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你这是挟恩以报/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姑娘,这庄子是你的?”轩辕凌剑继续无话找话,找唐黛搭讪。

“是我的,轩辕公子有何指教?”

毕竟眼前的人,的确真真实实的救过她两次,就算他心里对自己有什么目的,却也带着尊重的态度,所以唐黛对他的态度做不到对严平那样,便不冷不热的回了轩辕凌剑。

“听说唐姑娘的厨艺连宫中的御厨都难比,不知道我这救命恩人有没有口福尝尝你的手艺?”轩辕凌剑说出这话时,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盯着唐黛脸上神色的变化,语气中却是将救命恩人四字咬得特别重。

“……”唐黛。你都说是救命恩人了,我还能说什么?我要敢说个“不”字你岂不是马上就会怼我忘恩负义了。

“请吧!”唐黛做了个手势,抱着小白狐往庄子的住处走去。

小白狐:哎哟喂,这主子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越来越阴险了,谁不知道他的舌头刁得让宫中的御厨为他做膳食时都战战兢兢的,竟然要美人给他做吃的,哼,我跟着美人这么长时间,都没这待遇呢,要是美人做的不好吃,看你下不下咽,我就等着看你的笑话。

唐黛带着人走向住处,张管事远远的看着未来的世子妃竟然带着个美男来了,不禁疑惑,迎上前来。

“小姐,今天晌午饭你在这吃,还是回府吃?这位是……”张管事看了看一身贵气的轩辕凌剑,问唐黛。

“在这吃,我一会亲自下厨做些菜,这位轩辕公子是我的救命恩人,我请他在庄子上吃顿饭。”

“救命恩人?小姐,你遇上什么了?没事吧?”张管事一听,吓了一大跳,以为是刚刚唐黛出去时遇到什么,焦急的拿眼光上下打量着唐黛,想看看她是不是哪儿受伤了。

“没事,我没事。他是去年在围场时在狼口中救了我,今日正好遇到,不是说现在。”唐黛心里一暖,微笑着同张管事解释。

“哦,这样啊,吓我一大跳呢,不是就好。那我安排人去给你打下手。”张管事嘴上说着,心中却是在想,这男子怎么到庄内来了?还恰好与未来的世子妃相遇?不是觊觎他们的世子妃吧?

“好!”

轩辕凌剑一直站在唐黛身后,看着二人对话不语,嘴角微微勾起,显然心情很愉悦。

轩辕凌剑坐在待客厅内,品着茶,等着唐黛给他做饭,小白狐抖抖索索的爬到他的肩膀上,讨好他。唐黛因为要做饭,把它扔在厅内,不带它进厨房,它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去讨好这个被它腹诽了千万遍的主子。

轩辕凌剑因为心情不错,也没将它扯下肩,剥了皮,所以白狐才得以保住了一条狐命。走进厨房,唐黛看了看食材,食材倒是还挺齐全,想了想,决定做几个家常菜,以轩辕凌剑的身份,他哪样好东西没有吃过!

等饭菜端上桌,色香味俱全,就连轩辕凌剑这样挑剔的人,不禁都感觉食欲大盛,红的是红焖大虾,糖醋排骨,麻婆豆腐,绿的是虎皮青椒,清炒时令蔬菜,还有一碗鲜菇蛋汤,主食是葱油拌面,整个看起来,清清爽爽,简简单单,简单中却带着新奇,特别是主食,轩辕凌剑以前是没有吃过的。

轩辕凌剑拿起筷子尝了尝大虾,脸色却是一僵,虾为了去除腥味放了老姜,他不喜吃这个,只是这虾的味道做得真的好吃,他又不想吐了。某只狐此时却是笑眯了一双狐眼,嘿嘿,我就瞅着你,看你是吐掉,还是吞下。

“轩辕公子,怎么了?不好吃?”唐黛做菜可是一直被人捧着,很是自信的,却没想到却有第一个人吃了她做的菜不是赞美,而是想吐不敢吐的模样。

“不,不是,很好吃,我只不过是不喜吃老姜。”轩辕凌剑艰难的将口中的虾咽下,还是不舍得吐了。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应该问你的忌口的。不过,轩辕公子,这姜是好东西,特别是男子要吃,你可知道有句俗语,说男子不可一日无姜。那个会影响……”唐黛话说到最后停了,眼前人不是凤容若,她乱说啥呢,她能说影响那个啥吗?!

