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被无情的嫌弃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让侍候安王妃的丫鬟取了清水来为安王妃净了面,再让安王妃躺在软榻上,从包袱里取出四瓶瓷瓶出来,两瓶白色的,两瓶青花色的。

“这两瓶白色装的叫面膜,两瓶里面装的是一样的东西,一瓶用完再用另一瓶,这个是用来补充肌肤的水份和营养的,我们的肌肤的与我们的人一样,也是需要喝水和汲取营养,才会长得好看,它涂于脸上一刻钟后再洗掉,我一会就操作给你们看。这两瓶青花色的里面是营养霜,两瓶也是一样的,面膜用过后,取了指盖大小的两滴,均匀涂于脸上,再用手指慢慢按摩,让皮肤最大的吸收……”

唐黛在动手前,拿了瓶子对着安王妃和她丫鬟仔细的讲解了一遍,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然后就端了小凳子,坐在软榻边,亲自动手先为安王妃敷了面膜。

听到禀报的凤容若,也从书房里赶来,一进母妃的院子,就听见唐黛的声音,几步走进房间,见唐黛正坐软榻边,为安王妃敷面膜,这个他懂,以前在唐家村小丫头教过他,他坚持一些时间后,皮肤果然好了许多,只是他一大男人,一忙也就不弄了,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脸,他今天是不是也可以让小丫头也为他再敷一次,她的小妹手儿摸着脸好舒服。

“母妃……”凤容若走近叫了声安王妃。

“……”安王妃听了唐黛的叮嘱眯着眼,听了凤容若的脚步声就知道是他来了,也没睁眼,直到凤容若叫她,也没张嘴回他,生怕自己说话一不小心就打扰了她未来的儿媳妇为她美容。

“……”凤容若。母妃这是有了儿媳妇不认他这个儿子了,连他叫他,都不应他。

“凤容若,你坐着等会儿,我先替王妃把面膜做了,我一会有事同你说。”唐黛一面为安王妃敷着面膜,一面笑着对凤容若道。

“好!”凤容若应了声,不再说话,坐在那安静的等着,看着唐黛在他母妃脸上捣鼓,反正说话了也没人理他。

唐黛给安王妃敷完面膜,看了沙漏,等了一刻钟后,又命丫鬟重新打了清水,亲自为安王妃洗净脸,擦干,然后拿了青花瓷瓶,从里面倒出几滴芳香四溢的护肤霜,前面那面膜有一股子药草的清香味,这护肤霜却是发了花草的香味,甚是好闻。

“好香啊!小妞,这叫什么面膜的用在脸上,清清凉凉的,很舒服,感觉里面还有一小粒一小粒的东西。你这护肤霜涂上后,脸上感觉好滑润啊!”安王妃已被唐黛叮嘱,可以说话了,闻了泌人心脾的花香味,不由大为赞叹。

“王妃,等会你看看你用完的效果就知道了,那小粒小粒的软柔的磨砂,去了脸上的老皮,且不伤皮肤呢。”

唐黛边笑着,边为安王妃在脸上做着按摩,她是习医的,穴位拿得准,力道适宜,用力均匀,让躺在榻上的安王妃舒服得不再说了话,闭眼享受,唐黛又吩咐下人拿了薄毯来为安王妃盖上,叮嘱她,若是想睡觉就睡,不影响她为她做美容。

唐黛的话落没有几息,安王妃真的躺在软榻上安静的睡着了。唐黛见她睡着了,停了手,同大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又朝凤容若招了招手,往外走去。

“你今天来不仅是来哄我母妃开心的吧?”

凤容若很高兴唐黛能来安王府陪陪母妃,哄哄她开心,母妃就他一个儿子,没有女儿,在心里早就把唐黛这个未来的儿媳妇当作女儿般疼了,于是笑着问唐黛,虽然她上次惹他很是生气,但是被他也好好的惩罚了一顿。

“嘿……我喜欢的人就是聪明,我今天来是来找你有事的,顺便来陪陪他们。”有事求人,唐黛拍了凤大世子的马屁。

“什么事?”凤容若嘴角一勾,斜了唐黛一眼,问她。

“那,那个……我大哥与上官明珠看对眼了,两个人现在是王八看绿豆,觉得彼此都好。所以,我家准备寻了人去上官府做牵线媒人,寻思来寻思去,还是你凤世子面子大,所以,嘿嘿……”

“你觉得我是你的专职媒婆?”凤容若危险的眯了眯眼,看着唐黛。

“啊?啊!不,不是……哪能呢,是我们一家人觉得你面子够大,才有了这想法。”

“你一家人?我看你是一个人吧!你还真能为我找事。也不是不可以,有个条件。”

“你说,你说,什么条件?”唐黛一听凤容若的语气松动了,忙狗腿的拉了他的袖子晃了两晃,别说一个条件,十个都行!

