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下旨选太子妃/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匆匆回了将军府,就被守门人告知,让她回来后直接回自己的院子,将军和夫人都在她的院中等她。果不其然,爹爹和娘亲,大哥都听到了外面的传言,为她担心。

回了流风碧月院,王夫人正站在院中等着,一见唐黛就迎了上来,迎回屋内,除了小青,将所有的下人都屏退,一家四口坐在唐黛的书房里,小青在门外守着。

“月儿,外面的传言你可是听到了?”王夫人急急的问唐黛。

“恩,本想买些点心去安王府看看安王妃,安王爷,不想无意中听到外面的议论,怕你们担心,就急着赶了回来,没有去成。”唐黛点点头。

“月儿,这传言若是传进宫内,恐对你,对凤世子不利,我们需要赶紧想法子避了这流言。”郑柏沉思了半晌也出语道。

“妹妹,我们派人查到这传言的源头,将那些人一锅端了,这种传言,明显是一箭三雕之计,目标不仅仅是你和凤世子,更是安王府,将军府,还有就是皇上,倘若皇上听信了这传言,就会忌惮凤世子,安王府和将军府,这挑拨离间计策使得真正是好!呵……”郑国自是从这流言中听出了门道,冷笑一声。

“娘,爹爹,大哥,不用着急,这以前下药害我,还有以前的流言也不是没有,皇上圣明,在没有证实传言的真实性前不会对安王府和将军府怎么样的。但我估计皇上近期会因此事召了爹爹过去询问,为免被动,我们应该采取主动,还请爹爹立即进宫向皇上喊冤,请皇上明查,并请钦天监查看,我到底是不是传言中所说,有身带凤命,还有我手握至宝之事,也请皇上明查,看看我将军府内是不是有什么至宝。清者自清,我们不担心。”唐黛出言安慰家人,但是心中则是明白,有人在觊觎她的上古玉簪了,只要她打死不认,没有证据,谁会知道。

“好,正如月儿所说,清者自清,前面想陷害你的事在前,皇上也不轻易信了去。我立即进宫面前皇上,将事情说明。”郑柏想了想,唐黛说得对,起身出了唐黛的院子,牵了自己的老马,骑着马往皇宫飞奔而去。

“月儿,你这几日就这家中,不要再出去了,我们心中清楚,不相信,但不等于那些心怀不鬼的不相信,他们定会认为这传言是真的,朝你下了手。孩子,你这刚回爹娘身边,娘不愿看到你再出了事,你若是出事,娘也活不了了。”王夫人抹了眼泪,叮嘱唐黛,她不是无知妇人,自然知道这传言是针对女儿和凤世子来的,怕有人抢了女儿去,心中担忧。

“娘,我听你的,这传言未止前,我尽量少出去,你放心啊。不担心……”唐黛起身走到王夫人身前,伸手抱着她,她这三天两头的出事,也不怪娘亲担心。

“月儿,从今天开始,我将府中的高手都派到你这院中来。”郑国也是深深担忧的看着唐黛,妹妹真是多灾多难,因为她的身份,更因为凤世子,不免她和将军府都要搅进那些是是非非当中。

“好!”唐黛点了点头,此时家人担心,她除了接受他们的关心,没有别的办法。

宫中,凤千君的御书内,一云道人又被宣了进去。

“外面的传言想必你也是听到了,是有人故意针对神医县主和凤世子传出的,还是真有什么事你看出来了,没有向朕禀报?”凤千君眼中第一次闪现过一抹锋利的目光,深深的看着一云道人。

“皇上,据臣推算,这些不过是别有用心之人的流言而已,神医县主就是神医县主,并无其他。什么皇后之命,什么手握至宝,皆是荒谬,皇上不必因此费了心思。倘若皇上不信微臣所言,尽可传钦天监夜观星象,看他们怎么说。”

一云道人慌忙跪下,禀明凤千君,他有意将此事散出,不过是布下*阵,逼主子早点动手,但绝不能让凤南国的皇帝知晓真有此事,否则,近水楼台先得月,凤千君强行将神医县主再赐婚凤南国太子凤容莫,也不是没有可能,那就大事不好了。

“我暂且相信你。小桂子,传我口谕,命钦天监夜观星象,查看是不是有凤星降临我凤南国,让他们务必看仔细,若有所差池,小心他们的身家性命。”凤千君一直盯着一云道人的脸色,并未完全相信他的话,立即吩咐桂公公去宣旨。

