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 无聊到逛青楼/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郑国与唐黛二人站在将军府的大门口,瞪着两双丹凤眼互瞅着,只是二人的表情,完全不一样,唐黛是一脸欣赏,而郑国则是一脸惊呆,连着将国府的下人和府外看热闹的人不知道二人互相在瞅啥。

“恩,大哥,你今天整得不错,挺帅气,符合我的高标准。”

郑国今天穿了一身青色的儒衫长袍,让英气的他凭添了三分书卷气,威严中夹带着温润,一头墨发披在肩上,只半梳了高发,长身玉立,洒脱不羁,看得唐黛直夸赞。

“妹妹,你先别说我,让你陪着我去茶楼,又不是让你陪我去军营,穿什么男装?”

“呀,大哥,女装到处跑不方便嘛,所以我穿了男装。你不管我怎么穿,不就是陪你走一趟嘛。走,走,上马车。”

“……”郑国。你穿着男装,陪着我去见女子,那还有什么意义?!

唐黛拉着郑国的手,往府前停好的马车上走去,小青已经驾着车在等二人了,郑国无奈,摇了摇头,被唐黛拉上了马车。

马车行了半个时辰不到,小青停下马车。

“小姐,天香茶楼到了。”小青看了看牌匾上的大字,对车内的唐黛禀报,小青今天为了配合唐黛,也做了小厮的打扮。

“到啦!大哥,走啦,下马车。”唐黛一听掀了马车帘子,看见后面磨磨蹭蹭不想下车的郑国,催他。

唐黛抬头看了看茶楼,不愧是第一茶楼,占地面积不小,并不是唐黛想像的现代的楼上楼,而是精致茶楼小院,只有两层,在这闹市,这茶楼本身估计都得不少钱。

唐黛与郑国二人往里走去,里面的茶楼伙计一看二人穿着,就知道是富贵人家的子弟,不敢怠慢,忙上来招呼二人。

“请问暗香厅在何处?我们与里面的人约好了的。”唐黛出声问伙计。

“两位公子请随我来,暗香厅你们的朋友已经到了,在里面等你们,只是那姑娘说只有一位公子,你们这怎么有……”两位?

“哦,她等的是我的大哥,我是临时随我大哥来的,她并不知道,你不用疑惑,她是在等我们,你没有搞错。”

显然暗香厅内,上官明珠已经到了,且与茶楼伙计都打好招呼,伙计后面的话问出,唐黛自是明白他的问话,回复了伙计,伙计一听,没有搞错,便不再问了话,带着唐黛二人往暗香厅走去。

“姑娘,你等的朋友到了。”伙计敲了门。

“带他进来吧。”里面传出上官明珠有些激动的声音,唐黛一听,对着郑国做了鬼脸,郑国无奈的的瞪了妹妹一眼。

“大哥,你进去吧,我要是进去,上官姐姐会不好意思的,我到大厅内去喝茶等你。”

唐黛轻声对郑国耳语了一句,将他推进了暗香厅,一脸坏笑,悠哉悠哉的回了大厅,让茶楼伙计给她上茶,这时小青也停好了马车,推门而入,坐到唐黛一个桌上,也品着茶。

大约喝了一炷香时间的茶水,唐黛不想再喝了,感觉实在无聊,叫了伙计过来。

“伙计,这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去处?”

“公子,这好玩的去处多呢,我这茶楼里有说书听书的地方。茶楼外往右不过五百步,有一家百美楼,那是消遣的好去处,在那玩乐的人不少。”

“噢?百美楼?何谓百美楼?”唐黛饶有兴趣的问伙计。

“公子,你不是本京城人吧?”

“何以见得我不是本京城人?”

“本京城人,哪家公子老爷不知道这百美楼啊?!这楼里有百名姿容出色的女子,不仅琴棋书画,样样才艺精通,更听说那侍候人的功夫,让男子消魂,那些有钱的公子老爷哪个不是留恋忘返,恨不得生在百美楼,长在百美楼呐。”

“哦,这百美楼是青楼呐?!我算是明白了,也不是京城所有的贵公子都会去那的,也有一些洁身自好的,比如公子我。”唐黛一听明白了,原来那好去处是妓院呐,对着茶楼伙计得瑟的拍了胸脯。

“我不信,除非你是个女子。连我都好奇,想要进去看一看呢,不过是我没那闲钱,才不敢去。”茶楼伙计鄙夷道,在他们凤南国逛青楼又不是什么犯法,丢人的事,反而让人觉得你厉害,是个有钱的老爷公子。

“噗嗤……咳……咳……”

