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以暴制流言/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写完信,封了信让人送了出去,又到唐雨顺的小院里去瞅了瞅,问问他春闱试准备得怎么样,稍聊了一晌,才再回了自己的院子,想着什么时候找了凤容若一起去京郊寻个农庄买了下来,种些她想种的东西,新鲜的瓜果类,平日里踏清休闲也是个去处,不用这整日里的憋在将军府的小院里。

只是让唐黛没想到的是,次日,京城突然刮起了一股邪风,众人口中议论着的是昨天上官明珠落水被郑国救起,二人有了肌肤之亲的事,这个倒是在唐黛和上官府意料中的事,那么多人看到了上官明珠落水,郑国相救,想人人闭上嘴巴不说,那是绝不可能的事,庆幸的是现在两家有了接亲的想法,倒无伤大雅。

主要的是,其中还有关于唐黛的流言,什么她是个水性杨花之人,勾引有妇之夫,什么她是个荡妇*,在府中豢养了小白脸,供她享乐什么什么的,一时甚嚣尘上,街头巷尾,无聊之人津津乐道。

仅仅三天的时间,这流言蜚语已经传得是有鼻子有眼,就连宫中皇帝凤千君,朝堂上众大臣都知道了,有些见风就倒的老迂腐之人,竟然上了折子给皇帝凤千君,意思是神医县主失德,有损皇家颜面,应该扒了其县主的的身份,甚至是有的人还进言凤容若,让其悔婚。

凤容若下了早朝后,觉得这件事已经严重起来,再也不能听之任之了,叫了楚陌去查谣言的来源,然后又去了将军府,怕唐黛听了心里不好受,想去安慰她。

谁知道等到到了唐黛的小院,她人还在那忙得不亦乐乎的画了她的设想农庄图,设想种些什么蔬菜,哪里种了瓜果,看得凤容若无言的摇了摇了头,心大的丫头,便不提了此事。

其实并不是唐黛心大,而是她几天未出将军府的门,她院中的下人又被王夫人和大哥郑国勒令不许在她面前谈了此事,怕那些谣言伤害到她,坏了她的心情,所以自谣言起一直到凤容若来,她还不知道她成了流言的主角。

“凤容若,你哪天不上朝,沐休?”唐黛画完了手上的图纸,笑着问凤容若,只要农庄买来,她就又有事情做了。

“明天就有时间,你有事?”

“恩,我想买个庄子,可以种水稻,种蔬菜瓜果。我大哥天天不是上朝,就是去军营里忙,没空陪我去看,你可不可以陪我去寻了合适的?”

“可以啊,正好这天气不冷不热,陪你出去走走,丫头在府中闷得慌吧?”凤容若脸上起了笑意,知道她在乡下呆惯了,久不闻泥土香,想乡下了。

“对啊,若不是现在回不了长安县,我都想回去了呢,这回不去,只好想法子找事打发打发时间。”唐黛对着凤容若使命的点头,还是凤容若懂她。

“好,明天你等着我,我来接你,你今天就在府中呆着,做了准备,哪也不要去。好吗?”凤容若见唐黛并不知道外面传得满天飞的流言,心情并未受到影响,又怕她临时出去知道了,所以叮嘱她。

“恩,今天我不会出去的,我还得好好想想这庄子的事呢。”唐黛点头应了。

凤容若抱着唐黛在她额上印了一吻,出了将军府,他还得回去将这流言的事处理了。

晚上,楚陌回了安王府,向凤容若禀报查到的结果。

“查到了?”

“是,世子,查到了,我们用牵线的手法,一直往前牵源头,几十人最后牵到的源头全凑在一处,是在一个身上说出来的。”

“谁?”