“恩?怎么不说了?影响男子什么?”轩辕凌剑见唐黛话停了,抬起桃花眼疑惑的看着她。

“那个,那个……没啥,哎呀,你就别问了,反正吃了对男子身体好就是了。”唐黛被轩辕凌剑看得脸些红,别扭道。

“呵……我知道了!”轩辕凌剑何等聪明,从唐黛吞吞吐吐的话语中和她的表情猜测出了后面未说完的话是什么,不由又笑了,这是他今天第二次在唐黛面前笑,一张妖媚脸看得唐黛赶紧别开了眼。

白狐:切,主子居然对着美人一直笑,想要用美人计啊,我去!狡猾的主子。

笑完的轩辕凌剑,不再说话,却是伸了筷子又夹了一只大虾,想也没想剥了虾皮吞了下去,他要隐忍的事比这困难千倍的都有,更何况只是对身体好的吃食而已,他可不想因为自己不吃老姜,被眼前人怀疑他的某些功能不行。虽然他觉得自己很行,但是他此时无法向她验证啊!

“恩,好吃!没有虚传。”轩辕凌剑饭毕,试净嘴,点头赞叹。

“好吃吧?好吃你已经吃完了,现在可以走了。”唐黛道面无表情道。

“……”轩辕凌剑一噎,差点将刚刚吃进去的东西给噎出来。她就这么不待见他?饭还在嗓子眼里,肚子里都还未到,就催他走。想想她在师弟面前那柔情似水的模样,与现在判若两人,他就心里憋得慌。

“你觉得你的命就值一顿饭?这刚吃完就撵我走?”轩辕凌剑脸一黑,看着唐黛。

“当然不是,那你又想怎么样?”唐黛忍着心中的怒气。

“陪我去个地方!”

“你要求太多,挟恩以报。”

“这是我的实力。有几个人能挟你的恩?爽快点,去还是不去?!”轩辕凌剑看着炸了毛的唐黛,心情很好的继续得瑟。

“好!你说,去哪儿?”唐黛深呼吸一口,强忍住想要挠花某人妖媚脸的想法。

“百美楼!”

“啥?”任凭唐黛再镇定,再淡然,听了这让她挨了凤容若一顿屁股揍的地方她也淡定不了了,惊讶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了下来。

“百美楼!”

“我不去!”

“为什么不去?”

“我一个女子去青楼干什么?”

“谁说女子不能去青楼?换个男子的装扮不就可以,那里弹首曲还可以赢黄金,多好的去处!”

“那天你也在那!”唐黛顿时瞪大了一双清澈的丹凤眼,瞅着轩辕凌剑,吞了吞口水问他。

“恩哼,的确在,至始至终都在!”轩辕凌剑淡然的点点头。

“不……不会吧!”唐黛顿时捂脸,她怎么这么倒楣啊?!眼前这个人不但救了她两条命,手中还握着这么大个把柄!

“当然会!”

轩辕凌剑煞有其事回道,唐黛被她噎得直翻白眼,哭丧着脸看着他。

“你要我去那干什么?至少得让我知道你要我干什么吧!”唐黛无奈。

“你那天的意见提得很不错,我觉得你有那个能力帮帮那里,将它经营得更好。”

“那青楼……是……”你的!

“对,你猜测得没错,据说你帮助长公主的小儿子成了凤南国的首富,所以我请你帮忙,若是你帮了我,咱俩恩情两清,我再也不会提要你报救命之恩的话。如何?”

“好……好吧,我尽力试试。”唐黛很想说不如何,但是很没出息的答应了,她不想欠别人的人情,更何况是救命的恩情。

“不过今日不行,我不能回去太晚,我娘亲会担心,三日后我自己去百美楼。”唐黛想了想加了一句。

“好,一言为定,那就三日后。”

轩辕凌剑见今天来的目的已达到,也不勉强唐黛,他不想现在吓跑她,他可是打听到了她与师弟凤容若二人之间的事,二人从相识,定情到皇上赐婚的过程,凤容若能做到的,他也能做到的,他也要慢慢的接近她,慢慢渗入到她的心中,让她喜欢上他。

此事谈定,轩辕凌剑果真不再待在农庄中,告辞离去。唐黛与小青回了将军府,小白狐也屁颠屁颠的跟着,它总算又逃过一劫了,不用跟着主子回去被罚,美人这个靠山就是好用。

宫中,贤妃的宫殿内,严平,一云老道都被贤妃请了过去。

“贤妃娘娘请一云来有何要事相商?”一云捋了捋白色的胡须,淡淡的瞥了眼贤妃,果真如他所料,已是潜不住了。

“国师,本宫请你来只是想让你推演一遍,此次若是动作,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贤妃期待的看着一云。

“那要看你的目的是什么?若是死,不成;若是生中求得机会,尚可!”

一云话说得模棱两可,在前世,没有凤世子这个人,他不能确定他此次必定是死,他只能依靠他推演的本事,大致看出结果。以凤世子的武功,让他死很难,除非他家主子亲自动手,但是主子现在又有同门之情牵绊着。

这一世主子性格也变了,唉……还不知道此次问鼎天下会如何?!

