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章 艰难的回国之路/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历经一个多月,凤容若,凤容烨终于踏上了回凤南国的归途,此时,不管是大华,还是凤南都进入了炎热的夏天,到处骄阳似火,知了虫子高鸣。

十日后,凤容若一行已远远离开了大华国的皇城,官道也越来越窄,快要进入高山老林地区了,这高山老林与凤南国接壤,再行走五日左右就可以到达凤南国的地界,凤南国的地界行走三日这样的路程,才到凤南国的官道。

来时,这一段路程费的时间很长,大家走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误入深山,便会有去无回,成为深山猛兽的点心。有的地段狭窄,时不时出现碎石滚落,一旁又有悬崖深谷,若是遇到大雨路滑,大石松动,则会不小心滑入深谷,摔得粉身碎骨,或是被滚落的大石砸倒,变成一滩肉泥。

如今正值炎热之季,威胁众人不仅是上面所列,还会有蚊虫毒蚁,不小心被咬破皮,咬出了血,医治无效,也会丢了性命。所以这一回程,远远的看着快到高山老林,大家的心都抖了几抖。

京城,太子凤容莫选妃的事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暂时将关于唐黛的传言压了下去,贤妃跑凤千君的御书房跑得更勤了,每次都端着自己亲自熬煮的各种养生汤,莲子百合汤,燕窝粥,人参汤……等等,在凤千君面前温言软语,说是他在朝上辛苦,又为太子选妃的事辛苦了,身子再好,也不是铁打的,该进补的时候还是要进补,凤千君虽心中并不爱贤妃,但还是给她的面子,接受她的关心,她熬的补汤都悉数喝下,只是每天谢院首为其诊平安脉时,他都会问上一问,自己的身体可有什么问题,谢院首说并无什么不妥,才放心下来。

唐黛因为传言的事,这些时间很少出将军府的大门,唐雨顺已经一个人起程回了长安县,唐黛本是要随唐雨顺一起回长安县看看,但王夫人不同意,怕她远路不安全,被人抢了去。所以,在通知小白他们时,让李氏一起出发来了京城。

让李氏来京城,一是免了唐黛回去,二是让李氏上京城来看看她一直念叨的孙子,三是,免了她在家听了风言风语,要担心唐黛。

流风碧月院中,天气炎热,已经在唐黛的房间内外放了冰,唐黛最怕热,所以一到夏天没有空调,只能放了冰。唐黛窝在凉气丝丝的竹榻上看着书,吃着冰做的水果饮品,这都是她无事教府中下人做的,每天做些给娘亲,爹爹,大哥他们吃,好解了暑气。

“小姐,太子殿下来了,在前厅,说想要见小姐。”诗芫走进房中向唐黛禀报。

“恩?天气这么热,他不好好的呆在宫中,跑将军府来干什么?!”唐黛嘴中责怪了一句,还是起了身,穿好衣裳,鞋子,出了房间,去了家中待客厅。

天气太热,等唐黛从自己的院中走到前厅时,已经出了一身汗,粘搭搭的粘在身上,走进前厅才感觉好了点,前厅里也放着冰。

“唐小妞,你倒是趁心了,躲在家中,我可是惨了,整日里被那些人烦。”凤容莫一见唐黛走进客厅,就冲着她嚷嚷。

“恩?我趁咐心?不就是少出去了两回。你有什么好烦的?你这个年龄本是该选妃子的时候,你那弟弟凤容烨可是都娶正妃了,你还嫌烦?!”

唐黛瞥了眼凤容莫,随意的答他,自在唐家村二人认识后,哪怕后来凤容莫是太子,唐黛是县主,又是将军府的嫡女,二人间说话的方式依旧没变,该嚷嚷的还会嚷嚷,该说的还会说,该怼的还会怼回去。

“唐小妞,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年都没有我中意的女子,我才不急选妃的。这次若不是你出那破事,也不会让我父皇突然要给我选妃。”凤容莫鼓了腮帮子,噘嘴委屈道。

“没有中意的,那是因为你没有去发现。呐,这次是在全凤南国选择,难道还没个让你看得中的?你就安安心心的,踏踏实实的选一个。我可告诉你啊,这可是未来陪伴你一辈子的人,你可不能学了欧阳清,成亲不成,远走他乡,你没有他幸运,也无法像他那样做到任性,以后整个凤南国都在你的手中,有个贤慧的太子妃,才是凤南国的大福,是凤南国百姓之福。”

