,并不知,这也是刚听了郑小将军说,才知道。”上官明星回了黄夫人,眼睛也看着郑国。

“谢谢郑小将军出手相救,只是,郑小将军可是看清楚了是何人所推,又是否抓住了人?”上官玉继续问郑国。

“上官大人,当时我离上官小姐站的地方,还有点路,只看清了是个穿着你府中下人衣服的男子推的,面容并未看清。又因上官小姐惧水,落入湖中便不见了踪影,我急着救她,没有时间去抓了那人,所以并没有抓到凶手。”

“好,我知道了,我定会在府中严查,查这凶手。感谢郑小将军救了小女,真是感激不尽。”上官玉对着郑国拱手弯腰施了大礼。

“上官大人不必如此,无论是谁落水被我碰上了,我都会相救的。”郑国忙上前一步,扶了上官玉,不让他弯腰。

唐黛则认真的为上官明珠施针,空隙间听了大哥所说,原来是有人在作妖啊?!只是心下又暗思,大哥这是第二次救了上官明珠,而且此次按这些老古董的想法,那是有肌肤之亲的,看来大哥与这上官小姐还是有缘份。

那黄夫人坐在床边,听了郑国所说,也忙起来谢了他的救命之恩,心中却想他们上官府这是与将军府是什么样的缘份,在同一天,县主治好了她的病,救了她,而这小将军却出手救了女儿的命。

听夫君说,这小将军可是有些能耐的,而且长得也俊,家世与上官府不相上下,若是能做了女婿,倒是两全齐美,不让女儿受了别人的长舌,又让女儿得了桩好婚姻,只是不知道这小将军对女儿可是看得中?等会等珠儿醒过来后,找了机会试探试探。

就在众人思绪间,唐黛见时间差不多了,替上官明珠取了针,一晌后,床上的上官明珠“嘤”了一声,醒了过来,睁开了大大的杏眼,迷糊着看了面前的众人,还没回过神来,眼光在众人身上扫了过去,别人没看到,却是突然发现了有个她朝思暮想的身影立在大哥的身旁,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郑小将军?你怎么在这儿?我这是在做梦吗?娘,娘,你掐掐我,看我痛不痛?我竟然梦到郑小将军了!”上官明珠一脸孩子气,萌萌的扯了坐在床边的黄夫人,高声叫道。

“哈哈……”

看着她迷糊的萌样,担心焦急的气氛一扫而光,房中的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唐黛则抽了抽嘴角,顿觉有戏,戏谑的看了眼郑国,郑国看了唐黛意味不明的眼神,又瞧见那瞪着一双大眼的上官明珠盯着他看,说是梦中梦到他了,脸上“咻”的一下红了,想起她小时候软软的叫他大哥哥的样子。

“好了,珠儿,你可是吓到我们了,不用掐,你不是做梦,是你落水了,郑小将军救了你。”黄夫人宠爱的拉了上官明珠的手,又用看女婿的眼光看了眼郑国,笑着对女儿道。

“啊?啊!我不是做梦啊,对,落水,我又掉进水里了,是有人推我的,有人要害我……娘。”上官明珠顿时清醒了,抓着黄夫人的手,后怕的大叫,然后身子一软,又晕了过去。

“珠儿,珠儿……县主,我珠儿怎么啦,怎么又晕了过去?”黄夫人急得掉了眼泪,求救般的看着唐黛。唐黛伸手为上官明珠把了脉,已是无事。

“黄夫人,上官大人,你俩不用急,上官姐姐这次再醒过来就会没事了,她只是被吓到了,要缓一缓。”

“哦,哦,那就好,那就好。”上官玉夫妻二人一听松了口气,上官明星也去了心中的焦急,郑国则在心中暗吁了口气,刚刚她可是又吓到他了,他的心脏还在呯呯直跳。

“郑小将军,县主,既然小女已无大碍,二位辛苦了,请随我去厅中喝茶,夫人,你在这守着珠儿,星儿,你去前厅告诉众宾客一声,就说珠儿已无事了,谢谢他们百忙中的光临,以后我们上官府再重新宴请他们,复以感谢。”