“道长的意思是,还是无法让他死?他不死,太子的靠山不倒,我烨儿什么时候能坐上那个位置?!”贤妃有些气急败坏。

“娘娘,什么叫分头击破?什么又叫挑拨离间?从开始我与二皇子协议只是关键时刻帮你们一把,我现在说得已经很清楚了,话中的意思还请娘娘自己去琢磨。一云告辞。”

一云老道说完了甩了袖子出了贤妃的宫殿,就是坐上了凤南国的龙椅又怎么样?按前世,五年后,不管是凤南,还是大华,都是在主子的统领下了,一群蠢货!若不是为了主子的大业,他留在这皇宫里,就凭他们能留他下来为他们服务?!

“老货!”

贤妃看着一云出了宫殿的身影,咬牙切齿的骂了句,每次让他帮忙,就给那么几句话应付她。当她不知道,他是相置身事外,保住他国师的位置,早知推他为国师,对自己没有大用,就不该推荐他。不过,他刚刚说了什么?各个击破?挑拨离间?从谁身上下手?

“娘娘,不管一云道长如何说,这次是好机会,我们不能放弃。”严平看着贤妃道。

“对,小弟你说得对,这么好的机会我们怎么能放过,不过,还得注意了,烨儿与他在一起,不能误伤了烨儿。”贤妃欣慰的看着眼前的弟弟,自小弟回京以来,一直低调沉稳处事,终于按她的策划,将他捧上了右相的位置,足可以与太子一派匹敌一番了。

“那吩吩我们跟踪的人动手吧?小弟的意见是在大华国境内动手,这样,大华国也有责任,不至于让他人把眼光全盯在我们身上,因为烨儿,因为前面的恩怨,一旦他出事,首先第一个就会想到我们。而且,不要直接用刺杀的手段,若是能扮成意外更好。”

“好!你的想法与我不谋而合,平儿,你长大了!我们不能与他们硬碰硬,爹爹的事就是先例。”贤妃赞赏的看了眼严平。

“还有,刚刚道长的各个击破我倒是懂了些,凤世子最在乎的人是谁?若是她出了点事,他远在大华赶不回凤南,心急如焚就会乱了心智,便于我们动手。同样道理,若是她知道凤世子出了事,是不是也会这样?姐姐,你说呢?”严平继续对贤妃道,那个出色的女子,他得不到,为什么要让凤容若那好色的得到,得不到就毁了她,顺便将凤容若一起毁了,正如他所愿!

“好,好,不愧是我的亲弟弟!”贤妃抚掌大笑,赞美严平。

“姐姐,那大华国那边我去安排,这边要她出点什么事,就姐姐你安排了,若是姐姐将她召进宫来……比我更简便。”

“好,你去忙你的吧,我这边我自会安排。”贤妃点点头,严平自出了贤妃的宫殿。

三日后,唐黛又扮了男装,准备去百美楼,只是刚出了自己的院子,正好碰上娘亲王夫人。

“月儿,你扮成男子的样子,又去哪儿呢?这凤世子不在京城,你少出去为妙,免落人口实,传到安王府中去,让王妃娘娘和安王爷心中起了疙瘩。”王夫人有些担忧的看了唐黛一眼,月儿样样都好,就是在府中呆不住的男娃娃性子。

“娘,你放心吧,正是因为怕惹了事,我才作此装扮呐。对了,大哥的亲事什么时候派了媒人去上官府?媒人请到了吗?”

因为凤容若出使大华,后又宁未雨生子,这些时间唐黛没有及时关心大哥的事儿,这正好碰上了就问一问娘亲。

“我都安排好了,请了京城最有名的媒人明天就去上官府。”

王夫人一说郑国的亲事,脸上立即起了笑意,儿子和女儿寻的人都不错,上官明珠端庄大方,才貌出色,性子和善;凤世子更是全京城人心中的佳婿,这都被她们家得了,真是她们将军府的运气。

“哦,娘你辛苦了!我走了,今天有事要办,不能耽误了。”唐黛抱了抱王夫人。

“月儿,出去你当心着你,要注意安全。怎么就带了小青?诗芫呢?你出去多带些人呐。”王夫人瞅了瞅唐黛身后,只有作小厮打扮的小青,又嗔怪闺女。

“娘,我习惯了出门不带多人,带多人麻烦,就小青一个人就好,你就别担心了,啊。我走了,晌午饭不回府中吃了,你不用等我。”

------题外话------

小仙女们,今天的二更要放在晚上九点左右更新,近清明节,水莲今天回老家了,所以后几天更新时间会没有那么准时,和大家说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