“你说的,我都懂,我没有要学表哥那样。我就是心里不舒服,想找人说说话,宫中没人能听我说,父皇那我可不敢说,所以才想着来找你说说话的。唐小妞,若是你没有喜欢我哥哥,我就要选你做我的太子妃。”凤容莫有些忧伤的看着唐黛。

“咦,你又在瞎说了啥呢,快别耍小孩子脾气乱说,这让有心人听到了,又要挑拨你和你哥哥的关系了。这次关于我的传言,你难道就不知道传言的目的是什么吗?”唐黛一听,看了门外一眼,门外有小青守着,才放了心说了凤容莫两句。

“我就是知道,才不敢任性的,你以为太子好当啊,一点都不好当,一点自己的自由都没有。这次选太子妃,我定要选一个像你这样的,会做菜给我吃,会做各种好吃的,会帮我一起解决困难。还有,她要能让我感觉到家的感觉,我就喜欢那时在唐家村,你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着好吃的气氛。”凤容莫依旧絮絮叨叨。

唐黛听了凤容莫说个没停,看他的眼神有些同情,他说的她能理解,的确,做为一国太子,未来的皇帝,他是拥有了无尚的权力和荣耀,可是相对的,他付出的也会比别人多很多。他自小就失去了娘,所以他向往平淡温馨的生活,但是,生于皇家的他,却注定要失望,注定得不到他自己要的这些小小的要求。

“好了,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委屈,别再叨叨了,你今天中午在我们这吃饭,我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唐黛心一软,也不管天热得难受,决定为凤容莫去做些他喜欢吃的。

“真的?!小妞,太好了,只是要辛苦你了,天这么热。”

凤容莫语带欣喜的回了唐黛,唐黛是他未来的嫂子,他能跟她絮絮叨叨的抱怨,可是却是不敢吩咐她做什么的,若是让哥哥知道了,哥哥估计又得给他拎了出去罚站,就哥哥那性格,估计等他做了皇帝,都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小妞是哥哥喜欢的,他才不敢想了法子抢了来,其实他心里对小妞也是喜欢的,谈不上爱,却是有依恋她的温暖,他多么希望此次选来的妃子中,能有像小妞这样的女孩子,不要十分像,哪怕是五分像,他都会喜欢。

“没事的,你派人回宫向你父皇禀报一声,免得他在宫中要担心你。”

“好!”

凤容莫顿时双眼亮晶晶,派了随身的宫人回宫中向凤千君禀报他留在将军府吃午饭,下午再回去。凤千君听了宫人的禀报,说是将军府神医县主留饭,也放心的让他留下,不宣了凤容莫回宫。

唐黛去厨房前又命人给他做了冰做的水果汁给他喝,让下人精心侍候着,才去了厨房为他做饭。虽然凤容莫心地仁厚,但他毕竟是太子,以后的皇帝,总有一天他要长大,变得成熟的,她可不能因为二人关系好就怠慢了他。

此时,从大华回凤南国的路上,凤容若正带着众人穿越在高山密林中,这一路上,他们不但碰到行路的艰难,还遇上了刺杀的杀手,跟着凤容若来的人当中那些护卫已经死了十几个。

凤容若一马当先,以身做责的走在最前面,凤容烨却吓得躲在队伍当中去了,楚陌则被凤容若吩咐走在最后面殿后,护着众人,没有随身保护凤容若的安全,楚陌很是不同意,但却拗不过主子的决定。

穿过密林,又到了一段断崖处,凤容若停了下来,朝后面做了手势,意思是让大家原地休息一晌,这段路极耗体力,只有保证大家体力充足,才可以无恙的走过去。大家收到凤容若的命令,准备原地休息,但是刚坐下,个个被屁股下的温度烫得跳了起来。

天空中骄阳高照,空气干燥,一丝流动的风都没有,被太阳晒得蔫巴巴的树叶耸拉在枝头,一动也不动,知了声此起彼伏,一声高过一声,扯着嗓子高声抱怨着天气太热,远处闷雷声滚过,有一大块黑色的云朵盖在天边,往凤容若一行压了过来,眼看着要下大雨了,这闷热的天就是为了闷一场大雨来似的。

“哎哟,蛇,蛇……我被蛇咬到了。”突然队伍当中一坐在小石块上的护卫跳了起来,众人一瞅,他的脚上已经黑了,一条黑着身子,头似三角形的扁扁的蛇从他的双腿缝隙中游过,往深深的草丛中逃走了。

“太医,快来!给他治蛇毒。”他身边的伙伴立即大声叫嚷,凤容若和太医急跑到那人身边,只是当二人到时,那被毒蛇咬到的护卫已经晕了过去,口吐白沫。

“太医,快,为他看诊。”凤容若一看情况不好,忙吩咐太医,太医给那人诊了脉,叹了口气,朝凤容若摇了摇头,已经没救了。

“啊,啊,啊……”

