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娶妻如打仗/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恩,好看!送我啊?不要。既然上官姐姐说我大哥救了你,想报答,我倒是想你送了别的给我,就怕你不送。”唐黛点头,脸上露了坏笑,终于提到大哥了。

“别的?是什么?只要是我有的,我肯定舍得。”上官明珠也笑着道。

“我想你把自己送给我,啊,不对,不是送给我,我是女子,又没法娶你。送给谁呢?你让我想想……”唐黛故意眼睛骨碌碌的转,似在思考要上官明珠将自己送给府中的谁。

“县主……你乱说了啥呢。”上官明珠小脸一红,娇嗔的跺了脚。

“恩,我想到了,我正缺个嫂子呢,想我大哥那榆木疙瘩,到现在也没为我讨了大嫂回来,我真是恨铁不成钢,急死我的小心脏了!哎呀呀——上官姐姐,要不就牺牲牺牲你,做了我的嫂子,正好报了我大哥的救命之恩。”

唐黛促狭的看着上官明珠,盯着她脸色的变化,谁知上官明珠一听,顿时脸色绯红,害羞的捂住脸,不敢看了众人,唐黛心中立即有数了,上官明珠不排斥她的玩笑,对大哥应是有好感,于是继续趁热打铁。

“咋?上官姐姐,你这是不愿意了?觉得嫁我大哥不能见人啊,这脸都蒙上了。唉,想我大哥真是命苦,小时候吧,救了个小女孩,又不知她是谁?就一直心心念念到现在,连妻子都未娶。算了,上官姐姐既然没有这份心思,就当我是开玩笑的,上官姐姐不用为难,也不用蒙着脸。”

上官明珠一听唐黛的话,立马放下了脸上的手,眼神激动的看着她。“县主,你刚刚说的话是真的,你大哥一直记着她?因为她……都不曾想娶妻?!”

“对啊,我说的话没假,我怎么会骗了上官姐姐呢?我说的都是真话。”唐黛一脸认真,心中则已是哈哈大笑了,大哥啊,为了你的亲事,别怪妹妹将你卖了啊!

“县主,今日你……你回去后,能不能跟你大哥传了话,就说,他少时救的小女孩也一直不曾忘记了他,她知道救她的小哥哥就是他,只是她是女子,不敢主动表明了自己的心意,如果他真的一直记着她,明日午时去京城最有名的茶楼,天香楼的暗香厅等她。”

上官明珠听了唐黛的话,明显很激动,也不怕暴露了自己的心意,忙说出了这一番话,她等了多少年,她不想再错失,她要主动。

“好,我记住了,上官姐姐放心,你这话我定带到。”唐黛这已探明了上官明珠的心意,而且她还采取了主动约大哥,为了维护她女子的矜持,也不追问那女子是谁,是不是她,立即满口答应了。

众人说话间,前面马车上的凤容若则在心中扎着小人,一直黑着脸,身上冷气环绕。

驾车的楚陌感觉到了凤容若的不爽,知道世子是因为唐姑娘没有陪他,去陪着上官小姐去了才这样的,抽了抽嘴角。目的地已到,停了马车,小青也随着将马车停了下来,马车上的人都一一下了车。

凤容若还是拉着一张冰山脸,默默的走在前面,带了众人往他所说的庄子走去,大约一炷香的功夫,便到了庄内,从里面跑出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出来,那人似是认识凤容若,与他拜见。

“拜见世子。奴……”

后面的自称还未说出口,就被凤容若的眼神止住,扫了眼走在最后的唐黛,那管事立即意会,以后庄子的主人就是那最后的小姑娘,他们未来的世子妃了。

“哇,凤容若,这庄子好大啊!”唐黛蹬蹬的往前跑了几步,跑到凤容若身旁,侧头看着他惊叹。

“恩。你看看,看得中就定下来。”凤容若嘴勾了勾,但还是傲娇的用了淡淡的语气,唐黛听出了凤容若的语气不对劲,拿眼睛瞅了他。这是咋滴了?冰山脸复发了?

“县主,这庄子的确好啊,你看远处那一大片稻田,是良田,还有你看右边,那些蔬菜长得绿油油的,可见这地也是沃土。”

上官明珠看着远处,同唐黛道。

“咦,上官姐姐,我以为你不懂这些呢,想你左相府中一个千金小姐,竟也懂得农事,让我佩服。”

“呵,我也只是懂点皮毛罢,我家在郊外也是有庄子的,偶尔爹爹会带着哥哥去庄子熟悉农桑,也顺便带着我,所以我也懂些。爹爹说,做为贵门子弟,不能只知吃喝玩乐,书中做秀,要懂得国之根本,农业自凤南国立国以来一直就是国之重事。”

“原来如此!不愧是圣上看重的左相,的确有经地纬地之才,连这教育子女与别的高门子弟也甚是不同,所以会教育出上官大哥那样的优秀的男子,还有上官姐奶这样聪慧的女子。”

“呵……县主,你过奖了,我爹爹要是知道县主你这样夸他,估计要大笑三声,到处自夸了。”

“哈哈……上官大人还有这样可爱的时候?!”