正喝了口茶水的唐黛,没想到自己没得瑟成,竟然被这小小的伙计给鄙视了,口中的茶水全喷了全来。nnd,这她是女扮男装,若真是男子岂不是要被他给气死了,这古代的老古董的脑回路,她实在没法理解。

“小……公子,你没事吧?喝慢点,别呛着了。”一边的小青站起为唐黛拍了拍背,那茶楼伙计则掉转屁股走了,肚中则是腹诽着,看着穿得人模狗样的,却原来是个穷光蛋,切,懒得侍候。

“……”唐黛。

看着伙计的背影,某只二货在茶楼的微风中凌乱了,她,这是被无情的嫌弃了?就因为她说她没有去过百美楼。她还真不信邪了,姐今天就要去看看,看看这古代的青楼是什么模样,体会体会那些大爷的乐趣。哼!

“小青,走,去百美楼,本公子倒要看看那百美到底是有多美?才艺是有多出众?竟然让全京城的贵公子,老爷神魂颠倒!”

说完的唐黛,豪爽的拍了一下小青的肩,力道不小,没有预防的小青被她拍得身子一歪,听清了她的话,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她没听错吧?小姐要去逛青楼?且不说让夫人和将军知道了会怎么想,要是让世子知道了她陪着小姐逛青楼,她要被世子拎着脖子扔回暗卫营,在里面不再回造三年也别想出来。

“小……公,公子,能不能不去?要是让夫人知道了,又要对着你哭了。”

“咳……咳……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这个样子没人认识,走吧。”唐黛一脸兴奋的压低了声音对小青道。

她这些时间在将军府可是被憋疯了,好不容易寻到个好玩的事做做,她怎么能放手?去,必须去!

“公子……”小青一声哀嚎,眼泪婆娑的看着唐黛。

“哎呀,别磨蹭了,跟上。伙计,这一锭银子不用找,公子赏你的,谢谢你提供一个好玩的地方,等会暗香厅我大哥出来要是问我,你就说我提前回家了,不许说别的,更不能向他透露了我去百美楼的事。你要是透露了,下次我来将你这天香茶楼给烧了。”

“是,公子,小人懂,小人懂,小人不会多嘴,跟暗香厅的客人说,你回家了。谢谢公子赏赐。”那茶楼伙计拿了唐黛放在桌上的银子,双眼通亮,拿起来放在嘴里咬了咬,货真价实,立即狗腿的向唐黛保证。

唐黛不理了他,抬脚出了茶楼,小青见唐黛已经走了,无法也只好跟在小姐的身后,往百香楼的方向走去。

茶楼往右,五百步,唐黛停了下来。

拿眼睛瞅了又瞅,看了又看,没有她想像的立于大门外的迎来送往的,穿着暴露的,挥着手帕的,见着男子就嗲声嗲气的,满身散发着脂粉香味的青楼女子。她,走错了?

唐黛犹豫间,小青也磨磨蹭蹭的来到了她的身边。

“小青,那上面三个大字是百美楼,没错吧?”

唐黛指了指牌匾,问小青。

“公子,是百美楼。”小青认命的点了点头。

“那为何没有看见花枝招展来迎来送往的美人啊?”唐黛一脸不解。

“小姐,这便是百美楼的招人之处,不似那些低贱的青楼,需要在外揽客的。这百名女子几乎都有固定的恩客,这些恩客挥金如土,怎么需要她们站在外抛头露面的揽客呢?!”

“原来如此,咦,小青,你也知道这里啊。”

“公子,你忘记我以前是做什么的?!京城的哪个角落我们都必须了解的。”

“哦,对,我们进去吧。”

唐黛抬了脚往百美楼里面走去,二人刚进门,里面倒是立即有人迎了过来,唐黛抬眼一看,这迎过来的人大约三十多岁,长得是风姿绰约,妩媚妖艳,只是年龄偏大了点,走路风风火火,显得做事干练,大约是这百美楼里的妈妈。

“公子,欢迎来百美楼。不知道公子是要听曲,看舞呢,还是要……”那妈妈看了唐黛是陌生面孔,大约十五六岁的年纪,生得极好,便知不是这楼里的长期恩客,询问她。

“我听说你们百美楼里的女子甚美,才貌绝佳,所以一时生了好奇心过来看看,让她们人都出来,让我瞧瞧,挑了人,擅曲的弹曲,擅舞的舞给我看,其他的,容后再说,本公子不会亏待姑娘们的。”

唐黛说完,从怀里掏了一锭金子扔给了妈妈,只是心里却痛得慌,她好不容易赚来的金子打了水漂,让她一个女子来看另一个女子弹琴跳舞?我去,好亏!

