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凤容若出使大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公子,你还是不想回凤南去吗?那时唐姑娘说让你回唐家村去居住,你小时候就在那,若是回去,唐姑娘和唐姑娘的家人肯定会高兴的,公子你也不会这么孤单了。”说话的人是原诛阁的碎魂,现在恢复了原姓名,江原,对着坐在他对面的公子江曦道。

原来当时在诛魂阁的断崖上,唐黛看着阿夕暗然而去孤单的背影,实在不忍心,就求了凤容若放了一直侍候阿夕的碎魂江原,让他追着阿夕而去,去陪伴和保护他。

“江原,回凤南又能怎么样呢?我与小妞之间经历了那些,再也回不到过去了。我没脸见她,她心中也在怪着我。哎……”阿夕叹了口气。

“公子,若是唐姑娘真的怪你,她就不会在放了你后,还放了我,让我来侍候陪着你。我知道因为夫人和阁主的事,让你夹在中间受伤,你心里难过,但是你还年轻,总不能一直躲在这深山中过了余生吧?!”

“我再想想吧。”阿夕依然没有点头答应,江原也不劝了,他已经劝了许多次了,公子就是不同意回去,还是得等他想通了才行。

三日后,凤容若来到了将军府,为郑国去上官府做牵线媒人,唐黛闲着无事,也陪着他去了上官府,反正她去找上官明珠玩,做媒的事就让他去与上官大人谈谈,上官大人本就同意,不过是要走个过场而已。

二人进了上官府后,凤容若去见上官玉,唐黛则去了后院,寻了上官明珠。上官明珠一见是唐黛来了,一脸高兴的迎了上来,先带着唐黛去黄夫人院中,为黄夫人的病复诊,唐黛把了脉,一切都好,听黄夫人说,自吃了唐黛的药后,从未有过异味,但是也没放松治疗,一直是遵照唐黛的要求做的,勤沐浴,勤换随身的衣物。吃的东西,唐黛说不能吃的,也做到不吃和少吃。她开的药也在吃着。

“一切正常,挺好的,我也放心了。”唐黛放下把脉的手,对着黄夫人和上官明珠点了点头道。

“谢谢县主。不是你,我哪有现在的好日子啊,我的珠儿和星儿都得苦了。”黄夫人听说无事,心情很好,又说了句感激的话。

“哈哈……黄夫人,我这病可不是白治的,你这为了治病,可是要赔个人给我家咯!上官姐姐,是吧?”唐黛逗笑。

“县主……”上官明珠害羞的跺了脚。

“哈哈……县主说话还真是直爽。”黄夫人被唐黛这一打趣也笑了。

“嘻嘻,上官姐姐不要害羞啦,我是说真的,凤世子可是去找上官大人去咯。”

“凤世子来的?”黄夫人一听,心下一喜,没想到这还没开始,上官府就将女儿看得这么重,竟然派了皇室中的人来做牵线媒人。

“恩,我俩一起来的,我顺道来为黄夫人看看身体,看看上官姐姐,一会儿我们就回去了。”

“不在这吃了晌午饭再回去吗?你和凤世子一起吃了晌午饭再走,要不然,我可过意不去。”黄夫人忙留唐黛吃饭。

“不了,黄夫人,以后有的是机会,主要是凤世子忙,他的事情多。”

