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唐黛被打屁股/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妈妈听了,嘴角抽了抽,这百美楼来的人都是挥金如土,哪会在意那一丁点的金子,看来此公子是有意拿回他的金子,是个抠门的公子,但是自己话已出口,又不好反悔,只好命去人去拿了金子过来,放在唐黛所说的桌上。

“恩,这还差不多!”唐黛走到桌前,拿起金子左瞅瞅,右瞅瞅,最后确定是真金,非假金,这才转了身,去到刚才女子弹奏的琴前,试了琴,动手准备抚琴。

此时,二楼一间房间内,一白衣公子坐在案前,品着美酒,听着悦耳的丝竹之声,看着悦眼的舞蹈,与刚才侍候唐黛的人,无论是姿容,还是技艺,皆是天上地下。

一黑衣美男站在二楼,看了半晌楼下发生的事,转身走回房间,走到那白衣男子身边,与其耳语了的几句。

“哦?有趣,有趣!停了,待这儿等我回来。”那白衣男子吩咐侍候他的那些美貌女子,停了奏乐歌舞,往门外走去,也站于二楼之上,看着下面大厅中正欲抚琴的小公子。

而此时,唐黛已是试过手上的琴,十指微动,弹了首现代学的古曲,前面听了那女子的琴艺不过尔尔,此时都未用了全部的心力,只是信手而弹,但是弹奏出来的曲子依然十分美妙的动听,微风吹过,不知从何处竟飞来一只蝴蝶,停落在唐黛的琴上,仿佛也是来听琴的。

唐黛看着那精灵般的小白蝶,在琴上轻扇动着翅膀,似欲与她对话,不由婉尔。脸上绽放了如仙子般的笑容,这笑容落在楼上白衣男子轩辕凌剑的眼中,让他的心为之颤了颤,暗了眼眸。

那妈妈在唐黛琴声响起时,就变了脸色,这琴技,除了宫中的美人魏仙儿,将军府的将军夫人王夫人,那就只有另一个人可以弹奏出,那就是神医县主,虽然她没听过,但是她听到京城盛传。只是神医县主是个女子,又是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又怎么会跑到她们这风月场所来?难道另有其人?又出了一个琴动天下的公子不成?罢了,今天这金子是赔定了。

唐黛的琴声停,轩辕凌剑消失在二楼,那黑衣美男也消失在原地。半晌后,一仙子般着淡绿纱衣的女子走到楼下,款款走到唐黛面前,对唐黛施礼。

“公子,我们家公子听了公子弹的曲,觉得公子的琴技天下无双,想结识公子一番,还请公子赏脸。”绿衣女子对正在准备将桌上的金子装入口袋的唐黛道。

“你家公子想结识我?不知你家公子又是哪位?是京城人士,还是哪里的?”唐黛拿金子的手一顿,转过身问绿衣女子,竟然有人听懂了她的琴,因琴音想结识她,想着古代以琴会友,以诗会友,以画会友……比比皆是,未心生反感,倒是提了兴趣想了解了解。

“我们公子说,他曾……”

“唐小公子,你的胆子是越来越肥了!竟然背着我跑到青楼里来了。”

那女子的话说了一半,就被一声怒喝打断,众人朝他看过去,只见进来说话的公子着了一袭白衣,俊雅如仙,只是这仙气却被英俊的眉眼上的怒气,浑身的冷气冲散,认识他的人,知道他是安王府的世子,竟然不敢直视了他含怒的双眼。

不认识的女子,则是被他无双俊颜给吸引,痴痴的看着他,这公子比他们百美楼的东家竟似还要仙气三分,让人不舍得移了眼睛。

“拜见凤世子!”那妈妈是见过些世面的,显然认识凤容若,忙朝前跨了一步,向凤容若施礼。凤容若似没有听到,也似没有看到,越过她,直朝那个惹祸的女子走去,竟然敢来逛青楼寻欢作乐,她就不怕他打了她的屁股惩罚她。

而听到凤容若声音的唐黛,看着凤容若一步步的,怒气冲天的,黑着脸,浑身冒着冷气朝她走来,心里道一声坏了,被抓包了,很没出息的缩了缩脖子,狗腿的迎到凤容若面前。

“凤容若,你来了!你咋来了?”

“咋来了?我不来,你还不得翻了天,竟然敢独自一人跑到这鱼龙混杂,到处是臭男人的地方来。我倒是想问问你,你是想干了什么?”

“我,我没干什么,只是叫美人弹了曲,跳了个舞,别的啥都没干,真的,什么都没干!”