“你亲自为我做面膜,涂那什么护肤霜,就像我母妃那样,要细致温柔,不许哄我。”

“……”唐黛。

“怎么?不愿意?”凤容若又危险的眯了眼。

“原意,原意,百分之百的愿意,能为你凤世子亲自服务,是我的荣幸,我怎么会不愿意呢?走吧,我为你做去。”

二人说完话,又回了屋内,而屋内的安王妃小憩了一晌,感觉身心无比的舒爽,眼开了眼睛。

“王妃,你醒了?……你去拿了小镜子来,让你们王妃看看效果。”

立即有丫鬟小跑去了内室,取铜镜去了。

“小妞,你这个什么面膜和护肤品还真是好用呢,我这没看呢,仅仅是用手摸着,就觉得皮肤细嫩水润了不少。”安王妃起身坐在软榻上,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像她二十几岁时的肌肤那样润滑弹性,惊叹道。

“王妃,那是当然,你也不看这是谁做的?!这可是我为安王妃亲自采了百花,和着药材制成的。”唐黛得瑟着道。

下人取了镜子来,为安王妃照了镜子,安王妃看着镜中的自己,果然皮肤紧致了,连眼角的细纹也淡了不少,看着的确年轻了好几岁,不由心情大悦,连连夸赞唐黛,至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坐在那的凤容若一眼,凤容若无奈,女人三个人一台戏,这两个也是一台戏,完全没有他插话的份。

“母妃……”

“听到了,知道你在这,别叫我。”安王妃朝凤容若挥了挥手,又继续捧着镜子,乐滋滋的看自己,左瞅右瞅。

“……”凤容若。他这是被母妃嫌弃了?嫌他碍事,碍她欣赏自己美丽的容颜了。一旁的唐黛见凤容若吃憋了,站在那不厚道的笑了。

“黛黛,你答应给我也做面膜的呢?母妃你坐软椅上去,这软榻让我,我也要做面膜。”凤容若决定继续刷存在感。

“你一男孩子做什么面膜?再说,这些可是小妞亲自我调制的,不给你用了,用一回少一回,去,去,回自己院子里,别你母妃得了点好东西,就想来占了便宜。”安王妃一听,不愿意了,扔了手中的镜子,要赶凤容若走。

“母妃,我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凤容若无奈的嘀咕了一句,这可是他要为黛黛做事换来的的条件,母妃竟然不同意,他真是命苦。

“你个臭小子,你不是我生的,是谁生的?你想气死母妃不成,瞎说了话。”安王妃拿眼瞪了凤容若一眼。一旁的唐黛,则捂嘴直乐。

“黛黛……这可是你答应的条件!”凤容若拿自己母妃没法子,只好威胁唐黛,听得唐黛眼角直抽搐。

“王妃,就让我为世子做一次吧,这个用完了,我再为你配更好的。”唐黛受了威胁,没出息的为凤容若求情,那次凤容若发了大脾气打了她的屁股,让她现在在心底还有些怵他。

“好吧,臭小子,既然小妞为你求情,我就算了,只许做一次。”安王妃听了唐黛还会为她配更好的,才不舍的放下了抱在怀里的瓶子。

唐黛在安王府呆了一晌午,陪着安王妃聊聊天,说说笑话,讲讲故事,把安王妃逗得乐了上午,一上午嘴咧着没闭上过。唯有凤容若眼巴巴的看着唐黛,连她的小手都没法牵一个,委屈的小眼神一直盯着唐黛,唐黛抽抽嘴角,装作没看见。

在安王府吃完晌午饭,唐黛才告辞回府,凤容若,安王爷,安王妃三人都送出了府,直到唐黛上了马车,马车都不见踪影了,安王妃才不舍的转身回府,只是嘴里又开始念叨凤容若了。

“哎,臭小子,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将你媳妇娶回来?”

“母妃,你不急,我也急啊,可是丫头还未及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恩?你的意思丫头明年大年初一及笄了,就可以娶回了?”