黄夫人一听说凤世子忙,也就不强留了,凤世子百忙中来上官府,已经很是了不起,以他那清冷的性格,若不是看在县主的份上,估计就皇帝凤千君让他来,他都未必能来。

果然,唐黛回了上官明珠院子中,陪着她说笑了一会,上官府的下人就来告诉唐黛,说是凤世子要走了,在府门处等她,唐黛向上官明珠告辞,重新坐回了凤容若的马车,回将军府。

“媒做好了?”上了马车的唐黛,屁股刚挨着凳子,就对着凤容若促狭的笑着道。

“你呀!为了你做事,还笑我。我出马,这媒能做不好吗?我都成了你的专职媒婆了。”凤容若无奈的看了眼唐黛脸上的笑,又傲娇了道。

“那是,我们凤南国有名的凤世子为人做媒,那还不得让人开心死,哪敢不答应了亲事。”唐黛开始拍马屁。

“呵……”凤若容轻笑了声,看着唐黛的可爱样,眼里露了宠溺,伸了手指在她小小的鼻子刮了一下,刮得唐黛皱了小脸。

凤容若将唐黛送到将军府门口,看着她进了府门,才回了安王府,左相上官玉的态度和说的话都已经告诉了唐黛,她回去转达一声就可以了,让将军府挑了日子,正式派媒人去上官府问名就好。

唐黛回府后,与家人将上官玉的态度转达了,王夫人高兴的就准备去张罗了媒人到上官府正式提亲问名。

次日,是凤飞舞郡主的生辰,唐黛按了恒王府府上人的喜好,各准备了礼物,带着小青和诗芫去了恒王府。

晚上回来后,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郑柏和郑国二人皆脸色不大好,沉默,唐黛看了看二人,有点奇怪。

“爹爹,大哥,你俩今天怎么了?我看你们两个怎么都不高兴?”

“皇上今天宣布了右相的人选,是一个任何人都没有想到的人,满朝堂哗然,但是皇上很坚持,没听大家的意见。就等明天正式下旨封相了!”郑国回了唐黛。

“是谁?跟我们有什么关系?竟然让你和爹爹都不高兴。”

“就是你长安县那朋友的相公,说是小时候丢失后来找到的前右相魏忠的小儿子,原叫严平,现在叫魏远平。”

“他?不会吧!咦,大哥,爹爹,不对啊,皇上怎么这么随便让人坐了右相的位置,皇上不是这种糊涂的人啊。那严平有为相的资格吗?”

“不是皇上糊涂,听说那魏远平是有举人功名的,而且有人向皇上推荐了,皇上又看了他的文章,觉得他有为相之才,说是。具体,我们这些做臣子怎么能搞得清楚,今天凤世子都未站出来说话。”

“既然是这样,大哥和爹爹就不用考虑那么多了,皇上有皇上的考虑。只要他们魏府和我们将军府井水不犯河水,我们也就不管了他们,若是敢对我们将军府不利,我们也不是吃素的不是?来,爹爹,大哥,吃菜,不要为了那些不相干人坏了心情。”

唐黛劝着爹爹和大哥,心中却暗思,这推荐的人不会是恒王爷吧?魏府和恒王爷又是什么关系?她今天去参加郡主的生辰宴会时,远远是看见了严平,因不喜便躲开了不见,当时还寻思严平怎么会去了恒王府呢。

严平自去年进京以来,一直很是低调,低调得别人都不知道魏忠还有个小儿子认回了府,并且一回府就掌了魏家。恐怕这低调是表象,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苦苦经营,就为登上那右相的位置,成为贤妃和二皇子的助力。但是皇上为何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恐怕是另有深意,估计做了皇上手中的棋子,制约左相一派,保持朝堂平衡还不自知。

皇上因为左相一派是太子凤容莫的亲信,不会过于压制他们,但是也不会让他们独大,大到最后凤容莫登基后都无法掌控,唉,都是皇帝的帝王之术啊。

“好,听月儿的,不管了他们,我们吃饭。”郑柏大手一挥,拿了筷子夹菜吃饭,脸上的阴翳消散。

此时,宫中,御书房中的灯火依然通明,凤千君从折子上抬了头,看向立于案前的一云道长。

“国师,这大华国来了消息,说是他们的皇上下个月大寿,你看我们这派了谁去恭贺比较合适?”