突然又几声惨叫,又有人被毒蛇咬到了,凤容若急抬眼朝四处看去,这一看不打紧,饶是他,都觉得头皮发麻,他们这队人全被毒蛇给包围了,树枝上,枝干上,草丛边,全是大大小小的,黑的,青的,白的毒蛇。

“大家赶紧起来,出发,往前走,互相照应,注意身前身后的蛇。”凤容若立即吩咐众人离开这,他们这是一不小心,歇息竟歇到蛇窝里了。

众人一听,全都站了起来,但有凤容若在,也不敢四处乱逃,乱了队伍,任凭周围是蛇,还是排着队穿过前面的仅一人或一马通过的断崖。就这凤容若吩咐间,队伍中又有几人被毒蛇咬中倒下了。

“太医,还有没有驱蛇的药?赶紧洒些出来,这样不用过了断崖,一半人要死在这了。”

凤容若看着倒下去的人,心中甚至是焦急,他们都是凤南国的士兵,官员,他将他们带到这来,他有义务给他们安全的带回去,没想到就这短短的几日,死伤了几十人。他怎么能不心急?

“世子,我们本是带得足够的药草的,却是没有想到这里行的几日艰难,时间长,这驱毒蛇毒虫的药粉刚刚已经洒完了,可是好像还挡不住这些毒蛇。这些毒蛇好像是训练有素似的,下官看怎么觉着这些蛇不是此处野生之蛇,而是有人养的,且训练过的。”那太医看着四处的蛇战战兢兢的向凤容若汇报。

“训练有素?”凤容若的脸立即黑了下来,浑身散发冷气,这又是一个蓄谋的刺杀,每一次刺杀的目标都是他,却是顺带让他的人跟着陪葬。

凤容若想了想,从怀中掏出那个大黄猫荷包,从荷包取出他临走时,小丫头送给他的百香手串,戴在腕上,小丫头知道这山高水远的,不知道路上会遇到什么,不放心他,将自己师傅送给她的解百毒的百香手串让他带上,以防万一,若不是遇到这群毒物,他还想不起来,拿出来用。

凤容若飞身飞到一棵大树上,用功力将手上百香手串中的香气逼出来,果然他身至何处,那些蛇就立即吐着红信子游着离开了他,凤容若心中一喜,这手串对毒蛇有用。立即又飞身回了地上,告诉大家不用担心,按平常速度的走过断崖,他将毒蛇赶走。

凤容若从腕上取下百香手串,握在掌中,逼出香气后,挥掌朝众蛇扫去,果不其然,那些蛇,要么被他扫成了血水,要么被香气侵袭往深林密处逃去,前面被蛇咬到的人,除了立即死了的,还有几个还有一丝气息的,闻到了百香手串的香气后,立即身上蛇毒去除,脸色转好,休息半晌后,一起跟着队伍往前走去。

看着最后一人,离开这密林,走到断崖的路上时,凤容若才松了口气,楚陌已经走了,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带着队伍,凤容若则殿后,与前面二人的位置,调了个位置,凤容烨依然躲在众人的中间,也是队伍的中间,他可不想在异国他乡做了冤死鬼。

那些蛇被凤容若赶回了密林,因为百香手串的香气,再也不敢往凤容若这边来,而躲在密林深处的一个黑衣人,看见这次蛇攻也失败了,只好硬着头皮去禀报自己的主子,接受他的惩罚。

那黑衣人的主子接了他的禀报,果真气得给了他一掌,直骂无用,这花了多少时间多少金钱养的毒物,却砸在了凤容若的手上,偷鸡不成反蚀把米,惹了一身的骚。然后转身又重新安排下一轮刺杀,主子这次可是下了狠心,要了凤容若的命,只有他死了,那身负凤命的女子才会安心的嫁给主子。

不过,让他发现有趣的是,这想让凤容若死的人,可不是一拨两拨啊,除了他们,前面可是有三批隶属不同主子的刺客想要刺杀凤容若,他真是为他可悲,是一国尊荣的世子又如何?竟被那么多人惦念着想要了他的命。还不如当了老百姓,普普通通,平平安安的好。

不过,他也很好奇,那个让众人惦记着的女子,传言中身带凤命,手握至宝的女子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传奇女子?!长得可是倾国倾城?还是说手段厉害?反正都被天下男儿觊觎的,绝不可能是个简单的女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