“这……母妃……儿子比你还心急,你就别催了啊,我尽量想办法早些娶回来就是。”凤容若无奈的与父王安王爷对视了一眼,安王爷则是满脸笑,以前王妃尽是念叨他的不是,现在好了,有儿子这个替罪羊,只念叨他了。

“我不管,你要是明年不将小妞娶回来,你给我搬出安王府,你就不是我的儿子。人家还说,我生了个好儿子,能干的儿子,这能干在哪呢?这把年纪了,妻子没娶回来,更不谈生了金孙,想人家儿子跟你一般年纪大小的,孩子都上国子监做学问去了。”安王妃斩钉截铁的挥手决定了。

“……”凤容若。

他这是被母妃彻底的无情的嫌弃了?!心中顿时泪流满面,无语问苍天,这天下还有谁比他混得更惨的?竟然混到要被母妃赶出府的地步了,命好苦。

回了将军府的唐黛,可不管凤容若在安王府被自己的母妃逼着快点娶了她,身在水深火热中。而是向家人禀报了她今天的成就,那就是凤世子答应了去上官府做牵线媒人的事,时间定在三天后。

郑国听了高兴的笑了,想着那天在天香茶楼,她害羞的看着他笑,一双水眸清亮温柔,软软的学了小时候叫了他声大哥哥,问他是不是还能记得小时候的她?!看着那娇艳的一笑,久远的心动再次浮现在心底,他才明白,原来他在心底也是一直记挂着她的,所以这些年来,他不曾对其他的女子心动过。

他以为他不过是不想失了单身的自由,想建功立业再成家,一切却并不是他想的那样,他的心中一直住着一个对着他含着泪粲然而笑的女孩儿,住着那个用她糯糯软软的声音叫他大哥哥的女孩儿。

只是上天却是善待他们二人的,二人为了彼此等了多年,却是没有错失,那天,二人都鼓起了勇气,放开了矜持坦露了彼此的心意,他答应她,回家后他就去禀告了爹娘,派媒人去她家求娶,不会让她等太久,如今,他做到了,三天后,凤世子就代表将军府去她家上官府牵线搭桥。

郑国想到这里幸福的傻傻的笑了。

“爹,娘,你看看大哥,要娶媳妇了,笑得好开心。”唐黛见郑国笑得傻样,用手肘子碰了碰了王夫人,让爹爹郑柏和娘亲王夫人看郑国。

“哈哈……月儿,你大哥应该感谢你,若不是你在中间拉了线,还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娶亲呢?”郑柏扫了儿子郑国一眼,果真如女儿所说,哈哈大笑起来,王夫人也高兴的抿嘴笑了。

“……”郑国。

脸红的看了爹娘和妹妹,摸了摸头,不知道说了啥,他的确高兴,也的确要感谢妹妹在中间凑成他与上官明珠,若不是妹妹,他与上官明珠不知彼此的心意,有可能真的会错过这段好好的姻缘。

“小姐,恒王府给小姐下帖子来了。”诗芫从外面走了进来,递给唐黛一张粉红的精美的帖子。

“恒王府?我不认识啊,谁下的?”唐黛疑惑的问了句。

“小姐,是凤飞舞郡主下来的,恒王府的下人还在外面等着,等小姐给了话好回去回话呢。”

“飞舞郡主?哦,我记起来了,那在上官府想帮了我的忙的那个女孩,我看看帖子上写了啥。”唐黛打开粉红的帖子,意思是在上官府时心中对她很有好感,很想结识她这个朋友,再过几日是她的生辰,她不会像上官府那样大办,只想请几个闺中好友给自己庆祝,这好友中包括了唐黛。

“你去回了吧,就说我会准时赶到。”唐黛想了想,那天她对凤飞舞的印象很不错,既然她有意要与自己结交,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毕竟她是凤容若的堂妹,也给了凤容若的面子。

“好。”诗芫转身自去传话去了。

“月儿,我一会让人来为你量了尺寸,给你做几套出去的衣裳,你这在京城住了这么久,衣裳都未添过,你像男孩子似的,不注重穿衣打扮。你看,这上次是上官小姐的生辰宴会,这马上又是凤舞郡主的生辰宴会,你得穿得好些,免得被人小瞧了去。”王夫人一听唐黛又要去拜访恒王府,看看她身上的衣裳,对唐黛道。

“行,娘,你定吧,你的审美眼光比我好,你定的,定是不错。”唐黛这次没有推,的确是三天两头要往外跑了,不同于以前在唐家村,点点头同意了。

一家人坐着说了一会子话,各自回了自己院中,做自己的事。唐黛则想着要去了恒王府,她对恒王府不是很了解,她得打听打听恒王爷的喜好,还有恒王府世子,以及凤飞舞郡主的喜好,好准备些礼物,她是第一次去,又是飞舞郡主生辰宴会,总不好空着手去。

此时,凤北国与凤南国毗邻的一座深山中,山腰中建了一座茅草屋,茅草屋外有两人坐在石凳上,衣衫褴褛,身后的木架上挂着野兽皮毛和晒干的肉块,石凳旁编的粗糙篮筐里放着绿色的野菜和红色的山果,二人好似深山中打猎的猎户。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月票,感谢小仙女们对水莲的一如既往的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