自一云显了他的真本事,准确的预兆了天生异象和南方地动的事,现在凤千君对一云的能力是丝豪不怀疑了,甚至是在有些事情上还有些依赖他,总要问他一问。想那南方的地动,若不是他的准确预测,那里的老百姓早就全部葬身于地动之中了。

“禀皇上,想我凤南国大事时,对方派的不是太子就是皇子,我觉得我们也必须依照他们的看重也派了我们看重的人去。”

“那你觉得哪个去合适?太子要习朝堂事务,现在不宜去。”

“微臣有两个人选,一个是二皇子凤容烨,还有一个便是安王府的凤容若凤世子,他们两人的身份都是能拿得出手的,不至于让大华国觉得我们小瞧了他们。”

“那就派他们二人同去,如何?”凤千君想了想。

“甚妥,皇上英明。”

“好,那就这么定了,就他们二人去,明天朕让人拟了旨,让他们三天后就出发,千里迢迢,若不早去,否则就赶不上了,失了我们凤南国的礼数。”

“是,微臣告退。”

一云老道心中则轻吁了口气,总算不负主子所托,也是天助他们,本想在大华国寻了事,却不想不用寻,下个月竟是大华国皇帝的万寿,凤南国必须派人去,这派人去皇上肯定得征求了他的意见,他趁机这么一推荐,就成功了。

将军府的一小院内,唐雨顺正在秉烛夜读,再有六日便是春闱试了,他得抓紧了这最后的时间多看些书,争取今年中了进士,不辜负小妞妹妹对他的照顾和帮忙。

唐黛吃好晚饭后,让小青挑了灯笼,在前面照路,往唐雨顺的小院中走去,考试临近,就像现代的高考前一样,一考决定命运,怕他过度紧张,她得去看看,开导开导才放心。

到了院子前,院门紧闭,小青敲了敲门,里面的小厮听了敲门声,忙开了门,见是大小姐,忙将唐黛二人让了进去。里面的唐雨顺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心想这大晚上来的,没有别人,应该是小妞妹妹来了,忙从屋内走了出来。

“小妞,这晚上黑灯瞎火,你咋来了,不怕摔着了?”

“没事,这不是挑了灯笼嘛?你这马上要进场了,我不大放心,过来看看你。感觉怎么样?不心慌吧?”

“呵……有些小心慌,总的来说还好,不是第一次进场了,这秀才,举人一路考来,考了好几场,心里有些沉算了,还好。”唐雨顺笑着回了唐黛。

“那就好,我还怕金狗哥哥太过于紧张,所以来劝劝你呢,看样子,用不上了。不过,我还得叮嘱金狗哥哥,这临到进场的时候不要突然看得很晚,起得很早,想多看点。你就还按平日的模样,几时起,几时睡,规律着进行,其实也就那几天了,你就是想看又能多看多少,只要你前面看了书,就不怕。”

“知道了,小妞,我听你的,按时睡觉,按时起床。听你的话,总没错。”唐雨顺认真的点头道。

“恩,你这快进场了,家里你爷爷,柱子叔,桂花婶子估计在家比你还要着急呢,你这来京城后,去了书信没有?”

“修过两回了,告诉他们我到这儿来后的情况,让他们不用担心,我会尽量多多努力中了进士的。”

“好,那你继续再看会吧,早点睡,我就不打扰你了。这几天,你要想吃什么,就和侍候你的人说,让他去厨房叮嘱厨房的人做,我一会也同他们打了招呼,保证你身体的营养,保证进场前后不生病。”

“我知道了,都打扰你们府上这么久了,我还客气啥。”

“这就对了,将这里当作家中一样,那我走了。”唐黛出了院子,临出院子前又叮嘱小厮精心照顾着唐公子,不得有任何怠慢。

而唐家村唐有望一家收到唐雨顺的信,又是激动又是高兴,他们知道小妞是个感恩的,却没想到就算回了将军府后,依然是赤子之心不变,依往常一样照顾村中的人,照顾着唐雨顺,竟然让他住进了将军府。