只是唐黛大笑未落,今天倍受了冷落的某世子决定刷刷存在感了,竟然在他面前夸别的男子优秀!

“唐小妞!”

“恩?啊……凤容若,你有什么事?”唐黛顿感受到一股针对她的冷气向她散发而来,有些蒙圈。

“你不是要看庄子吗?”

“哦,对,我一说话就忘了,你让这里的主人或者管事带我去逛逛。凤容若,你还真是厉害,我昨天与你说的,你今天就找到这么好的庄子。”唐黛笑眯了眼,高兴的看着庄子中满眼的绿色。

某被冷落的世子听了唐黛这句赞美的话,脸上终于松动了。

“走吧,让这里的管事带我们去。他就是这里的管事,你只顾说话都没理睬他。”凤容若指了指不远处正尴尬的站在那的庄子上的管事。

“哦,你好,不好意思,我光顾说话,没来得及与你打招呼,我姓唐,请问您贵姓。”

“我姓张,你叫我张管事就好了。”

“张管事,这庄子我这一眼看去,觉得甚好,良田沃土,不知为何你们主子想要卖掉?”

“唐姑娘,原因我并不知,主子说只要遇到有缘人,能将农庄管理得像现在这般好,他就放心的卖了。”

“哦,这样。张管事放心,我若是买了,定会让这里比现在更好,我以前在乡下就是以种田为生的,这农事还是懂些。”

“唐姑娘,凤世子与我已经介绍过你的情况了,所以才会放心让你来此处查看。姑娘看中了,今天便可付下定金,择日再去衙门办了过户地契,将余下的银钱付清便可。”

“好!”

而此时,京郊的另一处小院中,轩辕凌剑依然是懒懒的斜靠在椅上,喝着花茶,眯着眼享受阳光的沐浴,他的身边,左边是那黑衣美男,右边则是微微弓腰恭敬立着的一云老道。

“事情怎么样了?”轩辕凌剑伸了骨节分明的长手,端了透明绯红的茶水轻啜了一口,淡淡的问了身旁的一云。

“太子殿下,恕属下无能,还是没有消息。太子殿下,上一世这凤鸣簪就握在你手中,而这一世却是有了变化,这其中的玄机属下一时还是无法参透。且上一世,此时你已经发动了对凤南国的战争,五年后已是征服凤南和大华,统一天下了。还请太子殿下不要继续犹豫了,如若再不动作,错失了你上一世的时间,恐会生变。”

“已经生变了,上一世并没有出现我的师弟凤容若,师父武神只收了我一个弟子。也没有出现手握龙吟簪,身带凤命的唐姑娘。”

“太子殿下说得对,这两人的出现已经改变了许多,上一世太子殿下迎娶的是身带凤命的大华国的长公主,可是这一世大华国并没有出现长公主这个人,所以才会导致龙吟簪易主,凤鸣不现。但是,太子殿下,你是天命所归的结束三国分裂局面的天子,若凤鸣不现,你难道就这样等下去吗?”

“不……肯定不会,我只是想再给自己一点时间,让自己再好好想一想,不在乎这一年半载的。”

“这……好吧,属下听太子殿下的。”

“你不用考虑太多,我自有主意。你只要继续为我寻得凤鸣簪,然后我再设法娶了她,双簪合璧,天下大一统之日,便指日可待。”

“太子殿下,恕属下多嘴,你若是真不愿强行娶了她,还是想个法子生了事,让凤南国的皇上将你那师弟扔得远远的,你多去她面前晃一晃,趁机获得美人芳心,如太子所愿。”

“恩?一云,想不到你一个道士对这方便还有所研究啊,比本宫这整日花丛中过的太子似乎还要精于此道啊?!”轩辕凌剑听了一云对他的建议,倒是没有怪他多嘴,饶有兴趣道。

“禀太子殿下,老道的前生并不是本就是道士啊,只不过后看破红尘,对男女之事看透,才入了道门,导致此生重生后就是道士一个。”一云道人听了轩辕凌剑的打趣,也收了拘谨,笑着同他的主子申辨。