“禀报皇上,殿外护国将军郑柏求见。”

桂公公刚转身出了御书房,殿外的小太监进来禀报。

“宣。”

“皇上,微臣告退。”一云老道一听是郑柏来了,知道他所为何事,忙向凤千君告退。

“去吧。”凤千君挥了挥手。

一云道人出殿,郑柏进殿,二人擦肩而过,因同朝为官,互相点头示意打过招呼,郑柏并不知害他女儿的罪魁祸首就在眼前,若是他得知,估计上去打个几拳都不能解气。

郑柏进入御书房后,按在家的商量,向皇帝凤千君哭诉,把女儿郑月自认回后,发生的事一一向他禀报,包括那次被人算计在宫中失踪,这事凤千君可是亲身经历,后派了身边的人去调查,最后事情却指向了自己的女儿大公主凤笑笑和德妃,心知女儿是因为欧阳清之事,迁怒于唐黛,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皇宫中的家事,凤千君虽是恼怒,明着并未责罚凤笑笑和德妃,只找了个理由,将凤笑笑和德妃禁足宫中一月。

所以说,郑柏将这前面的两件事提起,凤千君沉默了半晌后,心中存留的怀疑已去十之*,反叫了郑伯平身,安慰他,让他不要着急,他一定会彻查此事,让郑柏放心,他绝不轻易相信此事。所以,也就不谈问郑柏唐黛手握至宝的问题。

听皇上这样说,郑柏心中才放心一大半,一小半是他知道,皇帝凤千君对于这种事,绝不会听之任之,一定着人查探这传言的真假,几年前凤星现,皇上和他都是知道的,现在他只寄希望于皇上查探后,这身带凤星之命是另有其人,不能是他的女儿。

他的月儿离开他们十三年,孩子够苦的了,他只想她平平安安的嫁人生子,凤世子对月儿很在意,他做为一个男人,是看得出的,那是真心,没有假意,他放心将月儿托付给他。

郑柏离开了凤千君的御书房,心头却并未轻松。而御书房中的凤千君也样心情不轻松,郑月是他亲自赐给若儿的世子妃,若是钦天监观出的结果如传言一致,那他该采取什么样的手段让身带凤命的郑月嫁给太子凤容莫?不是他不相信若儿,而是他相信天意,若是天意让凤南的江山旁落,他岂能坐视不动?

还有,他担心的是,这传言就是有心人的计谋,目的就是挑拨他与安王府的关系。莫儿自小被他娇生惯养,聪明仁厚,但手段不够,睿智不足,哪天让他继承皇位,没有安王府的支撑,不足以与那边的人对抗。

这个晚上,无论是皇帝凤千君,还是将军府,安王府,大家都失眠了,安王爷在郑柏走后,也去了皇宫面见凤千君,说的话也是郑柏的那样,希望皇上能明察,查出有心人,请钦天监查出凤星所在,实在不行,请国师,或者鬼僧进宫,证实或是打破这传言。

翌日,将军府,唐黛的小院中,小五,小六都被唐黛派出去查探传言的来头去了,影子也给守着唐家村的小白发了消息,让小白留了三人在唐家村守卫唐家村和唐黛这的安全外,全带人到京城来保护小姐。

而中了进士二甲第七名,刚刚被皇上亲点了庶吉士,留在京城为官的唐雨顺,正准备回了唐家村,向爹娘,爷爷报告好消息的他,也听了外面的流言,心中为唐黛担忧,没有马上出发,去了唐黛的小院安慰她,替她出主意。

唐风听了外面传言,更是焦急不已,若是小妞没有被赐婚,这种传言对她或许还有些好处,自古富贵险中求,但他了解妹妹,她从来不是有那种野心的女子,更何况现在她已经赐婚了,传出这种流言的人,定是恨透了妹妹,恨透了将军府,安王府。在家与宁未雨打声招呼后,也来将军府看唐黛。

今天的将军府已是门庭若市,只要是关心唐黛的人,全都来了,大学士府唐黛的外公,外婆,舅妈,舅舅,两个表哥全都来了,上官府的黄夫人,竟都带着上官明珠,上官明星二人来看唐黛了。

此时,皇上的御书房,左相上官玉,右相魏远平,国师一云老道,钦天监迟重,太子凤容莫,全都在,都是被皇帝凤千君宣来听钦天监昨晚夜观星象的结果。

“迟爱卿,昨晚夜观星象如何?可与传言一致?”皇帝凤千君看了眼跪在他面前的迟重。

“皇上,微臣观察的结果是的确有凤星降临我凤南国,但是方向在京城千里之外的东南方向,此人并不在京城。且,手握至宝更是谬论,臣还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凭着死物就能获得帝位的。”