“上官府里上官玉的庶女上官明秀,我们的人动了她,逼她说出了指使的人。就是在那天唐姑娘参加上官府大小姐生辰时,大公主凤笑笑也在,估计看见唐姑娘又让她激起了心中的恨,她捏了上官明秀害上官明珠的把柄,指使她向那宾客说了那些话,那些宾客一回家就当作茶前饭后的笑料一说,结果就传成这样了。”

“凤笑笑?德妃?一个两个是蠢货,做了他人的刀还不自知。去,派人将德妃娘家她那六个指头的亲弟弟的手给我剁了来,不用剁长,从腕上剁了,看得出六指就可以了,送到凤笑笑的桌上,让那两个蠢货好好想一想她们自己到底有多大的能耐来触犯我的底线。”

“是,世子。”

“还有,将那上官明秀给我剥光了,找个男人一起剥光,下了药扔到大街上去,我要马上发生一件让全京城哄动的事,迅速遮盖前面那些对小丫头不利的谣言,动作要快,明天我要京城满天飞的话题里没有丫头的名字,我不想再听到有一个人说。”凤容若眼里闪了冷光吩咐楚陌。

“好,世子,我立即就去办。”

次日,四月温暖的阳光撒满了大地,洒满了凤南国的每一角落,阳光温暖,但是有的人心里却是浸透的冷,冷得刺骨,害怕的发抖。

这人就是凤笑笑,今天早晨一起来,就发现自己桌上多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看着精美的盒子,她还笑着问宫人,是谁这么早给她送了礼物来,结果所有的宫人都说没有人来送礼物。

凤笑笑感觉到奇怪,嘴里骂着宫人们没用,宫里有人偷偷送了礼物都不知道,手上就拿了小盒子,打开了盖子,第一眼还在奇怪是什么东西,第二眼看到六个手指的残手和盒底渗满了鲜红的血液时,吓得大叫,脸色惨白的将盒子打在了地上,残手也掉在了地上。

“来人,来人,快,去叫我母妃……”凤笑笑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慌的白着肥脸大嚷。

宫外立即就有下人去了德妃的宫殿,请了德妃过来,德妃一走进凤笑笑的房间,就见女儿小脸惨白,眼泪鼻涕横流坐在软榻上。

“笑笑,你怎么了?怎么吓成这样子了?”德妃心痛的走到凤笑笑身边。

“母妃,呜,呜……有人吓我……”凤笑笑一见到母妃来了,肥胖的身子就猛的扑到德妃身上,将德妃扑了个踉跄,差点摔倒。

“孩子,笑儿,你到底是怎么了?你不说,母妃怎么知道谁吓你啊?”德妃伸手摸了摸凤笑笑的头。

“母妃,你看那,地上……有人手,早晨送来的,儿臣被吓死了。”

“人手?你坐好,我看看。”

德妃扶着凤笑笑又坐回榻上,然后朝凤笑笑手指的方向走去,只是当她看清那长了六指的手时,脸色瞬间惨白,若凤笑笑般,身子一晃,脚下一软,也一屁股坐在地上,痴痴的看着那一只残手,那手她认识,那是她唯一的弟弟的手,只有弟弟长了六指,而且第六指比其他五指还长。

“母妃,你也吓到了,是很吓人,是吧?呜,呜……”凤笑笑又呜咽着哭了起来。

“是他们,一定是他们!是他们开始报复了,他们知道是笑笑你做的了……是他们。”坐在地上的德妃喃喃而语。

“母妃,他们是谁?你知道是谁送了这吓人的东西来?”

“笑笑,这不是吓人的东西,这是你舅舅的手,是有人剁了来警告你和母妃的。”德妃毕竟是久居宫中的妃子,很快冷静了下来,站了起来,红着眼睛告诉凤笑笑。

“舅舅?啊!母妃,你说的有的人到底是谁啊?”

“笑笑,最近你和母妃做了什么事?针对了谁?你想想就知道了。笑笑,从今天起,没有经过母妃,你不许有任何的动作,免得搭上自己的小命还不自知。”德妃严肃的警告凤笑笑,总算还是不是蠢到了极点。

“娘,你说是下药和流言的事?我知道了,是那贱人做的。”凤笑笑恨恨道。

“不,不是她。她还不至于对母妃我的母家那么了解,而且,将军府的郑国和郑柏不是这种手段狠辣之人,是她背后的人做的。”

“她背后的人?堂,堂哥!……”凤笑笑一声惊呼。

就在凤笑笑的惊呼声中,一个宫女走了进来。

“德妃娘娘,大公主,今天京城又因事闹得天翻地覆了,我不知道要不要禀报你们,因为事情关系到与大公主关系较好的人。”这禀报的宫女是跟着凤笑笑去了上官府的,知道上官明秀。