“好,夫君,你陪着县主和郑小将军去歇息,今天他俩也忙坏了。”黄夫人应了声。

“是,爹爹,那我去了。”上官明星转身出了上官明珠的院子,往前厅而去。

上官玉则带了唐黛和郑国二人,去了小院中的小待客厅,三人坐下,又吩咐下人上了上好的茶水和上好的点心,水果招待二人。

唐黛今天的确是累了,从进入上官府她就没停过,先是为治黄夫人的病绞尽脑汁,后又与凤笑笑吵架,再后来又是吟诗作对的,游个湖还遇到上官明珠落水,吃的那点东西老早在肚里消化了,而且又渴,端了下人送上来的茶水,不客气的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又就着茶水吃了些点心,再吃了几只水果,才感觉肚子饱了,恢复了精力,才停了下来。

郑国因为一早赶去军营忙碌,忙完后又急赶到上官府,连晌午饭都未吃,这一松下紧张的精神,就感觉自己又渴又饿,于是也不客气的吃了点心,喝了茶水,甚至还让下人续了两次。上官玉看了二人的模样,知道是为了府中的事,二人真是累着了,渴着了,不由心下觉得惭愧,忙又吩咐下人给二人做些饭菜过来。

“不用了,不用了,真不用了,上官大人,我们吃些点心,喝些茶水就够了,我们肚子已经饱了。”唐黛与郑国一听,忙阻止上官玉。

“不麻烦,一会就做来了,是我太粗心了,看着女儿一着急,就忘记了招待二人,真是惭愧。”

上官玉坚持,唐黛与郑国见他这样说,也就不坚持,随了他。

“老爷,大小姐醒了。”

上官明珠的丫鬟过来禀报上官玉。三人立即又回了上官明珠房中,郑国走在最后,迟疑了半晌,前面因为上官明珠是紧急情况,他呆在那,现在她醒了,女子的闺房,他去了不太合适,准备不去。

唐黛瞥见了郑国的犹豫,回头伸了手,拉了郑国,跟着上官玉往里走去,这种好机会,大哥不去上官小姐那刷存在感,什么时候去?不去是傻子。又不是他一人,讲究什么男女大妨。前面因为黄夫人的病,她的确为自己的想法犹豫了,后面她无意间得到了治疗的方法,而且这种遗传病,发病率不高,在现代,全球大概也就几百例,所以放下了心中那点心结。

唐黛边拉了大哥的手,边朝他使眼色,郑国看懂了妹妹的眼神,红了脸,无奈的朝她笑了笑,只好由着她拉着他又进了上官明珠的闺房。

房间中的上官明珠,已经是清醒过来了,听娘亲黄夫人说是郑国救了她,现在在外面歇息呢,小心脏老早就在那“噗通,噗通……”直跳了,见第一个是爹爹上官玉走了进来,后面没有跟人,就露了失望的眼神,只是过了半晌,见了郑国被县主拉进了房间,与他眼光一对视,立即红了小脸,害羞的低了头,不敢再抬眼郑国。

郑国也被上官明珠那双大眼瞧得又红了脸,伸手摸了摸头,不知道将双手双脚放到哪里,拿手肘子轻轻的捣了捣了妹妹,示意她赶紧解围,再过一会,他得逃出去了,唐黛被大哥捣了两下,心下意会的脸上扬了笑,走到上官明珠的床前。

“上官姐姐,现在好了吧?有没有再感觉到别的不舒服?”唐黛走到床前,伸手将手心贴在上官明珠额头上探了探,还好,没有发热。

“没有不舒服,就是当时吓了一跳,谢谢小将军救了我。”上官明珠害羞的笑了笑,又瞥了眼郑国,谢过他。

“没事的,我只是路过,正好碰到了,所以才救了你。”郑国摆了摆手回了她。

“上官姐姐,你好好歇息一天,我们就不在这打扰你了,先出去。”唐黛见上官明珠的确没有任何不适,而且又瞥到大哥手足无措,实在尴尬,向上官明珠告辞。

“好,你们今天也累了,就早些回去歇息着。”上官明珠回着唐黛,只是眼神中却是流露了心底的情意,柔柔的含情脉脉的看了眼郑国。

唐黛与郑国出了房间,黄夫人坐在床边,将女儿的神色尽收眼底,女儿这是对郑小将军动了春心了?于是,起身走到门外,叫住了上官玉,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上官玉脸上浮了笑,瞥了眼床上的女儿,点了点头,加快脚步赶上前面的两人。

黄夫人回了房间,坐在床边,宠爱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珠儿,你这些年一直不要爹娘为你定亲,有人求亲了你也拒绝,是不是因为你心中有了倾慕的人了?”