“你还想干什么?皮痒了,你。”

“我就是想干什么也干不了啊,我又不是你,对吧……啊—啊,啊……放下我,放我下来。”

作死的某人嘴硬的还想说了什么,结果凤容若一听她想干的干不了,意思干得了她就会干咯,顿时火冒三丈,拦腰将唐黛抱起,转身就出了百美楼。

“啊,金子,我的金子……小青,金子拿上啊,那可是我弹琴嬴来的!”

身后的小青,无奈,用了轻功掠到桌边,取了桌上金锭,又掠回到凤容若的身后,小姐,对不起,今天我是救不你了,但是替你保存了金子还是可以的,省得你被世子打了屁股,身上痛,到头来还要心疼金子,心痛!

小青不愧是跟了唐黛几年的人,非常了解唐黛的想法的,当她被凤容若惩罚得浑身疼的窝在床上,看到那几锭金子时,顿时眉开眼笑,身上的痛立即就好了,哪儿哪儿都不痛了。

而百香楼的人,看着被凤容若扛出的唐黛,个个目瞪口呆,这小公子,真是!无法用言语形容他了,这明显凤世子生了大气,说不定回去要惩罚了他,小命能不能保住还难说呢,他竟然还惦记着他的那几锭金子,是个贪财的公子。

绿衣女子回到了二楼轩辕凌剑的房间,向他报告了楼下刚刚发生的事,轩辕凌剑端到唇边的酒杯停了下来,重重的放在了桌上,心中立马决定要将他这个无处不在的师弟给弄走。

“传信给大华那边,让想了办法让凤南国出使大华国,然后这边让国师进言,让凤容若出使大华,早点给他弄走。我不管用了什么办法,越快越好。”

“是,公子,我立即去办。”黑衣美男转身出了房间。

“你们都下去吧。”轩辕凌剑朝美人挥了挥手,那几个绝色女子有序的退出了他的房间。

凤容若的马车上,唐黛果真被凤容若按在长凳上打了屁股。

“凤容若,你不讲理,不许你打我。”唐黛朝凤容若高声抗议,但是抗议无效,她的屁股重重的挨了几巴掌。

“不打你,不打你你不记事。你是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是神医县主,是将军府的嫡小姐,要是被外人知道了你去逛青楼,口水都得淹死了你,你个不让人省心的丫头片子。”

“我不怕,我管他谁。我又不干坏事,不就是听了曲,看了跳舞而已。凤容若,你再打我,我跟你急了啊……”唐黛痛得眼泪汪汪。

“你不怕人家说话?!好,不怕,那你也不用为了好奇跑到那种地方去,我今天就做了那些人在里面做的事,免得你为了好奇,把自己搭进去了都不自知。”

凤容若一听,小丫头还没认识到错误,那种风月场所,男子干什么,她不会不知道吧?!所以发了狠,将唐黛掉了个面,直接压到她身上,找准了双唇,狂吻了起来,手上一边在动作,解了唐黛袍子上的扣子。

“哎,哎,凤容若,你放开,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唐黛一下子慌了,凤容若今天真生气了。

“我要干什么?我要治治你的好奇心。你不是好奇那里干什么,我现在就让你体会,做给你看。”

“啊,不用,不用,凤容若,我错了,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好奇了……你不用做给我看。呜,呜,呜……”唐黛知道凤容若想干了啥,吓得赶紧求饶,没出息的哭了。

听到身下的丫头再也不嘴硬,认错求饶,哭了,凤容若的怒气没了,直起身,心痛的抱了她进怀里,轻柔的吻了下唐黛的额头,他吓到她了。

唐黛乖乖的窝在凤容若怀里,眼里含着泪,再也不敢大呼小叫了,她现在是屁股痛,身上也痛,呜,呜……不就是逛个青楼嘛?!能让凤容若气成这样,往死里打她屁股,往死里亲她,还要强了她!

唉,好奇害死猫啊!

唐黛被凤容若送进将军府,为免王夫人担心,凤容若倒是没有声张,唐黛一脸沮丧的摸着发痛的屁股回了自己的院子,躺倒在床上,拉了被子蒙了头,呼呼大睡,也没心思去问大哥是不是回府了,与上官明珠谈得怎么样。

诗芫,诗苋见唐黛的样子,也不敢问了她,前面不是高兴的出去了,怎么回来这副累极了的模样?而且走路的姿势还有点怪,好像哪里受了伤。不敢问小姐,那小青一起出去的,一会问问小青。

此时,郑国却是满脸笑回了将军府,比唐黛晚一步,问了守门人,守门人说小姐已经回来了,郑国放了心,心情很好的去了郑柏的书房,他与明珠的事,得与爹爹说说,好早点请了媒人去提亲。

郑国与上官明珠的事,经过郑柏和王夫人同意后,就决定先请了牵线媒人,先去上官府走一趟,只是这人选上,几个人争论不下,王夫人觉得请了她爹爹王大学士去一趟便可,郑柏则是想自己亲自走一趟,唐黛的意见则是请了凤容若去,凤容若的面子在上官玉面前够大,到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只要凤世子愿意,那是最好不过,于是唐黛便把这活计揽在了身上,决定厚着脸皮去一趟安王府请凤容若,虽然因为她逛青楼的事被他打了屁股很丢脸,但也不能一辈子躲着他,不见他吧?!