“谁?什么事?你说。”凤笑笑一听与我自己关系还好的,忙问了那宫女。

“那,那个……就是上官府的上官明秀小姐的事。”那宫女感觉难以启齿,吞吞吐吐。

“哎,你怎么回事?今天回个话这样磨磨叽叽的。”凤笑笑不悦,德妃也不说话。

“大公主,德妃娘娘,是这样的,说是上官明秀小姐与人私通,私通到大街上去了,两个人像两只野狗一样,不管别人的眼光,赤身*的竟然当街交合。现在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涌去看笑话去了。人家往他们二人身上吐了口水鄙视,二人都不知道,奴才想她们俩是不是得罪人了,被人家下了药害成那样的。”

“什么?。……”凤笑笑顿时大惊失色。

“我们知道了,你先下去吧。”德妃吩咐那禀报的宫人下去了,房间里又只剩下她们母女二人。

“笑笑,母妃的猜测不错了,你看看你,当初利用了上官明秀传了不堪的流言,今天有人就拿她出气制造哄动,掩盖前面的流言,以暴制流言。唉,他对你还是手下留情了,因为你与他同是皇室中人,总归是堂妹,为皇室留了脸面,要不然,现在在那大庭广众之下做了那苟且之事的人就是你了。”

“母妃,堂哥太可怕了!我暂时是不敢了,可是我心中的那口气我忍不下啊,母妃。”

“他不可怕,怎么会有了冷面杀神的外号?!那就个没有心肝的冷血动物。母妃告诉你,你忍不下也要忍,在我们没有足够的实力与他对抗时,我们就得忍。”

“可是,那要忍到什么时候啊?!”

“等你母妃我死了,你父皇驾崩了,你有足够的脑子和实力了,你有把握报仇了。”德妃说到这句时,声音很轻,但轻中却透着狠。

“母妃,儿臣知道了。”凤笑笑红着眼点头答应了。

德妃不再说话,走到那只残手前,将那只手捡起,依然放在那只摔在地上的精美盒子中,却是给了凤笑笑。

“笑笑,你已经长大了,母妃总有老去的一天,你要记住,你做为皇室的大公主,竟然被人用你亲人的手来警告,这是你做为一个公主的耻辱。这个给你,就摆在你房间中,让你日日能看,夜夜能视,让你警醒,让你成长。”

“母妃……”我害怕。凤笑笑那“我害怕”三字终究是在德妃严厉的目光中没有说出口,伸了颤抖的双用,接过了那精致的小盒子,想扔了,却是不敢扔。

而此时大街上,*身子的两人,像两条白花花的大蛇纠缠在一起,已经是纠缠了一个时辰,二人还是没有舍得放开,看得街道上的老百姓目瞪口呆,活了一辈子,不,活了两辈子,甚至是更多,他们也从未看见过这么神奇的一幕,二人竟然喜欢赤身*,旁若无人在大街上干那么私密之事。

真是太不知羞耻了!太让人费解了,太让大家轰动了,比人家说县主豢养小白脸还让人不可思议啊。

二人交合的地方,离那皇宫并不是很远,此时,上朝的官员们都已经下朝了,朝这他们必经的路口行来,远远望见人头晃动,不知道在观看什么,众人好奇,都下了马车,往人群中钻去,要去看看,而上官玉也在这人群之中钻了过去。

所有的官员们看了这一幕,与那些老百姓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白花花的两条身子,只不过因为上官明秀的头发早就乱了遮了脸,也没人发现她是谁。

但是上官玉却是不一样,第一眼怎么觉得那女子怎么那么熟悉?第二眼,正好在他看得到的角度,上官明秀用手拨了脸上的头发,身上动作不停,眼神迷离的朝上官玉看来,正对上上官玉的双眼,上官玉顿时浑身一震,是明秀?不可能,明秀怎么可能这样不知道羞耻?!

上官玉急急的退出了人群,上了马车,让人下赶紧驾车回府,他得回去看看明秀在不在府中。马车飞快,不过一炷香的时间,便到了府中,上官玉气冲冲的跑到杜姨娘的院中,问她上官明秀在哪?!