“娘……我,是,是的。”上官明珠撒娇的叫了声黄夫人,下意识的想否认,有些害羞,但想到自己与郑国的年纪越来越大,若是自己再不主动,被人捷足先登,哭都来不及,就改了话风,羞答答的在娘亲面前承认了。

“是哪家的公子?”黄夫人一听,果不其然被自己猜中了,接着追问了一句。

“是,是,就是郑小将军。”上官明珠终于鼓起勇气将藏于心中多年的心思,告诉了娘亲。

“为什么是他?他不过是才刚刚救了你,以前你们并不认识,什么时候有了这种想法?”黄夫人打破砂锅问到底,为了关心女儿。

“娘,他并不是第一次救我。娘,你忘记了吗?在我十岁那年,你带我去庙里上香,那次马车才停下,你和下人都下马车了,就我一个人还在车厢内,那马儿不知为何突然受惊了,一路受惊狂奔了许久,吓得你在追着马车大叫,我也在马车中大哭,后来有个比我大一些的小公子路过救了我。你知道他是谁吗?”

“你这一提起来,我倒是记起了,我与下人追上马车时,我可是又惊又吓,跑得一身汗,你被一个十二三岁的公子抱下了马车,脸上还在笑。我一见你,抱着你就哭,就忘记了那小公子的名字,现在想起来还遗憾呢,都没法感谢人家。”黄夫人想到往事,感叹道。

“娘,他就是郑小将军,后来在一次宫宴上,我远远看见了他,虽然事隔多年,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了他是救我的人,所以我就向别人打听,才知道是他是将军府的大公子,郑小将军。所以,我这些年一直在等他,等他记起我,认得我。可是……他好像不记得我了。”上官明珠说到最后,眼神有暗然,她记得他,可是他不记得她就是他救的那个小妹妹。

“啊?我说呢,我说我看到他的第一眼,怎么感觉好眼熟呢,却原来是那时见过。孩子,他救了你两次,也是你们二人的缘分啊。你早跟娘说啊,娘早让人去探了口风。”

“娘,我还不是害羞嘛……不好意思与你说,再说,这一年多你又生了那怪病,娘也没心思管我啊。我又不敢与爹爹那大老爷们说,而且哥哥也不像是姐姐,我也不好意思说。”

“哎……珠儿啊,你这一说,我真得感谢县主啊,若不是她,娘真得走了绝路,我可怜的珠儿,星儿就要受苦了。不过,现在好了,不说那些了,我刚刚瞅了你的神色就猜到了,叮嘱你爹爹今天与县主,郑小将军探了口风,看他们是什么态度?你放心,现在有娘亲帮你。”

“恩,谢谢娘,还是娘疼我,知道女儿的心思。”上官明珠一听,已经让爹爹去探口风了,虽有些害羞,但还是幸福的抱了黄夫人的手臂,拍了马屁,有娘的孩子就是个宝。

外面待客厅内,下人已经按上官玉的吩咐,做了几个小菜,配了白米饭,端了上来,怕二人等得急了,没有特别做很多,只求了少而精致,本不是太饿的唐黛看了,也食欲大开,与大哥二人向上官玉道了声谢后,便拿了筷子吃了些,而郑国却是吃了不少,上官玉像征性的也拿了筷子吃了两口,礼貌的陪着二人。

饭毕,下人将余下的饭菜拆了,又泡了茶水,唐黛与郑国用了茶,正欲告辞离开,上官玉则开口问了二人。

“郑小将军,恕我冒昧问一句,不知你可曾定过亲事?”