“呵……也是,我倒是忘了你对我说过此事,你上一世是我凤北大将之子,也生得是风流俊俏,只因深爱之人被人陷害而死,后你伤情遁入道门。好,本宫这次听你的,想法子让我那师弟被他们皇帝凤千君扔到他国去一段时间,我去她面前晃一晃,增加增加好印象。”

“太子殿下英明,若无他事,属下告退。”

“去吧。”轩辕凌剑挥了挥了手,一云很快消失在小院,继续回到凤南国的皇宫做他的国师。

郊外庄子里的唐黛,凤容若一行,已经看好了庄子,付了定金,就等过了户付了余金,这庄子就是唐黛的了,庄上的管事送了唐黛一行出门。

往马车走去的凤容若依然黑着俊脸,不吭声,此时神经再大条的唐黛也看出今天凤容若有些不高兴,想了想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就明白了过来,他这是怪她将他扔在了一边,没有陪他?而是陪了上官姐姐!

想着今天这么好的庄子,价格公道的被她买了下来,这都是凤容若的功劳,临上马车前红着小脸将上官明珠扯到一边,让她坐自己的马车,她去凤容若的马车哄哄他。

上官明珠瞅了眼唐黛红着的小脸,又瞅了眼不远处的凤世子,果真是顶着一张冰山脸,掩着嘴笑了,便催了唐黛快去哄他,不用管她,等会让小青将她主仆二人送回府就行。

唐黛也不管了上官明珠笑她,顶着一大张红脸,乖乖的爬上了凤容若的车,车内的凤容若见她总算知道回来来陪他了,立即黑脸变白脸,身上的冷气也消散了。看得唐黛直腹诽,真是孩儿脸,六月天,说变就变。

两辆马车很快回了内城,小青按唐黛的吩咐将上官明珠主仆二人送回了上官府,而凤容若则被唐黛在车里哄得眉开眼笑,自然二人又是少不了一番缱绻缠绵,再送唐黛回了将军府,目送她进了将军府的大门,才让楚陌赶车回安王府。

唐黛回府后,在娘亲王夫人那报了到,露了脸,就去寻了大哥郑国,跟他说说上官明珠的事。唐黛进了郑国的院子,郑国正在研习兵书,见妹妹来了,忙问她有何事。

“妹妹,不是说你跟着凤世子去郊外看庄子去了吗?这回来就找我有事?”

“恩,去看了,定了个庄子,就等过户地契办好,付了余金就好了。我来找大哥你,是因为我今天在路上碰到了上官小姐,知道了些事,来与哥哥说说。”

唐黛便将她路遇上官明珠,套出她的心思,她约大哥明天去茶楼见面的事吧嗒吧嗒,绘声绘色的说了一遍,临了了还笑大哥魅力无穷,将郑国笑得红了脸,郑国又是惊讶又是感动,又是不好意思,他没想到他当初就那一救,居然让上官明珠惦记他这些年,为了他都不曾答应亲事。

“妹妹,那个我明天若是去见她,会不会为她带来什么麻烦啊?倘若被人知道了我俩私下相见,会坏了她的名誉的,这不太好吧?”郑国心有所动,但是又有担心。

“呀,大哥,不是还有我吗?我陪你去,为你俩放风,站岗。你二人坦明心意,到时候我寻了凤容若去上官府做了牵线媒人,他的面子够大吧?”

唐黛为了凑成大哥与上官明珠的好姻缘,也是无所不用了,凤容若成了她的专职媒婆,前有千里迢迢去了长安县为唐风做牵线媒人,现在又想他为大哥郑国去上官府做媒。

“我……我觉得,不,不太妥当。”郑国还是担心,吞吞吐吐道。

“呀,大哥,你咋不拿出一点你做小将军的气度来呢?这娶妻与打仗是一个道理的,要勇往直前,不能懦弱。而且,人家上官姐姐还是个女子,她都不怕,你怕什么?你要是敢不去,我明天就将你押了去,哼。”唐黛小手一挥,很有大将风度道。

“……”郑国。

“我告诉你啊,大哥,我今天可是答应了上官姐姐,将她的话定带到,明天她约好的时辰,我大哥,你郑国,肯定准时赶到。你要是敢让我食言,你看着办。”

“好,好……我去,我去,总行了吧,我真是拿你没法子。不过,说好了啊,你陪我一起去,万一碰上了熟人,就说我是陪你去见你的闺中好友的。知道了吗?”

“这还差不多,知道了,我陪你去就是。我回自己院子里去了,还有,明天打扮得帅气威猛一点,别丢了你妹妹我,丢了将军府的脸。”

唐黛见事情搞定,再次叮嘱了郑国,一面向外走,一面朝后晃了晃白呼呼的小手,看得郑国眉心直跳,这明天他要是不表现好点,还不知道回来这小鬼怎么折磨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