杜姨娘瞧见上官玉的身影,正高兴,这几日都未来她房中的老爷,终于想起了她的好,于是做了一副柔情似水的娇媚之态,娇滴滴的向上官玉迎了过去,哪知上官玉一走近她,推了她一大把。

“明秀呢?人呢?在不在她院中?”

“老爷,明秀怎么啦?她惹什么事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在自己的院子里绣花啊?”

“那今天呢?今天看到她人没有?”

“我不知道,我今天没去过她院中。”

“你这做姨娘的是怎么做的?自己的女儿在哪都不知道!走,去她院中。”上官玉发了火,抬脚又往上官明秀的院中走去,他实在不想证实那个不要脸的女子是他的女儿。

杜姨娘虽然心下疑惑,但还是不敢惹了盛怒中的上官玉,也抬了脚一路小跑的跟上。二人到上官明秀的院中时,院中的下人一见到二人,立即吓得战战兢兢的全部都跪下了。

“二小姐呢?”

“老爷,二小姐不见了,昨晚还在的,可是今天早晨奴婢起来想侍候她起床时,却发现她不见了,奴婢们该死,没能照顾好小姐。”

上官玉一听,脸色顿时惨白,两脚一软,一屁股坐在院门的门槛上,这时,听到动静的黄夫人也急急的过了来,看见上官玉毫无形象的坐在那,不禁着急,老爷还未曾有如此失态过。

“相公,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坐在这脏兮兮的地方?”

“家门不幸啊!家门不幸啊……”上官玉仰天长嚎,踉踉跄跄的往回走去。

黄夫人和杜姨娘对视一眼,不知道上官明秀是发生了何事,忙跟上上官玉。上官玉摇摇晃晃的走着,回到自己的书房,唤了身边的高手护卫出来。

“老爷,何事?”

“蒙面去皇宫旁丁字街路口,将那个正在与男子交欢的女子强行打晕带走,丢到郊外府中那庄子上去,告诉那里的人,让她死不了就行了。那个男子现在不用管他,等晚上众人散了,去给他结果了。”上官玉说到这,眼里闪过狠厉的目光。

“是,老爷,奴才明白了。”

那男子说完,蒙面出去了,而在书房外等着的黄夫人和杜姨娘正在焦急,上官玉将二人唤了进去。

“杜姨娘,你教女不严,夜不归宿,有损我们上官府的颜面,从即日起你去祠堂老祖宗们面前自行悔过吧,哪日想通了,哪日再出来。”

“老爷,求求你,你就原谅秀儿这一回吧,她一定会回来的,她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才会不回来,老爷……”

“不用你多说,我心中有数。来人,将杜姨娘锁进老祠堂,没有我的吩咐,不允许放她出来,也不许任何人接近她。一日两碗水,两碗米饭,让其渡命,安心悔过。”

“是,老爷。”上官府的管家立即带了人将杜姨娘拖出了。

“老爷,老爷,不要啊……老爷,求求你,求求你,你原谅秀儿吧!秀儿会回来的。”

等下人将杜姨娘拖了出去,黄夫人看了看上官玉的脸色,走到他身后,伸手为他按头,也不问他为什么这样发了大脾气,良久,上官玉叹了口气。

“相公,你今天是怎么了?明秀做了什么事这样让你大动肝火?”

“唉,她简直是……,当街与男人赤身*的交合,我都无脸说啊。幸而她只是府中的庶女,认识她的人不多,要不然我们上官府今天就名誉扫地了,珠儿不用嫁人,星儿也不用娶妻,其他庶子庶女的亲事也都泡了汤,我们上官府就完了啊!上官府的基业若是毁在那孽女手中,我死后又怎么去面对列祖列宗啊。”

“当真这样?那孩子虽然有些小心思,但不至于做出这样的事出来,应该是有人对她下了狠手,故意让她出丑的。”黄夫人一听,心下大骇,怪不得老爷这样发了大火,只是转念一想,上官明秀再无耻也是个女孩子,做不出这样的事出来。

“我也知道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来,但为何不是别人,而是她被人害了?肯定是招惹了不能招惹的人,如此招惹是非,今天是害了自己,他日就是害了我上官府一下呀。因为她是我的女儿,我才留了她一条命,让人将她送到庄子里去了。”