“上官大人,不冒昧,不冒昧,这说明你关心我大哥嘛,我大哥没有定亲,没有娶妻,没有纳妾,更没有通房美人,是三好男人。”郑国还未来得及回答,唐黛听了立即两眼发亮,这一听有戏,立即叭叭的替郑国回答了上官玉。

“哈哈……”上官玉看唐黛的模样,哈哈大笑,郑国则有些不好意思的瞪了一眼抽风的妹妹,妹妹也太夸张了,好像他娶不到妻子一样的使命往外推销他,还三好男人!

“上官大人,你别笑,我说的可是真的,谁要嫁我大哥,那肯定过得好,看看我娘就知道了,我爹爹可疼她了。”

“信,信……我不是笑这个,我是笑县主可爱起来,还真是可爱。县主,你直爽,我也不拐弯抹角,我想问你,你觉得你的明珠姐姐怎么样?配做你们将军府的未来女主人不?”

上官玉停了大笑,但脸上笑意未减,饶有兴趣的问了唐黛。

“大哥,你说呢?这未来女主人可是嫁给你的,不是嫁给我的,你说说。”唐黛未直接回了上官玉,而是拿眼瞧了郑国,上官玉看似问她,其实在试探大哥的想法。

“月儿……大哥,我……那个,上官大人,你家上官小姐,温婉大方,脾气温柔和善,有才有貌,我只怕我这个军中长大的野小子她瞧不上啊。”郑国虽是脸红,但也是入朝为官之人,忙谦虚道。

“好,好,郑小将军谦虚了,不过,我懂小将军的意思了,郑小将军若是对我女儿有意,尽管回去与郑大将军商量,征求你父母的意见便可。”

“是,感谢上官大人的赏识。那我们就告辞了,今天小妹出来时间久,我怕我娘又得在府中担心了她。”郑国和唐黛二人起身告辞。

“好,欢迎县主和郑小将军再来我府中拜访。我送送二位。”上官玉也站起,送二人出了府,上了马车,直到马车走远,才转身回府。

回府后,他再次来到上官明珠的房中,黄夫人见他走了进去,忙起身问他,上官明珠也一脸紧张的看着爹爹,不知道他带来的是什么样的消息。

“老爷,你可是试探过他们的态度了?”

“恩,问过了,郑小将军有些脸皮薄,倒是县主快言快语的回了我的话。”上官玉笑着摸了摸下巴上的胡子。

“他们怎么说的?”

于是上官玉将唐黛与郑国二人的原话又向王夫人和女儿说了一遍,听得黄夫人也掩嘴失笑,上官明珠则又红了脸,特别听到县主说郑国在府中连通房美人都没有,是三好男人,心中升起了甜滋滋的滋味。

“好了,此事我们不用着急了,只等将军府上门提亲便是,我回书房处理些事,晚上再去你那儿……”上官玉给了母女二人吃了定心丸,最后还暧昧的说了句,说得黄夫人白了他一眼,女儿在这呢,瞎说了啥。

上官明珠见爹娘又恢复了以前的恩爱,倒是乐见的笑了。上官玉被黄夫人给了个大白眼,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的出了女儿的房间,都说小别胜新婚,他这与夫人又是开了第二春不成,总觉得要她要不够,那滋味太*,晚上非得去再好好尝一尝,白天就是不行,事情多,不能尽兴。

回将军府的马车上,唐黛满脸促狭的笑看着大哥郑国,看得郑国身上发毛,拿手摸了摸脸,他脸上没东西啊?!

“妹妹,你,你这样看,看我干什么?”郑国结结巴巴的问唐黛,连一旁的诗芫看着郑国兄妹二人的模样都抿嘴笑了起来。

“我笑大哥与上官姐姐有缘啊,你看你小时候救她一次,今天又救她一次,我看呐,上官姐姐啊生来就是为了来给哥哥当媳妇儿的,而哥哥生来就是保护她的。大哥,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向上官府提了亲事?”

“你呀,你这张嘴,大哥算是怕你了,我看我生来就是被你欺负的,你看看哪家哥哥有我这样当得窝囊的,哪个不是长兄如父般,朝着弟妹大眼一瞪,弟妹全乖乖的听话。”

“哈哈,说得好可怜的模样,那你瞪啊,你也瞪啊。”

“我才不瞪,不舍得,想着你一出生就被人家换了,我这心里就是愧疚,就心痛。”

“嘿嘿,大哥,你在打感愧牌啊,把我的问题扯远了,问你呢,什么时候去上官府提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害羞的?!”