这金子本是为大哥准备的,这下好了,就这样被自己挥霍掉了。那妈妈接了金子,立即眉梢眼底都是笑,就这一大锭金子,让姑娘们弹弹曲,跳跳舞足够。至于后面还要做啥就不够了,也不知道这公子……不管了,看样子出手很大方,应该是有钱的的公子。

“姑娘们,屋内没有恩客的,都出来咯,有客人到。”

那妈妈对楼上了吼了一嗓子,唐黛皱了眉头,不对呀,门外那么矜持,里面怎么这么俗气了呢?不应该也有点别于其他青楼的想法才对吗?思绪未落,果见一大群女子鱼贯下了楼,逐个站在唐黛面前,唐黛拿眼审视,其中的确有绝色女子,可是并没有外面传得那样传神,百美,百美!

唐黛感觉不对劲,但是她今天不是来找事的,是来见识的,所以不动声色,拿手点了点里面的三位女子,那三个一个着了白纱外衣,一个着了大红纱衣,一个着了粉红纱衣,外貌也算是这群女子里最出色的三个。

“你们三个出来。你们三个里谁最会弹琴,谁最会跳舞?”

“奴家擅琴。”那着白纱外衣女子回了唐黛。

“奴家擅舞。”那着红纱的女子也出来向唐黛施了礼。

“好,你弹曲,你跳舞。还有你,过来侍候本公子。”唐黛吩咐了三人,然后斜躺于软榻上,等着享受。小青看着唐黛装的大爷样,眼角抽了抽。

立即,白衣女子准备了古琴,那红衣女子也回去换了舞衣出来,其他的人又回到了楼上,着粉红的女子,小心翼翼的跪于唐黛身侧,为她斟了茶水,取了一旁的水果,瓜子,为她剥了皮,喂她入嘴。

唐黛嘴里吃着瓜果,品着茶香,眼中看跳舞,耳边有琴声,好不享受。小青立于一旁,看着一脸享受的唐黛,心内却是忐忑不安,刚刚影子将这里的事禀报了世子,估计世子一会得撵了过来,将小姐捉回去了。

不过两炷香的功夫,唐黛就曲听腻了,舞看够了,水果也吃烦了,反反复复就那几首曲,就那两支舞,哪有现代的好看啊,舞蹈种类繁多,街舞,爵士舞,芭蕾舞,迪斯科……等等,那曲更不用说了,古琴,古筝,钢琴……。

唐黛无聊的打了哈欠,伸了懒腰,叫停。

“妈妈,这就是你百美的才艺无双?我看不过如此!太过无聊……不过一晌,本公子就听腻味了。还有没有新鲜的?妈妈,你不是欺我是第一次来你们这,没有将绝色绝艺的姑娘唤出来吧?侍候本公子的,不过尔尔。”唐黛懒懒的靠在软榻上。

“哪能呢?公子。本楼从不欺客……”那妈妈没有想到这小小公子却是个不好应付的,其实她猜测得不错,楼里几位绝色的正在侍候一位身份高贵的人,但是又不敢承认。

“我知道了,那就是你楼里徒有虚名,不过是哄骗别人的钱财罢了。”

“公子,你这话就不对了,这只能说明是公子的要求高罢了,又岂能说是本楼欺世盗名。公子品味高洁,本楼没有能力招待,公子请吧。”那妈妈听出了唐黛言语内的不屑,很是气愤,于是不客气的回了唐黛。

“咦?你这是侍候客人的态度?我不过说了句实话而已,你就要赶本公子走,要本公子走也可以,我给你的金锭子还我,就你们这种糊弄人的地方,竟然敢收如此高价。相不相信本公子让人来拆了你这百美楼?”唐黛本也是无聊,说了句实话而已,不想这妈妈的态度,着实在让她生气,于是装出一副纨绔公子的模样。

“公子,既然你觉得本楼的才艺美人不过如此,那定是公子才华横溢所致,且不说我们楼是不是骗了客人,公子敢不敢与妈妈我赌一赌,若是你的才艺超过我们楼里的姑娘,我不但奉还姑娘刚刚的金锭,还另双倍赔偿给公子。”

那妈妈听出了唐黛话里的威胁,怕惹上了大神,若是在她手上楼里出了事,主子定会责罚她,罢了,破财消灾,于是改口用了计策,只希望眼前这位公子才艺不超过楼里的姑娘,她就不用让楼里受了损失,还回那锭金子。

“此话当真?!”

“当真!”

“当真我也不会信你,你的信用度在我这已经是打了折扣,将金锭子拿了出来置于桌子,方便我一会拿走。”

唐黛才不管这是哪呢,比才艺就比才艺,她不但能拿回那让她肉痛的一锭自己的金子,还能让楼里补偿了更多的金子,何乐而不为。

别怪我欺负了你们,是你们这的服务的确是没有跟上名气,欺负了客人,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