于是,唐黛准备了给安王爷和安王妃的礼物,安王爷的礼物是她淘来的一副名人字画,安王妃的礼物则是她自己亲手制作的面膜和护肤品,哪个女人不爱美呢?!

这天趁着凤容若沐休,唐黛让小青套好了马车,出发去了安王府。马车在安王府门前一停下,看门人一看是唐黛,他们未来的世子妃,也不进去禀报,直接领着唐黛主仆二人往安王府内走去。

正在家闲得无聊唠叨安王爷的安王妃一听下人禀报,说是神医县主,她未来的儿媳妇来了,等不及唐黛进她的院子,立即往外跑去,要去迎了唐黛。惊得服侍她的贴身丫鬟中跑着跟上扶着她,生怕她一不小心脚下绊倒了,她们这些侍候的人罪过可大了。

唐黛主仆跟在下人后面,先往安王妃的院子里行去,虽然是找凤容若有事,但出于礼节,她还是得先拜访两位安王妃安王爷,刚走了一大半路,就见对面出现了风风火火的安王妃的身影,唐黛抽了抽嘴角,凤容若说的还真是没错,安王妃是个急性子,忙加快了脚步。

“王妃,你慢点,慢点,可别摔着了。”唐黛几步到了安王妃面前,扶住她。

“哎,小妞啊,你都多久没来看我了,我这不是高兴嘛。”安王妃仍然习惯叫了唐黛以前的小名。

“嘿嘿……王妃,我今天可是给你带了好东西来哦。”唐黛笑着道。

“是吗?什么好东西?”安王妃两眼一亮,小妞是神医,她说的好东西,那绝对是好东西。

“是女子专用的护肤品,让皮肤滑嫩,王妃您用了,保证年轻十岁,安王爷都会不认识你了。”

“哈哈……你这小嘴就是甜,若儿都这么大了,快要娶妻生子了,我哪能还年轻十岁,不过啊,你这一说,我倒是对你口中的护肤品生了兴趣。走,到我的院子里,你给我试试。”安王妃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在唐黛面前自称我,从不自称本王妃。

“行,走吧,王妃。”

安王妃拖了唐黛的袖子,挽着她的胳膊,似母女般亲热的往自己院中走去,看得一旁的下人都羡慕的看着唐黛,安王妃人虽是好,不随便打骂下人,但也不是亲易能亲近的,也就他们这个未来的世子妃能让安王妃像个少女一样活泼近人。

二人走进院子,院中的安王爷知道是唐黛来了,并没有离去,也坐在那等唐黛,唐黛进去朝他见过礼后,先从小青那取了那副字画送给安王爷,王安爷一看,这不是他寻了许久的前朝的大师的字画嘛,字画都有些微微泛画了,一看就是他本人的真迹,开心的双眼发亮,连连向唐黛谢过,唐黛抿嘴笑了笑,让他不要客气,说是凤容若跟她说了他的喜好,她便留心了,无意中得了这副真迹,早就想送来呢,一时没空,今天来了就顺便带了来。

安王妃见安王爷抢了自己的风头,一直找唐黛说个不停,不高兴了,脸一拉,要给安王爷赶回了他的书房,说是书画回自己书房欣赏去,别在她的院子里找存在感,她要与县主说话,用那护肤品,安王爷无奈的举了双手投降,再次向唐黛道谢后,喜滋滋的,宝贝的捧着他的字画回书房去了,把空间留给了安王妃和唐黛两人。

院中的下人给唐黛上了茶水和点心,唐黛坐下吃了些,陪着安王妃聊了些京城近来的八卦的话题。比如哪家的女子嫁了谁,哪家的女子丢了丑,哪家的贵公子念书好……等等,聊得二人哈哈大笑,唐黛没有想到安王妃柔顺的外表下,竟然有一颗八卦的心,不禁惊讶。

唐黛歇好后,就说亲自为安王妃敷面膜,用护肤品,一是为了让安王妃看效果,二是让侍候安王妃的丫鬟能学会,后面好为安王妃也照她的法子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