“咦,被你发现了,没法子,我这妹妹太聪明,大哥是斗不过你咯。回府中问了爹娘再做打算,我说了又不算。”

郑国一张伤心脸,立即换了笑脸,其实他不是打感情牌,他心中一直都是这样想的,他若是再大点,懂事点,妹妹就不会被人抱跑了。

“娘那我已经问过她了,她说了,只要你喜欢上官姐姐,上官姐姐也喜欢你,你二人以后过日子过得好,她就不管了。至于爹爹那,我觉得他意见应该不会大,你这年龄,该是定亲娶媳的年龄了。”

“不是担心爹爹,而是担心另一个人给爹爹压力。”郑国笑着摇了摇头。

“谁?你是说……”皇上!唐黛很快明白过来大哥指的是谁,能给爹爹压力的除了皇上可没别人。

“对。”郑国点了点头。

“大哥不用担心,皇上圣明,并不是疑心甚重之人,而且上官府是文官,只是一个左相位置,还有右相位置制约他。皇上不会因为要实施了帝王之术,压着爹爹不许你娶了上官姐姐的,你放心吧。”唐黛沉思半晌,将其中的厉害一一想过了,对大哥道。

“但是,自右相魏忠死了后,右相的位置一直空着,皇上将魏相那一派只提了一个国师制约这一边。”

“大哥,妹妹我虽不在朝堂,但是我可以向你断定,很快就会提了右相上去的,不会让右相位置一直空着,说不定我家向上官府一提亲,能让皇上马上提右相,也不会逼了爹爹让他不答应你与上官姐姐的亲事。”

“但愿如你所说。”郑国听妹妹分析得头头是道,点了点头。

“啊,啊,啊……我终于又很快有嫂子咯,还有,小侄儿咯……到时候你与上官姐姐要生一个足球队,让我玩。哈哈……”唐黛一转脸,又不正经的抽风。

“……”郑国。

什么是足球队?不懂!这八字还没有撇呢,就嫂子,就生侄儿!妹妹抽起风来,真让人受不了,郑国无语的抽了抽嘴角。

二人回到将军府,都没回自己的院子,去了王夫人院子,有向她报告的意思,免得她担心。二人一走进院中,王夫人就歇了手上的刺绣,只是王夫人眼尖,发现郑国身上的衣服不是早晨穿出去的那件,又看了样子和针线,这不是她做的,心生疑惑。

“国儿,你这袍子不是你的吧?娘记得我没有做过这种衣裳给你啊。”

“哈哈……娘,你的眼睛还真是雪亮,不是哥哥的衣裳,是上官公子的,哥哥今天在上官府湿身了。”

唐黛没想到娘亲观察得如此细致,这要是爹爹在外做了什么坏事,估摸着立即要被她发现了,幸好爹爹对娘亲好,从不在外沾花惹草,就连左姨娘那里也只是一个月按规定的时间去两次。

“你这孩子,瞎说啥呢,又发疯,他一男孩子失什么身?”王夫人嗔了唐黛一眼。

“咦,娘,你真是了不起,怪不得被称作才女啊,竟然听懂了我话中的含意,了不起,了不起。我以后可不敢在娘亲面前瞎说了。哥哥是真的湿身了,他跳到湖水中去救了上官小姐,身上全湿了,可不是湿身了。哈哈……”

“……”郑国。

王夫人和郑国二人无奈的瞅了眼抽风的唐黛。这孩子,也不知道这抽风的性子像了谁?!

“国儿,你这衣服是上官公子的?上官小姐落水了,是怎么回事?”王夫人不理了抽风的某人,问郑国。

于是郑国就将事情的经过与王夫人说了一遍。

“原来这样啊,国儿,你对那上官小姐有意思?”王夫人点了点头。

“还好吧,我小时候救过她,对她有印象,若是真要去提亲娶她我也不反对,只是今天就上官大人试探我的态度,我不知道上官小姐的意思。不知道上官大人代表了她的意思,还是只是上官大人一个人的想法?!”