唐有望颤抖着手,将信念给李桂花和唐柱子听,念完后,说金狗碰到了唐黛是碰到了天大的贵人,不仅救过他一命,这在金狗进京第二天就将他接进了将军府,单独辟了小院,派了下人侍候,竟然连凤世子都看了小妞的面子,为孙子寻了宝贵的资料,他真是感谢菩萨,感谢小妞,感谢凤世子啊。

高兴的唐有望又准备了香火纸钱供品,去了老伴的坟上,跟老伴念叨了半天,又哭又笑的,说是自己终于熬出来了,儿子身体好了不少,现在在作坊里做管事,收入不错,能供上孙子念书。而孙子更是争气,一考就中了举,现在在京城考进士又得贵人相助,定能中了进士,被封了官,光耀了家里的门楣。

唐柱子听了信后,对作坊里的事,是更加精心管理,比是家中的作坊还要精心,每天早早的去,晚晚的归,账目做得清清楚楚,作坊的事管理是井井有条,从不出了差错。

李桂花则是家里做了点什么好吃的,总要端了去唐黛家,端给李氏尝尝,陪着李氏唠叨唠叨,说说知心话,说她当年不过是心软,又看李氏是一个村子里嫁出来的,拉扯四个孩子可怜,就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稍照顾了她们一家,没想到她这是舍了芝麻得了西瓜,得到了李氏小闺女这么大的帮助,都惠及到儿孙。

且不说唐家村唐雨顺一家收到唐雨顺的信后,是如何的放心和感激唐黛对唐雨顺的照顾。京城,第二天的早朝上,皇帝凤千君下了两道圣旨,第一道是封魏府的魏远平为右相,夸他有经天纬天之才,足以担任右相这个位置,撑起朝堂上的半边天。

第二道圣旨则是下给凤容若和二皇子凤容烨的,命二人在三天后带着凤南国的礼物出使大华国,恭贺大华国的皇帝万寿,二人为皇室子弟,能当得起此重任。

凤容若有瞬间的愣怔后,立即跪地接了旨意,而凤容烨也没有心理准备,愣了一晌后,看着凤容若跪下了,才跟着跪下也领了旨意。

下早朝后,凤容若走出宫门,上了马车,想了想,让楚陌将车驾到将军府中去,大华国千里迢迢,这一来一回,恐怕要有几个月之久,短则两个多月,长得三个月,他得向小丫头好好的告别。

唐黛的院内,坐在凤容若面前的唐黛一听,反应如凤容若所料,瞪着一双清澈的丹凤眼看着他,那神情,变化万端,映射了复杂的情绪。良久,小丫头还是憋不住了,瘪了瘪嘴,一滴泪从眼角滑下。

“凤容若,我……我不想你去,大华国那么远,你这一去几个月,我不想离开你。”唐黛扑到凤容若怀里,哽咽着,抽泣着。

她不想凤容若离开她太久,以前她在唐家村,他在京城,二人习惯了远离,而自从她住到京城后,与凤容若经常见面,她也习惯了常常看到他,这突然要走几个月,她心中不舍得。

“丫头,我也不想去,可是这次皇上并没有经过我的同意,直接在大殿上下了旨,圣命难违,我不好不去。更何况这次是二皇子和我一起去,我要敢说不去,岂不是给了他们一派抨击我和太子的机会?!”

“呜……我不管,我就是不想你去,我不要你离开我。”

唐黛窝在凤容若怀里耍赖,凤容若的心都快揉碎了,酸酸的,他怎么舍得离开丫头那么久啊?!他享受皇室给他的身份的尊荣,他也得为这身份负了责任,他懂皇上的安排,此次前去,他不去,太子殿下,他的弟弟凤容莫就得去。

唐黛哭了半晌,两只眼睛哭成了小白兔的眼睛,才停下。凤容若再极尽的温柔的哄她,亲她,向她保证,他一定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凤南,唐黛才不情不愿的答应了,问了他出发的时间,说是到时候她去城门那送他。