“好了,老爷,别生气,既然你已经处理妥当,那这事就这样,与外边的人就说明秀和杜姨娘为老太太,老太爷去庙中祈福去了,那明秀院里的下人全部远远的发卖了。”

“就按夫人说的做。”

此时,安王府中,凤容若正准备着去将军府接了唐黛去京郊,楚陌走进他的书房。

“世子,人被强行带走了,我们的人跟了上去看到人被扔到了郊外上官府的庄子里。那男子在那没人理,估计要等晚上天黑无人后再动手。”

“很好,是我了解的上官玉,处事手段果断,快速狠辣,此事就这样罢,我们去将军府。”

凤容若说完往外走,楚陌立即跟上去套了马车,驾了马去将军府接唐黛。

马车到达将军府门前时,唐黛已经带着小青和诗芫站大门处等凤容若了,唐黛被凤容若叫到了他的马车去,而唐黛的马车,小青驾车,诗芫不敢多话,眼巴巴的瞅了瞅被凤容若拉上他马车的小姐,那边车帘子已放下,才独自一人上了唐黛的马车,享受了小姐的待遇。

马车启动,唐黛看着凤容若。

“还得去了牙行,看准了方向才好去。”

“呵……知道你的,喜欢临时抱佛脚,我已经替你看好了一处,你去实地查看查看,若是能看中,今天就订下了,若看不中,再寻。”凤容若轻笑着宠溺看了她一眼。

“真的?凤容若,你太好了!我要奖励你,恩吗……”唐黛一声轻呼,抱着凤容若的脖子,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大口。

已经许久没有与唐黛好好单独相处的凤容若被她软软的唇一碰,又碰起了心火,长臂一捞,又将她捞到腿上,抱进怀里,找准了她的双唇,霸道的亲下,辗转流恋……亲得唐黛身子发软,窒了呼吸,才放开她。

凤容若尝了甜头,因那流言憋了火的心情才好了起来,看着怀里的小人儿软软的靠着他,浑身柔若无骨,小嘴红肿,眼神迷离,那急她快快长大的念头又冒了出来,可是一想,还有大半年她就及笄了,他明年就可以娶她回家,好好的吃肉喝汤,心情顿时明亮如天空中的日光。只是,他想也没想,怀中的小丫头明年会不会答应嫁给他,还是个未知数!

“丫头,明年就嫁给我,好不好?”凤容若又搂紧了怀中的唐黛,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

“不好,我想多陪陪我娘亲,那么早嫁给你,我就不能多呆在将军府了。”唐黛头摇成了拨浪鼓,她才不想那么早嫁呢,嫁人了哪有现在自由!

“丫头……”凤容若一脸可怜的看着唐黛,眼神中带着乞求。

“不要,坚决不要,你要那么早娶我干嘛?我不会跑了,再等我几年,等我十八了再嫁你。”唐黛无视凤容若装可怜的眼神,绝不妥协,坚决摇头不同意。

“丫头,我好想你啊,你就忍心我一直煎熬着……”我想吃肉渴汤啊!凤容若依然一脸可怜兮兮扮作可怜之态。

“你……你都熬了那么久了,不差这几年,别跟我装可怜。”唐黛自然听明白了凤容若话中的意思,红了小脸,翻了个大白眼,鄙视凤容若。

“丫头,乖丫头……答应我,明年就嫁我。”

凤容若不敢来硬的,只好来软的,嘴上喃语,又找准了唐黛的双唇强势霸道的狠狠的亲着,一面亲,一面使了坏,知道小丫头最怕什么,不像平常循规蹈矩的只亲了唇,趁唐黛被他亲得迷糊,又突袭了她的小耳坠。

在凤容若怀中的唐黛,脑子已经被他弄得迷糊不堪了,竟是没有发现他突然使坏,最后竟情不禁的抱了凤容若热烈回应他,大舌与丁香小舌碰在一起,凤容若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唐黛则吻得忘了自己,没有意识到危险。

凤容若则是有意要挑起她的情潮,突然,一个侧身将唐黛压在马车长长的坐位上,吻越来越激烈,大手也开始不规矩做乱。

身下的唐黛不想凤容若今天竟如此大胆,想要拒绝,意乱情迷中的她却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心中竟然升起了从未有过的盼望,希望她心悦的人能进一步,再进一步……。