“大哥,我一高兴,倒将这个忘记了,你说的是,等有时间我帮你去问问,若是上官小姐也有这意思,咱家就去提亲。娘,你说是不?”

“月儿说得对,既然你有意,上官大人也有意,我也没意见,试探了她的意思,她没意见的话,就告诉你爹爹,请了媒人上门牵线提亲。”

“好!就按妹妹,娘亲说的办,我没有意见。”郑国点头答应了。

娘仨在房中说了会话,唐黛与郑国各自回了自己的院中,回到院子里的唐黛则在脑中想着怎么样去试探了上官明珠的态度,直接问?还是……?有了,过几日去上官府为黄夫人复诊病情,去诈了她,嘿嘿,唐黛一脸坏笑,笑得像偷了猩的猫似的,看得诗芫后背直发凉,不知道小姐又想了什么鬼法子算计别人?!

“小姐,今天你老家来了书信,我放在你房中的桌上了。”诗苋从外面进来,禀告唐黛。

唐黛立即想起自己写给长安县白少奶奶和姐夫白次的信,起身去了房间看信去了。

唐黛将信拆了开来,是白次回的,里面还夹了一张白少奶奶落款的书信,但看字迹是姐夫白次的,白少奶奶不识字,应该是白少奶奶口述,姐夫白次代笔的。

唐黛先看了白少奶奶的信,上面写着她还好,让唐黛不要担心她,既然相公死了,她留在李府也是空伤心,被他们休了回白府,她并不介意,她介意的是李府借口,还有夺了她当作心肝命的儿子,之所以夺小腊八就是不想将李府的财产分出来,留小腊八在李府,就有了借口不分相公名下的财产,她出府时只带走了她的嫁妆,连带着相公最后回家时的金银财宝都被李府找了借口留下。

她心疼相公,他一走,他的弟弟和爹娘就抢夺他的财产,欺负他的妻子和唯一的儿子,又心疼小腊八没了爹爹,娘亲又被赶出他的身边,跟着陌生人生活。

最后信末,还是叮嘱唐黛,让她不要记挂她,她会好好的,不会学了别的女子寻死上吊,她有心疼她的爹娘,心疼她的弟弟,弟媳,她会好好活着,并说她想念唐黛了,让唐黛有时间回了长安县,她就有说说话的人了。

唐黛看了这封信,既欣慰又难受,心疼白少奶奶,她是个坚强的女子!没了相公,又被婆家休回娘家,最主还被夺走了儿子,心稍脆弱些的,估计早就疯掉了。

唐黛看着看着抹了眼泪,心中发誓,等她回去,定要将那些欺负白姐姐,小腊八的人弄死,为白姐姐,小腊八讨回公道。长安县是她的,那些人不想背景离乡就乖乖的听了她的话,她还真不怕就以自己的权势欺压了他们,她就恃权欺人,看他们能翻天不?!

唐黛放了白少奶奶的信,又抽出了白次的信,信上说他已经按她的吩咐,带人强行去李府将小腊八接了回来,那些人告到唐县令那,唐县令没有理他们,只告诉他们这是县主的吩咐,有意见去京城找了县主理论,具体细节并没有告诉唐黛他们是怎么做的。但唐黛知道小腊八回到了白少奶奶身边,心下的愤怒平息了一半,担心也少了一半,算是松了口气,但是不代表减少了她要弄死那些人的心思。

白次信的末尾同样是叮嘱唐黛不要在京城分心家中的事,他会照顾好姐姐和小腊八,也会照顾好唐华母女和李氏的,让唐黛有时间再回长安县多住些时间。

唐黛看完信后又立即回了信,说了她在京城的状况,又告诉他们因为嫂子快要生产了,她不放心,得等嫂子母子平安,再等春闱放榜后,她就回了长安县。又叮嘱姐夫白次对那些人渣不要手软,该怎么整就怎么整,不要做任何的让步,等她回去,会让李府将属于小腊八的东西一样不少的拿回来还给小腊八,一分一文的都要他们吐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