三日后,凤容若,凤容烨二人带着给大华国皇帝准备的礼物和众随从,护卫的士兵,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唐黛站在城门上,目送着凤容若骑了马,走在队伍的前面,出了城门往大华国出使而去,骑在马上的凤容若一回头,就找到了立在城门上那个小小的人影,朝她使命的挥了手,让她不要再送了,回去。

唐黛也朝着凤容若挥手,直到白色的身影不见了踪影,一队长长的队伍也离开了自己的视线,都未离开,呆呆的立在城门上良久也没有动。

“小姐,我们回去吧。”小青劝了唐黛。

“……”唐黛没应声,只是无精打采的点了点头,下了城门,坐进马车,回了将军府。

接下几天,唐黛的流风碧月院消失了笑声,唐黛除了去一下唐雨顺的小院,关心一下他的情况,叮嘱叮嘱下人照顾好他,哪也没去,就缩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想凤容若。

三日后,唐雨顺也进场了,唐黛打起精神为他准备了进场的笔墨纸砚,吃食,换洗的衣服等。

等唐雨顺考完,唐黛也渐渐从失落的情绪走出来,往庄子里跑了一趟,庄子的地契在凤容若走前已经帮她办好拿给她了,唐黛将余金付给凤容若,让他转给庄子上的管事,到最后她都不知,因为凤容若怕她不接受,了解她的性格,知道这庄子送给她,她肯定不会要,这才让管事出面,将他名下最好的庄子低价卖给了她。

中间,又带了等着春闱放榜的唐雨顺去大学士府拜见了自己的外公王大学士,若是唐雨顺中了进士,应是会在朝堂上谋得一官半职,有外公的指点,便能事半功倍。

时间过得是飞快,这日,唐黛在庄子上回来,正在自己院内教小五,小六二人研习毒术,诗芫进来禀报,说是府外唐府的下人来请县主去唐府一趟,唐府的大少奶奶宁未雨肚痛发作快生了,仅有稳婆在,唐大人心中不放心。

唐黛一听,赶紧收拾好自己的医箱,急让小青套了马车,赶紧往唐府飞马而去。因前有唐华难产之事,唐黛心急如焚,生怕宁未雨有什么事,来禀报的下人又很是说不清情况,只得催了小青,将马车赶得快点。

“小姐,你别急,这离唐府的路不远,太快了会危险。”小青劝慰唐黛,知她是因为唐华的事心有余悸。

“……”唐黛坐在车内,抿紧了嘴唇,并未回了小青,没有见到嫂子母子平安,她终究放不下心来。

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马车就在唐府的大门前停下,唐黛跳下马车,小青也扔了马绳给唐府的下人,拎了医箱,主仆二人快速往府中行去,正急得团团转的唐风往府门口走来,看妹妹是不是到了。

“小妞,你来了!快,快……你嫂子痛死了。哎呀,怎么办?怎么办?”唐风一见唐黛,又是惊喜的,又是六神无主的问她。

“大哥,你别急,女子生产肚痛正常,只要顺利就好,快走吧,我看看去。”唐黛看着大哥的模样,又好笑又担心。

别人家这时候有父母在身边,而大哥却是无人可问,着急也是正常,早知道就应该让娘亲李氏早点来京城。

此时,凤南国去往凤北国的官道上,凤容若与凤容烨一行,已是行了半月之久,还是未走出凤南国的地界。

凤容若一袭白衣,坐在马上,哪怕是这样的风雨兼程,依然是纤尘不染,长身玉立,山风吹过,一头墨发飞起,不减一身风华。

走过这一段官道后,便是山路了,不远处群山巍峨耸立,道险难行。

“大哥,看这天气,乌云翻滚,不久恐有大雨,前面山路艰险,要不要寻个镇子歇歇等大雨过了再走?”凤容烨打马走到凤容若身边,问他。

“此地处于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去何去寻镇子?等寻着了,也耽误了路上的行程,赶不上凤北皇帝的万寿,岂不是我凤南失礼。”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凤容烨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