开始本是要挑逗了唐黛,让她答应他早日里嫁给他的凤容若到后面却是情不自禁了,拿得起放不下,兀自沉沦,贪心的想要更多一些,时间更久一些……车厢中的暧昧一击而发。

车外,四月的微风轻摇曳,随着马车的跑动,吹起了马车帘子的一角,这缕微风正好吹在唐黛的身上,意乱情迷的唐黛只觉得上半身一凉,脑子突然清醒过来,心下一惊,看着上衣的盘扣已经被凤容若解开了,露了里面的内衣,凤容若正埋首在她想不到的地方辗转痴迷……清醒了的唐黛,脸哄的一下子红了,像煮熟的大虾,赶紧推开凤容若,爬起坐好将衣服整理好,盘扣扣好,然后拿眼瞪了凤容若一眼。

“凤容若,你……”

“丫头,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明年要娶你!你也想我,刚才我知道。”一心想娶了唐黛的凤容若也犯了倔脾气,拿眼瞧着唐黛,认真道。

刚刚小丫头的回应,明显是动情了。

“我……还是两个字,不嫁!”唐黛哑口无言,她刚刚好像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的想法,于是又闹了个大红脸,拿了一双清澈的丹凤眼瞪着凤容若,就是不答应明年嫁给他,哪怕是哪天情不自禁,被他拆骨入腹了,也不那么早嫁了他。哼,大坏人,大尾巴狼,黑心鬼。

凤容若见小丫头依然坚持,竟沉默抗议,无奈,再次伸手想抱了她哄她。

“住手,离我远点,坐得远远的。”唐黛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挪了挪身子,离他再远一点。

“……”凤容若。

无奈停了手,只拿一双美目,静静的看着唐黛,似要看出一朵花来,心里则是想,小丫头这油盐不进,软硬不行,他还是得用了迂回战术,去讨好了将军府的人,早点将她娶回去。

二人在车内沉默,各想了心思,一个非不快嫁,一个非要快娶。

马车要经过京城的闹市,才能去了京郊。唐黛因为有些小赌气,不理了凤容若,车内少了温情款款,坐在那颇感无聊的她,靠在车壁上,抬手掀了车帘,往外望去,欣赏闹市的风景。

在马车经过京城有名的银楼,天德楼时,她的目光无意中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着了紫衣,身形纤巧妩媚,正在与身边的丫鬟说笑着走出银楼大门。

“上官姐姐!停车,停车,快停车……”

唐黛大声吩咐停车,楚陌将车停下来,在凤容若还没明白她要干什么的情况下,她风一般卷出了车厢,抬脚朝银楼门口的上官明珠奔去,车厢内的凤容若见了,眼角抽搐,臭丫头,比见了他还兴奋。

“上官姐姐,上官姐姐!……”唐黛一边喊着,一边死命的朝上官明珠挥手。

正在和自己丫鬟说话的上官明珠,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大喊上官姐姐姐,叫谁呢?叫我吗?下意识的抬了眼,四处观望。她身边的丫鬟比她眼尖,看到了远处挥着手的唐黛。

“小姐,是县主,在那,你看。”丫鬟指了提唐黛的方向。上官明珠一瞧,果真是她,于是也兴奋的停了脚,朝唐黛挥手等她。

“上官姐姐,你们这是在干嘛呢?买首饰?”唐黛跑得小脸红红的,双眼亮亮的看着上官明珠问她。

“本是来买些绣花的丝线,因无事就到处逛逛,听人家说银楼来了新式的首饰,所以就进去看看。”上官明珠也很高兴在这里碰到了唐黛,上前拉了唐黛的手,回她。

“怎么样?买到趁心的没有?”

“恩,还算别致,挑了两样买了下来。对了,县主,你在这又是干嘛?”

“我啊,我想买个庄子,好种了蔬菜和农作物,府中可以吃新鲜的菜,无事时又可以去庄中走走,散散心,不用整日里闷在府中。所以,这挑了一个,想去实地看看去。”

“县主就是不一样,这性格像个男子一样洒脱,活得也像男子一样洒脱,我是羡慕都羡慕不来啊!”上官明珠感叹一声,用了羡慕的眼光看了唐黛。

“上官姐姐若是想,也是可以的啊,我那庄子若是买好了,你想去玩,我陪着你去。”

“真的?这行吗?”