钦天监迟重擦了擦了头上泌出的细汗,禀报凤千君,虽然昨晚他观看到的与他此时禀报的并不一样,但他却是无法不禀报假的,昨晚有人半夜潜入他家,将他唯一的儿子抱走了,并把他身上戴的长命锁给了他,告诉他按照他们的说的去做,否则就让他断子绝孙。

“恩,你说的与国师说的倒是一致,这样,我就放心了。莫儿已经到了选妃的年龄,看来,我得为莫儿选妃了。上官爱卿,拟旨,此次太子选太子妃,不限京中,全国挑选,特别是在千里之外的东南方向适龄女子,都必须经过选妃后才能嫁娶。”

“是,皇上。”上官玉立即应声领了旨意。

“你们都退下吧,莫儿留下。”凤千君挥了挥手。

众人离开御书房,里面就剩下了凤千君父子二人说知心话。而贤妃宫殿内,贤妃听了魏远平的禀报,火气再次大盛,凤千君眼里只有那个贱人生的贱种!

“小弟,这事怎么办?传言传成这样,还是没有伤到将军府和安王府半分。”贤妃摔了几只贵重的摆瓶后,压下火气问魏远平。

“姐姐,此事急不得,这一个传言就逼了皇上选太子妃,可见皇上心中对此事还是留下了一根刺的。关键是现在国师和钦天监都证明凤星并不在京城,这才让皇上心中暂时放下。国师和钦天监之言,是真是假,我们并不知道。但这些,我们都可以放在一边,因为现在左右此事的人是皇上,如果太子没有皇上的保护,他什么都不是。所以,姐姐,你的计划要加速了,无毒不丈夫,你心中有他,可是,他心中又何时有你,有烨儿。”

魏远平眼中透着狠毒的光芒,入京城以来,让他见识了许多事,也让他明白,强者为刀,弱者为鱼肉,你狠别人才会怕了你。

“我也想快些,但他身边日日有医术高明的太医诊平安脉,不能加速,加速被他发现了,我们就是找死。”贤妃自是听明白了魏远平口中的他是谁,但并不赞成他的话。

“姐姐,太子已经进入朝中处理事务日久,现在又要选太子妃,再等,等皇上病重,太子就可以立即即位,我们这不是为他人做了嫁衣?你行事太过小心,再等则会失了先机,你还是好好的考虑,要不要加量吧!弟弟告退。”魏远平见姐姐贤妃并不听从他的建议,心中明白,这不过是姐姐的一半借口而已,其实一半是怕事发,一半还是姐姐心中还是舍不得皇上凤千君,也就不再劝告,与贤妃告辞回了魏府。

御书房的事,传出了宫殿,传到京城的大街小巷,大家都知道了传言有误,将军府的大小姐郑月并不是身带凤星之人,皇帝凤千君已经证实了,前面的都是流言,且皇上下了旨张了皇榜,要为太子在全国选太子妃,于是,唐黛的事,就这样被凤容莫选妃的事掩盖了过去。

不管是将军府,还是安王府,大学士府,上官府的众人皆松了一口气。

只是,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这传言却像长了翅膀,飞向了大华和凤北国,大华和凤北国的人却是没有轻易相信凤南国皇帝的定论,他们认为无风不起浪,其中肯定是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被凤南国的皇帝掩藏了,所以,他们更加愿意相信最初传出来的传言。

这传言也传到了在大华国出使的凤容若的耳中,大华国皇帝的万寿宴已经结束,他们凤南和凤北派来贺寿的人,明天都准备回自己的国家了,却在这时候传出了这样的传言,凤容若感觉眼皮跳了几跳,他怎么都觉得此事,明着是针对丫头,暗着却是针对他来的。

他们想要干什么?让他死?让身带凤命的丫头被人争抢,谁得之谁得天下?!好狠毒的心思。

也不知道此时的丫头怎么样了?她是不是也在担心他的安危?小丫头聪明伶俐,自是能看穿这传言的目的。他此时好想她,好想自己现在就在她的身边,让她安心。

丫头,明天我就回来了,你等着我。

凤容若立在大华驿馆的小院内,望着天空上的圆月思绪万千,归心似箭,想着千里之外凤南国的唐黛,却因距离,第一次心中升起了无奈和无力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