“有什么不行?你若是想去,今天就可以去,走吧,上官姐姐,你今天陪我去可好?你见识多,也帮我一起把把关,看一看啊。”唐黛叫了上官明珠,其实是想寻了机会,诈一诈她对大哥的心意如何。

“今天就去?”上官明珠有些犹豫。

“对,今天就去。上官姐姐,算我求你啦,你陪我一起去嘛,让我好有个伴儿。”

唐黛说此话时,早将某人忘得一干而净了,远处的凤容若看着二人聊也聊不完,心中生起了不好的预感。小丫头今天不是要将他扔在一边,带上官明珠一起去吧?

“好吧。那我让下人先回去,禀报我爹娘一声。”

上官明珠吩咐了随行驾车的马夫,让他不用等他了,先回府,向夫人禀报她跟县主出去有事了,然后带着贴身的丫鬟,跟着唐黛往他们停马车的方向行去。

马车中的凤容若念头未落,就见那边唐黛果真带了上官明珠主仆二人走了来,脸色顿时黑下来。

“凤容若,你自己一个人坐车哈,我带了上官姐姐去我的马车里坐去。”

唐黛带着上官明珠主仆二人,从凤容若的马车旁经过,对着马车内的凤容若招呼了声,就越过了他的马车,往自己的马车那走去,凤容若的脸瞬间拉长,拿了眼光死死的瞪了上官明珠的背影一眼,若不是她出现,丫头也不会不理他了。

走着走着的上官明珠突然后背一凉,朝后看了看,怎么觉得有人恨恨的盯着她呢?谁呀?!只是等她回头,凤容若的马车帘子已经放下,已吩咐楚陌启动马车,这让上官明珠觉得刚刚定是自己的幻觉。

唐黛与上官明珠主仆三人上了马车,小青也甩了马鞭,跟在凤容若的马车后跑了起来,马车穿过闹市后,路立即宽阔起来,两匹马拖着马车,一前一后,扬起蹄,往京城郊外小跑而去。

唐黛马车里,几个女孩子一坐下,立即欢声笑语的谈笑,上官明珠伸手拿过自己丫鬟挎着的包袱,打开,从里面拿了一朵镶着白色珍珠的珠花,珍珠粒粒圆润光滑,花瓣用的是流光溢彩的浮光景制作,精致漂亮,一看就让人喜欢。

“县主,来,这珠花是我刚刚在银楼里挑的,虽然不贵重,但胜在新意。我看给你戴了正好,你小女孩子戴着比我合适。”上官明珠边说,边将花戴在坐在她身边的唐黛头上。

“上官姐姐,这是你用了心思挑的,不管贵重与否,你怎能送了我呢?快,拿下,你自己戴。”唐黛伸手要取下已经戴在头上的珠花。

“别,你戴着合适,是我的一点小小的心意,县主笑纳就是。你问问两个丫头,你戴着可是好看?”上官明珠笑着问了坐在对面的诗芫和她的丫鬟。

“小姐,你戴着是很好看。”诗芫笑着对唐黛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上官明珠的话,上官明珠的丫鬟也笑着点了头。

“好吧,那我恭敬不如从命,收下了。谢谢上官姐姐。”

“这就对了,你大哥救了我一条命,你说,我送你这一朵小珠花算什么?!就是知道你会跟我推,也不敢送了贵重的,我这包袱里还挑了根上好的精致的金钗,我都不敢送了出去。你瞧瞧,好看不?要不,我也送了你吧?”

------题外话------

推荐好友古代穿越文《权王枭宠不良医妃》/薄雾浓

阿九微张粉红的小嘴儿,扭捏着开口:

“若我不是清白之身,你还会…喜欢我吗?”

身旁男人挑眉轻笑,原来她心里是这么想的啊。

抱起她软糯的娇躯,薄唇柔声道:

“不会…”

阿九俏脸惨白:“你是说…”

八爷嘴角上扬,捏了捏她细若凝脂的俏脸:

“有我在你肯定…不会清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